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两人上车之后,她轻轻地挣脱他的手,欺身过去给他一个吻,然后又迅速坐正,免得他又追吻过来,一吻下去铁定无法收拾。
  “你对立彦很关心,立彦有你这个朋友,我相信他的伤应该很快就会好了。”
  他对朋友的关心都是默默地做,但在欧阳立彦面前却表现得好像不怎么在乎。
  “我……”他的眼神突然黯淡了,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其实那天该去工地巡视的人是我,我把工作交给了立彦,才会害他受伤,要不然今天躺在医院里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他。”
  这是他对欧阳立彦愧疚的地方。
  “别这样自责,反正立彦已经逐渐康复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她又靠过去,拍拍他的手。
  “对,这件事没有继续糟糕下去,已经够幸运的了。”他轻轻握住她细白的手,有她陪着,有她的安慰,他的情绪不再低落。
  “今天带你去宜兰走走,你以前有去过吗?”
  “宜兰我有去过,不过那是高中毕业旅行的事情了,已经隔了好多年……”
  “还想去吗?”这些年宜兰变化很大,相信她去一趟,感受会跟以前的印象很不_样。
  “晚上我们在宜兰过夜,我带你去住高级的温泉旅馆,享受顶级温泉之旅。”
  时序进入秋季,晚上天气变凉,泡温泉再适合不过了。
  “说到泡温泉,让我开始想念在日本跟朋友到温泉旅馆泡汤的假期。”在日本,每次天气转冷,大家就会一起去泡温泉。
  “今晚跟我在起,不准想任何人。”他霸道地下令。
  “是。”她甜笑应道。
  他发动引擎,载着她上高速公路,朝雪隧的方向前进,一路驶往宜兰,展开làng漫的温泉之旅。
  九月底,离画展展览的日子不到一个月了。
  这个周五,向紫萝拎着行李箱搭计程车来到桃园国际机场,准备回日本一趟,协助古夏洁将展出的画作包装并陆续空运来台。
  至于展览会场的装潢施工则全权交给秦君玺,监督的工作则由画廊经理负责,展览广告宣传的部分则是属于画廊该负责的工作,因此台湾这边她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现在就等着展览到来,届时她会陪洁姨一起回台湾参展。
  但等到展览结束之后……她又得回日本去,到时候她跟古劲扬就得分隔两地了。
  思及此,她的心情有些忧郁,但她尽量不要多想,太多的胡思乱想会让感情多了对未来不确定的因子,她相信彼此相爱可以战胜一切的不确定,即使是远距离的恋爱,也有机会修成正果。
  给自己足够的信心,向紫萝一下汁程车便拿出护照和机票,拉着行李箱前往登机柜台办理出境。
  “这位不是向紫萝向小姐吗?”
  身后突然传来叫唤声,让向紫萝停下脚步。
  她回头,看见一抹性感美艳足以媲美明星的贵气身影,那浑身上下的名牌加持和脸上最流行的粉妆,让向紫萝立刻记起她是谁。
  喊住她的女人是辛美琪,古劲扬公司老板的独生女,对古劲扬非常爱慕,但却得不到他的回应,所以辛美琪对她应该是心怀护意的。
  看着辛美琪那双精锐的眼神,向紫萝心里扬起一丝不安,她感觉辛美琪那眼神似乎带着一丝犀利和算计。
  “辛小姐,你好。”曾经在酒吧和欧阳立彦的病房内碰过面,向紫萝对辛美琪的印象还算深刻,一眼就认出来。
  “辛小姐也要出国?”但愿她不是刚好也要去日本,在机场巧遇已经让她不安了,万一还搭同一班飞机前往日本,岂不难受?
  “我这两天休假,打算跟朋友到香港大肆采购今年秋季最流行的新品。”炫耀似的语气,辛美琪扬手拢了拢染成栗色的波làng长发,一双化着彩妆的明眸不屑地瞧着向紫萝。“向小姐你呢?也出国玩吗?”
