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是你要的东西。”
  霍郢辰将一份DNA鉴定报告丢到一张宽敞豪华的办公桌上,表情冰冷严肃。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这是他活了二十几年给自己总结出来的人生信条之一。
  坐在办公桌后的霍正东只是掀掀眼皮,对于那张DNA鉴定报告看也不看一眼。
  “没想到你的速度还满快的,我以为我们之间还会再斗上个二十年。”
  说着,他将那份DNA鉴定报告拈到面前,状似漫不经心的轻瞟一眼,而后冷冷哼了一声。
  “虽然那小东西的确流着霍家的血,但我不确定他有足够的资格来继承明宙集团。郢辰,你知道的,我对血统和资质要求一向很高。”
  霍郢辰目光微冷,状似不屑,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是嘲讽的,“世间本来就不存在完美,你该试着去接受一些瑕疵才是。”
  “哼!到了今天,你还在固执的坚持你的观点是正确的吗?如果你的判断真的足够明智的话,当年的那件事又怎么解释……”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他不客气的打断对方,表情变得有些焦躁。
  霍正东却不为所动,脸色如常,“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旧不肯去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这只能说明,你在害怕……”
  “够了!”霍郢辰不耐烦的低吼一声,“你这个死老头到底有完没完?我现在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你最好不要再来干涉我。”
  吼声终结,室内因此呈现短暂的沉默,一老一少似乎都想起什么,脸色变得同样难看无比。
  “既然这样……”率先开口的霍正东发出沉沉的声音,“那个孩子,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他给我送过来?”
  霍郢辰随之一怔,一时之间竟答不出话。
  霍正东眯了眯狭长又布满皱纹的眼,“郢辰,这可是我们双方当初的约定,还是你想反悔?”
  约定……他怎么可能会忘了这个约定……
  因为这个见鬼的约定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痛楚。
  每次看到这个死老头,都会让他清楚的再一次回想起当年的那场恶梦。
  骄傲自负的他从不肯向任何人或任何事低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几乎没遇到任何挫折,甚至执拗的认定自己的任何判断都是正确的。
  没想到,他却在一个女人手下栽了个大跟头,在他辉煌的人生历程中增添了一道污点。
  而唯一的见证人就是他的爷爷,明宙集团的总裁,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老狐狸——霍正东。
  祖孙决裂,他宣布放弃继承明宙集团,条件则是,他必须为霍正东生下一个血统纯正的继承人。
  虽然他的魅力的确大到随便勾勾手指,就会有无数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但这个要求曾令他不屑到了极点。
  直到霏霏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还大声地对他宣告,她怀了他的孩子,他才想起这尘封已久的可笑约定。
  如今孩子被顺利的生下来,他也将一张证明两人血缘的DNA鉴定报告,亲手交到霍正东的手上。
  一切仿佛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可他的心底竟产生犹豫。
  他到底在干什么?
  真的要将亲生儿子,交给这死老头去抚养吗?
  “郢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霍正东咄咄逼人,脸上挂着不可忽视的坚决,“或是你想要我派人亲子去接?”
  “现在还不是时候。”犹豫片刻,他终于开口。
  “噢?”霍正东轻轻挑眉,“给我理由?”
  “孩子还小,如果现在离开母亲,恐怕对他的身心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霍正东冷冷一笑,“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花高薪聘请保姆专门照顾他……”
  “可我认为目前最好的保姆就是胡霏霏,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保姆会比孩子的亲生母亲更为负责?”
