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劲扬?”东京此刻的时间是下午两点钟左右,意外接到古劲扬来电的向紫萝正好下课,身体有点不舒服的她,今天有点发烧,头昏脑胀的,好不容易才撑到课程结束。“有什么事吗?”
  因为身体不适,她打算先到附近的诊所就诊,再回家休息。
  “没事不能打电话找你吗?”他憋着一肚子气开完冗长的会议,一离开会议室返回办公室,连午餐都没吃,就立即打电话找她,非得把这件事问个清楚不可,因为心情恶劣,当然语气也很不好。
  “怎么了?心情好像不太好,是工作遇到困难了吗?”冷风刮得她头更晕了,她冷得直打哆嗦,连忙拉低毛线帽拢紧大衣,在路口停下脚步,关心问道。
  “工作没任何问题。”以他的能耐当然是游刀有余,就算真有工作上的困难,他也可以独力解决,无需找她诉苦,他在乎的是她跟秦君玺的绋闻。
  “那么是……”
  “你没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他抢白,语气紧绷。
  她感到纳闷。“什么事?”
  “关于秦君玺的事,你打算要瞒我瞒到什么时候?今天的报纸都把你们一起出游的照片登出来了,你难道还想装傻否认?”
  脑海浮现她和秦君玺约会的景象,让他相当吃味,先前秦君玺对他的寻衅更让他感到惶惶不安。
  显然秦君玺不是乱放话,而是真的在觊觎向紫萝,才到日本不到一个星期就积极联系她还一起出游,这事让古劲扬非常不悦,而向紫萝连提都没提,意图粉饰太平的态度,更让他气结。
  因为生气,所以口气自然恶劣了些。
  原来是这件事,她轻叹一口气。“我没有装傻,也没有想要否认。”
  “那为什么你提都没提一声?我是你的男友,却窝囊地在事后才从报纸上看到你跟秦君玺互动亲热共游东京的报导。”他在气头上,语气犀利地质问。
  “劲扬,这件事可不可以等晚点再谈?”身体不适的她,站在街头吹着冷风,实在很难受,而且他正在气头上,她想无论现在,她怎么解释,他应该都很难听进去吧?所以,还是先冷静一下。
  “我现在非要搞、清、楚、下、可!”他很拗,化身成一只迅猛龙,一在办公室里暴走。
  “可是我……”站在街头好冷。但这几个字她却说不出口。
  因为前两天天气很冷,她依旧答应秦君玺陪着他逛街出游,现在不过是给个解释而已,她若拒绝,恐怕会引发他更大的不满吧?
  “劲扬,君玺他帮过我的忙,这次他来东京,我尽地主之谊招待他,算是谢礼,我这么做让你生气了吗?”
  她承认,刻意不告诉他和秦君玺见面的事,就是不希望产生误会。因为她知道古劲扬对秦君玺有心结,所以她跟秦君玺见二面出游的事她一句也没提,对于秦君玺那天曾当面跟她告白却。被她拒绝一事,她更不打算说。
  对秦君玺,她单纯只当朋友。那天,她跟秦君玺已经说清楚了,对方也很明白她的心意,对她死了心,接纳两人只会是朋友的事实。
  她想把这件事当作没发生过,因为盘盱太了解他这阵子的躁动和不安,深怕她跟秦君玺的事会让他更加烦躁。
  结果,她好意地隐瞒,却被台湾的记者给泄漏出来,还上了报……心里又哀叹一声,她一脸无奈。
  “你单纯想招待朋友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秦君玺那男人心机重得很。”这男人是个可怕的情敌,古劲扬不得不慎防。
  “秦先生很有风度,他不像你说的那样会要心机。”她不希望古劲扬误解秦君玺的为人,何况秦君玺能跟她要什么心机?他们只是朋友。
  “该死的!从今天起,你给我离他远一点!”她竟然替秦君玺说话?这让已经一肚子火的古劲扬,怒火瞬间喷发。“不要再让我从报纸上看见你跟他的绋闻!否则——”
  “否则你打算跟我分手吗?”面对他莫名其妙的警告和怒斥,她好难过,语气带着幽幽的哀怨。“劲扬,难道我不值得你一点点的信任?”
  他三思孤行的误解,让她无力再说什么了,只剩下哀怨的叹息声。
  她的语气让他蓦地慌了,xiōng口狂燃的怒火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不安和恐慌。“紫萝……”
  “劲扬,我累了,这件事我晚点再跟你谈,再见。”她真的累了,不只是精神的疲惫,还有身体的疲倦。冷风刮得她直颤抖,身体的不适,令她感觉脚步虚浮着。
  目前,她没多余的体力应付他的烦躁和怒气,就让彼此冷静一下吧!收了线关了机,向紫萝撑着病体,勉强走到对街的诊所就诊。
  她竟然——竟然挂他的电话?