  瞧她脂粉末施还穿得那么随便,一件白色洋装搭上苹果绿外套和凉鞋还可以看,但手里却拉着一只半旧不新的行李箱,看在辛美琪的眼里,简直寒酸得要命。
  “我回东京处理一些工作。”幸好,辛美琪不是跟她一样要到日本。
  “是处理古夫人回台湾办展览的一些工作是吗?”红唇扬起一抹笑,那虚伪的笑意未达眼底。
  “……是。”辛美琪怎么会知道?向紫萝不认为古劲扬会跟她提起这件事,若不是欧阳立彦说的,很有可能是辛美琪私下调查她?
  毕竟从辛美琪两次见到她都难掩嫉妒的态度来看,她显然还没放弃古劲扬。
  “向小姐是个很尽责的助理,相信古夫人一定很器重你,才会把台湾展览的事情都交给向小姐负责……”辛美琪一字一字说得极缓慢。
  “哪里,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身为古夫人的助理,我理当尽力完成古夫人的托付。”向紫萝听得心惊胆跳,她一点都不想再踉辛美琪耗下去。
  “抱歉,我的班机时间快到了,恕我先失陪。”
  向紫萝拉起行李转身要走,她感觉此地不宣久留,直觉告诉她要快点离开。
  “等等!”辛美琪上前一步抓住她,彩绘指甲刮过向紫萝细嫩的手腕。
  她拧起秀眉,回头看着一脸怒气的辛美琪。“辛小姐,你抓痛我了。”
  “哼,我告诉你,古劲扬不买我的帐、拒绝我的婚事,全都跟你这女人脱不了关系,我既然治不了古劲扬跟你,那我只好从劲扬的母亲那边下手了。”这一个月来,辛美琪已经做足了调查和计划,就等着跟向紫萝摊牌,原本她打算等从香港回国后再去找向紫萝,没料到两人竟会在机场巧遇,那就干脆直接摊开来谈清楚。
  “你、你想怎样?”怎么会扯上洁姨的展览?向紫萝不敢置信地瞪着脸色狰狞的辛美琪。“我跟劲扬的事,跟古夫人完全无关啊!”
  “托你的福,现在变得很有关系。”辛美琪冷冷地笑了,那美艳脸蛋上挂着佞笑,让那精致的五官变了形。
  “我警告你,如果你不立刻跟劲扬分手、划清界线,我绝对有本事让这次的展览变成一场笑话!我只要找些人每天轮流去闹场,你说这画展真的可以顺利展出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画展跟我和劲扬交往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找人破坏展览。”向紫萝脸色一白,心里的不安果然应验了。
  “哼,我说了,托你的福,古夫人的画展我插手定了。”用力甩开向紫萝的手,辛美琪傲然拉着自己的Lv行李箱转身走开,但走没两步她又停下脚步,回头瞪着向紫萝。
  “滚回日本去!你最好别在台湾让我碰见,我有管道可以知道你人有没有再回到台湾来,如果你真的想拿古夫人的展览当赌注,你尽管再来台湾没关系,咱们走着瞧!”撂下话,辛美琪甩甩发扬长而去。
  向紫萝脸色惨白地看着她傲然离去的身影,又恍惚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抓出一圈红痕的手腕。
  辛美琪这女人打扮得再性感,身上穿搭再多名牌,都只是虚伪的美丽。
  向紫萝终于了解为何古劲扬会拒绝像辛美琪条件如此完美的女人,因为辛美琪空有傲人的家世背景和美貌,却有着深沉阴险的心机,以及让人不敢恭维的骄纵个性。
  这样一个心机不正的女人,打算找人破坏洁姨的画展,她该怎么办才好?
  向紫萝慌乱无措,带着一颖惶惶不安的心离开台湾,搭机飞回日本。
  一切等回到日本后再说吧,她需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她该怎么做才好。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