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躺在床上,徐恩藜一直无法成眠,晚上唐柏轩跟她提的事情一直困扰着她。
  她知道他积极地想要修复两人的关系,让两人抛开失去孩子的伤痛重新开始。
  她不是不想跟他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只是失去孩子的心太痛太痛,她无法保护孩子的自责太深刻,让她就算还想付出爱去爱唐柏轩也有点力不从心,有些惶恐害怕。
  晚上在暗巷里,她没拒绝他的吻,甚至还回应了他,她知道自己还是渴望着他,对他的爱从未变过,但若要在一起,目前她还没有足够的勇气。
  叩叩。
  蓦地,响起了敲门声,声响很轻,但在静谧的夜里却清晰无比。
  徐恩藜掀被走下床去,以为是侄子侄女睡不着来敲她的房门。
  结果门一开,站在外头的是借穿大哥运动服的唐相轩,即使穿的是已经洗到褪色的旧运动服,但依旧不减他的帅气。
  “你怎么还没睡?”微微一愣,她问。
  “沙发太小。”他左翻右翻,不管什么姿势都很不舒服。“我可以睡你房间的地板吗?”客厅很多东西,地板空间实在不够他舒服地躺直。
  “可是……”本来该拒绝的,但一想到他若睡不好,明天还要长途开车回台北,她就担心起来。“好吧,你进来睡。”
  “我下去拿枕头和棉被。”他动作很快地转身往楼下走。
  不一会儿,他已经把棉被和枕头拿上来。
  徐恩藜已经将枕头移到右边,她人也躺在床的右侧,空出左边一半空间来。
  “我没多余的棉被给你铺来当床垫,你今晚就睡床上吧,别睡地板了。”地板那么硬,怕他睡了明天会全身酸痛。
  “谢了。”他马上走过去放下枕头和棉被,高大身躯毫不客气地立即占据双人床一半的空间。
  一躺下来,他舒服地发出喟叹声。
  她被他惹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哼,你刚刚没到楼下去看我窝在沙发上的拙样,那才好笑。”他抗议。
  “我早跟你说过,今晚你只能睡沙发,早知道睡沙发一定不舒服,结果你还是愿意留下来,这能怪谁?”笑一下也不行。
  “怪你啊。”他突然起身,连被将她压住。“怪你不让我进房间睡。”他神情哀怨语气不满。
  “我们又不是夫妻,睡在一起很奇怪。”
  “那现在就不奇怪了?”
  “我让你进房间睡是有条件的,明天早上五点在我爸妈起床前,你就再回楼下客厅的沙发去睡。”她不想让家人知道他在她房里睡了一晚,即使两人不会发生什么事,还是要避开尴尬。
  “有必要这样造假吗?”他咕哝。“我看得出来你的家人希望我们复合,只有你一直把我拒绝在心门之外……恩藜,我知道你还没从伤痛中恢复,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怨我、怨着我妈、怨着魏芷铃,但你怨谁我都无话可说,我只希望你别老怨着自己,我要你想开一点,别责难自己,让自己早日抛开伤痛,展开新的生活。”
  他的话说中了她的脆弱点,让她顿时沉默了,眼眶瞬间泛红,豆大的泪珠立即从眼角滚落,沾湿了粉颊和枕头。
  “宝贝,别哭……”她心里的难受他懂。他欺下唇温柔地吻去她脸颊上的泪珠。“看着你难过地掉眼泪,我的心会更加难受……恩藜,我爱你,失去孩子我跟你一样心痛、一样自责,但我们不能一直这样自责地过日子,我们要过得很开心给在天堂的孩子看,才不会让孩子替我们担心,孩子在天堂才会快乐。”
  她几乎泣不成声,几个月来压抑在心中的痛苦情绪,终于发泄出来。
  “恩藜,回到我身边好吗?我好想要你快点回来台北,我一个人过日子很寂寞,我现在独自住在淡水的房子里,觉得很孤单……我想要你快点回来跟我在一起,我要我们的房子恢复生气……”他将她抱坐起来,让她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轻轻拍抚着她因哭泣而颤抖的粉肩,像哄孩子一样柔声哄着她:“恩藜,回来好吗?求你,回来我身边好吗?”
