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胡霏霏目前居住的地方是一栋位于半山腰的豪华别墅。
  从她搬来直到现在,已经整整四个月了,小腹渐渐隆起,身材也被调养得逐渐丰腴起来。
  可是那个把她接到这里的男人……呃,他的名字大概叫做霍郢辰吧。
  两人之间见面的次数,用五根手指都数得出来。
  忍不住回想起当初在医院里的情形,那个男人似乎对她要堕胎这件事十分震怒。
  凶巴巴的瞪了她好久,最后,他冷声道:“这个孩子,你生下来吧。”
  见她诧异,他又道:“我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事,现在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身为孩子的父亲,我不会坐视不管。”他摆出一副漠然的公事化面孔,“我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条件你可以随便开,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
  那岂不是和小说中写的一模一样?
  胡霏霏做梦也没想到,这种烂到爆的故事情节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她才二十岁,都还是一个孩子,哪有能力去生养孩子。
  霍郢辰看出她面露犹豫,进一步又道:“你老家在台南,父母经营着规模不大的水果行,两个叔叔都定居在上海。你这次来台北是要和相交四年的男友相聚,却没想到那个叫徐泽铭的男人,居然劈腿和公司老总的独生女高丽丽在一起了。”
  他一口气道出自己用最快时间派人查探来的调查报告,惊得胡霏霏瞪圆瞳眸。
  显然这个小傻瓜对于自己的男友为什么会背叛,以及那个第三者的来历并不知晓。
  胡霏霏当然惊讶,不仅仅是前男友为前途抛弃她,更让她意外的是,眼前这个称不上认识的男人,怎么能对她的家庭背景了解得如此清楚。
  霍郢辰是个生意人,做事效率奇快无比,而且绝对有其目的。
  他之所以突然下了这个决定,是因为胡霏霏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对他来讲十分重要。
  “当初你坚持与徐泽铭交往,曾遭来家里的反对,现在你被他抛弃,所以无颜回去见父母,留在台北,是你目前唯一的选择。”
  “胡霏霏,”他一字不差地唤出她的名字,并摆出谈判的面孔。“你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首先,你的银行账户已经快要出现赤字。其次,我随时可以让你现在工作的那家杂志社倒闭,并让你找不到其它工作。第三,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合拿掉小孩,除非你想以后一身是病。”说完,他挺高下吧,睨着病床上的她。
  “而我现在可以提供你一条出路,那就是为我生下孩子,我会提供住的地方给你,并找专业级的医护人员来照顾你,等你生下孩子,我还会汇八百万到你的银行户头里,到时候我们再一拍两散,从此各不相干……”
  当一连串的打击与诱惑同时从那个男人的口中吐出,她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就被他从医院带到这栋豪华别墅。
  好吧!她承认她只能做鸵鸟,她才二十岁,莫名其妙怀了一夜情对象的孩子,这样的她,该如何向父母交代?
  还好霍郢辰虽然为人冷漠,却并不吝啬,自从她被接到别墅,便受到了最好的照顾和款待。
  对于几乎快身无分文又不敢面对家人的她,也只能妥协了。
  现在她日常生活起居都有专人伺候,杂志社的工作也被那个男人以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理由辞掉了。
  而因为怕留在台北太久不回去,父母会起疑心,所以她编了个借口,骗父母徐泽铭帮她找到份稳定的工作,让她决定留在台北打拼,不过由于工作还不上手,最近可能都不会回家。
  好在父母心思单纯,只在电话里吩咐她要保重身体就没再多问。
  初到这栋别墅,她就被这里奢侈的装修和昂贵的家具所震摄。
  别墅一共有三层,一楼是客厅,二楼是卧室,三楼是游戏室。
  后花园种植着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还有一个超大型的室外游泳池。
  她从小生长在南部,家里的条件虽然算得上小康,但和这种有钱人家相比,绝对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原以为这栋豪华别墅就是霍郢辰的家。
  可是她住进来已经四个多月了,出了一开始曾经看到他偶尔出现,之后她便没再看过他。
  而且除了几个固定打扫的佣人、不苟言笑的管家忠伯,以及霍郢辰专门派来负责照顾她的看护冷珊珊,她没在这栋大宅子内看到任何霍郢辰的亲人。难道那家伙是个孤儿?
