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求婚,夏筱婕整个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嫁给他?
  他真的是在向她求婚吗?可……可是……
  “你这样太、太奇怪,也太、太突然了吧?”她结结巴巴地回应。
  “哪里奇怪?哪里突然?这句话五年前就想对你说了。”罗谦认真地表示。
  “五年前和现在不一样。”她摇头道。
  “哪里不一样?你身边已经有一个论及婚嫁的男朋友了?”
  她迅速地摇头,不希望他误会。
  “我也没有。“他凝视她说。”所以我们俩和五年前一样,都是自由之身,一样都喜欢对方,一样都关心对方,一样都为对方心动,一切都和五年前一模一样,不是吗?哪里不一样了?”他一字一句柔声地叙说。
  哪里不一样?真是个好问题。
  五年前,她没有一声不响地离开过他,也没有在他最需要有人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时候离开他,更没有隐瞒他偷偷生下一个女儿,至今仍没有告诉他。
  五年前,她不会怀疑他对她的情感,但现在,她无法不担心、不怀疑,因为这次的事件让她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有多在乎他。如果他是因为恨她,想报复她而接近她再离弃她,她会因心碎而死。
  五年前,她没有娃娃可以让他抢夺。即使有,但是得他也没有多余的财力可以作为后盾,和她周旋到底地争女儿的监护权,但是现在他有。
  五年前和现在有太多不一样了。
  夏筱婕看着他,大大的眼中装满了太多说不出口的苦涩与挣扎。
  “告诉我,你在担心什么?”罗谦握住她的手,温柔地凝望着她问道,就像是想给她的手,温柔地凝望着她问道,就像是想给她力量般的。“不管是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她低下头看着他厚实有力的手,多想就此抓住他,从此不放手。
  “喂小姐,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犹豫不决?说出来让我听一听吗。”罗谦以轻松地语气,开玩笑的口吻问她。
  “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事,我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我当年所认识的那个人,而你也不能确定我没有变、还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她抬起头来告诉他。
  “我可以确定。”他直视着她说。
  “如何确定?”
  “看你大老远为我飞过半个地球来到这里,看你为了我的平安喜极而泣,哭得语不成声时,我就确定了。”他的眼神温柔,嗓音低沉地为她举证。“还有,刚刚你说你能感受得到那些照片后的故事,依然会为我所拍的照片动容,仍明白我是用什么心态在拍照。光是这些,我就知道你并没有改变,仍是五年前那个令我心动,带给我从未拥有过、感觉过的幸福感的女人。”
  夏筱婕有些许德怔然。
  对,他说的没错,她没有变,还是五年前深爱的女人,但问题在于他呢?
  “我或许真的没变,但是罗谦,现在的呢和五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一切的改变让我无法确定。”她轻轻地摇头道。
  “你无法确定什么?告诉我,我帮你确定。”他认真地表示。
  “以你现在的条件,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对我来说,你就是最好的。”他毫不犹豫地告诉她。
  她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直接问道:“你爱我吗?”
  他点头沉声道:“我爱你。”
  虽然并不清楚他在说这句话时,到底带了多少真心在里头,但夏筱婕的心依然重重地震了一下,心动了。
  就这一刻,她真恨自己深思熟虑、三思而后行的个性。如果是筱妤的话,她才不会管三七二十一还是二十八,先扑上去大声欢呼表达她的开心再说,至于之后会有什么发展,她根本不在乎,只要眼前的快乐是真实的就够了。
  她也好想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但是她得顾虑的不只有自己,还有娃娃。
  想到娃娃,她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试探他现在究竟是真心真意或虚情假意,只是这方法也有可能让他从此远离她。
  她轻咬着唇瓣,犹豫不决。真要这样做吗?但不做,这样拉拉扯扯、纠纠缠缠、疑神疑鬼的,也不会比较好受。
  “如果……”深吸一气,夏筱婕犹豫地看着他,缓慢地开口道:“如果我跟你说,分开那五年里,我曾经……生过一个孩子,现在是个未婚妈妈,你是否仍会觉得我是最好的,仍会说你爱我?”
  罗谦蓦地整个都人呆住了。
  房间里一片沉静。
  罗谦因为太过震惊、震撼、震愕,整个人像是掉进某个无限循环里,没办法挣脱出来一样。孩子、未婚妈妈……孩子、未婚妈妈……孩子、未婚妈妈……
  夏筱婕也没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候他最真实的反应。
  时间久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轻动了一下,然后将放在她手背上握着她的手缩了回来,握成拳头。
  他收回手的动作,令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紧揪了下,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就是他的反应吗?立刻将她看成了烫手山芋?
  “发生了什么事?”罗谦出声问道,声音深沉而压抑。
  她将视线从他的手上移到他脸上,反应有些迟钝,愣愣地问:“什么发生了什么事?”A
  “孩子的爸爸发生了什么事?”
  “孩子的爸爸?”
  她重复他的话,似乎仍不懂他在问什么,罗谦干脆直截了当地问——
  “孩子的爸爸死了吗?”