  她一直哭着,但他的恳求、他对她浓厚的爱意她完全感受到了,她受到感动,再也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好……”她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好,我会回去,我一定会回去。”她给了他答案。
  他欣喜若狂,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唇,用热烈的吻来让她感受他内心有多开心。
  徐恩藜叹息地承受他烙下的热吻,眼泪依旧没有停住。
  她再也不想压抑住伤痛了,她要将情绪宣泄出来,她热情地回应他,让他知道她依旧渴望着他,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他、放弃这段感情。
  她只是暂时离开而己,她终有一天会回到他的身边。
  走进唐采餐厅,唐柏轩俊雅的脸上噙着迷人微笑,一路跟员工点头示意。
  “恩藜要回来了吗?”正审视着餐桌餐具摆设的葛美莲,一见到他立即朝他走过去。
  “我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他惊讶地停下脚步。
  “再明显不过了。”真好,终于盼到这一天了。“这次恩藜回来,你要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她,别老把心思都放在公事上。”
  “嗯,我仔细考虑过了,上海跟北京那边的生意将交由我认识的一位好朋友管理,往后我只负责台湾这几间餐厅的经营,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恩藜。”他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
  “这件事你母亲知道了吗?”
  “我今天要飞上海,亲自过去跑我妈讨论。”
  “我不是说公事,我是指你跟恩藜和好的事。”葛美莲很心疼恩藜。
  “我妈已经不再反对我跟恩藜的事了,如果我告诉她,我终于让恩藜点头回到我身边来,我妈会比我更开心。”自从恩藜流产后,唐柏轩知道母亲很自责。
  “那就好,这件事总算是有个圆满的结果了。”
  “还不到有圆满结果的时候,恩藜她回来的时间还不确定……”他还要继续地等待下去。
  “恩藜那孩子如果亲口答应了你,她一定会做到,你就放心吧。”她知道唐柏轩有点等不及,但那也没办法,现在等待是唯一的一条路了。
  葛美莲又跟唐柏轩聊了几句,讨论了一下今天进货食材的事情后,便又回到工作岗位,紧盯着现场的服务生铺整桌巾和摆设碗筷,每个步骤都马虎不得,等现场的工作都完成后,她又进入厨房盯场。
  唐柏轩拾级上楼,进到私人办公室整理一些资料。
  稍晚,待台湾这边公事处理完毕后,唐柏轩便搭着飞机直飞上海。
  一抵达上海,唐柏轩立即宴请魏子航,并在用餐时,力邀他帮忙管理上海跟北京两家餐厅。
  关于管理矮厅的事,魏子航没考虑太久便答应了唐家母子,但他会愿意帮这个忙,主要是因为他另外有个私人请求——
  “唐阿姨、柏轩,我有个不情之请。”当管家把饭后甜点端上桌后,魏子航突然开口道。
  “子航,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别客气。”唐荷很信任子航这个孩子,相信他一定会尽心帮忙。
  “是啊,子航,有什么话就说,别说什么不情之请。”唐柏轩觉得魏子航客气过头。
  “我想为芷铃的事跟两位道歉,为了这件事,芷铃她这几个月来一直闷闷不乐,她真的很自责很自责……”一直跟唐母感情很好的魏芷铃,因为这件事成为唐家的拒绝往来户。
  唐柏轩沉默了。
  唐母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唐阿姨、柏轩,我恳求你们原谅芷铃的不懂事,她很想亲自来跟两位道歉,但不敢来;如果有机会,芷铃也愿意亲自到恩藜面前表达歉意。”
  “到恩藜面前就不必了,我不想因为芷铃的出现,又影响恩藜好不容易快要平复的情绪。”见母亲不说话,唐柏轩只好开口。“这次的伤害己经造成,这件事还是让它尽快落幕吧,我愿意原谅芷铃。子航,麻烦你回去跟芷铃说一声,要她别太自责,事情到此为止,往后别再提了。”
  “柏轩说得对,这件事还是别再提了。”唐母起身离开餐厅。
  “伯母,求你原谅芷铃好吗?”魏子航也跟着起身,再度替堂妹请求。
  唐荷脚步顿了一下。
  “子航,你回去告诉芷铃,忘了这件事吧,我不会再怪她了。”她回头对一脸诚恳的魏子航微笑说道。
  那件令人伤心的事,就此落幕吧。
  所有事情都获得了解决,接下来唐柏轩只要拿出耐心等待徐恩藜回到身边,那么一切就再圆满不过了。
  他希望这一天赶快到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