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从美国回到国内,不知不觉间都已过了一个星期,夏筱婕终于有空可以重返工作岗位,进公司销假上班。
  过去一个星期,她是真的忙得不可开交,除了处理娃娃换幼儿园的事之外,她还得搬家,而罗谦去看车买车——家里没有一辆车实在不方便——以及才买他所有的私人物品。
  过去老是住在饭店的他,几乎什么都缺、什么都得采购,光是搞定这件事就耗掉她整整三天的时间,偏偏某人还一副可有可无又心不在焉的模样,叫他看自个儿的衣服,他却一直看女装,想买衣服给她,搞得她气也不是、笑也不是,简直就是哭笑不得。
  他的衣物少得可怜,虽然有不少件是名牌,但都是合作的厂商送的,自己买的全是杂牌,以穿着舒适为主,而且有些都已经穿破或起毛球了,他还在穿。
  他的物yù和享受yù仍和五年前一样低,一点都没有随着他的知名度与收入增加。这点真的很难能可贵。
  “你就这些衣服,要怎么出席那些重要场合?”她好奇地问他。
  “经纪人会帮我准备衣服。”
  原来如此。这就说明了,为何他在所有的公开场合上都是西装笔挺的,而私底下她却从未见过他穿西装,行李之中别说是西装了,连件衬衫都没有,全是皱巴巴的T恤。
  不过他也很厉害就是了,明明习惯穿着T恤,叫他改穿西装,他也能穿得自然自在,帅到破表,真有他的。
  想着爱人,夏筱婕不由自主地心花朵朵开,漾着笑意走进公司大门。
  “大家早安。”她满脸笑容,开朗地对办公室里的同事打招呼。
  办公室一片沉静,竟然没有人响应她久违的问候。
  “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她眨了眨眼,疑惑的问道。该不会是在她请假的十几天里,公司里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大事吧?
  办公室里仍然一片沉静,没有人回答她。事实上,大伙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各做各的事,连抬头看她一眼都没有。
  “美玲——”她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位同事的办公桌边,正打算开口问她发生什么事,没想到她却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就离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她觉得莫名其妙。
  “小林——”她转身看向另一个同事,对方却直接旋身和另一同事说话,当她不存在似的。
  夏筱婕再愚蠢,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自己被排挤了。但问题是为什么?
  如果是筱妤的话,一定会不爽地直截了当大声地问所有人,可惜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辩之人,只要自己行得正,问心无愧,别人要怎么非议她,基本上她可以完全置之不理的。
  所以,她不再以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直接转身走到自己的座位,放下皮包后,朝经理的办公室走去,向他报告自己的归来。
  敲敲门,在门里传出“进来”的声响后,她才扭动门把,推门而入。
  坐在办公桌后的经理抬起头来看见是她,不知为何紧蹙了下眉头,然后对她说:“把门关上,坐一下,我们谈一谈。”
  竟然连经理都有奇怪的反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筱婕皱着眉头,将办公室的门关上,走到经理所指的那张沙发椅坐下来,经理随后也坐进她对面的座位。
  “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他直接开门见山。
  “什么事?经理请说。”她面不改色,冷静以对。
  “过去半年来,你的销售成绩一直很好。以一个新进人员来说,你的表现可圈可点,非常值得其他同事学习。”经理看着她说。
  她沉默地听着,没有应声,知道重点还没说到。
  “但是最近有些关于你的谣言……”经理犹豫地停了一下,才皱眉继续往下说:“有人说你私下利用美色,和客户做了……咳,桃色交易,所以才会有那样出色的销售成绩。”
  太过震惊使夏筱婕面无血色,她几乎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桃色交易?
  他们到底把她看成什么了?一个会为了金钱出卖灵魂的女人?在他们眼中,她像那种人吗?
  “当然,以公司而言,业务只要能为公司赚钱就行了,至于用什么方法赚的,各凭本事,公司也管不着。但是妨碍风化、有损公司名誉,这就……”经理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已表达得相当明显。
  夏筱婕觉得浑身发冷,心凉透顶。
  “经理也相信那谣言?”她的声音有些空洞。会用“也”这个字,是因为刚才同事们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他们是站在哪一方。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不只一人目睹你令人非议的行为,你现在的处境是百口莫辩,你知道吗?”经理拧眉叹息道。
  目睹?百口莫辩?为什么她只觉得荒谬可笑?
  “请问谁目睹了?”她无法不追问。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无中生“人”的。
  “我不能告诉你。”
  “即使对方是故意mō黑我,也不能说?”
  “真的是抹黑吗?”经理双眼直盯着她说。“如果真是的话,为什么会不只一个人看到?”
