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回到家,唐柏轩打开门,发现客厅是暗着的,仅在玄关处点着一盏晕黄小灯。
  这时间才九点多,还不到上床睡觉的时间,但恩藜却没待在客厅等他回家。
  唐柏轩焦急地放轻脚步进入卧房,果然在卧房大床上看见躺在床上的心爱人儿。
  他微微皱起眉,就着晕黄的灯光,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她,注意到她的眼角有些泪痕,沾着泪珠的眼睫微微颤动着。
  “还没睡着?”扯掉领带脱去西装,抛向床尾的长椅,他上了床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地在她耳边说话。“怎么了?”
  她哭过,这让他心中的不安瞬间扩大开来。
  母亲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话?为何让她如此难过地哭泣?
  “你终于回来了,我……想你。”她腻进他的怀里,眷恋不舍地回抱他的腰。
  “想我想到哭?”看来她好像不愿坦白哭泣的原因。“你到底怎么了?”抬起她的脸,锐利的黑眸审视着她。
  “早上……肚子突然有点痛,我去医院挂急诊,医生说胎儿有些不稳定,要我休息几天。”她没有把唐荷赶她走的事说出来。“柏轩,我好害怕就此失去孩子……”
  她内心的恐惧除了怕失去孩子外,还有唐荷的最后通牒。
  深沉的恐惧让她极度不安。
  “医师怎么说?为什么会突然肚子痛?”难道是因为他这阵子的需索过度?“是我的关系吗?”即使他已经尽量温柔小心了,结果还是伤了她脆弱的身子?
  “……医师要我多加小心,这阵子我们可能得分房睡比较好。”她需要独自冷静的空间,她现在心情好混乱。
  “不用分房,这阵子我会克制自己。”他叹息地起身,将她拥进怀里。“恩藜,有什么委屈说出来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解决。”
  “我……”她偎入他的怀抱,很想告诉他她心里的恐慌,但她不敢,她担心因此造成他和唐荷的嫌隙。“我真的只是担心孩子小产。”
  唐荷的顾虑情有可原,当初要是她没有一意孤行地到法国,现在绝不是这样的局面。
  “我去帮你泡杯热牛奶,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谈。”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暂时离开大床。
  “谈?”难道他知道唐荷来过的事?这怎么可能?唐荷想必是瞒着他来找她的,而他今天都待在南部,不太可能知情啊。
  “谈我母亲的事。”说着,他走出卧房,然后到厨房冰箱拿出鲜奶,倒进杯子里放进微波炉把冰牛奶加热。
  他知道了!
  徐恩藜从床上坐起来,双手不安地扯着被子。
  唐柏轩拿着牛奶进房间,看着她沉默地一口一口喝光。
  他把空杯子接过,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坐在床边,一双锐眸紧紧盯着她苍白不安的脸蛋。
  “我妈跟你说了什么?”他刚刚跟一楼大厅的警卫确认过了,他母亲唐荷的确来过,访客记录上有母亲的名字。
  徐恩藜眼眶泛红,眼睛蒙上一层泪雾。
  “别哭。”他将她拥入怀,她这样泫然yù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他好心疼。“我妈的做法并不代表我的立场,我要你知道,我会守护你,就算我妈反对到底,我依旧不会放弃,我要你跟孩子。”
  他希望自己的爱能够安抚她被伤害的心。
  “你妈她拿我大哥的公司来威胁我必须离开,我若不照做,恐怕会连累我大哥……”她轻轻推开他,从他怀里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对于唐母说的话她不想相信,但那些话却可怕地在她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轩,我们还是暂时分开吧,我想搬回去,等你母亲气消后我们再——”
  “不可能!”他拒绝她的请求。
  “可是若不这么做,我大哥他的公司一定会遭到连累。”
  “你心里担心的只有你的大哥吗?”她难道没顾虑到他的感受?她这么做,一如当年她只想到自己的梦想,把两人的婚姻跟感情完全推开。
  “对不起,分开只是权宣之计,我不想惹你母亲生气,我希望这段时间能够让她慢慢放下对我的成见,我认为这么做是最好的办法了。”她想了一整天,才做了这个决定。
  “我们可以一起努力说服我妈。”他不认为她如母亲所愿搬走,会是个好办法。“等你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来,等到孩子出生时,我妈自然会放下成见。”
  就像以前一样,母亲刚开始并不喜欢她,但后来也慢慢接纳她。
  “你妈现在在气头上,我若不听话搬走,只会让她更加的生气,往后要说服她会更难。”两人想法不同。
  “我妈到底跟你说了什么?”竟然让她宁可选择暂时离开他?!