  今天天气晴朗,胡霏霏在冷珊珊的陪同下,在后花园里晒了一个上午的太阳,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的她,小腹越来越圆滚。
  “霏霏,你肚子里的宝宝,一定是个小帅哥。”这句话几乎成了冷珊珊每天都要说上一次的口头禅。
  她将胡霏霏扶到藤椅上坐下,又拿来新鲜的水果和饮料,“女人怀孕期间,一定要多吃水果,这样生出的宝宝皮肤才会白泡泡幼咪咪。”
  胡霏霏被她逗笑,“男孩子的皮肤如果白泡泡幼咪咪,将来会不会很娘?”
  “不会的啦,你看霍先生,皮肤光滑又细腻,而且生的那么俊俏迷人,但他依然很有男人味啊。”每次提起霍郢辰,冷珊珊的脸上都会流露出崇拜的光芒。“真想快点看到你肚子里的宝宝,如果是霍先生的缩小版,一定会超可爱超漂亮的。”
  她是领有证照的专业看护,对照顾孕妇很有经验,两人年纪相仿,相处久了,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姊妹。
  对于胡霏霏和霍郢辰之间的乌龙事件,她也多少知道一些,但她并不多嘴,不该说的,从不多说半句。
  只是言谈之间难免不经意流露出对霍郢辰的埋怨。好歹霏霏也是他孩子的母亲,而那个男人狠心的把她丢在这偌大的别墅不闻不问,一扔就是几个月。
  反倒是胡霏霏不以为然。
  她与霍郢辰之间,本就是两条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
  就连肚子里的种,也是一场意外之下的产物。
  冷珊珊为人活泼可爱,做事又十分勤快,见胡霏霏的饮料喝得差不多,急忙跑回厨房去准备甜品。
  “不是说都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吗,怎么人还是瘦瘦小小,一副营养不良的鬼样子?”
  正在发呆中的胡霏霏被这道陌生的男声惊得回神。
  猛一抬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色中山装的七旬老人出现在面前,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根拐杖,两鬓斑白,布满皱纹的面孔不怒而威。
  他步履生风,眼神凌厉,眉宇之间散发着不容反抗的王者之势,只不过目光却带着浓浓的挑剔。
  他走到她面前,像上菜市场卖猪肉一样,上下打量着身材依旧不够丰腴的胡霏霏。
  “瘦成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健康?真不知道那个浑小子在搞什么,连你这种竹竿女都有胃口,眼光还真是一次比一次更差。”
  “喂,你说谁是竹竿女?”
  胡霏霏显然是被激怒了。
  她不否认自己瘦,但横看竖看,跟竹竿根本画不上等号好不好!
  “呵!小东西胆子还满大的,居然敢跳起脚来跟我叫嚣。”
  “你这老头的胆子才大,居然敢私闯民宅。”
  “私闯?”霍正东冷冷一笑,一副不把她放在眼中的样子,“你这小东西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才不是东西……”
  吼至一半,又觉得事有蹊跷,眼看着对方因为她的后知后觉而露出更加嘲弄的浅笑,胡霏霏双手擦在腰间,倔傲的扬起下巴,不驯的瞪着他。
  这老头像幽灵一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别墅的后花园,又知道她怀孕六个多月,他到底是谁?
