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各项检查显示,胎儿目前的情况十分健康,预产期预估是在下个月的十八号……”医院里,医生宣布刚刚出炉的检查结果。
  霍郢辰的一双眼死死盯着电脑荧幕。
  一个小小的婴儿,四肢已经十分健全,不过细弱的手臂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断掉一样,小小的脸蛋现在还看不出具体的轮廓,他乖巧的缩在母亲的子宫里,显得文弱又安静。
  他的孩子……那个小东西就是他的孩子吗?
  即使谈成上亿的生意,霍郢辰也从未曾有过此时这般激动的心情。
  为人父的感觉……好难形容。
  可是现在,那小家伙真实的出现在面前,小手小脚不时的微微颤动,显示出他强大的生命迹象。
  “霏霏,如果有不舒服的感觉,你一定要马上告诉医生知道吗?”
  总担心这个小笨蛋不会照顾自己,他每天在她耳边耳提面命个没完,就连他都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
  原本打算对这对母子漠视到底的,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存在竟慢慢开始吸引着他的视线。
  就像此刻,原本只要由看护陪着她来医院做产检就好,偏偏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了,居然会扔下一堆公事不管,像个傻瓜一样坚持陪她来到医院。
  医生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男的高大英俊,女的娇小可爱,从男子呵护妻子的紧张程度不难看出,两人非常恩爱。
  “太太,看得出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很好哦。”
  “呃……”胡霏霏的心猛然一跳。
  夫妻感情?
  她本能的望向霍郢辰,他的俊脸也因为这句话微微一僵。
  但很快的,他便在医生的注视下握住她的小手,并淡然一笑,“如果不好好宠她,她不替我生儿子怎么办?”
  医生被他的幽默感逗笑了,就连胡霏霏也是心中一暖,大大的眼紧紧追随着他的目光。
  从医院出来后,他还是牵着她的小手,两人就像一对甜蜜的小夫妻。
  虽然知道他在乎的不过是她肚子里的宝宝,可当手被他握在掌中时,一股幸福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溜了出来。
  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她被王子殿下专宠着,生活幸福而美满。
  直到某个不该出现的人蓦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从美梦中回到现实。
  高级餐厅里,点完餐的霍郢辰去了洗手间,正左右打量餐厅装潢的胡霏霏忽然听到一声娇呼,接着,一股浓浓的香水味袭来,呛得她反胃。
  一张美艳脸孔伴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进耳内,她抬头,看到前男友徐泽铭,以及他臂弯内挽着的那个高家大小姐。
  这样的画面组合已不足以令她伤心难过,相反的,她很庆幸能够早日认清他的真面目,如果不是今日意外相遇,她早不知道将这号人物给遗忘到哪个角落了。
  只不过某人似乎并不想就此罢休,在这种高级场所看到已经身怀六甲的情敌,高丽丽醋劲大发,誓言要眼前的女人难堪到底。
  就连徐泽铭也有些不敢相信,才短短几个月未见,前女友已经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男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明明是自己丢弃不要的东西,如果再被被人捡去珍惜,心里就是不爽快。
  想当年他和胡霏霏交往时,她外婆整天灌输她女人要守身如玉,害他连想跨雷池一步都难如登天。
  没想到这女人才刚被甩就和别的男人勾搭上,如今连孩子都有了。
  高丽丽刁蛮任性,也不顾自己的形象,当着全餐厅的面就指责起胡霏霏对她的亲亲男友心怀不轨。
  “我没有!”胡霏霏气得浑身发抖,直想把桌子上的开水泼向她尖酸刻薄的脸。
  当霍郢辰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他孩子的母亲可怜兮兮的被两个欠扁的家伙同时围攻。
  认出其中那个男的就是胡霏霏那个薄幸的前男友,他的铁拳毫不保留的挥到对方的下巴上。
  “你这个混蛋!”
