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在社区大门口下了出租车,向紫萝拖着紫色行李箱走向警卫室。
  这是一个占地很宽广的大社区,从外往内看去,一栋栋独立的洋房错落在其中,每栋洋房前面都有一处小花园,和独立进出的矮门。
  拿出地址向警卫询问的同时,向紫萝告诉警卫自己刚从日本来到台湾,并已征得古夏洁允许来她的房子借住一段时间。
  警卫告诉她,古夏洁的房子在社区最后面一排的最后一栋,走路需要几分钟时间。
  今天艳阳高照,气温高达三十三度,十分闷热。
  穿着紫色薄衫搭上紫花短裙的向紫萝,戴上帽子,顶着艳阳,慢慢地散步前往古夏洁的家。
  几分钟后,她已走到汗流浃背,紫色的薄衫因而紧贴着白皙的肌肤,让穿在里头的白色蕾丝小可爱更加清晰可见。
  她在门口放下行李箱,伸手扯着薄衫领口搧了几下,让汗湿的薄衫不再紧黏着肌肤。
  掏出钥匙打开花园大门,穿着白色凉鞋的她踩上白色石子路,穿越约莫三坪大的花园,再踏上三个石阶,来到洋房的门口。
  用另一支钥匙打开洋房的白色大门,她在门口脱去凉鞋,赤着脚丫走了进去。
  房子里比外头凉爽多了,让她舒服地呼一口气。
  向紫萝把行李箱丢在门边,自己则迫不及待地走向右边墙壁打开冷气空调,让快中暑的自己凉快一些。
  “哇,这样舒服多了。”迅速把黏在身上的薄衫脱掉,整个人窝进白色沙发里。
  搭机的疲惫加上台湾闷热天气的折腾,以及刚刚拉着行李走那一段山坡地的关系,让她累得只想先休息一下。
  向紫萝蜷着纤细的身子,窝在沙发上,位于郊区的这个独栋洋房很安静,完全远离了都会区的喧嚣,在这静谧酷热的午后,室内舒适的空调温度让她昏昏yù睡。
  不一会儿工夫,她弯起嘴角露出一抹甜笑,缓缓睡沈了,就连有人从楼上走下来,她都浑然不知呢。
  刚午睡起床的古劲扬,在浴室淋浴完后,身上仅围着一条浴巾便走下楼来,打算拿啤酒喝,却在下楼时看见门口多了一只紫色行李箱。
  居然有人闯进他的屋子里,还明目张胆地把东西放在门口?
  他皱起眉头,锐利的眸子迅速从门口往客厅扫了一圈。
  这一扫,他马上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身影。
  他警戒地迅速走下楼,迈开长腿朝沙发走去。
  站在沙发前低头一看,竟然是个纤细清丽的年轻女孩,她穿着很清凉的白色小可爱搭上短裙,赤着白皙漂亮的脚丫,一头直顺长发像瀑布一样披泻在白色沙发上,像只累坏的小猫咪软倒在沙发上,睡得很酣甜舒服,粉色嘴角还扬着一抹浅笑。
  古劲扬看呆了。
  这样的画面很温馨很舒服,让向来讨厌私人领域被女人占据的古劲扬,忘了要骂人,忘了前一秒他还打算要把这个擅闯的人给撵出去并立即报警。
  这样一个像猫咪般柔弱甜美的女人,不可能是闯空门的小偷,难道……是走错房子了?
  记忆中,附近邻居没有这号人物,除非她是新搬来的。
  不对!就算她走错门,也不可能拥有钥匙可以进入他的屋子里来啊。
  古劲扬好不容易把目光拉开,走到门口拿起对讲机,直拨到警卫室低声询问。
  这一问才知道,原来她是经过母亲允许,从国外回来借住的访客。
  挂上对讲机,古劲扬又回头瞥了沙发上依旧甜甜睡着的迷人身影,他皱着眉头打算走上楼拿手机,打电话向母亲询问究竟,浑然不觉自己竟然特意放轻脚步,就怕吵醒沙发上那只迷人的小猫……不,是小姐。
  迈步拾级走上楼,走动间腰间的浴巾突然一松,白色浴巾掉在楼梯上。
  他弯身打算捡起来。
  “啊啊”
  这时从古劲扬身后传来尖叫声,吓得他刚捡起来的浴巾又掉到地上。
  他不悦地又捡了一次,迅速围住腰部,然后转身看向已经清醒、一对眼睛睁得特大,惊诧地瞪着他的年轻女子。
  “天、天使?!”向紫萝脸蛋酡红地看着眼前这个半luǒ男人,他只差背上没有那对雪白的翅膀而已,不然全身上下不管是五官还是身体的肌肉线条,几乎就是洁姨那幅画作里的天使男人。“你、你的翅膀呢?”