  “你这小东西的性子还真有意思。”霍正东露出玩味的浅笑,“好好养胎吧,我会再来的。”说完,也不理会胡霏霏难看的小脸,转身顺着原路走了。
  “喂,不要叫我小东西,喂……你哪位啊,喂……你私闯民宅,我还没报警咧!”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上午家里来了一个怪老头,说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话就消失闪人,想问忠伯那人是谁,忠伯却摆出谢绝打听的模样,理也不理她,转身便走了。
  到了晚上,已经消失N个世纪的霍郢辰居然现身在别墅中了。
  他一脸的风尘仆仆,手中还拎着一只小型的行李箱,身上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长风衣。
  他才刚踏进家门,便迎来忠伯恭敬的唤声,“少爷,您回来了。”
  霍郢辰脸色奇冷无比,面对管家的招呼,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之后,他遣退客厅内正在打扫的佣人,又命忠伯将他的行李拿到房间。
  吩咐完之后,才将注意力移到被他忽略很久的胡霏霏身上。
  “你虽然怀了我的骨肉,但这栋房子我只是借给你住,你要记住,你并不是这里的女主人,所以拜托你下次不要随便将一些陌生人放进来。”
  没头没脑的一顿训斥,搞得胡霏霏不知所措,只睁着一双无辜的眼望着面色凌厉的男人。
  想说什么,脑海中突然想到那个叫她竹竿女的老头。莫非霍郢辰口中的陌生人指的是白天突然出现的那个怪老头?
  她刚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却看到他俊脸上的厌恶之色。
  仿佛在他的眼中她就是个厚颜无耻的女人,住了人家的房子不知感激,还得寸进尺的把自己当成房子的女主人。
  的确,她现在寄人篱下,食衣住行都要仰仗他,而自己之所以能得到这种优厚待遇,仅因为她的肚子里,有了这高贵男人的种。
  一股悲伤油然而生,再多的辩解又能解决什么,她的立场不就是这么可悲吗?
  “对不起,我知道了。”她垂下脑袋,就像个被家长训斥的孩子。
  道过歉之后,她离开客厅,圆滚滚的身子在爬上楼梯的时候,显得分外吃力。
  看似单薄的背影,也给人一种可怜的无助感。
  看着看着,一时间,霍郢辰xiōng口竟有些堵塞。这种感觉怪怪的。
  “霍先生,你不觉得刚刚的指责有点过分吗?”冷珊珊突然端着一盘水果出现。“胡小姐她并没有放任何陌生人进来,是那个老头自己闯进来的,而且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霍郢辰冷冷的看着她,表情中没有太多的波动。
  “虽然我只是你请来照顾她的看护,但作为一个医护人员,我还是要提出一些良心上的建议,一般女人在怀孕的时候心理上都比较脆弱,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你知道吗,她怀孕初期时,每天都要吐上很多次,晚上睡得不安稳,食yù也极差,现在都怀孕六个多月了,可是身子骨还是那么瘦,整天困在这个大房子里,除了我之外,连个亲朋好友都没有,身为准爸爸的你,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究竟有没有做到一个尽父亲的责任?”
  她仔细观察着霍郢辰的面部表情,依旧是冷酷淡漠,一副事不关己的绝情模样。
  冷珊珊彻底对这个男人失望了,也同情着胡霏霏悲惨的遭遇。就算他只要孩子,难道不能在霏霏怀孕的期间给她一点关爱吗?
  又报告了些胡霏霏的情形,眼见他的脸色依旧没半点变化,冷珊珊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厨房,把切好的水果放进冰箱,她相信,胡霏霏应该没那个心情吃饭后水果了。
  当偌大的客厅内只剩下霍郢辰一个人时,他略显疲惫的将修长的身子埋进柔软的沙发内。
  脑中不断响起冷珊珊说的那些话。
  经常性呕吐,食yù不振,情绪低落,半夜总睡不着觉,还会被噩梦惊醒……眉心不由自主的微微蹙起。那略显臃肿的身子虽然跟处见时相比的确丰腴不少,但对于一个孕妇来说,她的身子骨确实单薄了些。
  不,他不应该关心这些的,那女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而她肚子里的小孩,也无非就是两人一夜情之下的产物。
  当初他之所以决定留下孩子,只不过是想跟死老头做笔交易而已。
  他是个工作狂,长时间将精力投注在工作中,自从把胡霏霏接到这栋别墅不久,他便飞往欧洲各国,去巡视旗下产业。
  他死也不想承认,在国外的日子里,脑海中居然会不时的浮现她的面孔。
  她醉酒时疯狂的模样,她跑到他公司向他摊牌的模样,她无助的躺在病床上的模样。
  如果不是死老头突然致电给他,他也不会骤然回国。
  她怀孕已经六个多月了吗?
