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三个月后——
  位于纯朴乡下的街道上,一家已经经营了三十年,只做镇上老顾客生意,从没换过新口味的老面包店,突然间卖起了法国面包和养生面包以及水果派。
  现在上门光顾的不只是镇上的老顾客而己,连隔壁镇的居民都闻风而至,每天上午十点及下午四点面包出炉的时间,总是大排长龙地争相购买,晚来了铁定抢不到。
  “恩藜,我看明天开始我们再多做一些面包来卖吧,要不很多人排队还买不到,实在很不好意思。”一辈子都在经营这间老面包店的老板张大雄,走进厨房很客气地跟徐恩藜商量。
  “还有啊,镇上的国中下个礼拜六举行运动会,学校跟我订了面包餐盒,一次要供应几百盒午餐面包,我现在还不敢答应学校。”难得接到大笔订单,张大雄却迟迟不敢答应。
  “张叔,不是我不想多做一点面包来卖,你也知道我们人手不够,就我们两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离开台北回到乡下工作的徐恩黎,在一个月前来到老邻居张叔的面包店工作,从此面包店里的面包不再一成不变,新口味的面包大受欢迎,立即让面包店的生意起死回生,但也带来了订单太多做不出来的困扰。
  “关于学校订面包餐盒的事,我再想想办法,明天你再给学校答覆。”
  “是啊,光我们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张叔也很头痛,以前生意平淡时,其实他还能轻松过日子,每天面包能卖多少算多少,他一点都不在乎。“我看我还是贴单子找个有经验的二手来帮忙好了,只是镇上的年轻人都外出工作,现在可能很难征得到人啊。”
  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不愿意继承这间面包店,宁可到台北去打拚,直接定居在台北喽。
  “嗯,说的也是,现在年轻人谁不想到台北工作呢,除非是……”是遇到挫折,想回到父母身边疗伤的年轻人。
  徐恩藜停下整理的工作,突然间沉默了。
  流产失去孩子,让她对未来恐慌又彷徨,只想找个安全的避风港躲起来,而回家是她当时唯一的选择,因此三个月前她在向刘品翔提出辞呈后,就从台北逃回乡下来。
  她想起自己高中一毕业就往台北跑,白天在知名面包店当学徒,晚上到饭店打工,在都市打拚的日子过得很辛苦,但一想到自己一步步朝梦想慢慢迈进,就算辛苦却也甘之如饴。
  但她的梦想在遇见唐柏轩时,暂时搁下了。
  她跟他一见钟情,交往不到半年便结婚,为了婚姻她放弃了梦想,直到与他离异前往法国后,才又开始为自己的梦想打拚。
  这几年的生活,有甜蜜,也有艰辛,但再苦她都熬过来了。
  可是失去宝贝的苦,却让她选择逃离,逃离台北、逃离唐柏轩的身边,躲回从小长大的小城镇来。
  “恩藜,别想太多!我刚刚的要求,你就当没听到,那些客人买不到面包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又不是三头六臂的超人,做不出那么多面包来卖。”
  张大雄跟徐恩藜的爸爸是从小到大的老朋友,两人可说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他对待徐恩藜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对于徐恩藜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张大雄也略知一二,对她因为失去孩子而伤心回到乡下生活,更是感到同情。
  原本徐家两老是希望恩藜可以好好调养身体,不要再工作了,但恩藜这孩子就是闲不住,自从身体养好了之后,便来他的面包店工作。
  她做的面包实在好吃,不愧是在法国得过大奖的面包师傅,一来就让他的面包店生意好得呱呱叫。
  “张叔,我在台北有个朋友这阵子正好有空,我想晚上打电话问问他,下个星期肯不肯过来帮忙两天?”前几天她跟章书柔通电话时,得知祁成凯为了准备前往法国一事,已经递出辞呈了。
  听说祁成凯下个月才会前往法国,这段时间正在办一些出国手续,一边进修法文。
  徐恩藜想跟祁成凯情商看看,央求他挪个空,南下来帮忙两天。
  “恩藜,那就麻烦你想想办法,不过就算找不到人帮忙也没关系,学校的订单我干脆转给别人做好了。”张大雄希望不要给她压力。“对了,等一下你回家跟你爸妈说一声,要他们明天早上七点准时在巷口等,游览车七点十分开,千万别迟到了。”
  明天是周休假日,也是镇上老人一年一度团体出游的日子,身为里长的张大雄是领队,这次将带镇上的老人到中部新社展开两天一夜的旅游。
