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为什么车子会搞丢,是你乱停车吗?”古劲扬一下车,便朝站在警局门口的向紫萝发飙。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如果不是我妈要求我把车借你,我一点都不想让你碰我的车!”
  简直气急败坏。
  一身雪白衬衫搭上西装裤跟皮鞋,形象斯文的古劲扬,却在警局门口暴跳如雷。
  “古先生,我、我很守规矩地把车子停在停车格里,谁知道……谁知道车子会、会不见了。”向紫萝心里如果对古劲扬还存着什么幻想,全在这一刻破灭了。
  因为他好凶喔,俊美的脸庞阴冷凶恶,口气也很不好,声音大得让她耳朵发疼。
  “劲扬,不要对美女发脾气,你都快把人家骂哭了。”跟在古劲扬后面下车的欧阳立彦,相当惊艳于眼前这个气质美女,立即上前英雄救美。
  “你又不是不知道台湾的治安有多不好,别说你的车了,前阵子不是传出连市长的车,窃贼都敢砸破玻璃下手行窃吗?”
  “你给我闭嘴!现在弄丢的不是你的车,你当然会说风凉话。”
  扭头阴冷地瞪了欧阳立彦一眼,古劲扬又以恶狠狠的眼神扫向一脸歉然的向紫萝。
  “还有你——”
  她的眼眶红红的,好像真的快哭了,这让古劲扬的心莫名一揪。
  他向来管不住自己的坏脾气,做错事的不管是男女老少,他都照骂不误,就连公司老板的女儿做错事,他也照骂,何时心软过?
  但当他看到向紫萝委屈地咬着粉唇,瞧见她眼底对他的畏惧和掩不住的自责,以及那强忍着眼泪的可怜兮兮表情,他顿时骂不出口,连涌到喉咙的一堆骂人的话,也硬是忍住吞了下去,xiōng口扬起一抹心疼。
  骂不出口又心疼她,古劲扬只好抿着薄唇,将怒气吞下,笔直走进警局内。
  向紫萝忍着脚痛赶紧跟了进去,本该回公司的欧阳立彦也基于好奇和保护美女的心态,跟着踏进警局里头,等古劲扬做好笔录后又搭他的车回公司。
  “漂亮小姐,其实弄丢车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昂贵的百万名车,本来就是窃贼锁定的目标,其实要怪就得怪那辆车太招摇,像我开国产车多好,从来不怕被偷,就算不小心被撞凹,修理费也便宜得很。”古劲扬没再开口骂人后,就一直死绷着一张脸,真是糟蹋了他那张俊美的脸庞,欧阳立彦只好出面唱独角戏,免得气氛太僵。
  “你没开进口车是因为你的技术烂,常常把车撞坏,修理费太高,才会在今年年初把进口车换成国产车。”古劲扬一开金口就是扯欧阳立彦的后腿。
  “呃……哈哈,要不是我很聪明地赶快换车,恐怕我那辆进口车也早被偷了。”欧阳立彦干笑两声。
  “对了,我好像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欧阳立彦,我是劲扬的好同事、好哥儿们。漂亮小姐,你就别太自责了,反正车子已经被偷了,再怎么自责也不会改变事实,何不开心笑一笑,反正苦着脸、笑着脸都是过一天,笑一笑日子会好过些。”
  说着,他转头殷勤地递出名片,对于坐在后座一脸歉然的向紫萝心生怜惜,不禁好言相劝。
  “你好,我叫向紫萝,我是古先生母亲的私人助理。”向紫萝勉强挤出笑意接下名片,抬起的眼眸却不经意瞥见透过后视镜瞪来的那双厉眸,她慌张地移开视线,迅速收起欧阳立彦的名片。
  “原来你是古伯母的助理,那你是从日本来的吗?你是日本人,为什么中文说得这么好?”欧阳立彦好奇地攀谈。
  “我、我是台湾人,十九岁时才搬到日本住,不过有很多年没回来过了。”整整八年没回台湾,中文却一点也没生疏,因为在家她都跟父母兄姐用中文交谈,跟洁姨在一起时也都用中文讲话,这都是复习中文的绝佳机会。
  “那你对台湾还熟悉吗?以前住台北吗?如果对台北不熟的话,尽管找我没关系,这个假日我刚好有空,可以带你到处走走。”当着古劲扬的面,欧阳立彦把起妹来了。
  “我……”
  “她是回台湾来替我妈办事,不是来玩的。”向紫萝还没开口婉拒,古劲扬就冷冷丢出一句话来。“公司到了,你可以滚下车了。”
  古劲扬没有下车回公司的打算。
  “这么快?”欧阳立彦一脸惋惜。“向小姐,名片上有我的手机号码,有事找我可以直接打电话,别客气啊!”
