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郢辰,小杰是不是又被你抱去公司献宝了?”
  早上起床后,胡霏霏发现儿子再次离奇失踪,这次她也懒得问佣人和忠伯,直接打电话到公司问霍郢辰。
  虽然心底仍旧对那姿态亲昵的照片和王妈所讲的话有着芥蒂,但向来乐天的胡霏霏决定试着遗忘。
  毕竟都是过去式了,而且那个叫齐若薇的女孩的确……漂亮得连她都忍不住偷偷喜欢。
  她慢吞吞的穿着衣服,耳朵和肩膀处还夹着一只手机。
  脑海中出现霍郢辰抱着儿子在办公室献宝的模样,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家伙虽然外表看起来酷酷的,却老爱做一些孩子气的举动。
  真难为他那些下属,怎么忍受得了这种老板?
  “我正在和客户谈生意,没抱小杰出来。”彼端传来霍郢辰的回答。
  她却轻哼一声,“你这家伙又在骗我,信你才有鬼,哦,对了,你忘了带小毯子,最近小杰越来越依赖那条小毯子,你最好在他午睡前把他送回来。”
  “我真的没带小杰出来……”
  “啧!别闹了郢辰,这样吓我一点都不好玩。”
  “霏霏!”彼端的声音有些严厉,“我说了现在正在和客户谈生意,身边没带着小杰……”
  说到这里,两人很有默契的一阵静默。
  胡霏霏突然放缓穿衣服的动作,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不已。
  而霍郢辰也渐渐皱起眉头,一股不祥的预感向他袭来。
  当他飞速赶回家,并发动全家上下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之后,还是找不到小杰的行踪。
  霍家客厅里,胡霏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来回走动着,霍郢辰则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蹙着眉头。
  向来严肃的忠伯自责不已,一时间气氛凝重到不行。
  正当胡霏霏直觉要打电话报警时,霍郢辰的手机突然响起,他快速接起,眉头松了又紧。
  “我警告你不要逼我,有些事我自由分寸,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见鬼!”他低咒着将电话挂断,起身就向外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打来的电话?小杰他是不是被绑架了?他们想要多少赎金……”
  胡霏霏紧随其后,就见霍郢辰踏出别墅大门,外面停着一辆豪华房车。
  车窗全部紧闭着,只有一个黑衣男子站在车外,怀里还抱着一个肥嘟嘟的小男孩。
  霍郢辰踩着愤怒的步子走过去,一把将儿子抢过来,他目光冰冷的死盯着房车,车窗这才缓缓降下,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面孔。
  “郢辰,今天的事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因为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
  “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事,还有,如果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想我们就只能警局见了,霍先生!”最后三个字,他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霍正东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啊,我不介意,不过你最好有十足的把握自己不是被控告的那一方。”
  车窗缓缓升起,跟着追出来的胡霏霏,只来得及看到老人一双阴沉的眼……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霍家的气氛最近十分紧张。
  儿子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人从家中抱走,这件事令霍郢辰十分愤怒。
  他开始加派人手,对霍家进行二十四小时保全守卫。
  他本人最近也变得十分忙碌,每日早出晚归,甚至还会把在公司没做完的工作带回家里做。
  日子久了,胡霏霏从他脸上看到难掩的疲惫。
  那日之后,霍郢辰对于儿子被抱走一事三缄其口,她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但却又不敢问,他深锁的眉头让她焦急又惶恐。
  夜色渐深,好不容易将儿子哄睡,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快接近晚上九点。
  胡霏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这段日子霍郢辰就像变了个人,眉宇间无时无刻都流露出一股忧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为什么他要将所有的不快乐都埋藏在心里?
  那个神秘的老头看来就是霍郢辰的爷爷,他们祖孙两人,当初真的为了一个女人演变成今天这种水火不容的局面吗?
  脑海中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令她烦躁不安。
  窗外蓦地传来一阵熟悉的引擎声,她神情为之一怔。
  没多久,车声消失,接着一会后,门把被转动着发出轻微的声响,她背对着门口假寐,从空气中,可以感受到那股熟悉的味道正缓缓袭来。
  当一抹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时,她感觉到他修长的指尖在她的发丝中穿梭着。
  那动作好轻好柔,即使背对着他,好像也能看到他俊美面孔上所流露出来的柔和。
  仿佛怕吵醒她似的,他的手指在她的发梢停留一会之后,床边的台灯被小心关掉,室内顿时呈现出一片黑暗。
  他略带冰冷的指尖抽离,那股他身上特有的气息也随之飘远。
  脚步声由近而远,直到轻悄的关门声传来,胡霏霏才转过身睁开眼。
  这么晚了……他要去哪里?这段时间两人天天同榻而眠,他几乎不曾再回自己的房间睡过。
  她急忙掀开被子,随意套了件外套,小心的跟了上去。
  果然,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不是他的房间,而是楼下!
