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沁凉的晨风通过窗子吹进室内,粉红色的落地纱幔随着风轻轻飘荡着。
  北欧风格的卧室里,洁白的长毛地毯上,一个小家伙四肢着地,撅着他圆滚滚的小屁股,正努力爬向离他不远的一软床。
  “呼……呼呼……”
  细细的喘息声从他口中发出,小杰张着小嘴,咿呀咿呀叫个不停,好像要吸引床上父母的主意。
  可洁白的大床上,霍郢辰正搂着胡霏霏沉睡着,完全将一切杂音排除在外。
  如今已经九个月大的小杰继续奋战,肉肉的小手揪着床单,啊啊叫了几声,见无人回答,他顿时皱起小脸。
  结果刚刚的剧烈运动,小杰雪白的脸蛋红的就像一颗大苹果,嘴角处还挂着一条黏糊糊的口水。
  “啊啊……啊啊……”
  他伸出莲藕般的手臂,不客气的抓向面对他的一张俊脸,床上的男子似乎睡得极沉,狭长的眼紧紧闭上,并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一头修剪有型的浏海凌乱的散在额前,挡住他的眉心。
  缩成虾未状的胡霏霏姿态暧昧的和他依偎在一起,两人的手还紧紧交握着。
  小杰不甘寂寞,张扬的小手四处挥舞着,“啊啊……啊啊……”
  睡得正香的霍郢辰伸手本能的一挥,“啪”一记清脆的响声。
  “哇……哇哇……”
  尖锐的婴儿啼哭声顿时响彻整个房间。
  霍郢辰和胡霏霏被惊醒,同时从床上一跃而起。
  只见他们的宝贝儿子十分狼狈的倒在长毛地毯上。
  小脸埋在地上,小屁股朝上,两条小肥腿还在乱蹬一气、
  霍郢辰长臂一捞,赶紧将儿子捞进怀中。
  只见儿子肉乎乎的小脸上出现一个刺眼的红掌印,受了委屈的小家伙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鼻涕眼泪齐流,竭力昭显着自己的可怜和无辜。
  他真是心疼个半死,又是哄又是劝。
  “啊……这是怎么回事?”
  清醒过来的胡霏霏靠了过来。“小杰他怎么了?为什么他的脸红红的?“又是紧张又是茫然。
  “先不要问这么多了。快去拿消毒好的奶嘴给小杰……”
  “啊……哦……”
  胡霏霏不敢怠慢,没注意到自己着身子就要冲向门外去给儿子拿奶嘴。
  霍郢辰见状,急忙抱着儿子冲过去,一把扯住她的手腕,“你疯啦,什么都不穿就敢给我走出这房间?”他简直快要被这个笨女人气死了。
  “哇!”
  胡霏霏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急忙伸出双手捂住袒露在外的xiōng部,又手忙脚乱地想挪出另一只手去捂自己的小腹以下。
  搞得霍郢辰又气又好笑。如果不是儿子正哭个不停,他恨不得将眼前这天兵的小女人再度扯进怀中,好好的疼爱一番。
  最后,还是霍郢辰随身套了睡袍,跑去厨房给儿子拿奶瓶,又找来一堆玩具哄着哭闹不休的小家伙。
  当儿子吃饱喝足昏昏yù睡时,两个大人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竭。
  疲惫的趴在床上,胡霏霏不仅哀声大叫,“累死我了啦!这个可恶的小东西怎么可以这么磨人?我要把他送去育幼院,不,我要把他丢进原始森林,让他和猩猩做伴,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她哭丧着脸拼命抱怨,“我这辈子再也不要生小孩了。”
  他孩子气的模样,让霍郢辰不禁勾唇一笑,好不容易哄睡儿子,换孩子妈在大发娇嗔。
  细腰翘臀,一头秀发顺着肩膀披散在洁白的床单上,身上只着一件纱质睡衣的她,曼妙的身段隐约可见。
  这小女人虽然身材瘦巴巴的,模样跟尤物更是扯不上半点关系,可却散发着一股诱人的甜美气息。
  他生日那一夜,他很小人的趁着她熟睡之际挑起她的,怎料,他都还没使出浑身解数,她就有了反应。
  她似梦似醒,淡淡回应着他的亲吻和爱抚,当来临时,她居然忘情地高喊着他的名字。
  爱怜的将她揽在怀中,那一刻的满足感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幸福,甚至想就这样一辈子将她禁锢在怀中,不放开她。
  自此,他堂而皇之的开始跟她同榻而眠,她虽然羞涩,但从来也不曾拒绝过他的求欢。
  想着想着他修长的大手顺着她光滑的背脊mō上去,正趴在床上抱怨的胡霏霏狠狠一颤,回身刚好与他俯过来的俊容面对面。
  两张面孔的距离近的让她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她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仿佛就要碰到她的面颊。
  她面色一红,刚要开口说话,却被突来的手机铃声打断。
  一阵怔愕过后,她急忙接起手机,才刚接通,彼端便传来一道女人尖锐的嗓音。
  胡霏霏急忙将手机拿开拉向远处,以免刺破耳膜。
