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妈……”夏筱婕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像筱妤那么能言善道,轻而易举就能把心里的感受化为言词说出来。
  但是即使她什么也没说,夏妈妈似乎也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我知道。”她握住女儿的手,慈祥的微笑。
  就这三个字便已经让夏筱婕感动的说不出口,所有感激与爱意全收进心里,让她的泪水瞬间又多掉了好几滴。
  “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家了,免得你爸爸下班回来没饭吃。”夏妈妈拍拍她的手说,“至于补办婚礼的事,如果你真那么不想要的话,那就当妈没说过好了。”
  “谢谢你,妈。”她哑声道谢。
  “傻孩子。”夏妈妈柔声响应,然后看了一眼处在震惊中的罗谦,再回过头来认真的对女儿交代道:“好好地谈一谈。”
  她点头。
  夏妈妈转身走向大门的方向,她随后跟上,陪她直到坐上车之后,这才转身回家。
  一楼的屋里不见罗谦的踪影,夏筱婕走上二楼,毫无意外地看见他正坐在床畔,目不转睛地看着因玩累了而在床上熟睡的女儿、
  他的手不断地轻抚着娃娃的发丝,轻碰她的小脸,她的额头和小手,好像不这么做就无法让自己相信娃娃是真实的存在,让她充满歉意。
  “为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哑声问,让她顿时明白了他一直都知道她就在他后方。
  “因为我很担心,也很害怕。”她站在房门边轻声答道。
  “担心什么?害怕什么?”他依然背对着她。
  她犹豫了下,低声坦诚道:“担心你不是真心的,害怕你在知道娃娃的存在后,会和我抢娃娃。以你现在所拥有的金钱后盾,我毫无抵抗之力。”
  他沉默了下,又问:“那么结婚之后呢?为什么也没告诉我娃娃是我的女儿?”
  由于他依然背对着她,让她没办法看到他此刻的神情,是怨是恨,还是其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知道说了……”一顿,她艰涩地低声道:“会不会让你对我的态度改变,毕竟……我说谎骗了你。”
  他没说话,她只能继续说:“后来,我们一起去幼儿园接娃娃后,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也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罗谦又缄默了一下,才开口问道:“你怎会以为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声音始终沙哑低沉,却没有泄露太多的情绪。
  “你对娃娃的态度,以及娃娃已经到了可以读幼儿园的年纪。三岁的小孩是不可能读幼儿园中班的。”她说。
  “我从没养过孩子,也没有读过幼儿园,怎会知道小孩子几岁才能读幼儿园?”他缓慢的转身面对她。“至于态度,”他看着她继续往下说:“既然我们都结婚了,你的女儿自然也是我的女儿,我用这种态度面对娃娃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不对?”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漆黑的眼睛却是凌厉逼人的。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她不畏缩地回视着他,说着人之常情。“一般人心里都会觉得尴尬,有点疙瘩,言行举止当然不可能像你这么自然而然,没有一丝勉强存在。”
  “所以你就认为我已经知道了?”
  她点头。“还有一点,我去厕所回来时,娃娃曾开口问我说:‘你是爸爸吗?’我回答她是,你当时也在场。”
  “而我却以为你是在替娃娃介绍将来我要扮演的身份。”罗谦募然露出一丝苦笑,他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何须扮演呢?
  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充满了苦涩,令夏筱婕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这就是你当年不告而别离开我的原因?”他幽幽地盯着她问道。
  她眨眼回神,低下头来轻声回答,“我不能拖累你。”
  “孩子是我们一起孕育出来的,怎能说是拖累?”他沙哑地嗓音中有抹压抑的悸动。
  她抬头看他,露出一丝带着欣慰的苦笑。他果然没有看错他。
  “就是因为知道一定会有这种反应,一定会二话不说的负起责任,所以我才不能说,才必须离开你。”她缓声解释。
  他静默了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问:“你担心我养不起你和孩子?”
