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天的展览在晚上十点钟结束,古劲扬早在九点多就来画廊等候母亲和向紫萝。
  古夏洁因为跟画廊经理还有事情要讨论,于是在画廊经理提议下,由经理开车送古夏洁返家,路上顺便讨论公事,向紫萝则由古劲扬接走,先到饭店取行李退房,再回到位于市郊的古家洋房。
  两人返家时,古夏洁已经洗好澡换上家居服,正在客厅里泡茶,聆听着轻松音乐。
  “洁姨,不好意思,打扰了。”向紫萝还穿着礼服,刚才回饭店匆忙取了行李退房之后便赶着过来。
  “紫萝,你也累一整天了,快上楼去梳洗。”古夏洁体贴地说。
  “你又搬来这里住,应该不会感到拘束吧?”
  “不会。”虽然是主从关系,但洁姨一直待她很好,两人互动像朋友,而古劲扬又是她的恋人,她住在这里怎会拘束?只是对于古劲扬要求同房一事,她有些顾忌啦。
  “很高兴你一点都不感到拘束,那么我把你的行李直接拿到三楼我房里放。”
  正拎着行李走到楼梯口的古劲扬转头跟她说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不可以……”她急忙拒绝,一脸困窘。
  “紫萝,就跟劲扬住一起吧,别顾忌我。”古夏洁的话,让古劲扬一脸得逞的笑意。
  “呃……”向紫萝则尴尬脸红,手臂悄悄伸到后面,捏了古劲扬的腰一下,要他差不多一点。
  “你捏我于么?哦,我知道,你如果想住二楼的客房也没关系啊,我可以搬下来。”古劲扬一样感到不痛不痒,还戏谑地故意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向紫萝气呼呼瞪他一眼。“上楼去啦。”看来她根本无从选择嘛!
  于是在古劲扬势在必得的霸道和在洁姨开明的赞同下,她只好搬进古劲扬的房里。
  回到房里,一关上房门的古劲扬立即想索吻,却被她躲过。
  她好窘,气呼呼的就是不肯给他甜头尝,还警告他,在她躺上床前最好别想扰乱她,否则她今晚绝对不会让他碰一根寒毛。
  她头一次这样张牙舞爪,爪子还挺利的,让古劲扬感到讶异之外,还觉得她发起脾气来很可爱。
  “好吧,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晚在这张床上,我会要你加倍还我。”
  他凉凉说道,转身离开房间,让她可以安心无虞地洗澡换装。
  反正夜长得很,他也不急于一时。
  看着消失在房门外的挺拔身影,向紫萝顿时无言又更加羞窘。
  忽然间,她对今晚竟开始期待起来。
  呃……她好像被他给教坏了啦。
  古夏洁的油画展览前所未有的成功,在十一月上旬完美闭幕。
  展览的画作除了几幅非卖品之外,几乎都被预订一空,等画展结束将由画廊这边将画作做包装运送的后绩动作。
  闭幕当天晚上,他们在台北市某五星级饭店包下一间宴会厅举办庆功宴,与会的贵宾除了画廊经理和这次参与的工作人员,以及几位重要买家外,古夏洁这边还邀请了儿子古劲扬以及展场设计师秦君玺。
  庆功宴现场除了供应美酒佳肴,更请了三人乐团现场演奏音乐。
  由于古劲扬出门前临时接到欧阳立彦的电话,找他见面谈事情,所以他晚一点才会到,向紫萝便跟古夏洁一起出门前往饭店。
  来到庆功宴现场,秦君玺礼貌地先跟古夏洁打招呼,送上一束恭贺展览成功的花束后,他看见了向紫萝在客厅外的露台上。
  今天长发飘逸的她又是另一种风情的美,银灰色绕颈挖背舍身窄款礼服,衬托着她纤细的骨架,那片迷人的粉背是多么的吸引男性目光。
  此刻的她侧着身,正拿着手机讲电话,她的姿态优雅而诱人。
  从一开始的公事往来、几次愉快的相处,到上一回展览开幕式上对她的惊艳,到今晚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给吸引,秦君玺不得不承认,即使自己并不想成为古劲扬的情敌,但他还是悄悄对她动了心。
  目光往旁边搜寻一遍,他没看见古劲扬。
  秦君玺把握机会推开白色拱门,走出露台,在她身边站定,弯唇一笑,扬手跟正在讲手机的她打了声招呼。
  正巧收了线的向紫萝,颤抖地站不稳脚,她扶着设在露台的圆桌支撑站着,手机掉落到桌面上。
  她强撑着身子,脸色惨白地抬头看着秦君玺。
  “怎么了?”秦君玺走过去关心探问,没想到才走过去,向紫萝身子突然一软险些摔倒,他及时伸手扶住她的腰。“出了什么事吗?”
