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房子是、是你要住的,为什么要我、我喜欢?”她不由自主结巴地问道。
  “因为我相信你的眼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他一脸无辜样。
  她眨了眨眼,急忙摇头。
  “没有。”她说,同时暗骂自己一声笨蛋,竟然胡思乱想,以为由她做主,她喜欢就行了。她是个大笨蛋。
  “既然如此,待会儿你跟我到饭店一趟。”他说。
  “为什么要到、到饭店?”她不由自主地又结巴起来。
  “因为我的证件都在饭店里。”
  “用不着这么快就给我证件啦,等房子找到之后——”她急忙摇头解释,话未说完又被打断。
  “我要坐今晚的飞机去法国工作,”他告诉她。“至少要在那里待上一个月的时间,接着还要去墨西哥一趟,再回来,可能已经是三四个月后。我希望下次回来,就可以‘回家’。”
  没想到他才出现又要离开,夏筱婕不禁感觉一阵失落与难过。但她凭什么失落与难过呀?她又不是他的谁。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达成你的希望,让你下次回来就可以回家。”她认真的点头允诺。
  “谢谢你,喂小姐。”他深深地凝视她说。
  听见这熟悉又令人怀念的称谓,令夏筱婕的喉咙一阵揪紧。
  “不客气,喂先生。”她哑声开口。
  那是一栋有草坪庭院的独栋洋房,两层楼,有车库,占地一百平,基本上可以说是一间豪宅——
  事实上它就是一间豪宅,一间价值一千三百万,依山伴水的豪宅。
  罗谦只有一个人,其实不必买这么大的房子,但夏筱婕总觉得她得将他的未来考虑进去,因为他迟早都会结婚生子,拥有其他家人,所以加还是大一点比较好。
  之所以选择独栋洋房而不是公寓,是考量到问题,毕竟罗谦也算是个名人,应该不希望在出入时被人指指点点,或成为住户们茶余饭后的讨论对象才是。
  至于选在依山伴水的郊区,而不是烟尘噪音弥漫的市区里,那是因为他们曾经讨论过对于城市与乡村的喜好,他的选择永远都是倾向后者。理由很多,例如比较安静,比较有人情味,比较淳朴,比较悠闲,空气比较新鲜等。
  所以她知道他喜欢宁静的乡村,更甚于生活能方便的城市。
  综合以上几点,再加上他的存款多到令她咂舌,以及连他的律师都举双手赞成她的决定,她就更加有恃无恐地帮他撒下一大笔钱置产,顺便赚取他一点佣金,帮他们的女儿买礼物——这可是爸爸送女儿的第一份礼物呀!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四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
  筱妤和小区在这段时间里结了婚,让她看了好生羡慕,情不自禁地更想罗谦了,却只能用帮他打理新房子的方式来诉情,事事亲力亲为到让所有工人以为她是这房子的女主人。
  房子的装潢从上星期开始进入验收阶段,而身为屋主的他却始终音讯全无。
  他的律师跟她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她原本还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陈律师跟她说了一些他的过去。
  例如因为想拍戏群众示威游行的照片,结果被打成重伤,在医院昏迷了两天,醒来动弹不得而无法和人取得联络,足足失踪了一个星期,那是还有人传说他可能死了。
  又例如为了取材而脱队,在非洲大草原里迷了路,差点成为狮子的晚餐。
  还有例如太闲了,竟然报名志工,跑到灾区去救助灾民,结果灾民成暴民,志工们首当其冲……这类的事,屡见不鲜。
  “所以,”陈律师下了个结论,“对于握有他遗嘱的律师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夏筱婕深表同意。对,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带着这样的祈福,她替他验收了房子的装潢,还帮他选购了所有生活家电和用品,希望他在辛苦工作归来之后,除了休息之外,可以不需要再烦扰任何有关房子的事。
  总之,可以用钱解决的事都解决了,最后就只剩下打扫这一项。
  她当然知道这事也有清洁公司可以代劳,但是她总觉得那些人做事没她来得用心,与其làng费钱后,因为看不顺眼还得自己再打扫一遍,不如一开始就由她来做。
  有了这样的决定,她每天只要一有空一公司没找她,也没有客户找她——她就会跑到他新家帮忙打扫。有时打扫到一半,电话就会响起,她就得丢下这边先去忙,就像现在这样。
  听见来电铃声,夏筱婕皱起眉头,抬头看向被她丢在客厅桌上的手机,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直起腰身,脱去戴在右手上的手套,走向桌边拿起手机,先看了一下上头的来电显示,是陌生的电话号码。
  不知道这人又是谁?
