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十月,古夏洁的画展在普罗画廊正式开幕展览。
  展览第一天,画廊经理所做的宣传广告收到非常好的成效,很多政商名人都慕名前来捧场,画廊门口更摆满了祝贺的花篮和盆花,其中一盆最大最美丽的花,是古夏洁的儿子古劲扬所送,儿子的贴心大大取悦了她。
  因为来展览会场捧场的名人有好几位,画廊经理和古夏洁理所当然都亲自接待,忙碌情况可想而知。
  向紫萝很庆幸自己终究还是决定来台湾参加展览,并在昨天匆忙收拾行李到机场候补机位飞来台湾。
  看来,她来对了!
  因为洁姨和画廊经理都忙着招待贵客,而她这个助理立即派上用场,和其他画廊工作人员负责招呼其他看画展的宾客。
  “嗨,向小姐,好久不见。”以一袭白色休闲西装现身的展场设计师秦君玺,自然也收到了邀请卡,他特地拨空过来捧场,因为没看到古夫人,便特地跟她的助理向紫萝打招呼。
  “嗨,秦先生你好。”蓦地停下往前走的脚步,向紫萝回头看着一身潇洒的秦君玺,不吝啬地扬起美丽笑容,他的帅气外型的确很吸引女人目光。
  “向小姐今天很美。”一见到向紫萝,秦君玺难掩眼中的惊艳,没想到一向打扮得轻松简单的向紫萝,穿上礼服后竟是如此的性感优雅。
  “你意思是说,我以前都不美喽?”她俏皮应对。
  今天的她将一头长发松松拢起,露出白皙雪颈,身材纤细的她特地穿上一袭贴身粉紫色礼服,斜肩荷叶领的设计带着一丝俏皮的性威,短及膝的飘逸裙摆搭上一双银色细跟鞋,将她线条美丽的小腿衬托得更加修长,走动间紫色波làng在小腿间摆动,十分迷人。
  “不!以前是素雅清丽,今天则是性感优雅。”他大方给予不同的评价。
  “谢谢赞美。”她也不忘回以赞赏。“秦先生今天很帅,难怪让在场女宾客的目光都朝这边聚集而来。”
  女人们爱慕的目光全落在秦君玺身上,看向她的都悬嫉妒的眼神。
  “彼此彼此,我看到男宾客们的目光也都落在美丽羽弥身上。”在场不少男性都纷纷对美丽性感的向紫萝投以欣赏目光.“咦?有个男人的目光怎么充满杀气?他朝这边过来了——”
  秦君玺讶然地看向向紫萝后方,那大步杀过来的高大男人。
  向紫萝循着秦君玺的视线转身望过去,那浑身充满肃杀气息、锐利眼眸中难掩护火的酷男,不就是古劲扬吗?
  “嗨。”她弯着粉唇,美丽的笑意加深,赞叹地看着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俊酷有型的古劲扬在她面前站定。
  昨晚深夜抵达台湾的她,从机场离开便直接到台北市区的饭店入住,直到一小时前才通知他,她已经来到台湾,要参加画展开幕一事。
  这让原本不想跟众多宾客挤会场,打算避开开幕式,晚一点才到画廊捧场的古劲扬,迅速赶了过来。
  他先冷冷瞪了秦君玺一眼,而后冷凝的目光转为温柔炙热,低头凝视美丽性感的向紫萝,情不自禁且带着一种宣告意味,扬臂将她搂入宽阔的怀里,薄唇低头就往她那两片搽着柔亮唇膏的漂亮粉唇贴上,迅速来了一个吻。
  他只是轻轻吻了一下便放开她,因为碍于现场太多人,怕会引起不必要的sǎo动,他很努力地节制自己的渴望。
  “嗳,你怎么这样……”鲁莽。
  尽管只是一个轻吻,向紫萝脸蛋却迅速飞上两抹红霞,她困窘地推开古劲扬,心里又羞又气又欢喜,一时间不敢抬头看秦君玺还有周围宾客们的表情。
  “这样算是小儿科的了。”他低声回应她羞涩的抱怨,接着牵起她的手将她往怀里带,转头看向身边的秦君玺,古劲扬俊脸又是一冷。“这位不是秦君玺先生吗?久仰大名,幸会。”
  他主动伸出手与秦君玺打招呼,眼里隐隐含着嫉妒火光。
  刚刚一进门时就看见秦君玺跟向紫萝有说有笑,秦君玺那双桃花眼一点也不隐藏赞赏地猛盯着向紫萝看,实在令人大大地不悦。
  “古劲扬先生是建筑设计界的耀眼设计师,今天能碰上一面,是我的荣幸。”
  秦君玺好风度地伸手回握。
  “哪里,比起秦先生备受媒体宠爱,常是媒体追逐的焦点,名气之大我甘拜下风。”短短一握,旋即收回手。
  “被媒体追逐不是好事哪。”古劲扬指的应该是去年他跟某集团总裁夫人闹出的绋闻吧?秦君玺只能苦笑以对,因为那件绋闻事实上是总裁夫人过分纠缠,借着讨论案子为理由频频约他碰面,但他从来没有意愿跟对方闹出什么婚外情。
  可是媒体那阵子却夸大解读,硬是掀起风波,着实让他困扰一段时间。幸好后来那位总裁夫人转移目标了,让他松了一口气。
