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未生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轰!”
  古海一声令下,高仙芝探手取出自己的金色棋子。陡然召唤出应龙,趁着应龙俯冲而下。
  “呼!”
  四周,大量云兽纷纷让开。
  下方一个山谷之处,一品堂弟子被大明王神的一根孔雀翎全部拦腰斩断,摔死成肉饼,但,却有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此刻并没有死亡。
  却是蒙泰,蒙泰不停的吞下丹药,同时爬到自己的下半身处,吞下丹药之际,居然将两个半韶新衔接了起来。
  但,终究拦腰断过了,元气大亏,此刻,蒙泰艰难的爬向林中。
  奈何,此处掉落之地,是一个光秃秃的山谷,大多都是石头,所以,没有什么遮挡物,转眼被古海看到了。
  “轰!”
  应龙俯冲而下。
  “不!”蒙泰脸色狂变。
  “轰!”
  应龙龙爪一抓,将蒙泰抓起,冲天而上,向着高空乌云之处而去。
  “放开我,放开我!”蒙泰面露焦急之色。
  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的,从来没有过的。就差一点,自己就差一点就能躲开了。
  “呼!”
  转眼,蒙泰被带到了古海面前。
  “呵,蒙舵主!”古海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古海,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一品堂土舵主,你敢伤我,你也没有好下场的!”蒙泰脸色一变道。
  “我的下场,不需要你来说,抓你来此,只是要告诉你,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从鼓动宋青书开始,我都知道,我给过宋青书机会,宋青书没有珍惜,同样,看在同僚的份上,我也给过你机会,你也没有珍惜,我不想多说了,死吧!”古海冷冷道。
  “呲吟!”
  陡然,猛将的方天画戟向着蒙泰斩去。
  刀锋所向,一股强大的杀气直冲而来。
  蒙泰脸色一变:“等等,等等!你想死全族吗?”
  “嗯?”方天画戟陡然一停。
  “九五岛,九五岛的宋甲宗与我们有约,马上就要动手,一统九五岛了,九五岛的各大宗门,顺者生,逆者死,清河宗也不能幸免,我若出事,你古家的所有人都要死!”蒙泰瞪眼吼叫道。
  “什么?”一旁陈天山脸色一变。
  古海双眼一眯:“哼!”
  “呲吟!”
  方天画戟轰然斩下。
  “不!”
  “轰!”
  蒙泰被竖劈了两半,鲜血、内脏轰然爆炸而开。
  “嘭!”
  应龙将蒙泰尸体丢了出去。
  这一刻,蒙泰再无复活的可能。
  “嘭!”蒙泰尸体落地,化为肉酱。
  四方,无数修者看向古海,都是一阵心寒。
  古海到底什么来头?和蒙泰不是同僚吗?怎么那么狠?
  不远处,看到四方修者畏惧的神情,九公子脸色也是一阵难看。
  这里可是有十万云兽啊,十万啊。那只有古海带着两个属下,十万云兽,却不敢上前?
  九公子想要上前,可群雄的战意已失,自己冲上去根本就于事无补。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舵主,现在可怎么办?”陈天山看向古海。
  “我们快结束了,结束后,马上回九五岛,通知清河宗主预防宋甲宗主和一品堂弟子阴谋!”古海冷声道。
  “啊?一品堂?那堂主……!”陈天山脸色难看道。
  “堂主应该不知道此事,是蒙泰他们私下决定,想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而九五岛,或许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让他们那么用心!”古海沉声道。
  “九五岛有什么东西?舵主为何要杀了蒙泰,刚才……!”陈天山一脸焦急。
  “蒙泰不会说的,他那眼神已经告诉了我,再听下去,就是他编的谎话了。不如不听!”古海沉声道。
  “是!”陈天山虽然不信,但此刻只能点头。
  “怜生菩萨,多谢!”古海对着不远处的怜生菩萨道。
  “希望古舵主没有怪我,以后你会明白娲后是什么人的,最少,即便是我,也是她的小辈,呵,我已经拿到我要的东西了,也要告辞离开先天残局界了,应该不久后就能再见,到时,若是有求,还请古舵主行个方便。”怜生菩萨双手合十道。
  “我能做到,定尽力而为!”古海点了点头。
  怜生菩萨点了点头。
  “对了,怜生菩萨,在下不懂,阁下和大明王神,为何可以飞行?不借助云兽?难道你们修为没有约束在先天境?”古海最后好奇道。
  “我们修为就是先天境!”怜生菩萨笑道。
  “嗯?”古海不解的看向怜生菩萨。
  要知道,先前大明王神的战斗力,可是太过凶猛了啊。
  “大明王神先前也没有用尽全力,他修为是先天境,但,和你战斗,并不是修为,而是神通,神通也是实力的一种!”怜生菩萨解释道。
  说完,怜生菩萨向着远处出口处飞去。
  “神通?”古海眉头微皱的看向陈天山。
  陈天山微微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好似听宗主提过,妖兽带有天赋神通,其它我也不知道!”