  “好的,谢谢。”欧阳立彦的亲切让向紫萝低落不安的心情好了一点。
  “还、不、滚!”瞥了眼后视镜.看见向紫萝对欧阳立彦勾唇微笑的神情,咬牙切齿的声音立即从古劲扬的嘴里飙出。
  欧阳立彦搔搔头,抱着设计图赶紧下车去。
  古劲扬几乎是立刻将车子急速后退然后掉头,一个俐落的回转,从欧阳立彦面前火速开走:
  坐在后座的向紫萝没有防备,整个人突然往前撞上皮椅,撞到的秀鼻一阵吃痛,疼得她眼角挤出泪珠,发出闷哼声。
  “你……”他一慌,心口扬起心疼的异样感觉,让他忽然很想把车停下来安抚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摇摇头,以为他又要骂她,赶紧抹去眼角的眼泪低头道歉。
  他一肚火也一肚子懊恼。
  他想骂人但却不忍骂她。
  他……该死的……
  加快车速开上高架桥疾驶,他得赶快把她载回去,让她从自己眼前消失,免得自己忍着怒气不发飙,忍到得内伤。
  “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的车弄丢,我绝对会负起赔偿责任。”约莫半小时后,古劲扬的黑色休旅车在古家门前停妥,向紫萝下车前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跟他谈论赔偿问题。“可是我存款不多,可不可以让我分期付款?”
  她希望他能体谅她的经济能力有限。
  “不行!”他想也没想地拒绝,沉着脸赶她下车。“别làng费我的时间,快下车去。”
  “好,我马上下车。”她低着头赶紧下车,穿着高跟鞋的她扶着车门站立,两脚脚跟立即传来一阵摩擦的痛楚。
  她咬唇忍痛,紧拧着眉头,痛得眼泪都飙出来。
  “把车门关上。”他回头皱眉地看着她。
  “对不起……”抬头对上他严厉的眼神,她又低声道歉。
  “搞什么鬼!你不要一直跟我道歉!”他烦躁地吼叫。
  下午一点半,日正当中的温度飙高到三十五度,他的情绪也处于高温沸腾状态。
  “我很抱歉……”
  “闭嘴!”又道歉!“
  古劲扬发动引擎,不耐烦地想立即走人。
  她赶紧退开一步,把车门关上。
  古劲扬把车子回转,朝社区大门驶去。
  太阳很大,晒得她头昏脑胀,已经疲惫不堪,心情又低落到不行的她,转身咬牙忍着脚痛,慢慢穿过车道,走向古家大门,但每走一步都是凌迟,痛得她不断掉泪。
  在车上的古劲扬不晓得自己干么又从后视镜瞥看她的身影,这一看却注意到她走路很慢而且怪怪的,然后又看她突然蹲下来,这让他忍不住踩下煞车。
  他瞪大眼眸,想看她到底蹲在太阳底下搞什么鬼?
  下一刻,他看见她把右脚的高跟鞋脱掉,拿出面纸按住后脚跟。
  她的脚……受伤了吗?