  霍正东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一种莫测高深的表情,沉吟片刻,他缓缓点头,“好吧,我就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希望你能自动自发的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霍郢辰默不吭声,表示妥协,转身,他招呼也不打一声,径自向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郢辰,如果期限到了,你毁约,那么,明宙集团的重任就要由你亲自承担。”
  重重的关门声代替了霍郢辰的回答。
  霍正东却并未因为孙子的任性和无礼而露出半丝不悦,老狐狸般布满皱纹的脸上缓缓爬上一抹jiān计得逞的笑容。
  俗语有云:姜还是老的辣,那小子想跟他斗,恐怕还要再修炼几年。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宽敞明亮的大会议室内,所有的员工均正襟危坐的坐在位子上,讨论着今天的重要议题。
  反观之,霍郢辰这个向来严厉的上司,今天居然破天荒在会议上频频走神,不禁引起与会员工的好奇。
  不知道大老板究竟遇到什么烦心事,整场会议,表情始终都没有柔和下来。
  好不容易挨到会议结束,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拿出手机打回家里。
  结果刚一接通,便传来小孩子大声哭闹的声音。
  他心里顿时一抖,有些担忧的问道:“霏霏,小杰他怎么一直在哭?”他就说怎么心里一直不安稳,肯定是家里有事情发生。
  另一端的胡霏霏手忙脚乱的哄着儿子,耳边还夹着话筒,“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刚刚睡醒就不停的哭,我以为他饿了,可是刚刚喂他喝奶他又死也不喝,我正在上网查一些相关问题,啊……先不跟你讲了,小杰……不要拉妈妈的头发,好痛……”
  接着电话便被挂断。
  霍郢辰不禁敛紧眉头。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儿子都哭成那样了,她居然还有心情上网查资料。
  他迅速起身,飞也似的驱车赶回家中,看到的就是胡霏霏举着奶瓶,将奶嘴塞到儿子的口中。
  可是小家伙不但不配合,反而还竭尽全力的嘶声尖叫,大哭不止。
  她被儿子的不配合气得瞪圆双眼,“喂,你这臭小子到底在闹什么别扭,网络上明明说,小孩子使劲哭闹不是拉屎、尿尿就是肚子饿,你刚刚已经换过干净的尿布,现在也该轮到要吃东西了吧?”
  她没好气的指责儿子的不是,可怀里的小东西却张牙舞爪的,显然并不配合。
  听到她的抱怨,霍郢辰又好气又好笑。
  自从生下小杰之后,冷珊珊的工作也就结束了。
  他本来想帮她请个保姆分担辛劳,可这固执的小女人却坚持不要,就怕儿子会跟她不亲,结果就如他所料,她一个人根本搞不定宝贝儿子。
  见儿子哭得凄惨,粉嫩的小脸涨得比番茄还要红,鼻涕眼泪流得四处都是,霍郢辰心痛万分的一把抢过她怀里的儿子。
  “啊……郢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应该还没到下班时间吧?”
  “等到下班时间再回来,我儿子恐怕就要被你折磨到挂掉了。”
  他没好气瞪了她一眼,抓过奶瓶试着塞到儿子的口中。
  小家伙不依不饶,继续哇哇大哭。
  “这是什么话?小杰可是我的亲生儿子耶,我怎么可能让他在我手里挂掉,不过这小东西也真是可恶,哭闹个没完,给他奶又不肯喝……耶?”
  就在她拼命碎碎念时,只见儿子尖锐的哭声慢慢变弱,再看霍郢辰,不知何时已经一副架势十足的样子,边摇边哄,软软的奶嘴被塞到了儿子粉红色的小嘴巴里吸吮着。
  那双哭肿的大眼还残留着泪渍,偶尔还抽噎两声,但已经乖巧得像个小天使。
  “小杰……他怎么不哭了?”她茫然的瞪圆眼睛。
  霍郢辰翻了翻白眼,“胡霏霏小姐,人家都说女人一旦生下孩子,母性光辉也会随之产生,可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从来没得到印证?”他用下巴努了努被儿子要在口中的奶嘴说:“有奶渍将奶嘴堵住了,小杰吸不到奶,当然会饿得哇哇大哭……”
  这种乌龙事件在胡霏霏的身上已经不知发生过多少起。
  儿子明明饿得哇哇大叫,她却以为该换尿片了。
  儿子明明想喝水,她却偏要带他去洗澡,洗澡时还不小心因为手滑而将儿子扔到浴缸里,差点将小东西活活给溺死。
  最可恶的就是,有一次,她以为自己搂着儿子睡觉,却被儿子凄厉的哭声惊醒。
  这才发现她搂的是儿子的玩具娃娃,而本尊正倒霉的掉到地毯上,哭得声嘶力竭。
  活了二十几年,霍郢辰这辈子从没像现在这样操心过,为了让儿子不再继续受他亲生老妈的虐待,他不得不另外拨出时间,上网去搜寻育儿的资讯。
  结果,现在的状况就是,霍家的男主人身兼数职,一边要照顾嗷嗷待哺的新生儿,一边又要像个老妈子一样谆谆教导着那个天兵老妈。
  “你真是一点母性光辉都没有。”最终,他不客气的总结出这点。
  “这怎么能怪人家?我以前又没有生过小孩,根本就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而且这小家伙又小小软软的,我连抱他都怕自己姿势不对,伤到他怎么办……”她嘟着嘴为自己辩解。
  “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前就该生过小孩?”
