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胡霏霏的人生向来简单到如同一张白纸。
  她从小生长在台湾南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纯朴气息,父母在南部开了一家小水果行,每天从早忙到晚,所以便把她交给外婆来照顾。
  邻居家有个比她大了整整六岁的男孩,叫徐泽铭。
  人长得帅,在校成绩又好,小时候的她除了听外婆讲故事,就是追在泽铭大哥的屁股后面玩男孩子们喜欢的枪战游戏。
  久而久之,他就成了她理想中的男朋友典范。
  直到高中毕业,他终于忍受不了酗酒的父亲,也厌烦了整天流连在中的母亲,决定北上求学。
  虽然自此两人分隔两地,但她喜欢泽铭大哥,梦想有一天可以做他的女朋友,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她北上找他,鼓起勇气向他表白。
  让她意外的是,一直被她视为白马王子的泽铭大哥居然答应跟她交往,从此之后,她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外婆说,女人的幸福是建立在男人的温柔和体贴之上的。
  泽铭大哥外表帅气,在校成绩又优异,在两人交往的过程中,虽然做不到小说中最佳男主角那种程度,但也会适时给予她làng漫和幻想。
  大学毕业、服完役,他又顺利考进一家中型企业,一路从基层职员升到副总,据说十分受到老板器重。
  为了给心爱的男友一个大大的惊喜,今天她瞒着他偷偷来到他所任职的大宇企业。
  可当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男友的办公室时,看到的却是一个美艳的女人正坐在男友的怀中!两人的亲密程度绝对比三流色情片中的桥段更加精彩。
  “你是什么人,居然随便乱闯进别人的办公室?”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高丽丽不客气的瞪着呆滞在办公室门口的胡霏霏。
  下一秒又按下内线,“吴秘书,你是又躲到茶水间去mō鱼啦?什么事?有人闯进来副总办公室都不知道,还不叫警卫把人给我赶出去,否则,我叫我爸开除你!”
  终于从震惊中回神的胡霏霏,难以接受的瞪着门内的两个人。
  “你……你才又是什么人,他是我的男朋友好不好!”语带哽咽的胡霏霏已经处于濒临崩溃的状态。“徐泽铭,你快告诉她,我是你的什么人……”
  她冲了进去,想看清楚那个有着熟悉面孔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她交往多年的男友。
  为什么曾经信誓旦旦说要娶她为妻的男人,如今怀中却拥着别的女人?
  “霏霏,你怎么来了?”
  徐泽铭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欣喜,片刻的惊讶之后,他马上紧张的看了怀中的女人一眼,又强作镇定。
  “你要来台北,应该先打通电话给我吧,看在大家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我会派人去车站接你的。”
  “从小一起长大?”胡霏霏的双眼瞪得如同铜铃。“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吗?你还说等你事业成功,就会娶我为妻的……”
  “泽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丽丽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你在南部有女朋友了?”
  “不是的,丽丽,你听我说……”徐泽铭紧张又无措的解释,“这个丫头是我以前的邻居,小时候就口口声声说喜欢我,还说长大后要嫁给我做老婆,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而且自从我来台北读书,就没有再跟她联络过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公司的地址的,丽丽,你要相信我,从始至终,我爱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狗血剧情中的经典对白就从他口中一连串地吐了出来。
  胡霏霏不敢相信,她的男友、她以为的老公人选,居然劈腿了,而且睁眼说瞎话的把她说得如此不堪,不但完全否定了他们四年来的感情,还对着第三者剖心表白。
  她失神间,秘书和警卫赶到,一人一边扯着她的手臂,“小姐,这是私人企业,未经许可擅闯,请你出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泽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高丽丽也不依不饶。
  “丽丽,你不要生气,我和那个女人真的很不熟,我猜她可能得知我现在混得不错,所以想从我身上捞点油水……警卫,还楞着干什么,把她扔出去,不要再让她踏进这栋大楼一步……”
  “徐泽铭,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们两个混蛋放开我……”
  一路被人扯着手臂向外走的胡霏霏连声喊叫,一票办公人员纷纷好奇的将目光投向她。
  电梯门此时敞开,鱼贯而出几位高大威猛的男子,其中为首的男人,年纪约莫二十六、七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不容小觑的危险气息。
  身后几个随扈模样的男子,个个脸上所流露出来的,也是让人心惊的凌厉和霸气。
  如小泼猫一样挣扎着的胡霏霏终于甩开钳制,身体本能的向前一个踉跄,直直摔进刚走出电梯的男人怀中。
  “贵公司都是用这种方式来欢迎客人的吗?”磁性迷人的嗓音低沉扬起,带着一股天生的权威,他大手微微一撑,将险些摔倒的胡霏霏扶稳,眼光带着挑剔的看着面前长着几颗小雀斑的女孩。“小姐,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就算你想勾引我,至少也换些新鲜的招数……”
  本就一肚子怒火的胡霏霏被他轻蔑的口吻气得浑身发抖,回头又看到“前”男友露出一副巴不得她赶快滚蛋的神情。
  委屈和愤怒同时涌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天底下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徐泽铭,给我听清楚,现在是我胡霏霏甩你,我们之间GameOver了!”她吼着的同时,双手奋力将眼前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推至一边,“滚开啦!碍眼的家伙!”