  她轻轻地摇头。
  他脸上苦涩的表情说明了他的不信。
  “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不会养不起的,筱妤和我已经证明过了。就算是养不起,我爸妈也不会对我们置之不理。”她直言否认他的揣测。
  “那是为什么?”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
  夏筱婕深深地看了他一会儿,这才叹了口气地开口道:“我担心你会为了我们放弃你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和你的梦想,更担心你拼命地个性会把身体弄坏,到时候我们一定会为此吵架,变成怨偶,我不想变成那样。”
  这原因震得他哑口无言,半晌,他才低声说:“我不会和你吵架。”
  “但是我会。”她哀伤地扯了下唇瓣。“你不会知道那时我看你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候甚至二十个小时,身兼三职,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我的心有多难受。我很想叫你别这样虐待自己,却也知道这非你所愿,因为你需要赚钱维持生活开销。”
  “我不能直接那我的零用钱来帮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接受,这么做肯会伤了你的自尊,所以我只能忍,忍到再也忍不住为止。而那天,我知道它迟早一定会到来。”
  罗谦再度无言以对,只觉得心疼。
  “所以,”他直盯着她,哑声说道:“你就一个人把所有的责任和辛苦都扛下来?”
  她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真的觉得心很痛,疼得他几乎快要承受不住。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心疼、不舍我的辛苦,我也一样会心疼、不舍你的辛苦?”
  他沙哑地问她,脸上扭曲的表情,和粗噶痛苦的声音让夏筱婕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他丝毫没有怪罪她的意思,他怪的是自己,非常的痛苦与自责。
  她来到他身边,坐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柔声对他说:“我不是一个人,还有筱妤在帮我。”希望他能因此减少些自责。事实上他根本无须自责,因为从头到尾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事全是她自己决定的。
  “两个十九岁的女孩……”他激动得挤不出声音,根本无法想象那几年她们是怎么度过的,两个十九岁的女孩要读书、要工作,还要养孩子……
  过多的心疼、不舍、自责、痛苦、难受,几乎快要让罗谦承受不住。他张开双臂,瞬间将她紧紧地涌入怀中,紧得就像将她融进他体内,从此不必再受任何风吹雨打,因为外资的一切又他顶着。
  而她,只能回抱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的心情稍微平静一些后,这才微微放松拥抱她的力道,却依然紧搂着她。
  “你应该要和我联络的,在我成名已有能力照顾你们的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联络?还是你曾经试着和我联络,却被人挡住了?”他低喃着问。
  她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回答,“你不知道你身边还有没有我的位置。”
  “所以你连试都没有试?”他轻轻地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低头看她,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难以置信的神情里有着责难与不满。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为了我的不告而别而怨恨我。”夏筱婕犹豫地说出另一个没有尝试的理由。“我知道当初你是带着什么心情在和我交往,结果我却背叛了你的爱,所以不管你有多怨我恨我,我都甘愿受。但是我不能让娃娃成为你报复我的工具,如果你因为恨我而故意将娃娃从我身边抢走的话,我一定会崩溃。”
  “如果你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做那种事。”他瞠目瞪着她。
  “人是会变的。”她轻扯唇瓣,眼底有些哀伤。“经过了这么多年,又经过了我的背叛,我不知道你是否依然没变,我不能冒险。”
  罗谦无言以对地看了她半晌,想骂她又舍不得,最后只能伸手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你真的很笨。”既然都预设他可能会恨她了,怎么还无怨无悔的一个人生养着娃娃?
  “我知道。”她苦笑回答。
  “那你知道我有多爱你这个笨女人吗?”
  她怔住,愣愣地看着他。
  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她的鼻尖,来到她的嘴巴上方,低低地说:“很爱很爱。”然后温柔而深情的吻她。
  她感动的伸手搂住她的脖子,一边回应着他的吻,一边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
  泪,划过脸颊,落入两人交接的唇上。
  他微微地抬起头,离开她柔软的唇瓣,吻去另一滴滑过脸颊的清泪。“别哭。”低声安慰。
  夏筱婕没办法控制自己,觉得这一切美好平顺的就像是一场梦。他丝毫不恨她,还心疼她、爱她,很爱很爱,让她就是想哭,幸福得想哭。
  将脸颊埋进他肩窝,紧紧地搂着他,她哽咽地对她说:“我爱你,跟你一样很爱很爱。”
  “我知道。”罗谦哑声回应,亲吻她的发,情不禁地将她抱紧些,这辈子再也不放手。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