  他抬头,看到的就是胡霏霏一脸狼狈的模样,一头长发被儿子抓得乱七八糟,又因为紧张过度,白皙的小脸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她干笑掩饰自己的失言。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又聪明又厉害,不但在商场上精明能干,在照顾孩子这方面也是超天才的。
  霍郢辰的反应是敲她额头一记,“所以就不要再狡辩,你啊就是天生少一根筋。”
  虽然胡霏霏发生乌龙事件的频率比她曾奉献的丰功伟绩不知高出多少倍,霍郢辰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霍家别墅,因为有了这对母子的存在,而变得热闹非常。
  就连向来不苟言笑的管家忠伯,对着超级可爱的小少爷,也会露出难得的笑容,还会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光,看着胡霏霏被她的宝贝儿子折磨得快要抓狂的模样。
  原本对“家”这个字没有任何感觉的霍郢辰,在下班后不再喜欢流连于,而是迫不及待的回到家里,将粉嫩嫩的宝贝儿子抱在膝头亲吻个不停。
  怀中胖乎乎的小东西,今天身上穿着一套红绸做的小背心小短裤,两只小手胖得像莲藕。
  虽然才只有三个月大,但因为喂养得超级健壮,抱出去人家都怀疑他有五个月了。
  突地,他圆滚滚的脸蛋一皱,两只如同葡萄般的大眼瞪得圆圆的,小小的屁股一挪,哗——
  一阵热流顺着他肥藕似的小腿便流到父亲昂贵的西装裤上。
  霍郢辰俊脸一沉,感受着那股淡淡的温暖将自己的裤子润湿。
  小家伙被他一瞪,像是被吓到般眼睛眯起,可爱红润的小嘴跟着一瘪,便号啕大哭起来。
  “哇——哇——”
  “做错事还敢哭?”霍郢辰无比宠溺的责骂着,就算是铁打的心,眼见宝贝儿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也忍不住软化了。
  从厨房走出的胡霏霏忍不住偷笑,因为这种场面在霍家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了。
  霍郢辰的膝盖似乎已经变成儿子的专用马桶,每次只要小家伙爬上他的膝盖,准会在上头留下一堆纪念物。
  “你还好意思笑?”霍郢辰觉得自己的男性自尊已经被这一大一小磨得消失殆尽。
  “这也不能怪我啊!主张除了睡觉不给小杰包尿布的人是你耶!”理由是怕儿子得湿疹,而且成天包着尿布也不舒服。
  jiān险的一笑,霍郢辰出其不意的将她扯到面前,再把小屁股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儿子塞到她的怀中。
  “哇!”她惊得大叫,“霍郢辰你干么啦?唔,这个小东西他臭死了……”
  胡霏霏脸露狼狈,怀中抱着破涕为笑的宝贝儿子,那两条小短腿还在她的肚子上蹬来蹬去,她一个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当然是在培养你这个白痴老妈和你儿子之间的默契啊。”
  霍郢辰才不让她得意。儿子每天把他的腿当马桶尿尿,所以她的肚子自然成了儿子的游乐场。
  胡霏霏哪容得他在旁边看热闹,卖力爬起,一把将笑得正得意的他扯到眼前,又将玩得呵呵笑的宝贝儿子塞了回去。
  小家伙被父母抛来抛去,兴奋得更是吱吱叫个不停。
  一家三口打闹成一片,男人的笑骂声、女人的嬉闹声、孩子的咿呀声,形成一首幸福家庭协奏曲,在这霍家别墅内肆无忌惮的拉开帷幕。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凌晨一点,当霍郢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轻手轻脚的推开胡霏霏的卧室时,就看到她半趴在梳妆台上,台灯的亮度被调到最低。
  婴儿床里的儿子呼呼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不禁皱起眉头,双眼不赞同的看着胡霏霏不符合人体工学的睡姿。这女人还真是个笨蛋,有床不睡,居然趴在桌子上睡。
  刚想扭亮台灯,将她唤醒,就看到她细长的小手下压着一张便条纸,他轻手抽起,上面写着——
  霍郢辰你这个混蛋,明明已经答应人家今天要早点回来的,可现在都十二点了,你还没回来,今天可是一个超级特殊的日子哦,如果你回来时我已经不小心睡着了,一定要叫醒我,一定哦!