  越过层层人群,她再也承受不起这种尴尬的场面,绝望的离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台北的夜生活,对于有钱人来说,向来都是极具诱惑的。
  夜晚的蓝调酒吧,在灯光和音乐的营造下,显得奢靡诱人,工作之余,这类娱乐场所自然成了缓解压力的管道之一。
  某个角落处,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昏暗的灯光下,还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他拥有一张五官深刻的俊美面孔。
  丝制的黑色衬衫,领口处敞开大半,露出挺拔的脖颈,衬着他性感坚毅的下颔。
  他优雅的执着一只盛满棕褐色液体的玻璃酒杯,深邃的黑眸,正眨也不眨的望着吧台。
  他注意那个女孩很久了,并不是她长得有多性感漂亮,也不是因为她的身材魔鬼诱人,而是她脸上可爱的小雀斑,让他想起白天那精彩的一幕。
  从她的穿著以及言行举止来看,这种场合她似乎是第一次接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举止生疏,连最起码的规矩也不懂。
  酒保调了一杯血腥玛丽给她,她闻也不闻,抓过杯子便一口饮尽,下一秒,她开始剧烈的咳嗽,样子狼狈不堪。
  酒保劝了几句,她却挥着手臂,露出执拗的表情大声说着什么,酒保状似无奈,又调了一杯酒摆到她面前。
  她再次夺过杯子,豪饮入腹,预想中的咳嗽声再度传入耳内,让人不忍。
  他在欣赏一会之后,缓缓的收回视线,轻啜着杯中液体,一派优雅自若,彷佛那一幕对他来说,不过是众多娱乐节目中的一项。
  低头把玩着放在桌上的手机,上网查询了一些重要讯息,一个妖艳女子走过来,向他恣意展露着妖娆的身材以及傲人的美貌。
  “先生,有没有兴趣请我喝一杯?”
  他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像挑剔艺术品一样上下打量着对方,“你的条件似乎不足以勾起我的兴趣。”
  温柔的笑颜顿时变得难看无比,女子唇内吐出咒骂的言语,又恨恨瞪了他一眼,扭腰摆臀的转身去寻找下一个凯子。
  男人冷笑,却并未多言,低头继续查看着手机中的讯息。
  直到最后一口酒入腹,他才慢慢起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你……你不要误会哦……我才没有喝霸王酒哩,我有钱,很多很多的钱……嗝……”她没气质的打了一个酒嗝,整张小脸涨得通红,“等我一下……我……嗝……我找给你看……”
  吧台处,胡霏霏抓过手提包开始翻找,可翻了好半天还是没找到她要的东西。
  “哗啦哗啦—”
  一阵凌乱的声响过后,她将包包里所有的东西全倒出来,一堆杂物和一只平价手机不小心从桌上滚落到地上,刚好被一只黑色皮鞋踩到,发出一道清脆的断裂声。
  时间彷佛在这一刻停止了,霍郢辰微微停下脚步。
  垂眸敛眉,用一种近乎排斥的目光打量着脚底下被他踩得稀巴烂的手机,好像不满这只突然出现在脚下的电话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完全没有愧疚感,反而是一脸的不耐烦。
  抬起擦得光亮的皮鞋,不理会他人惊诧的目光,他将那只报销的手机踢向一边,顿时,地上出现一堆残骸。
  刚要弯身去捡手机的胡霏霏傻傻的抬起头,顺着对方笔直修长的腿慢慢向上看,直到那张得天独厚的俊容一览无遗的展现在面前。
  鹰隼般锐利的黑眸带着些许讽刺地盯着她,形状优美的唇瓣也露出似有似无的冷冷浅笑,“你挡到我的路了。”声音低沉而迷人,尽管出口的是冷漠无情的话语。
  “哎!你踩坏了我的手机耶!”
  她半蹲在那堆手机残骸前,双手捧起散碎的零件,双眼略带指控的瞪着眼前倨傲高大的男人,彷佛在等待他的解释。
  “是那垃圾自己溜到我的脚下,没责怪你防碍我走路,是我对你的仁慈,不要不识好歹,现在,麻烦你让开。”
  “有没有搞错啊,世上怎么有你这么不讲理的家伙,明明是你踩坏了我的手机……嗝!”