  她在作梦吗?
  可是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
  天使就杵在她面前,但他身上没有翅膀,下半身该穿的牛仔裤换成了白色浴巾,画面更加养眼了。
  向紫萝脑袋里又掠过刚刚他光着结实屁股的画面,脸蛋不禁又一阵烫红。
  “我不知道你嚷嚷着翅膀是不是头脑有问题,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我妈的什么人?为什么我妈会把房子钥匙交给你,让你暂时住进来?”他索性也不上楼打电话了,直接问她比较快。
  古劲扬双手抱xiōng倚着铁铸栏杆而立,一对狭长厉目紧盯着她烧红的漂亮脸蛋,丝毫不在乎她会不会被他给看得不自在。
  “我……我是洁姨的助理,这、这次洁姨在十月份时要回台湾办展览,我先过来帮她处理展览事宜。”被他锐利的目光盯看着,脸皮薄的向紫萝的确很不自在。
  她尴尬地转开视线,转而盯着原木地板,心里对他的身分感到十分讶异,也对自己竟然仅因一幅画便对洁姨的儿子产生迷恋,感到懊恼又可笑。
  “我妈要回台湾办展览,为什么她都没跟我说?”撇撇薄唇,古劲扬精明的脑袋迅速转了一圈。
  做事向来仔细且谨慎的母亲,怎么可能会忘了知会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把钥匙交给一个女人,让她搬来跟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古劲扬随即下了一个结论——
  他的母亲是故意的,故意不知会他,也没事先告诉她这间房子是他在住……看来,母亲很用心良苦哪!
  古劲扬薄削的唇扬起一抹冷笑。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这房子还有住其它人……”向紫萝偷偷觑了他一眼,正好瞧见他无情冷笑的神情,顿时更加不知所措。“洁姨并没有跟我提起过,如果我知道的话,我绝不会擅闯进来……”
  更不会决定住在这里,她宁可先去住饭店,再另外找短期出租的房子住,以避免像此刻这样令人窘迫的尴尬事情发生。
  “既然我妈要你住下来,我没意见。”他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对于她可能要离开的打算,他竟完全不假思索地开口挽留。“我住三楼,三楼是我的卧房和书房,你应该没必要上去,你要是想住下来的话,可以在二楼选一间房间住。”
  三楼是他的领域,他先表明了,不准她上楼乱闯;至于二楼则是母亲的房间和一间客房,两间都空了好多年了,她可以自由选择住下来。
  “我看我还是去饭店住好了……”
  她并不想住在这里,因为她迷恋他在先,现在又跟他同住一屋,这可能会让她对他的迷恋越陷越深,这么做是不对的,她必须完全把自己心里对他莫名的迷恋给消除掉,以避免尴尬。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道歉完毕,她急忙拿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薄衫穿上,赤着脚丫快速走向门口,拿起挂在拉杆上的帽子,拉起行李箱就要往外走去。
  “你这一走,我的耳朵一定会被我妈念到长茧。”古劲扬冷冷地说。“为了我的耳朵着想,你最好留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留下她,就算他不留人住,他母亲怎么叨念都无所谓,反正母亲人在日本,再怎么念也得透过电话,完全不痛不痒。
  但他莫名地就是想留她住下来。
  “这……”她在门口停下脚步,心里还在犹豫着,却听见身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直到没了声响。
  她纳闷地转头看,却发现楼梯已经没了那俊帅男人的身影,人已经上楼去了。
  啊!那现在怎么办?
  她是该留下来还是走人?
  向紫萝站在门口犹豫挣扎了好久,最后为了他的耳朵着想,只好暂时先留下来。
  她打算留一晚,等她通知洁姨后,再搬离这里到饭店去住。
  向紫劳拉着行李箱缓步走上楼,选了二楼左边比较小的那间房间,因为另外一间一看就知道是洁姨的房间,里头还摆有洁姨的油画,她不敢占据主人的房间,所以很守本分地选了只有基本床组、衣柜,没有任何摆饰的空荡客房住一晚。
  晚餐时间,向紫萝已经打了三通电话回日本,除了打回古夏洁的住所外,还打了她的手机,但偏偏就是联络不上她。
  向紫萝只好暂时把这件事先搁在一旁,因为她对这附近的周边环境很陌生,不晓得到哪里用餐,所以她只好到楼下的厨房,想看看冰箱里面有什么食材可以让她煮一顿晚餐来吃。
  但冰箱里除了啤酒和鲜奶之外,没别的了。
  关上冰箱,肚子快饿坏的向紫萝,只好回房间拿皮包,打算出门去买晚餐,顺便买一些食材应急,至少明天早餐她可以自己做来吃。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