  是来向她推荐保险的人,还是她的新客户呢?
  她希望是后者。
  “喂。”她接起电话。
  “是筱婕吗?我是萧奇。”
  来电者竟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人,令她不禁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萧奇?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她讶异地问道,一顿,猛然联想到现在与他关系最密切的那个人。“是筱妤出了什么事吗?”她着急地问。
  她那个双胞胎妹妹很伤脑筋,几个月前因急性盲肠炎开刀,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都没给家里的人知道,真是把大家给气坏了。幸好后来没事,否极泰来。
  “筱妤很好,她没事。”
  她闻言送了一口气,但疑惑却在同时间更甚了些。
  “那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她直接问。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让她忍不住怀疑是手机收讯号不良吗?可是将手机拿近眼前一看,讯号时满格的呀。
  “萧奇?”她出声叫道。难道是他那头收讯不良?“听得见吗?喂?喂?”
  “我听得见。”他回应道。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她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筱婕……”不知为何,她觉得电话那头的他有种难言之隐的感觉,然后她似乎听见他深吸一口气,接着才沉声说:“罗谦出事了。”
  脑袋在一瞬间空白成一片,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必须扶住桌沿才有办法站好。
  面无血色的她,慢动作地摇头,听不太懂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谁出事?
  他说的是谁?不可能是他——
  “谁?”这空调的声音是谁呢?不像她时。
  “你现在在哪儿?我开车过去接你。”萧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接你?她茫然地想,接谁?你?她?对了,是她。接她要去哪里?
  “要去哪里?”她下意识地反问。
  “墨西哥。我已经买好机票了,筱妤回去帮你拿护照和行李,我和她约在机场碰面,”他说着忽然停顿了一下,换上犹豫的语气说:“如果你不想去也没关系。”
  不想去?
  去哪里?
  对了,墨西哥。
  罗谦人在墨西哥。
  罗谦……出事了……
  “不!我要去。”她找回自己的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却又带着不容动摇的坚定态度。“我给你这里的地址,你手边有笔吗?把它抄下来。”
  夏筱婕冷静地将罗谦新家的住址念给萧奇,之后萧奇说了句“见面再说”便收了线,可她却拿着手机,活像个木头一样呆立在原地好半响。
  她知道自己还有事要做,至少得打电话到公司请假,跟几位事先约定好要看房子的客户联络改期的事,以及麻烦同时帮她处理一些事,这些都得在她搭上飞机之前必须做妥的事,但此刻她却没办法移动,好像随便一动,她的身子就会整个塌了下来。
  不会有事的。夏筱婕,你要冷静,不要胡思乱想,罗谦一定不会的!因为他连自己有个女儿的事都不知道,也没抱过自己的女儿,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有事呢?对吧?对吧?
  没错,一定不会有事的。她要相信他,一定要相信他。
  对,不要胡思乱想,她还有别的事要做,一些不交代不行的事。她告诉自己,同时转身,双腿却蓦然一软,差点没跌倒,还好及时扶住了沙发椅背,这才撑住了虚软的身体。
  她闭上眼睛,缓缓地做着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撑住,因为他还在墨西哥等着她去找他。
  再度睁开双眼,她脸上的表情已不复见虚弱和恍惚,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坚定与坚毅的申请,一种绝对不会向命运屈服或妥协的神情。
  她挺直背腰,拿着手机走到大皮包旁,从里头拿出她的日程表,开始打电话,打完一通又一通,打到该交代的事都交代完时,她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
  萧奇到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