  他的举动不但吓坏了餐厅内的众人,就连胡霏霏和高丽丽也被吓得尖叫怜怜。
  显然徐泽铭空有挺拔的身材,跆拳道黑带七段的霍郢辰才赏他两记重拳,他就已经倒地不起。
  高丽丽见男友当众挨打,样子还那么狼狈不堪,当众宣布要与他分手。
  气不过的徐泽铭面子下不来,一怒之下竟推了胡霏霏一把。
  事情发生得令人措手不及,挺着九个月身孕的胡霏霏被徐泽铭从椅子上推到,重重摔到地板上,她小腹瞬间疼痛不已,一股殷红鲜血顺着腿肚滚落下来。
  霍郢辰被这一幕吓得脸色发白,回过神来的徐泽铭也知道闯下了大祸。就在他拔腿想逃时,整个人被愤怒至极的霍郢辰一拳打飞出去。“姓徐的,如果霏霏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拿命来偿。”一把将胡霏霏抱进怀中,霍郢辰飞也似的冲出餐厅大门。
  医院的走廊内,医生和护士将痛得直哭的胡霏霏迅速的推向手术室。
  看着脸色惨白,双腿间仍旧不断流着鲜血的胡霏霏,霍郢辰握住她的小手,不断安抚。
  “你会没事的,别怕。”
  “好痛……好痛……我会不会死?”
  声音细如蚊蝇,眼泪扑簌簌落下,昭显着她的害怕与恐惧。
  霍郢辰拼命的摇着头,“不会,我可以向上帝发誓,你绝对不会死,你会长命百岁的。”
  她惨淡的硬挤出一抹笑容,“如果……我真的不幸走了,拜托你好好照顾孩子……”
  “不!你不会有事的,我要你好好的活着……”
  手术室门口,还想再跟着进去的霍郢辰被护士拦在门外,“先生,请你在外面等候……”
  “让我进去!我要陪着她……”看着她无助的小脸,以及她对他迫切的依赖,他心焦的吼着。
  “对不起,先生,请不要耽误手术进行,请您止步。”
  “见鬼!”他大声低咒,眼眶急得通红,“我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护士仍旧十分坚持,“先生,请您配合医生对患者的治疗。”
  眼看着胡霏霏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台上的等骤然亮起,而他则被用力推出门外,那一瞬间,他的心仿佛空了一块。
  他紧紧的抓住其中一个护士的手臂,眼神狂乱口气却很坚决,“如果有意外,请你们优先保住大人。”
  护士凝重的点头,转身,将他彻底地排除在手术室门外。
  霍郢辰疲惫的坐在长椅上,双手遮住脸,脑海中不期然的出现那小女人纯真无邪的笑脸。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小东西的样貌已经深深烙印在他的心底深处了?
  当她生命出现危险时,为什么他会怕成那样?
  真的只是为了孩子,才把她留在身边吗?如果是,为什么刚刚他宁可舍弃亲生骨肉,也要医护人员保住她
  手术室内传出一阵刺耳的尖叫,惊得他霍然起身,直冲到手术室门口。
  那凄厉的哭声就像藤鞭抽得他xiōng口一颤一颤的,“霏霏……”
  他握紧双拳,恨不能立刻冲进去,把那具娇躯揉进怀中,她所有的痛,都由他来承担。
  渐渐的,那尖锐的哭声越来越小终于停止,他紧张的来回踱步,一看到护士从手术室里匆忙走出,他赶忙上前询问。
  “她情况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
  “她……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心脏已经提到喉咙处,他问得艰难。
  “我们会尽力的。”说完,护士急匆匆离去。
  霍郢辰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显然手术并不顺利,几个护士轮流进进出出,后来又有几个医生也脸色凝重的走进手术室。
  担忧和不安萦绕在心头,就在霍郢辰快要把持不住内心的狂躁,想要冲进手术室去一探究竟时,传来一道婴儿的啼哭声!
  他心头一紧,没多久,就见一个护士抱着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走了出来。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双眼略过孩子,死死地盯着护士,“孩子的母亲……情况怎么样?”
  “恭喜你,母子平安!”