  古海点了点头。
  二十八天地纵横大阵摆开,继续等候未生人的到来。
  一个广场之上。
  大长老和病怏怏的年轻人一直看着刚才的一切。
  “娲后,娲后为何会在我们这小世界?”病怏怏的年轻人脸色难看道。
  “不清楚!不过,现在看来,必须要彻查一番!”大长老沉声道。
  病怏怏的年轻人点了点头,抬头看向高空中的云雾大阵,双眼一眯,似要出手。
  “嗡!”
  陡然,远处一座山峰之巅,虚空一阵叠荡。叠荡出一股股涟漪之后,形成一道道气làng直冲四方。
  “未生人出来了?”病怏怏的年轻人脸色一变。
  “你不要跟来!”大长老沉声道。
  说话间,大长老身形一晃,向着远处飞去。
  “咻!”
  很快,大长老飞到了那座山峰之地。
  那山峰之上,虚空叠荡之中,缓缓走出一个身影。
  那身影裹着一身长袍,只是这长袍竖着从中心一分两半,一半黑,一半白。
  黑白长袍裹着全身,帽檐更是裹住头部,能看到的只有一双手。
  可这一双手,却让四周靠近的修者一阵惊讶。
  黑半边袍的右手,干枯不已,犹如瘪瘪老者的右手。上面更浮着大量的老人斑。
  白半边袍的左手,稚嫩不已,犹如粉嫩婴儿的左手。上面光润有弹性一般稚嫩。
  黑白袍人出来,虚空涟漪消失了。
  这时,远处一个黑袍人飞来。
  “未生人,你怎么出来了?”黑袍人问道。
  黑白袍人看了看天空中云雾大阵,又看了看黑袍人:“大长老,有人找我,你为何不提醒我?”
  黑白袍人话说完,四周无数修者瞪大眼睛。因为他这一句话,却有着两个声音一般,一个稚嫩如婴,一个苍老如朽。
  一个人说话,两个极端的声音?
  “未生人?”陡然有人反应过来,惊讶道。
  “哗!”四方无数修者顿时惊讶的看过来。
  要知道,古海的千军万马摆阵,最终目的,不就是要找此人?
  高空中,古海、陈天山、高仙芝眼睛一亮。
  “舵主,真的是娲后最后的那一尾巴,提醒了未生人?”高仙芝眼睛一亮道。
  “终于找到了!”陈天山也兴奋道。
  因为找到未生人,那马上就可以回九五岛了。
  远处,黑袍人大长老沉默了一下:“你有你自己的事情,我们不便打扰!”
  “我的事情,还不需要你们来做决定!”黑白袍的未生人淡淡道。
  说话间,未生人抬头望天,看向大阵。
  大阵遮盖了内部,但,古海却有着感觉,未生人那双眼睛,已经透过大阵看到自己了。
  “以百寿蟠桃树为要挟,就为了见我?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在此界?”未生人的声音再度传来。
  老幼重叠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吓人。
  “在下一品堂水舵主,古海!此次,代堂主前来,寻找未生人前辈!”古海郑重的说道。
  “一品堂堂主?呵,她不自己来见我,还要找人代她来见我?”未生人的声音之中,好似夹着一丝落寞。
  “或许在下与前辈所理解的一品堂堂主,并非一个人!”古海深吸口气道。
  “哦?现在是谁?”未生人淡淡道。
  “龙婉清,应该是前辈口中堂主的女儿,如今,龙婉清为新的堂主!”古海郑重道。
  “女儿?龙婉清?哈,哈哈!丫头终究是嫁人了!她夫君是谁?”未生人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道。
  古海忽然一阵沉默。
  “怎么?不能说吗?”未生人沉声道。
  “不是,龙婉清让我来此找寻前辈,是想请前辈出去帮忙!让我带来这个!”古海深吸口气的取出一个小盒子。
  “呼!”
  小盒子陡然飞出,飞向了未生人。落在了未生人手中。
  “出去?不可能,未生人,你答应阁主的!”大长老顿时惊讶道。
  未生人打开盒子,却看到小盒子中,正静静的摆放着一个发钗,很朴素的发钗。平平无奇,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甚至还很毛糙。
  “这是我当年送给丫头的,她当年不是扔了吗?原来只是气我的!她还保存着?还保存着?呵呵!”未生人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惊喜一般。
  “前辈,请节哀!”古海深吸口气道。
  抓着发钗的未生人身形一顿,陡然看向古海。
  “龙婉清说,她母亲二十年前就死了,到如今,都找不到凶手,所以才要请前辈出山,帮她找到杀母凶手,帮她冤死的母亲报仇。恳请前辈出山!”古海恭敬道。
  四周所有人早已屏住了呼吸。
  未生人看着古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丫头怎么了?她怎么了?”
  “这枚发钗,应该是龙婉清收拾她母亲遗物时收拾到的,我观这小盒子保养,她母亲生前,应该非常小心的保存着着这发钗,她母亲被人害死了,而且应该死的很冤屈,以至于死后二十年了,连凶手都找不到,所以才恳请前辈出山,为其母亲找凶手,报仇!”古海再度说道。
  “丫头被人害死了?”未生人忽然身形一阵摇晃,好似要跌倒一般。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