  那端,突然被挂电话的古劲扬,厉眸瞪着嘟嘟作响的手机,高大身躯僵立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好几秒,俊颜无比铁青。
  有四天没联络了。
  向紫萝穿着厚重的棉袄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手机。
  以往每一天都会响起的手机,已经沉寂四天了,古劲扬显然还在气头上,一点也没冷静下来,所以他不会打电话给她。
  感冒初愈的向紫萝收起手机,心情十分低落。  她发烧整整三天,现在虽然已经退烧了,但身子还很虚弱,因此她向学校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除了进修课程外,她每个星期总会拙出一、两天的空档到洁姨那边帮忙,已经打算返回台湾定居退休养老的洁姨,其实需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洁姨好几次要她别两边奔跑累坏了自己,但她非常坚持帮忙,因为洁姨对她很好,她该报答洁姨才对。
  但这个星期她很愧疚,因为自己生了病所以没办法过去洁姨那边,今天一早她特地打了电话过去,洁姨体谅她,要她好好休息。
  洁姨很关心她,但古劲扬呢?
  还在气她跟秦君玺出游的事,所以气得对她不闻不问,一点也不关心她了吗?
  想到他的冷淡,她就好沮丧好沮丧。
  但沮丧有什么用?他根本都不知道她在生病、身体不舒服, 怂他更是一点也不明白她很想他,想得心好痛。
  眼眶蓦地一红,瞪着手机的向紫萝,也不知道是难过到昏了头,还是太气他就这么消失四天没打电话给她,她拿起手机迅速地按了键,传简讯给他。
  如果你真的一直无法谅解我跟秦君玺出游一事,那就分手吧!
  下一秒,她将简讯传送出去!
  当按下键的那刹那,她难过的泪水蓦地滚落,豆大泪珠沾湿了手机萤幕,她看着被泪水模糊的手机萤幕,心整个都揪成一团。
  远在台湾那端,正在跟工作团队讨论设计图的古劲扬,边跟旁边的男人说着话,边伸手从雪白衬衫的口袋掏出手机。
  略略低下头,黑眸仓促掠过简讯内容,却在看见内容时,整张脸瞬间一黑,黑眸转为凌厉。
  “请问……是设计图有问题吗?”一旁的同事被他凌厉的眼神吓到。“哪里有问题,我马上改,马上就改……”
  这几天脾气很暴躁的首席建筑师,突然间脸色越来越阴黑、越来越狰狞可怕,吓得他连说话都会发抖。
  “设汁图改天再讨论。”他脸色铁青,咬牙转身大步走出会议室。
  啥?
  怎么走人了?
  皮绷紧的几名建筑设计师以为他耍发飙骂人了,结果却突然走人,一句话也没开骂,古劲扬的举动让大家一头雾水地面面相觑。
  无心理会那些人的困惑,古劲扬迈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试着打电话给向紫萝,但她的手机却关机了。
  搞什么?
  她竟然就这么轻易说分手?他等她打电话来解释已经等了四天,却一直苦等不到,心里已经够呕的了,现在简直火冒三丈。
  她是存心气死他不成?
  不!他绝不会顺她的意,他不可能跟她分手!
  “连欣,立刻帮我订到东京的机票,最近的班机。”经过助理面前,他大吼地交代,然后他踏进自己的办公室,用力甩上门。
  “是、是!”已经被飙了好几天的连欣,马上打电话订票,一点也不敢怠慢。
  这几天古劲扬不知是不是都吞炸弹过日子,脾气好坏!但现在更可怕,现在他的脸色简直铁青到不行,那目光简直想杀人。
  就在连欣订好机票时,脸色可怕的古劲扬又出现,他手里拿着护照,站在她的面前瞪着她。
  “机位订、订到了,班机在三个小时后起飞,现在去机场时间刚刚好……”她吞着口水,努力将话说得完整。
  “我要休三天假,老板如果有意见,你告诉他,回国后我会亲自跟他解释。”
  已经连续三个多月,连假日都没休假的他,突然间要告假铁定令人意外,毕竟现在事情正忙,突然休假说不过去,但如果老板因此而生气,要他付出代价的话,他愿意承担。
  “是,遵命。”连欣在心里欢呼,魔头终于要离开公司三天了。
  这代表她可以轻松过三天喽!
  古劲扬转身扬长而去。
  他要亲自到日本去见她,告诉她答案——要跟他分手?门都没有!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