  短短四个字,如同特赦令般,救赎了他即将崩溃的灵魂。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大宇企业正式宣布破产,凌风集团以低价收购,大宇企业的高阶主管全部被遣散
  大宇企业被搞垮的消息,已然引起全台北商界的一阵sǎo动。
  原因是,凌风集团竟仅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将它搞垮并收购,让商界无不哗然。
  外界不知道为什么日前还与大宇企业有业务往来的霍郢辰,这次竟然会对其痛下毒手,只道果然是商场如战场。
  唯独胡霏霏在看到这条新闻之后,马上明白其中的缘由。
  虽然在公事方面,她对他的了解几乎为零,可那天在餐厅中她被徐泽铭推倒导致早产这件事,确实已经激怒了霍郢辰。
  胡霏霏永远也忘不了,当她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就是他一脸担忧的模样,见她苏醒,他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声音嘶哑低沉地说:“谢谢你。”
  短短的三个字,她只能联想到,他大概是在感谢她为他平安生下小孩,但他严重盈满的感情却又告诉她似乎不只是如此,她想不明白,但xiōng口却随着他深邃的眼神而微微颤抖。
  这会是爱吗?
  在她单纯的脑袋瓜里,执着的认为爱一个人就是花前月下,一起看电影,一起吃冰淇淋。
  就像当年她与徐泽铭,两人偶尔约会,在特别的节日里,他也会送花给她。
  甚至在她的观念中,只要他肯牵着她的手,对她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就是爱她的表现。
  可是现在,霍郢辰这个没给过她任何承诺的男人,竟然就这么闯进她的心扉。
  害她只要和他单独在一起,就会想入非非,甚至连做梦,都会因为有他而笑着苏醒。
  她也曾……为徐泽铭如此痴迷过吗?
  答案模糊,整整四年的感情,居然敌不过与霍郢辰相处的这六个月。
  心头烦乱不止,胡霏霏知道自己向来不适合思考,决定去看看刚出生的儿子,只是当她来到婴儿房时,却看到有人抱着她的宝宝又揉又捏,玩得不亦乐乎。
  再仔细一看,那人不就是在霍郢辰的别墅里有过一面之缘的怪老头吗?
  “喂,你这老头,快点放下我儿子。”
  眼看着宝贝儿子遭人虐待,胡霏霏母性光辉顿时大发。
  正抱着小婴儿品头论足的霍正东冷眼瞟着张牙舞爪的产妇。
  “早知道你这竹竿女生不出什么精品,你看这小东西,又干又皱,像个干瘪小老头,真是乱没看头。”
  这番话显然激怒了胡霏霏,她凶巴巴的冲到霍正东面前,双手擦腰摆出一副母老虎的姿态。
  “你这怪老头到底是混哪里的,怎么可以随便碰别人的小孩,快点把我儿子还我……”
  霍正东突然朝她冷冷一笑,“在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碰这个小东西的人就是我了。”充满玄机的说完,他将小婴儿放回原位,“虽然这小东西比我预想中的要丑上许多,不过,我在乎的只是血统。”
  胡霏霏食神的看着刚出生没几天的宝贝儿子。小东西的眼睛紧紧闭着,皱巴巴的小脸还看不出像她还是像他的父亲多一些。
  他此刻睡得正香,还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忍不住伸手抚mō着他只长出少许毛发的额头,心底突然生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怀孕期间的那股紧张以及小宝宝刚诞生时的喜悦,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变成失落。
  她猛然间想起,自己与霍郢辰之间还有口头约定。
  当初他已经和她说好了,孩子生下来后交给他来抚养,而他会给她八百万的报酬
  想到这里,多日来的幸福,在瞬间幻化成了泡影,初为人母的喜悦完全被愁绪所取代。
  “宝宝……”她忍不住半跪在儿子的小床边,看着那张让人心疼的小脸,“妈妈也许很快就会离开你身边了,你还这么小,如果没有妈妈陪着你,会不会感觉到很孤单?”