  “三人成虎的故事,经理听过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稍微犹豫了一下,经理才说:“连我也看见了。”
  夏筱婕一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她不敢置信地问。
  “我也看见了。”经理以一脸痛失英才的可惜表情那个看着她,叹息地再说一次。
  她真的目瞪口呆,好半响才有办法说话。
  “请问经理看见什么了,可不可以请你具体地说明一下?”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想被误会得不明不白。
  经理深吸一口气,又犹豫了下,这才开口,“在你请假之前,曾经卖出去一栋好几千万的豪宅,你曾在那间房子里过夜对不对?除此之外,也有人看见你在请假这段期间,不只一次在那里出入,也在饭店看过你。”
  “原来……”她喃喃自语地摇摇头,终于明白一切误会的由来,但却也更加心冷。
  他们竟然未经查证,连和她“桃色交易”的对象有几个,或者自始自终都是同一个都没有查清楚,就这样直接定了她的罪?
  对她而言,这已经不是误会的问题,而是信不信任她的人格与为人的问题。
  这样的同事,这样的工作环境……
  如果她仍被钱追着跑,或许她会强迫自己忍耐地继续待下去,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她缓慢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经理,谢谢你过去半年来的照顾。我在这里正是向你辞职。”她态度坚决。
  经理呆了一下,急忙起身道:“我并没有要你辞职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够稍微约束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要落人口实。”
  “我知道。总之过去半年来,谢谢你。”
  朝他点了下头,夏筱婕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拿起皮包,正打算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这工作半年的地方时,公司的玻璃门却在这时“叮当叮当”的被人推开,接着绯闻男主角出现。
  办公室在场同事有一两人在看见来人时,脸上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让她明白他们大概就是所谓的目击证人。
  找到她人在何处,罗谦带着一脸帅气迷人的微笑,大步地朝她走过去,停在她面前。
  “你怎么来了?”虽然明知道周围的人全都拉长了耳朵在偷听他们俩的对话,夏筱婕还是不由自主地出声问他。
  “闲着没事,向来看看你工作时迷人的模样,顺便拜个码头,感谢大家平时对我老婆的照顾。”罗谦笑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恐怕要失望了,因为我刚刚辞职了。”没理会四周因听见“老婆”两个字而引起的sǎo动,她对他解释。
  辞职?四周sǎo动顿时又更大了些。
  “怎么啦?”罗谦闻言怔愣了下,蹙眉问她。
  “什么怎么了?我老公这么会赚钱,我干嘛还要辛苦工作?给老公养就好了啦。”她轻松的说,随即眯眼问:“还是,你不想养我?”
  “养你三辈子都没问题。”他迅速地回答。“不过——”
  “别不过了。我一直在想昨天那个名牌包,虽然一个皮包要价九万实在贵得离谱,但是它真的很漂亮,你买给我,当我的生日礼物好不好,老公?”她打断他,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说,好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男人不知为何,对当年两人交往时他从未送过她任何礼物,没请过她吃顿好料的、没带她出门来个正式的约会这类要花钱的事耿耿于怀,所以现在他拼命地想补偿她,有事没事就想买东西送给她,就想带她出门约会吃大餐,还拼命地计划何时要带她出国玩、去哪里玩之类的事,让她开心感动之余,还有些哭笑不得。
  她开玩笑地告诉他,再这样乱花钱下去。他们一家人很快就要露宿街头,靠喝西北风过活了。
  不了,他的反应却是把他所有的财产证明文件资料等全丢给她保管,令她一整个无言以对。
  但是最让她惊讶到瞠目结舌的却是,那些文件里竟然还掺杂了属于她和娃娃的部分,他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部分财产转移到她们母女俩名下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也因此,他得意地对她说,即使他把他的钱都乱花光了,他们也还有她这个有钱的老婆和女儿可以靠,所以放心啦。
  总而言之,他想把她宠坏的心意已决,所以她敢打包票,如果她真想要那个开价九万的名牌包,他肯定二话不说——
  “OK呀。除了那个皮包,你还想要什么?”
  瞧!她就知道。
  “我想想。”夏筱婕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佯装思考的模样。现在的她根本什么都不缺好吗!拥有了他的宠爱,就像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她还有什么好缺的?她真的很满足,很幸福了。
  “OK,你慢慢想,想到再告诉我。”罗谦微笑地对她说。
  叮当,叮当!
  玻璃门开了又关,送走那对浓情蜜意的夫妻,留下一堆惊异不定的人,目瞪口呆地久久回不了神。
  老婆?老公?九万块的名牌包当生日礼物?
  Oh,MyGod!
  这不会是真的吧?不是桃色交易而已吗?怎么会变成老公老婆?那个年轻帅气的豪宅主人,该不会真是夏筱婕的老公吧?有可能吗?
  不可能吧……
  但从两人十指交握的双手,眼中只有对方的温柔神情,和包围在他们周围的粉红色氛围,不管是真是假,都好让人羡慕。
  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