  他挑高眉头,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去上班前,她兴高采烈的抱着儿子冲出玄关,对他说:“今天晚上,能不能早点回来?”
  由于最近公事繁重,他一心急着去公司召开会议,面对她的请求便胡乱的点头答应。
  但他一整天忙得焦头烂额,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已经夜半时分。
  急忙驱车回家,心里一边想念着儿子那胖乎乎的小脸,一边又挂念着胡霏霏这个小糊涂蛋。
  他的世界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被这对母子占满,那种归心似箭的感觉每天都强烈的撕扯着他的心,恨不能推开一切应酬,将宝贝儿子和那个小女人牢牢绑在身边。
  看着胡霏霏沉静的睡颜,两腮的小雀斑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显得那么俏皮可爱。
  长长卷卷的睫毛,被儿子百分之百的继承了去,可爱诱人的小嘴微微翘着,吹弹可破的洁白肌肤和儿子简直如出一辙。
  此刻,她微微动了动,洁白手臂下,竟然还压着另一张粉红色字条。
  霍郢辰不由得皱眉。
  这小女人干么写一堆字条,是在跟他玩游戏吗?
  就在他不解时,突然发现似乎隐隐约约的闻到一股甜甜的奶油香,好熟悉的味道……
  他别过头,就见梳妆台一角,躺着一只小小的纸盒,他忍不住打开纸盒,是好几块颜色诱人的小蛋糕。
  每块蛋糕上都沾着草莓,还有颜色鲜艳的奶油。
  他更疑惑了,于是打开粉红色字条——
  外婆说,天上有星星,地上才会有人,地上的人过生日,天上的星星也在过生日,人过生日的时候如果能收到别人的礼物,天上代表着他的那颗星才会越来越亮、越来越美丽,郢辰,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个可爱的蛋糕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霍郢辰一怔,猛然想起什么,是上次去帮小杰报户口时她无意中看到他的身份证吧?
  这个小傻瓜竟然偷偷将他的生日给记了下来,所以早上他上班前才会叮嘱他早些回来,想帮他庆生。
  心头蓦地一热,喉咙也酸酸涩涩的,好不难受,偏偏又有一股奇异的感动在xiōng口处来回窜动。
  修长大手轻轻抚mō向她柔软细嫩的脸颊,她发出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瘦弱的肩头微微动了动。
  怕她姿势不良的睡在这里,隔天会腰酸背痛,他轻手轻脚的将她给抱到床上。
  正想起身离开时,床上的小女人翻了个身,两只小手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环住他的腰,并将她的小脸硬生生的挤进他的xiōng前。
  这么具有诱惑性的动作简直是对他忍耐力的挑战,俯下身,他再也控制不住的攫住她诱人的小嘴,换来她一声轻蕴的低喃,媚惑的淡淡呻吟,在安静的室内显得格外清晰动人。
  “霏霏……”他忍不住边吻边轻唤着她的名字。
  胡霏霏在半梦半醒间,只觉得自己被人牢牢抱住,那股力道勒得她又舒服又觉得无力抗拒。她是在作梦吗?可为什么声音好似就在耳边呼唤着她一般?
  “霏霏……我想要你……给我……”
  这如梦似真的命令声,她无法抗拒,脑海中出现了霍郢辰那张俊美的面孔。
  她无力抵挡那魅惑的笑容,甚至连味道,都显得那么清晰真实。
  真的是梦吗?
  她想睁开眼睛一探究竟,但那被爱的感觉却撕扯着她的理智。不要……她不要让这场梦中止。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她希望可以永无止境的继续下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