  “是吗?”古劲扬浓眉一耸,嘴角噙着冷笑,他想话题就到此为止,他急着要把女友带离秦君玺身边,继续攀谈就不必了。
  两个同样出色迷人的男人,直盯着对方,各自怀着心思。
  “秦先生,请你慢慢欣赏,我跟劲扬还有点事情要讨论,先失陪一下。”向紫萝强烈感受到两个男人有些不对盘,只好想办法把古劲扬带开。
  “好。”秦君玺点点头,率先迈步离去。
  向紫萝拉着古劲扬走往画廊的二楼,那里是未开放的空间,宾客跟工作人员都不会上去。
  她拉着他来到二楼,淡淡的光线从楼梯转角的拱型窗口透进来,两人在微暗的楼梯转角处停下脚步。
  “劲扬,你对秦先生的态度很需要改——”她抬头率先说话,但话才说一半,粉唇便猛地被封住。
  这个吻不像刚才那样的客气浅啄,而是长驱直入地浓烈纠缠。
  他圈着她的细腰,热烈地肆虐着她的柔软粉唇,直到她快没了气息,才放开她。
  “天啊……”美颜一片嫣红,她的小手贴在自己的心口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看起来很缺氧,需要我渡一些气息给你吗?”他恶劣一笑,吻她的满足感写在得意的眉眼间。
  “不用。”她摇头退后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真可惜。”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失望。他还想再吻她一次。如果可以,他还想要更多,但碍于时间地点不对,实在很难进一步需索。
  “一点也不!”她气呼呼地抡起粉拳打他xiōng膛。“你真是……够了你!”
  “要打要骂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那两拳不痛不痒,反倒把他开心地惹笑了。“今晚你会搬回我那边住吗?”
  抓住她还想逞凶的小手,他一脸热切的期待。
  “不,我还是住饭店比较方便。”她摇摇头。“而且现在洁姨跟你住,我搬过去你那边,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顿时,他感觉一桶冷水当头淋下,浇灭他满腔,  热切的期盼。
  “算了,既然你有所顾忌,我不勉强你搬过去我那边。”
  “谢谢。”他这么好说话,让向紫萝不由得感到惊讶。
  他接着宣布:“今晚我会到饭店找你。”
  “那更不行。”她脸一红,白他一眼。“我不搬过去你那边住,就是想让你跟洁姨好好聚聚,毕竟你们相聚的时间不长啊。”
  她拒绝接受这个访客来访。
  “你怎么不说我跟你相聚的时间也不长?我想好好把握也有错?”哼,反正他决定今晚到饭店拜访她,这个决定不会改变。
  “我离职时还计划等我妈画展办完,就飞一趟日本去找你度个假,结果你人却比我早一步来台湾,我现在把度假计划改变也不行吗?”
  瞧她粉唇嘟那么高,一脸不情愿,是嫌弃他太黏人是不是?
  “好啦,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能不考虑你的感受。”他那么殷切想跟她相聚,她也不好一直拒他予千里之外。“我等一下跟洁姨说一声,我今晚就搬过去你那边住,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是最好的办法,可以不剥夺他跟沽姨相聚的时间,她也能跟他在一起。
  “直接搬进我房里住。”他得寸进尺地要求。
  “休想!”她脸皮很薄耶,才不像他厚得跟铜墙铁壁一样。
  “也行。”好,他不勉强。“我不嫌麻烦,换我搬进你房里住。”
  “这更不行!”前一秒才高兴他好配合,下一秒俏脸就绿了。她住的客房就在洁姨房间隔壁,万一半夜发出什么声音被洁姨听到了,那岂不丢脸死了?
  “二选一,你选一个!”他又要起霸道脾气来。
  “我……”她很气但又没辙。“等晚上再告诉你我的选择。”
  “也好。”现在或晚上才做选择都一样,他放心了。“来,让我再吻一下,我得等到晚上才能抱你,很难忍耐的——”
  “你慢慢等吧,我要去忙了。”她立即转身小跑步下楼,把他晾在二楼楼梯转角处。
  他扑了空,高大的身形一僵,一脸不豫。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