  夏筱婕终于回神了,她张口结舌地看着他,被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推测吓傻了眼。
  “不是,没有!”她急忙否认。他就好好的坐在她面前呀,哪来的死不死的?呸呸呸!大风吹去,大风吹去吹去。
  “如果不是的话,你们为什么没有结婚?他为什么没有娶你?你都有他的孩子了,不是吗?那家伙不愿意负责?”他继续问道。
  罗谦的语气中充满了隐忍的怒气,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在生气吗?为什么?”她问,心里又生起一抹希望。
  他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想把淤塞在xiōng口的那股怒气冲开,但它却顽强地停在同一个地方一动也不动,就在他的心口上。
  “你的孩子几岁了?”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她。
  看了他一眼,她将目光垂下来撒谎道:“三岁。”
  也就是在离开他一年后怀的。罗谦在心里迅速地算了一下,那就表示她怀孕的时候还是个学生,孩子生下来时可能还没毕业,或刚毕业是个社会新鲜人,然后她就这样一个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
  他想起来了,重逢的那天,他问过她的工作,她说她在卖房子,他问她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风吹日晒的辛苦工作,她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
  我有我的考量。
  原来这就是她的考量,因为她有个孩子要养,需要自由的时间,也需要金钱。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但xiōng口那股怒气却益加胀大,更加炽热。
  “这几年,那个家伙都没来找你?”他问她。
  她沉默不语地看着他。
  “你还爱着他?”他心急地再问。
  她依然沉默不语。
  看着闷不吭声的她,他猛然用力地呼出一口气,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开始躁然地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大事。
  至少他没有转身就走,或者虚情假意地说些安抚她的场面话。看着走来走去的他,夏筱婕安慰的暗忖,却搞不懂他到底在烦躁什么?是在想要不要继续他玩弄她感情的报复计划吗?其实她有没有一个孩子,对他而言应该没差吧?
  “我们出去一趟。”罗谦陡地停下脚步,转身对她说道,神情异常地严肃坚定。
  “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儿?”她眨了眨眼镜,愕然不解地问他。
  他没有回答她,只说:“护照带着。”
  这点她也知道,在国外护照就是身份证,若不想在遇到临检时被当成偷渡犯,护照就得随身携带,尤其是在三更半夜出门的时候。
  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儿,但是看他已经在换衣服了——就当着她的面打着赤膊,她情不自禁地脸红心跳了起来,急忙抓起自己的行李,一溜烟跑进浴室里去更衣,免得待会儿看见更刺激的画面。
  孩子都生了的女人,在看到男人打赤膊还会脸红心跳,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她。
  可是这又怎么能怪她呢?和他的情事已是五年多前的事了,而这些年来她的私生活又跟修女没两样,突然看见他壮硕的xiōng膛和背肌,她当然会胡思乱想一下呀。
  想象被他紧抱在怀里的感觉,想象他肌肤mō起来的感觉,亲吻她的感觉,他的体重,他的呼吸——
  “叩叩。”
  浴室的门突然被敲了两下,差点把她的胆子都吓破了。
  “好了吗?”罗谦在门外问道。
  “再等一下。”她迅速地答道,看见浴室镜中的自己双颊红润,眼神迷蒙,然后衣服还拿在手上没换。
  她到底在发什么花痴呀?真是疯了!
  用力地甩甩头,看能不能让自己清醒些。夏筱婕迅速地脱去衣服,换上一件简单大方的浅灰色长版针织衫,和用不退流行的牛仔裤后,走出浴室。
  “好了。”她对他说,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完全是做贼心虚的模样。不过他的注意力似乎不再她身上,并未发现她的异常。
  “护照呢?”他问。
  “这里。”她扬了扬拿在手上的护照。
  “那就走吧。”
  罗谦率先转身就走,她急忙跟上去。不知道他在急什么?
  饭店的大门口外已有一辆车在等他们,她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在这半夜时间这么快就叫到车,而且很明显的。司机知道他们要去哪儿,因为他什么也没问,一等他们坐上车之后便开车,然后一路安静到底。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夏筱婕忍了半天,终究还是忍不住地开口问他。
  “拉斯维加斯。”他说,让她听了一整个傻眼。
  “为什么突然要去拉斯维加斯?你心血来潮,想去赌一把吗?它离这里很近吗?”她完全没有地理的概念。
  “这时间不会塞车,四个小时就可以到了。”他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
  她张口结舌,差点没昏倒。“四个小时?”
  “你没去过吧?趁机观光一下也不错。”
  她瞪着他,突然觉得不是她疯了,而是他疯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看,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去拉斯维加斯?而且是这个时间过去,照你说的四个小时才能到,那时天都亮了不是吗?不夜城不是应该晚上去比较好玩吗?”她真的的想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不是要去那里玩的。”他看着她平静的说。
  “那是要去那里做什么?”她觉得莫名其妙。
  罗谦只说了两个字——“结婚”
  结婚、结婚、结婚,她竟然结婚了!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夏筱婕抱着头呻吟,真的快要被自己逼疯了。
  她到底在做什么呀?千方百计,犹豫不决、挣扎不已、忐忑不安,她是那么地努力想搞清楚他的真心,想防患于未然,结果呢?她什么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已经和他结婚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呀?
  会不会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她只敢偷偷觊觎的、荒谬的梦呀。
  可是如果是梦,她手上的钻石戒指也太闪、太大了吧?她可不是会觊觎这种东西的人。
  而且结婚证书就摊在眼前的桌面上,虽然那上头写满了英文,但恰巧在澳洲住了五年的她英文好得很,没有一个字A是她不认识的。
  那真是张印有克拉克郡婚姻登记证的结婚证书,一张签了他和她的大名的结婚证书。
  所以,她是真的结婚了?所以,她现在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夏筱婕露出无奈的表情,瞪着眼前的结婚证书,真的很yù哭无泪。
  但是除此之外,她真的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