  另一端又在不停的高喊,她迫不得已将手机拿近一些,“妈,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在台北过得还可以啦,你不要担心,而且我最近也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胡母又讲了一堆,似乎问到某个敏感话题,胡霏霏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呃……他……他是和我在一起啦,我们很好……他……他也很好……”
  她回答得支支吾吾,眼神不安的看着死盯着她的霍郢辰。
  他的目光好灼热,仿佛可以将她看透一般。
  胡母没完没了的打听她在台北的近况,胡霏霏撒着破绽百出的谎言,又拼命逃避着霍郢辰的注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力气,终于打发掉了老妈。
  “是你家人?”他柔声轻问。
  她乖乖点头,心头乱烘烘的,想说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两人的关系是她最在意的,却也最不敢触碰的点,仿佛一碰美梦就会破碎一样。
  “家里有事吗?”对于她的家庭,他曾派人调查过,在某种程度上,有着一定的了解。
  “没有!当然没有。”
  她急忙摇头,像在逃避着什么,霍郢辰何其聪明,又岂会看不出她眼中的慌乱?
  偏偏这小女人面对他的询问,又表现得抗拒退缩。
  他心底一冷,不喜欢她对他有事相瞒。
  难道,到了这种时候,她还把他当成外人吗?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老爸?老妈?”
  当胡霏霏拎着大包小包,从超级市场回到别墅时,就看到已经一年多来未曾见面的父母出现在客厅中。
  更让她震惊的是,依照得体的霍郢辰态度极好的招待着她父母,母亲怀中还抱着又白又胖的小杰。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她的小嘴张成了O形,一时之间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况发生。
  “你这个死丫头,换了男朋友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妈妈,害得我们整天吃不下睡不好,就担心你在台北跟那个姓徐的在一起会吃他的亏……”胡父拉过惊愕不已的女儿,没好气的先数落一顿。
  胡母一边逗着小外孙,一边没好气的瞪着女儿,“死丫头,如果不是阿辰把真相告诉我们,我们还不知道那个可恶的徐泽铭竟然在台北搞七捻三……”
  “就是啊,当初我就看那个姓徐的不顺眼,成天想一步登天,不肯脚踏实地。”
  “爸……其实……”
  “不过女儿啊,你这次挑的对象就得我的缘……”胡父一双眼无比满意地看着外表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客气有礼的霍郢辰。
  “阿辰真是体贴,知道我们在南部担心你,居然派人去把我们接到这里,真是个贴心的孩子……”胡母话锋一转,“反倒是你这个不孝女,遇到这种事不会找父母商量吗?”
  “这个……”
  “对,居然连生了孩子都还瞒着我们做父母的。”
  “爸,我……”
  “伯父,伯母,你们不要骂霏霏了。” 霍郢辰将挨骂中的胡霏霏揽到身侧,心里很清楚胡父胡母是故意骂给他听的,“其实她只是因为不好意思,毕竟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她说想等我们结婚再通知家里的。”
  胡霏霏仰起小脸,看到的就是他弧度优美的下巴。这男人撒谎居然连草稿都不打?
  “唉,你们年轻人真是的,孩子既然都有了,为什么还不快点定下来?”
  “本来我也想尽快将霏霏娶进门,但那个时候她害喜的情形一直很严重,我怕办婚礼会令她的身体吃不消,等到小杰出生我们又忙着学习为人父母,所以才计划等小杰满周岁再举办婚礼……”
  霍郢辰果然是个精明的商人,说话有条不紊,一席话哄得胡父胡母心花怒放。
  吃过晚饭后,他还陪着胡父下围棋,又投其所好的将收藏多年的唱片拿出来送给胡母。
  当两老被他安排到客房休息之后,胡霏霏紧张了一天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逮到机会,她将霍郢辰扯进卧室,并一把将他按到墙壁上,“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爸我妈好端端的在南部经营水果行,你干么突然把他们找来?你居然还把我生小孩的事告诉给他们,更可恶的是,你竟然告诉他们我们要结婚了……该死,你怎么可以骗他们?你……你这个王八蛋!”怕父母承受不了事实的打击,胡霏霏气得口不择言。
  霍郢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似笑非笑的光芒。
  “谁说我是在骗人?”