  还想继续发表愤怒,可体内的酒精却选在此时发酵,胃里一酸,她顿时难过得要命。
  “小姐,你的酒钱……”一边的服务生为难的看着掏了许久,仍是掏不出半毛钱的胡霏霏。
  “都说了不会赖你们的帐……”
  双颊涨得通红,她又在散落在地上的凌乱物品中寻找钱包的踪迹。
  “奇怪,我的钱包明明就放在包包里的……”正碎碎念着,一张钞票从她的头顶飘下来。
  她茫然的向上看,就见那个踩坏她手机的男人正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盯着她,修长的指间滑落几张千元大钞。
  “就当赔偿你的手机,去付你的酒帐吧。”说着,他越过她身边,步履优雅的向外面走去。
  这种被羞辱、被无情对待的感觉,勾起胡霏霏心底最深的痛楚。
  她踉跄的站起身,步伐有些不稳,可能是灯光和酒精的作用,他的影像居然跟那个负心汉徐泽铭重迭到一起。
  愤怒和委屈同时涌上心头,她几乎使尽全力的向前扑过去,一把扯住男人的手臂。
  “负心汉!你这个该死的负心汉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究竟有哪里做得不好,苦苦喜欢了你整整四年,结果你却给我劈腿,还在对方面前羞辱我,你对得起我吗?”
  也不理会旁人惊异的目光,以及被她扯着手臂不放的男人愤怒的表情,她兀自沉浸在悲痛之中。
  拉拉杂杂又说了一大串,全是控诉着负心汉的种种罪行。
  直到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霍郢辰终于受不了的一把甩开死死抓着他不放的小女人。
  “喂,够了!”低沉粗暴的吼声夹带着令人畏惧的严厉,“你再得寸进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还吼我?”她委屈的扁着颤抖的嘴唇,一脸的泫然yù泣,顿时换来众人的无数同情。“你以前从来不吼我的,她到底有哪里好?为什么你要喜欢她,不再喜欢我……”
  “神经病!”霍郢辰不耐烦的低斥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
  胡霏霏醉得胡里胡涂,此刻已将他当成伤她至深的徐泽铭。
  眼看着他走出门口,生怕他在眼前再度消失,她姿态狼狈的追出去,死死抓着他的衣角。
  “不准走,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这样……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坏女人到底有哪里好……”
  “放手!”
  “不放!”
  “我说放手!”
  “我就不放!”
  霍郢辰被她闹得失去所有的耐性,转身一甩,身材娇小、又在酒精的催化下变得毫无招架之力的胡霏霏便被他甩落在地,摔得狼狈至极。
  瞬间,霍郢辰的内心深处闪过一丝的内疚。虽然他只用了三分力,可对方毕竟是个女人又喝醉了。
  “你这个王八蛋,可恶的小人大臭虫,你丧尽天良、没有品德,你就是外婆口中的陈世美,早晚会死在铡刀之下……”
  伸手想搀扶她的霍郢辰被这番话逗得噗哧一笑,停下动作,研究起像只小泼猫一样坐在冰冷的地上的胡霏霏。
  夜晚的星空明亮耀眼,四周的霓虹灯也闪着眩目的光芒。
  她纯真漆黑的眼珠在此刻也亮得诱人,只不过外形却差强人意,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值得男人去欣赏。
  他无奈的再度伸出大手拉起她,她才刚站起身,一阵呕吐声便随之到来……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霍郢辰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随便产生同情心。
  要不是看在她喝得烂醉,又惨遭男友抛弃的份上,他死也不会把这只麻烦精带回家。
  这欠扁的小丫头发起酒疯真让人头痛,不但吐得他身上到处都是秽物,还在马路上又哭又喊,活像个疯婆子。
  迫不得已把她带回他位于市中心的豪华寓所,干干净净的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就看到那个被他丢在地板上的小可怜居然抱着酒瓶狂饮。
  “喂,你知不知道乱动别人家里的东西是犯法的行为?”他上前一把夺过酒瓶,不过为时已晚。
  这瓶上好红酒是他珍藏多年的宝贝,前阵子朋友来访,只喝了一半,另一半他还舍不得喝,却被这小东西豪迈的làng费个精光。
  再看那个欠扁的小丫头,此刻的脸蛋红得就像煮熟的虾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把我的酒还给我……”胡霏霏追着他讨酒。
  他气不打一处来的挥开她伸过来的柔嫩小手,脸色难看到极点,“你的酒?你浑身上下一片穷酸气,买得起这么昂贵的红酒吗……”
  还想再教训她的霍郢辰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也跟她一样的幼稚愚蠢了,他居然跟个烂醉中的可恶女人讲道理。
  两人拉扯之际,霍郢辰身上的浴袍被她扯开,顿时露出大片光滑健美的上半身。
  胡霏霏一双迷乱黑眸死死盯着眼前诱人的光景。
  年轻俊美的五官是如此得天独厚,漆黑短发的发梢处不断滴着晶莹的水珠,小麦色的健康肌肤透射着诱惑的光芒。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祟还是渴望有人抚慰她受伤的心灵,竟让她萌生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尤其眼前的男人俊美得如同魔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她知道自己醉了,但心底却澄清如镜。
  付出四年的感情,换来的又是什么?
  闭上眼,泪水泛滥。
  就这么放纵一次,又如何?
  她突然毫无预警的抱住他,脸上不顾一切的神情让霍郢辰皱起眉头。
  “你要干什么?”
  “既然他可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为什么不能去找别的男人……”赌气似的说完,她主动迎向那双性感的薄唇……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