  想到面对他的怒气时,那张布满委屈的小脸还有那双漆黑大眼内,闪烁的明显是寄人篱下的畏惧光芒……她在怕他!莫非她在担心他会把她赶走,让她无家可归?
  这项认知,不知为何竟会令他心生不悦。
  当他带着莫名的心情来到胡霏霏的房间时,听到卫浴间里传来痛苦的呕吐声。
  他心下一惊,急忙打开卫浴间的门,就看到那行动不便的身子正狼狈的趴在马桶上,吐的小脸通红,眼泪直流。
  他跑到她身后,大手拍抚着她的后背眼中终于流露出紧张的神情。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吐得那么厉害?害喜这种情况不都是发生在怀孕初期吗?”
  好吧,他承认,虽然人在国外,可他就是不由自主的上网搜查了孕妇到生产的全部过程。
  吐的一塌糊涂的胡霏霏可怜兮兮的回头,看到的就是霍郢辰一脸担忧的模样,以及他眼中流露出来的那抹心疼。
  那一刻,她的xiōng口居然不受控制的悸动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胡霏霏,你竟然敢背着我偷吃那见鬼的东西?”
  霍郢辰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胡霏霏一个人躲在厨房里偷偷的吃冰淇淋,那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看了就很想揍人。
  这该死的小东西,居然一点常识都没有,经常趁着看护不注意的时候乱吃零食,怪不得正餐吃不了多少,人本来就瘦瘦的了,还挑嘴挑得厉害。
  上次就是因为偷吃了过多的冰淇淋,结果凉到胃,上吐下泻,搞得他一颗心七上八下,最后还叫来救护车。
  当时那场面霍郢辰真是再也不愿回想,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反应过度了。
  可他也是从那时起,便不由自主的开始注意她的状况,最后甚至像个管家婆似的管起她的衣食住行等所有大小事。
  见鬼!他根本不在乎真女人的死活,他只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虽然这个意念已经被他无数次的灌输到脑海中,可当他看到胡霏霏消瘦的小脸,在他的耳提面命之下慢慢变得圆润起来,他居然会感到很舒心、
  被他的吼声吓了好大一跳的胡霏霏顿时转过身,迅速将罪证藏到身后,并干笑一声。
  “我只是看着解馋,并没有吃到肚子里。”
  “没有吃到肚子里?”他眯眼看她,声音冷冷的质疑。
  “呃……其实,只有舔到一小口啦。”被他凶恶的一瞪,她吓得吐吐可爱的小舌。
  “只舔一小口?”
  他继续瞪着她,并不客气的将她努力藏到身后的罪证夺了过来,是一盒香草冰淇淋,看情形已经被她消灭掉一半多了。
  “这就是你口中的一小口?”冷哼一声,他不客气的将冰淇淋丢进垃圾桶中。
  胡霏霏的视线顺着抛物线的弧度转了一圈,直到冰淇淋寿终正寝,她才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
  “你、你暴殄天物。”她当然不敢大声抱怨,但小声低咒还是有胆子的。
  “你还敢说,警告过你多少次了,不准你再吃这种冰凉的东西,上次的教训现在就忘掉了吗?”他紧绷着俊脸,“哪个不要命的敢再买冰激凌往冰箱里放……”说着,高大的身子就要冲到外面去骂人。
  胡霏霏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一双大眼眨啊眨的,小脸上还绽满无辜。
  “不要责怪别人啦,是、是我上次陪珊珊去超市购物,偷偷买回来藏到冰箱里的。”
  多日来的相处,她已经知道他的脾气很坏,而且还铁面无私,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偷吃而连累他人。
  扭身,他俯瞪着她怯怯的小脸。“这么说来,你是在公开挑战我的权威了?”