  两人朝夕相处一年多,从她怀孕生子直到现在,他们一起经历风雨,一起学习为人父母,感情,早已经在无形中根深蒂固。
  以前对婚姻从未有过任何想法的他,亲口说出结婚两字时,他内心所受到的震撼其实不下于任何人。
  突然间想有个家了,他想等到儿子满周岁的那天,亲手为她戴上代表承诺一生的戒指。
  胡霏霏被他的话惊得久久无法回神,“不是骗人的?难道你的意思是说……”
  霍郢辰不以为然,反而笑得像个恶劣的痞子,“对,我们会有一场婚礼,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在众人的祝福下真的成为一家人。”
  “不,我还是不懂……本来这件事可以很简单就落幕的,为什么要搞得人尽皆知……”单纯的小脑袋无法猜透他的想法,一心只担忧着以后该如何向父母交代。
  “嘘!”他在她耳边低语,“如果你不想让你父母更加担心,就乖乖配合我,因为你老爸好像躲在外面偷看……”
  “什么?你居然没有关好门?”
  胡霏霏一惊,生怕两人之间的争执被父亲听了去,刚想转头看去,下巴就被他硬生生的扳了回去。
  “都说了不要回头,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演戏演全套?”
  他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一边对她上下其手。
  他的吻细腻柔滑,带着一股令她完全无法抗拒的诱惑力,胡霏霏哪经得起这种纯熟的挑逗,没多久,她白皙的小脸蛋被潮红所取代,卧室内,出现她低低的呻吟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慢慢放开她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经迷离充满,霍郢辰邪气的一笑,伸手捏了捏她俏丽的小下巴。
  “如果你现在向我提出邀请,我想我是不会令你失望的。”
  这小女人此刻双颊涨红,媚眼如丝,一双小嘴被吻得红红肿肿,煞是惹人怜爱。
  “谁要向你提出邀请……”胡霏霏的意识猛然间回到现实,抬眼就看到他脸上恶魔一样的表情,心底又惊又羞的,然而最担心的还是在门外偷看的父亲。
  她猛一转身,却见房门紧闭,连一只蚊子都别想飞进来。
  “你不是说我爸他在外面……”话至一半,想起什么似的涨红了小脸,“霍郢辰你竟敢骗我?”
  “那也要你这个小傻瓜心甘情愿被我骗啊。”他怜爱的执起她的下巴,一双眼深邃而执着,“其实我一直都想说,那天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父母早逝,从小在爷爷的抚养下长大成rén的他,对于亲情的感受向来浅薄。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冷酷的形象面对世人,让人觉得他唯利是图、不讲情面。
  面对那些负面报道,他更是极其不屑的。
  直到胡霏霏的出现,他才发现自己的世界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牵挂。
  她微微愕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蛋涨红。“那个也没什么啦,不过就是几块蛋糕而已,如果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再烤给你吃。”
  “我说的不是蛋糕。”他柔声打断她,“事实上,我更喜欢你送给我的另外一份礼物……”
  修长的食指轻轻拨弄着她额前垂落的发丝,指尖轻柔的顺着她小巧挺俏的鼻尖慢慢向下滑动,经过饱满的红唇、下额,坏坏的停在她微微敞开的领口处,再一颗颗慢慢的打开她衬衫的纽扣,另一只大手顺着她瘦削的后背向下滑动,隔着薄薄的衣料,轻轻捏着她柔细的腰肢。
  胡霏霏颤栗着不能自己。
  “霏霏,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不明白吗?”低沉嘶哑的嗓音,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为什么我会把你爸妈接到这里,并且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公布出去……”
  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将她身上的衣服统统剥去,弯身将她拦腰抱起,大步的走向柔软舒服的大床。
  “那是因为擒贼先擒王。”
  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想要得到她的那股,俯下身,他将她纳入怀中,让她变成浆糊的脑袋再也无法思考。
  夜,还很漫长,两人的热情正持续燃烧着彼此……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