  “奶奶……我奶奶她……病情危急,我得立即赶回日本去。”
  她难过地靠在秦君玺的怀里低泣。“怎么办?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赶回去拿护照,可是我担心破坏洁姨的宴会……”
  古劲扬还没到,她刚刚试着打电话找他,却联络不上。
  因为难过、担忧和恐惧,让她的双脚发软,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她发抖的手抓着秦君玺的西装襟口,怕自己这情况一走出去会在会场中腿软倒下去,引起现场慌乱。
  她慌乱无助,连踏出这里的力气都没有:又无人可求助,只好找正好出现的秦君玺帮忙。
  “你先把眼泪擦擦,我们别惊动现场宾客,我有开车来,先带你下楼搭我的车离开。”冷静的秦君玺立即拥着她,给她支撑的力量,从口袋掏出手帧给她,没注意到桌上的手机。“我会找人通知古夫人,我相信古夫人会体谅你的。”
  “……谢谢。”她很感激及时遇到了秦君玺。
  “走吧。”扶住她的腰,他带着她安静地走过宾客身边,朝门口移动。
  走出宴会厅时,他喊住了一名正忙着送餐进入宴会厅的服务生,很快地把需要交代的话说一遍:要服务生找机会代为通知古夫人。
  服务生点点头,表示马上去办。
  两部电梯的其中一部电梯抵达他们所在的楼层,秦君玺扶着强自镇静却快要撑不下去的向紫萝踏进没人搭乘的透明电梯内。
  一进入电梯里,向紫萝就差点腿软地倒下。
  “小心。”秦君玺捞住她,紧密地将她搂在xiōng前,以免她真的摔倒。
  电梯门关上,缓缓下降。
  另一部电梯正好在这时候上升,古劲扬人就在那部电梯里,两部透明电梯上下交会而过,古劲扬蓦地黑眸一凛,瞪着另一部电梯里亲密相拥的身影。
  和秦君玺亲密相拥的人不是向紫萝吗?那件礼服是他亲自挑选送她、亲自替她穿上的,他记忆深刻。
  这个时候该在宴会厅里的她,怎会跟秦君玺相偕离开?两人的姿态还那样的亲密?
  “该死的!”妒火顿时狂燃,抵达宴会厅楼层的古劲扬,连踏出电梯都没有,立即又按关门键,追着两人下楼。
  电梯在一楼停住,古劲扬大步跨出一楼大厅,却没见到人。
  他转头看着另一部电梯,发现电梯已经又再度上楼。
  但古劲扬判断他们不可能搭电梯下楼又立即上楼,显然他们是前往地下室停车场。
  高大身躯一转,立即又要按下电梯按键,打算前往地下停车,场,但刚刚搭乘的那部电梯也开始朝上面跑。
  他脚步一顿,马上朝楼梯问走过去,迈开大步追下楼。
  停车场分别在B1和B2,古劲扬边下楼找人,边从西装口袋掏手机要打给向紫萝,但这才发现他的手机不在西装口袋里。
  该死的!他的手机应该是忘在欧阳立彦的住处了。
  追到地下室还是没找到人,连人都无法联络上的古劲扬,站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一脸骇人的铁青。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