  “我、我才没有。”她小声嗫嚅。
  “噢?”他冷哼一声,“那是哪个笨蛋亲口答应过我,以后不再随便乱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如果你不喜欢王妈做的饭菜可以告诉我,我会亲自回来做给你吃。”
  霍郢辰觉得自己真的是吃错药,一个堂堂七尺大男人,被全公司职员敬若天神,连那些商场巨头看到他,都要赏几分颜色给他,偏偏为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女人,亲自下厨学做菜。
  仅仅因为有一天他心血来潮,上网查了下孕妇饮食,结果回来后亲自给她煲了一锅美味鱼汤。
  没想到一向吃不多的她却吃的津津有味,整整一锅汤都喝个精光。
  那一刻,他不否认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大好。
  从那以后,只要有空,他都会为她亲自下厨,迎合她的口味做出不同的饭菜,只为看她吃的开心。
  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整整两个月下来,他已经从商场强人转变成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新好男人。
  “可是你这整个星期都在公司上班,想见你一面都难,哪还有时间做菜给我吃。”她忍不住小声抱怨,实在是胃被他给养刁了,几天吃不到,嘴就馋的不得了。
  殊不知她扭捏的小模样,看在霍郢辰的眼里,倒成了小女友在向男友撒娇抱怨。
  他向来清闲寡yù,对感情之事不堪热衷,可不知为何,这小女人在他面前流露出小女儿般的娇态,竟会让他的心情大好。
  “原来你是在抱怨我最近都不早早回来陪你啊!”
  满意的看到她粉嫩的小脸上绽出一抹难言的娇羞。
  “我、我才没有……”她其实有种被人看穿心事的困窘,可嘴上还是努力的为自己辩解着。“你不要误会哦,我只是觉得你这家伙虽然脾气又臭又硬,做人也不怎么成功,而且没事就喜欢骂人训人,但、但厨艺还是不错的……咦?好香的味道……”
  正数落着他的不是,就见他弯身拿起一只保温桶,打开桶盖,散发出香香浓浓的味道。
  “你这小没良心的。”他抬起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口气中流露出淡淡的宠溺,“亏我还为你专门去向人讨教煲汤的秘诀,不要再流口水了,还不乖乖给我坐好,明知道自己挺着大肚子,就不要老站着,还要跟你说多少次,你这笨蛋才有孕妇的自知之明?”口中虽骂着,脸上却挂着难得的微笑。
  胡霏霏立刻像只小哈巴狗似的做到椅子上,看着他拿出汤勺,小心的将煲汤盛到碗里,光是那香喷喷的味道就已经让她馋的口水直流。
  将碗递到她面前,看她喝得津津有味,霍郢辰内心被慢慢的幸福感所包围。
  这小东西两颊因为营养充足,变得肥嘟嘟的,皮肤滑润粉嫩,看起来格外诱人,几滴汤汁残留在她的唇角,显出几分调皮。
  忍不住伸出食指,轻轻的往她的唇边一扫,出奇温柔的动作,同时震撼了两个人的心。
  多日来的相处,彼此间已形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虽然两个人是因为这突来的小生命而被迫绑在一起,但在胡霏霏单纯的心里,已经对霍郢辰产生一股难言的依赖。
  两人如同夫妻般共处一个屋檐下,虽然分房而睡,但这段时间以来,他对她的关心已经远远超出了单纯的交易关系。
  而她更是惊慌的发现,看不到他时,会满心的期待;看到他时,又会生起莫名的紧张感。
  她……难道再次恋爱了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