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身为双胞胎中早一分钟出生的姊姊,夏筱婕一直都很羡慕妹妹夏筱妤。
  羡慕她的好人缘;羡慕她大而化之、没烦没恼的个性;羡慕她的头脑灵敏,反应快速;羡慕她的身体健康、活蹦乱跳。
  总之,她常常觉得自己羡慕筱妤,尤其是看到她身边老是围绕着一大群人的时候。
  从小到大,筱妤的人缘总是比她好,不管走到哪儿,都能很快就交到新朋友,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没人不喜欢她活泼开朗的个性与灿烂的笑容。
  她总是轻易的就能和第一次见面的人交上朋友,和男生们打成一片,既不会感到羞涩,也不在乎别人的观感,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和他们称兄道弟,享受着众星拱月的生活方式。
  她真的好羡慕她,好希望自己也能像筱妤那样大方,不要别别扭扭,一遇到陌生人或稍微有点喜欢的男生就装严肃,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她真的、真的很讨厌自己的个性!偏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改都改不了。
  九点半了,筱妤又在外头玩到乐不思蜀了。
  今晚和她一起玩乐的又是哪一群人呢?国中同学?高中同学?还是现在的大学同学?如果是现在的同学,萧奇是否也在其中呢?一定有。
  萧奇是学校里的名人,入学没多久就听闻他的大名,听说他不仅长得帅、家境富裕、文武全才,还是一个超有想法,会把想法付诸实行,并且功成名就的传奇性人物。
  虽然他大学已经读到第五年,该毕业却没毕业,而且还一直在转系考,光大二就读了好几年。
  可是该怎么说呢?即使他是中途插入,即使他常常缺席,即使他外务一大堆,一会儿参加篮球校内比赛,一会儿代表学校参加美术比赛,一会儿又要参加大学杯……他的成绩依然能名列前茅,也因此他在校内才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要是人,都会有好奇心。
  对萧奇这个名人,一开始她也是充满了好奇,很想知道这个校内名人到底是名副其实或是名不副实?
  只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到,他竟会成了筱妤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成了筱妤的麻吉,两个人时常打打闹闹、勾肩搭背的。
  见到本人,萧奇的确名副其实长得又高又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让她不自觉渐生好感的,却是他和筱妤在一起时所流露出来的粲笑,以及不自觉展现的温柔与体贴。
  每次看他和筱妤在一起的模样,她就好羡慕,好想和筱妤交换身份,想变成筱妤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打闹嬉笑,情义相挺。
  那种羡慕的感觉,她原本以为是爱情,所以当萧奇向她告白时,她欢喜的欣然接受,假装不知道筱妤其实也喜欢萧奇这件事,害筱妤伤心的离开台湾远去。
  大家都错看她了,她是个卑鄙又自私的女人,乖巧只是表面,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连爸妈都不知道。
  在筱妤出国的那天,她还和萧奇约会,佯装啥也不知道,隔没几天便恶有恶报的被萧奇三振出局。
  萧奇对她说:”你可以骂我、打我,但我不想欺骗你,我喜欢的人其实是筱妤,不是你。”
  他说:”一开始我的确是喜欢你的,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但是和你交往之后,我才知道筱妤早在我心里扎了根,能够让我笑口常开,充满快乐与满足感的人其实是她。”
  他说:”对不起,是我的错,竟然连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说:”有很多人喜欢你,所以……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面对这样的结果,她真的很伤心,虽然她早已发现萧奇和她在一起,不若和筱妤在一起时那般笑容满面,而且她所喜欢的萧奇,是和筱妤在一起时的萧奇——或许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她喜欢的是他和筱妤两个人在一起时,在他们四周围产生的快乐氛围。
  她想要的其实是那种感觉,而不是萧奇这个人。
  然而即使明白了这一点,面对萧奇直接向她坦诚他喜欢的人是筱妤,她还是觉得很难过、很受伤。
  为什么大家都说她乖巧、懂事,说她漂亮,说她好,结果最后喜欢的都是筱妤,选择的也都是筱妤而不是她?
  她真的觉得很受伤。
  当下她没有哭,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有气质、脾气又好的夏筱婕是不会失控哭闹的,她只会成熟理智的接受一切,平静的说:”没关系,我知道了。”然后点点头,转身离开,成全对方的分手要求。
  泪,只会在无人看见的地方流。
  例如,在无人公园里的某一个小角落。
  她并不是因为和萧奇分手觉得伤心才哭,而是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很想哭、很……
  她不知道,眼泪就是不断地从眼里冒出来,然后淌下来。
  不知道在哪儿听过这么一句话:想哭的时候,只要抬头看天空,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
  她抬头仰望天空,蔚蓝蓝的一片,很美,却还是止不住她泛流的泪水——
  “喀喳!”
  一个突如其来的快门声令夏筱婕微僵了下,她迅速地转头,只见原本四处无人的公园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陌生人,而且还非常无礼的拿着相机对着她这个方向。
  刚才的快门声……
  他……刚才是在拍她吗?