  “不管说了什么,我想现在唯一能让你妈暂时气消的方法,就是我搬离这里。”她不愿将唐荷说的话重述一遍,那只会让唐柏轩和唐荷的母子感情生变。“轩,相信我,我离开你只是暂时的,就算我搬离这里,你还是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们随时可以见面。”
  她祈求他愿意接纳她的方法。
  面对她的哀求,唐柏轩蓦地沉默了。
  他该答应吗?
  “我先去洗澡。”他起身离开大床,大步走往浴室,他需要好好冷静想想。
  徐恩藜怔愣地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后。
  她走下床,来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一颗心不安又难受。
  说到底,唐柏轩就是不认同她搬离的决定。
  洗完澡后,他安抚她,事情绝不会走到这种地步,他这几天会找时间跟他母亲好好谈一谈。
  可是后来他却不再提起这件事,这件事仿佛没发生过一样。
  他暂时的按兵不动,却令她心中更加不安了。
  很快地,一个星期过去了,因为安胎而请假在家休养的徐恩藜,感觉自己身体状况好了一点,于是便决定销假上班。
  上班消磨时间比待在家里胡思乱想的好,而且在公司还能找章书柔讲讲话,吐露内心的不安。
  到了晚上六点,她疲惫地搭上唐柏轩派来的座车回家,心里不安的感觉在接近家门时更加扩散。
  她一直担心唐荷会再找上门来,更担心唐柏轩跑去跑唐母摊牌。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破坏他们母子感情的打算,她只希望唐母能接受她啊!
  当她回到家时,唐柏轩还没回来,客厅一片漆黑空旷,她打开灯,独自坐在沙发上,面对一室的清冷。
  蓦地,门铃响了。
  徐恩藜心惊地看向紧闭的门扉,因为唐柏轩不可能这么早回来,按电铃的一定是访客。
  唐荷又找来了吗?
  徐恩藜紧张地起身,走向门口,透过门口的监视萤幕,她看见外面站着一名打扮入时的陌生女人。
  徐恩藜稍稍压下紧张不安的心情,打开门。
  “徐小姐吗?”魏芷铃哀怨地看着开门的女子,娇小秀雅一如她记忆中那般,这六年来她完全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她怀孕了,肚子里正怀着她心爱男人的孩子。
  “我是。”徐恩藜对魏芷铃不太有记忆。“请问……”
  “我是芷铃,唐大哥的未婚妻。”妒意让魏芷铃见不得徐恩藜幸福,经过几番挣扎思考,她决定回台湾来见见徐恩藜。
  “未婚妻?”徐恩藜整个人僵住,一时间无法消化魏芷铃的话。
  “徐小姐感到很惊讶吗?”看见徐恩藜惊讶惨白的神情,让魏芷铃感到一阵快意。“你难道没想过,这六年已经人事变迁,就算六年前唐大哥深爱着你,但人总是会改变的,尤其在你抛下唐大哥到法国之后,唐大哥已经看清你虚伪的感情,他早就不爱你了!”
  这是魏芷铃所希望的结果,但一切却不尽如人意。
  “他爱不爱我,我最清楚,我们的感情不需要外人来评断。”唐荷的话让她心里不安,魏芷铃的出现更让她心中的不安急速扩大。
  但她依旧愿意选择相信唐柏轩,这段时间他对她的呵护宠爱,她感受深刻。
  “我不是外人,我是唐大哥的未婚妻,唐伯母认定的媳妇人选。”魏芷铃尖声反驳。“其实徐小姐从法国回来又缠上唐大哥,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我没想你的脸皮这么厚!原本我跟唐大哥已经准备结婚了,却因为你的介入而让唐大哥改变主意……”
  她爱唐柏轩爱得太深、等得太久,却等到被唐柏轩拒绝的结果,这口气魏芷铃咽不下去,决心破坏唐柏轩和徐恩藜的爱情。
  “如果他不爱我,怎么可能让我有机会介入?如果柏轩爱你,他不会因为我而取消你们的婚约。”徐恩藜压下慌乱的情绪反驳魏芷铃,她的手悄悄地轻按着腹部,感觉不太对劲,腹部有一点痛。
  她深呼吸,不愿让情绪影响她的身子,医师警告过她,情绪不宜起伏太大,这对处于不稳定状态的胎儿很不利。
  “六年前你伤害了唐大哥,让唐大哥心里一直怀着恨意,直到现在唐大哥还无法消除内心对你的怨恨,没想到在你出观后,他竟然为了报复你而与我解除婚约,宁可让自己深陷痛苦当中……”瞪着徐恩藜那脸沉静,魏芷铃撒泼地指责着徐恩藜,非要掀起风波不可!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