  “好,我一定不会忘记。”
  晚上十点,一辆进口黑色房车停在宁静的小镇巷口。
  唐柏轩高大的身影从车上下来,在巷口停留了一下子后,缓缓往巷子里走进去,最后他在某间透天厝前面停了下来。
  这间就是徐家的房子,他心爱的女人就住在里头。
  三个月了。
  她从医院离开后,便被家人接回小镇住,离开时她只跟他说了一句,她想回台南老家;虽然他很不想让她离开,但她像被抽离灵魂般无助空洞的模样,让他无法拒绝。
  于是,他放手让她跟着家人回去,但她却没有告诉他何时才会返回台北。
  她就这样离开了,这一离开就是漫长的三个月。
  这三个月来,他尝试打电话给她,但她的手机没开机,打电话到徐家,徐家人永远都是很客气地告诉他,她不在家,每次他都有留言请她回电,她却从来没有回过电话。
  唐柏轩既自责又难受,他爱她,但却没善尽保护她的责任。
  失去孩子绝对不是他要的结果,失去孩子的他心也很痛,但他知道,她的心比他还要痛上一百倍。
  因为知道她痛苦,所以他愿意放手一段时间,让她回到父母亲人身边疗伤止痛。
  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却仿佛没有要回到他身边的打算,这让唐柏轩心慌了,让他再也按捺不了思念,开车从台北南下,来到这南部的纯朴小镇。
  他站在小庭院外,隔着攀爬着牵牛花的矮墙,看见一楼还亮着灯,里头有人影在走动,从窗户透出来的纤细身影是如此的熟悉。
  唐柏轩完全无法克制心中想见她的冲动,他走上前,按下门铃。
  不一会儿,里头传来开门声,刚结束一通电话的徐恩藜,披着紫色披肩走出屋子门口。
  站在矮墙外的唐柏轩,一双黑眸热烈地看着她,而她也在唐柏轩望向她的那一秒钟看见他了。
  虽然路灯昏暗,小庭院里也没开灯,但她就是能一眼认出他。
  他高大的身影深深烙印在她脑海和心田,想忘也忘不了,何况她一点也不想忘了他。
  在看见对方的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他走到门前,手握成拳,敲了敲门。“恩藜,让我进去。”他要她开门让他进去。
  她抓紧披肩走到门口,没有拒绝他的来访,将铁门打开来。
  高大的身影立即踏入,他将她拥入怀里,毫不隐藏自己对她的思念。“恩藜。”
  “你……怎么来了?展店的事让你忙坏了吧,怎么还有空来看我?”她离开台北时,正是他忙着到内地展店的时机,算算时间,展店的事应该还没忙完吧。
  “你不希望我来吗?”他放开她,神情黯谈地低头凝望着她。“我们已经分开三个月了,我打你的手机永远都打不通,打家里你永远都不在,我若不来的话,连想听听你的声音都很难。”
  他感觉自己快要失去她了。
  强烈的恐慌感让他再也无法等待,立即驱车从台北南下,几个小时的车程很累人,但见到她后一切都值得了。
  “我……我心情很乱,我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在我最慌乱无助的时候,我只想回到父母身边,让自己冷静想一想,想想未来……该怎么走下去。”
  “未来,我们一定会在一起,你可以留在我的身边,我会保护你,提供你疗伤的臂弯……”他突然沉默了。
  因为他给的保护不周全,才会让她受了伤害,现在还说要保护她,她应该已经失去信心了吧?
  “你很忙,我不想麻烦你。”她曾经主动回到他的身边过,但却因为他而失去了孩子啊!所以她不敢再选择躲在他的臂弯里寻求保护。
  这一次,她回到老家,回到父母身边,让她踏实安心多了。
  失去孩子的伤痛虽然还是让她感到难过,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为了不让父母太过担心,她很努力从伤痛中走出来。
  “恩藜,我知道你的感受,我感到很抱歉……我没有及时处理我母亲威胁你的事,我轻忽了魏芷铃所受的伤害,我没想到她会去找你。”结果才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憾事。
  “都过去了,别说了。”伤痛就让它过去吧,再提起只会让心更痛。“你要进屋里来坐坐吗?”
  她往后退一步,离开他的怀抱,给他一个微笑的邀请。
  “我临时从台北下来,没有带伴手礼,我看我先开车到便利商店去买——”
  “我爸妈到台中去旅游了,明天才会回来,你没带伴手礼我不会计较。”她往内走,打开屋子大门。“快进来吧,晚上蚊子多,我怕蚊子会跑进屋里。”
  他关上铁门快步走进去,跟着她的纤瘦身影进入屋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