  “你在拍什么?”悍然怒吼声倏然从她喉咙深处冲了出来,令她觉得好陌生,却又有种宣泄情绪的快感。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怒吼声,陌生人似乎怔愣了一下,随即歉然的开口道歉,”对不起,因为刚才的画面很有感觉,所以我——”
  “我问你在拍什么?在拍我吗?你有拍我吗?”她怒声打断他,将脸上的泪痕抹去,从公园的椅子上站起来,气势凌人的朝对方走去。
  她从来不曾如此咄咄逼人、怒气冲天的大声说话,所以大家都说她脾气好。
  事实上她的脾气真的好吗?只有她知道,她只是因为大家都说她乖巧听话、说她成熟懂事,才在不知不觉间压抑了自己的真实本性。
  “小姐——”
  “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拍我吗?”夏筱婕逼到对方面前,凶悍的质问他。
  “我只拍了一张。”
  “把它删掉!”她恰北北的怒声命令。
  罗谦皱紧眉头,露出歉然的表情。”对不起,我用的是底片,所以没办法删。”他摇头解释。
  “那就把底片交出来。”她悍然的朝他伸手要求。
  他一脸为难,好声好气的对她说:”小姐,我的底片里不只有你的照片,还有别的照片。”
  “那是你的事,把底片交出来。”
  “小姐,麻烦你讲讲道理。”
  “谁不讲道理了?你拍我之前有事先经过我的同意吗?我有允许你拍摄我的照片吗?我有同意让你拍吗?有吗?”夏筱婕咄咄逼人的质问他,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却控制不住自己。
  “我承认没事先经过你的同意就拍你,是我的不对,但是——”
  “废话少说,只要把底片交出来就够了。”她怒气冲冲的大声打断对方,将积压在心里的所有情绪藉此释放。
  罗谦倏然沉默了下来。
  身为一个喜欢以人为主题的自由摄影师,他其实还满常遇到现在这种情况,被重的当事人怒骂、追打或勒索,早就见怪不怪,也学会了许多应对的法子。但不可讳言,他从没遇见过这么表里不一的美女。
  她长得很漂亮,脸很小,只有巴掌般大,雪白丽致,眉目如画,充满了古典美。
  如此白净的人儿安静地坐在公园里仰望天空,风在她身畔轻吹,裙襬飘飘,秀发轻扬,人静止未动,泪却缓缓地从她脸颊滑下——
  那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感伤,也美得让人屏息,令他有如入魔般不由自主的对着她按下了快门。
  怎知气质柔美的绝色佳人,一动起来却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恰查某,如此表里不一,真是暴殄天物。
  总之,既然遇上了,还是得想办法解决眼前的情况才行。
  “小姐,我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他放柔音调,以婉转的语气开口说,怎知对方却不为所动,依然悍然的怒瞪着他。
  “有什么好商量的?快点把底片交出来!”夏筱婕大声道。
  “小姐,拜托你讲讲道理好吗?”
  “你这个半点礼貌都不懂,未经当事人许可就任意拍摄他人的人,凭什么跟我讲道理?”她不客气的反问他。”拿来,把底片给我!”
  “小姐,不是我不把底片给你,而是我这卷底片里真的还有别的照片——”罗谦捺着性子向她解释,却又被她打断。
  “你不交出来是不是?那我自己动手拿。”说着,她便扑向他。
  怎么也没料到她会不听他把话说完,说动手就真的动手直接朝他扑了过来。罗谦在惊愕之际,急忙将手中的相机高高举在头上,以防相机真被她抢走,或一不小心在抢夺中弄坏了。
  这个相机可是他的全部、他的未来、他的梦想,他仅有的财产,若毁了,他的人生也毁了一半。所以,说什么他也要将它保护好。
  他高举双手向后退去,却及不上她扑过来的速度,被她一把扯住了衣服。
  靠近了,夏筱婕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身高足足高了她一个头,不仅脚长手也长,相机被他高举在头上后,别说是抢了,她连边都碰不着。
  不过也因此她的怒火瞬间烧得更加旺盛,遗忘了害羞,遗忘了男女授受不亲,遗忘了两人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整个人贴靠在他身上,只为了抓住他高举的那双手,然后使劲的想把它们从他头顶上扯下来。
  “住手。”
  她听见他的低吼,但没理他,借力使力的攀着他的肩膀往上跃,企图抢走他手中的相机,却被他左手换右手的给避了开来。
  她立刻换到他右手边,攀着他往上跳,继续去抢被他高举在半空中的相机。
  “住手!”罗谦快被她的缠闹与贴近逼疯了。
  她的身上有一股香气,随着跳跃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扑鼻而来。
  她的身体柔软,xiōng部丰腴,同样随着跳跃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碰触到他。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有多么不智?知不知道在这花草树木茂密又四下无人的公园里,如果他想对她做什么,她的处境在一瞬间会变得有多危险?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