  他直接将车子停在路旁,迈开长腿下了车,大步往回走,来到她的面前站定。
  她发觉面前站了人,惊慌地抬起头来,可怜兮兮掉着眼泪的小脸,就这么落进他那双厉眸眼底。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痛击了一下——
  向紫萝呆呆地坐在床边,她仍处于震惊状态,还没回过神来。
  谁教刚刚古劲扬突然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一路把她抱回家、抱到房间里,让她坐在床边。
  她愣愣地看着他走出房间,一会儿又见他高大的身影再度现身眼前,手里还拿着湿毛巾,并拎着一个药箱。
  她呆呆看着他在她面前蹲下来,放下药箱,捧起她的脚,看着他动手脱去自己的高跟鞋,把毛巾轻轻压在磨破皮的伤口上。
  “呜……”一直发呆发愣的她瞬间清醒过来,疼得像小猫一样发出细缅的哀鸣声。
  “忍着点。”他安抚道,力道很轻很轻地帮她把伤口擦拭干净。
  她为了寻车而弄伤了脚却隐忍着不说,后来更怕麻烦他而一直忍着痛,甚至连路都走不动了还咬牙撑着,她的隐忍和苦撑让他心疼,心口紧紧揪了起来。
  如果他心里还有一丝怒意,也在这一刻消失了,心软了。
  “好……”她用哽咽的声音应允。
  他打开药箱拿起棉花棒,沾上优碘药水替她消毒伤口,然后拿出两片0K绷贴上。
  “好了。”他宣布道,然后站起身来。“你暂时别穿鞋子,避免伤口再度摩擦,要碰水的话倒没关系,这款OK绷是防水设计的,贴着洗澡没问题。”
  “谢谢你。”她感激地道谢,抬起手来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水。
  “我真的很抱歉弄丢了你的车子,给你惹麻烦,我一定会赔偿……”
  “别再提车于的事了,反正保险会理赔。”他那辆车买不到一年,失窃险会理赔八成左右的车价,所以严格算起来损失并不算太严重。
  “可是理赔金不是车价足额,你还是有损失。”她对保险有些概念。
  “当然。”他回道。“我看这样吧,其他的损失你得负责赔偿,不过不必那么麻烦分期付款,干脆等你存够了钱再一次赔给我。”
  车予弄丢的事他生气归生气,但根本没打算要她赔钱。
  可是看她一再道歉并且提及赔偿的事,不让她赔钱的话,恐怕会害她一辈子良心不安,为了让她好过一点,他才索性接受她的赔偿。
  “好。”她的确松了一口气,因为车子毕竟是她弄丢的,不负责赔偿说不过去。“期限是多久?”
  她得估量一下自己多久能把赔偿金凑齐。
  “随便。”她非得这么坚持吗?古劲扬后悔自己在警局门口那样严厉责骂她,在停车场还对她摆脸色,才会把她吓得非要对这件事用力负责不可。一年、两年都行,你高兴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
  反正他不缺那点钱。
  “那就以一年为期限好了,我会努力存钱还你。”
  “嗯。”他敷衍地点点头,算是同意她的决定,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中午吃过了吗?”
  他猜她应该还没用餐。
  “……还没。”她忙着找车子,然后急着报案、到警局做笔录,又等他到警察局,这一连串的折腾,让她压根儿忘了吃饭这回事。
  “不过我不饿。”
  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没胃口还是得吃,我去买给你吃。”他无法不关心她。
  今天他看见她在警局门口的委屈表情而觉得心疼,还因为她在车上对欧阳立彦微笑而感到嫉妒,后来又见她受伤蹲在地上的隐忍模样,让他打定主意下车来帮她,从那一刻起,他彻底领悟到自己对这个女人有着非常特殊的感觉。
  若是换成别的女人,他根本理都不会理,更何况是一个把他的爱车弄丢的女人?他骂都来不及,还关心衔。
  但她不一样,他才骂没几句就舍不得再骂,见她受了伤就急着要帮她,连公司也不回了。
  这女人,天杀的让他很关心!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