  “不过没关系,你爸爸很有钱哦,会给你找很多专业的保姆来照顾你,也许将来有一天,你爸爸还会给你找一个新妈妈……”
  脑海中突然浮现霍郢辰与另一个女人相拥而笑的画面,她心底一抽,难过得要命。
  她不要自己的儿子有一天叫别的女人妈妈,更不想与自己拼了性命换来的儿子分开。
  紧紧握着儿子胖乎乎的小手,她不舍的红了眼睛,“宝宝,妈妈不想与你分开,宝宝,你听得到吗?妈妈不想离开你……”
  小婴儿安详的躺在婴儿床上,感受着母亲手上的温度,香喷喷的睡得一塌糊涂,大人的复杂世界对于他来讲,是完全的陌生。
  当霍郢辰出现在病房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伤感的一幕。
  感觉到身后有轻微声响,喃喃自语的胡霏霏猛一回头,目光与霍郢辰的交错。
  她忍不住一阵尴尬,担心自己刚刚狼狈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
  急忙抬起手,擦了擦略显湿润的眼角,她强迫自己扯出一记淡淡的微笑,“你下班了,今天来得好早哦,宝宝今天很乖呢,吃完奶就一直在睡,雷声都震不醒他。”
  说着,她起身,将小小的被子盖在儿子身上,“噢,对了,今天那个之前来过别墅的老头又来了,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最可恶的就是他居然嫌弃宝宝长得丑,真是气死人了……”
  霍郢辰的脸色因为她的话而变得难看起来,他走近一步,一把攫住她的手臂。
  “你是说,今天有人来看过宝宝了?”
  她被他骤然变得严厉的面孔吓住,怔怔的点头,就见霍郢辰低咒一声。
  “那死老头的速度还真快。”
  “那个……霍郢辰,我可不可以打听一下,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死老头,他究竟是谁?”
  那人三番两次的出现在她面前,而且看起来又对她的儿子很感兴趣,一股隐隐的不安萦绕在心头,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
  眉头深敛的霍郢辰对于她的询问略显烦躁,“你问得太多了,他是谁并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过重的语气,不但吓到胡霏霏,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说得过火了些。
  看着她的小脸瞬间黯淡下去,心底又生起千百个不忍,“我,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操心,你只要把心思全部放到宝宝的身上就好了。”
  当他听到她对着宝宝喃喃自语,一副快要离开的样子,一股连他自己否无法控制的焦虑骤然产生。
  胡霏霏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可是……你当初不是说,等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之间……”
  “虽然孩子现在生下来了,可是我听人家说,刚出生的小孩一定要在母亲的身边,否则长大以后性格就容易变得冷血偏执,他好歹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如果长大后人格真的出了问题,那就是我们当父母的疏忽了,所以现在在宝宝的心智还没健全之前,你当然要留在他身边好好照顾才是。”
  霍郢辰一顿胡诌,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锉,为了留下一个女人,只能拿孩子当借口。
  胡霏霏不敢相信的瞪圆双眼,“你意思是说,我可以继续留在宝宝身边照顾他?”
  见他酷酷地点头,她开心得心花怒放,转身就要跑向婴儿床,将这个好消息跟小心肝分享。
  不料,脚下一滑,身子顿时向前摔去,就在她的小脸即将与地板接吻时,腰肢被人从后面牢牢揽住。
  她转身,与那张俊脸的主人四目相对。
  他的大手强而有力,掌心的温度顺着薄薄的衣料传到她的腰间。
  他身上清爽好闻的味道仿佛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害得她小脸瞬间涨红,连心跳也变得不规则起来。
  更让她觉得害羞的是,他的另一只手为恶劣撑住她,居然肆无忌惮的搭在她柔软的xiōng部。
  这样的姿势,真是暧昧得要命。
  她脸红的模样不禁逗笑了霍郢辰,他眼里闪着恶魔般的光芒,“不要在我面前摆出这种青涩诱人的模样,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连孩子都替我生了好不好。”
  胡霏霏被他暧昧的话语说得脸蛋发热,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他的大手却惩罚性的紧紧环着她的腰肢,不让她逃开。
  “我,我才没有害羞,我只是觉得,在小孩子面前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动作,会影响到宝宝将来的身心健康。”
  “噢?”他挑眉,“我只是抱你一下,又没对你做什么,哪有伤风败俗了?还是你脑子里想的东西和我不一样?”
  “我……我什么都没想。”
  胡霏霏哪经得起他如此调侃,一张俏脸早在他恶意的挑逗下涨得通红。
  这男人分明就是一个恶魔,嘴巴坏、脾气臭,现在连人格也恶劣得让人发指。
  只不过……为什么他那坏坏的笑容里,居然流露出一丝宠溺。是她看错了吗?还是她在自作多情?她不由得陷入一片迷茫之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