第6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唐荷看见她,也呆掉了。
  因为徐恩藜穿着宽松的洋装,光看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不用想也知道她怀有身孕。
  这不是唐荷预期的状况,一下子打乱了她想说的话。
  “伯、伯母,进来坐好吗?”徐恩藜从震惊中回神,赶紧退开一步。
  唐荷也迅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走进屋内,动作优雅地坐在米色真皮沙发上。
  “伯母,你先坐一下,我去泡茶。”她记得唐荷喜欢喝香片,厨房的柜子里有存放两罐香片,应该是唐柏轩为母亲买来存放的。
  唐荷没有阻止她献殷勤,她利用徐恩藜离开客厅的这段空档,平复自己过于震惊的心情。
  徐恩藜怀有身孕了,想必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柏轩的。
  她儿子这些年来身边未来去去不少女人,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儿子看上眼,打算娶进门做媳妇,他跟那些女人来往时,想必在那一方面防范得很小心,避免让那些女人受孕。
  但徐恩藜才刚从法国回来不久,就怀上孩子了,看来,柏轩真的是非要徐恩藜不可了!
  思及此,唐荷更生气了,但也微微慌了。
  她曾经也是怀着孩子期待男友家人的认同,最后却被无情地抛弃,只能未婚生子,单独扶养孩子长大。
  未婚生子的苦她尝过,太过艰辛也太过孤独。
  过去的苦让她突然间有点狠不下心赶走徐恩藜。
  “伯母,清喝茶。”端着茶,小心地放在唐荷面前的桌子上,徐恩藜在一旁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这是柏轩买的香片。”
  唐荷一点喝茶的心情都没有,她冷冷地看着一脸紧张的徐恩藜。“恩藜,你怀孕几个月了?”
  “三个半月。”她照实回答。
  “你不是才刚回国不到四个月?”唐荷惊愕地看着她,对她从法国返回的讯息掌握得很仔细。“难道你一回国就缠上柏轩了?”
  “我……返国那晚跟柏轩见面完全是意外,我不知道他会出现在淡水的房子里……那晚会怀孕纯粹是意外。我得知怀孕后主动要求跟柏轩见面,只是想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让他决定……伯母,我真的没有纠缠他的意思。”
  是她主动约唐柏轩见面,但她把是否复合的决定权交给他,绝对没有纠缠强迫。
  “你没有纠缠我儿子,但你主动约他见面,主动告诉他怀孕的事——这么说,你企图要跟我儿子复合喽?”说来说去,还不是她主动接近。
  徐恩藜低头无语。她想弥补过去对唐柏轩的伤害,她想爱他、补偿他,所以确实是她主动接近他!
  “恩藜,不是伯母狠心要反对你们在一起,即使现在你已经怀有唐家的孙子,但我还是无法接受你跟柏轩在一起,而柏轩的想法也令我感到怀疑,我怀疑他到底是因为真的太爱你又跟你在一起,还是为了某些目的?毕竟你当年任性地离开,伤他太深,他真的能轻易从被你伤害的伤痛中恢复吗?他真的不计前嫌了?”唐荷从慌乱中找到一丝冷静,依旧决定赶走徐恩藜,而且还说了一些令徐恩藜震惊的话。
  “不管柏轩意图如何,是真的爱你也好,还是想报复你也罢,总之你必须离开我儿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唐家的,你无法拥有!”
  “不要……”徐恩藜脸色惨白,她告诉自己要相信唐柏轩的真心,唐伯母的话只是揣测而己,不具任何意义。
  “这件事由不得你,我绝不可能接受你再进我唐家大门,我绝不允许你再伤害柏轩一次。”唐荷拿起皮包高傲地站起来,睥睨着脸色惨白的徐恩藜。“你搬出去,我会找人照顾你,直到孩子生下来,孩子出生后归我唐家养育,到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这笔钱绝对足够让你一辈子不愁吃穿。”
  如此对待徐恩藜,唐荷自认够厚道了。
  “我……不能接受伯母的安排。”抬头对上唐荷犀利的注视,她颤抖地拒绝。“我跟伯母保证,这一次我不会再找任何理由离开台湾,我会待在柏轩身边,求你别拆散我们……”她从沙发起身,走到唐荷身边低声下气地哀求。
  她爱唐柏轩,她要留在他身边,陪他度过幸福的一辈子。
  “你的保证我不想听。我曾经给过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别来怪我把你赶走。”唐荷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她停了下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必须让柏轩对你死心,否则别怪我让你大哥好不容易才有起色的食品公司开不下去。”
  唐荷有备而来,威胁徐恩藜役用,但一旦对她的家人出手,想必她一定乖乖就范。
  “我的事跟我大哥无关……”唐荷的威胁让徐恩藜几乎快要站不住脚,险些跌倒。
  她及时扶住墙,喘息着闭上眼睛,听着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唐荷走了。
  她全身虚脱无力,身子缓缓下滑,她靠着墙壁,感觉下腹传来微微的疼痛。
  唐柏轩下了车走进唐采,低头看看表,时间是八点四十分。
  中南部餐厅视察的工作顺利,让他提早返回台北,原本他要直接回家,但几分钟前葛姨特地打电话给他,要他过来唐采一趟。
  葛姨处理事情的能力比起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唐采从一开始营运到现在能够业绩长红,全都靠葛姨,除非有什么要事,否则葛姨不会特地打电话给他,因此他一接到电话就立刻赶过来。
  “唐先生,你来啦。”葛姨已经等在门口了。
  “葛姨,有什么事吗?”
  “到楼上谈吧。”现在客人已经陆续结束用餐离席了,葛姨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
  唐柏轩跟着葛姨一起上楼到办公室里。
  一关上办公室的门,葛美莲脸上挂着的浅浅笑容立即换上一脸的忧心。
  “怎么了?餐厅营运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找你来谈的不是餐厅的事,我……考虑了一整个下午,还是觉得该跟你说一声,好让你有点心理准备。”
  唐柏轩沉默了,从葛姨担忧的神情和语气,让他有股不好的预感。
  “唐先生,你母亲昨天晚上回台湾来了,今天早上她来找我讨论一件事,她要我帮她到乡下找间房子,还要找个有经验的看护,她想把恩藜送到乡下去待产。”这件事唐夫人想要私下进行,显然唐柏轩应该还被蒙在鼓里。
  “看来我妈自己去见过恩藜了。”唐柏轩脸色十分凝重。
  “我想也是。唐先生,你得好好想想办法,让恩藜重新被你母亲接纳。”
  葛美莲喜欢恩藜这个怀抱梦想勇敢追梦的孩子,她在思藜身上看见自己当年的冲劲和毅力。
  当年她也是为了到国外进修餐饮管理课程,而选择暂时放下感情,勇敢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后来梦想达成了,回国后也顺利进入到她最爱的餐饮业工作,一路往上爬到今天的地位,但实现梦想的她却因此失去爱情,错过爱她的男人,直到现在都五十岁了,还是孤身一人。
  但恩藜的情况跟她不同,恩藜实现了梦想之后,还有个愿意爱她、守护她的男人,葛美莲说什么也要帮忙恩藜。
  “我会的。”他担心恩藜的情况。“葛姨,我先回去了。”
  “嗯。”葛姨知道他此刻心情有多着急。
  唐柏轩坐上司机开的座车,往住处急驰而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