  她不敢跟得太近,小心翼翼的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在二楼的楼梯口见着他修长的身影打开门往后花园而去,她连忙跟上。
  今晚的月色如钩,耀眼的星子如宝石般高高挂在半空中,向大地洒着柔和的光芒。
  他的背影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笔直细长,当他穿过细长的小径之后,来到一片梧桐树林下。
  胡霏霏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景色,在霍家住了这么久,她从来都不知道后花园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颗颗高大的梧桐树枝叶茂盛,洁白的月光透过苍郁的枝叶,将淡白色的光芒洒在布满落叶的泥地上。
  其中的两棵树干之间还挂着一张麻绳编织的秋千,今夜静得出奇,只能听到偶尔发出的虫鸣声。
  秋千孤零零的悬在一隅,那上面……仿佛曾坐着一个妙龄少女,快乐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这不正是她不久前所看到的那张照片中的背景吗?
  “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做侦探的好本事。”
  就在胡霏霏躲在一棵树后暗自诧异的时候,一道修长的黑影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骇得向后退去。
  夜色下,他身姿挺拔飘逸,被月光照拂的面孔泛着一层淡淡的光芒,眼眸漆黑而深邃,瞳孔内凝聚着令人捉mō不透的幽深。
  “我……”
  她有些紧张,又害怕他会责怪跟踪他的行为,小巧的唇微微开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直到一双大手攫起她的下巴,冰冷的俊脸上流露出令人畏惧的威严。
  “你好大的胆子,难道没人警告过你,这里是我的私人禁地,外人不得随意擅闯吗?”
  胡霏霏被他冷酷的样子吓得心生寒意,虽然知道霍郢辰性格孤僻,嘴巴又坏,但他已经好久都没有用这种吓人的态度对待过她。
  她本能的想到那张照片,照片里,他和他的小女友就在那张秋千上相拥着。
  而他现在又说,这里是他的私人禁地,禁止任何外人擅入,难道在他的心底,她仍旧被排除在外?
  他自始至终在乎的,恐怕就只有照片中的那个女孩,即使分开了,仍旧被他视若珍宝,与她的回忆不容他人来侵犯。
  胡霏霏又心酸又难过,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
  他的大手突然往她的头顶胡乱揉了几下,冰冷的俊容柔和下来,露出一记魅人的浅笑。
  “傻瓜!你该不会是被我刚刚的样子吓到了吧?”泛着冰冷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其实我早就发觉你跟在我的身后了。”
  胡霏霏被迫仰起下巴,一眼望进他如深潭般的漆黑双眸。
  夜色,如此静谧。
  她伸出小舌轻舔着因紧张而略显干涸的唇,“我、我只是好奇,这么晚了,你一个人究竟想去哪里,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想要侵犯你私人禁地的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所以你千万不要生气……”
  还想再说下去,却见他微俯下身,诱人而性感的唇压下,紧紧贴向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我可以相信你不是故意跟踪我到这里,但我不相信你此刻没有勾引我的意思,霏霏,你刚刚的动作显然是在向我发出邀请……”
  嗓音中传出浓浓的笑意,一双大手将她扯入怀中,灵巧的舌尖调皮的轻轻舔吻着她诱人的红唇。
  “唔……”她在他怀中发出低吟。
  “我很抱歉,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忽略了你们母子两人……”
  他邪恶的吻充满色情的挑逗,怀中柔软的身子已经被他渴望多时。
  这阵子实在发生太多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每天早出晚归,不但忽略了宝贝儿子,连这个小女人他也好久没有好好疼爱她了。
  束缚多日的身子渴望着她的慰藉,可当他飞快赶回家中想将她给揉进怀中时,却发现她已经睡下了。
  不忍心吵醒她,又无法抑制体内的熊熊yù火,所以在漆黑的夜里,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试图让清凉的空气冷却自己内心的火热。
  “我们是一家人对吗?”她回应着他的吻,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抱紧他宽厚的腰身。“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去面对……”
  “是的,我们是一家人……”他低声回答,“霏霏,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他轻轻地转过她的身子,让她的背贴近他的xiōng膛,长臂一挥,修长的食指指向眼前一片美丽的梧桐树林。
  “因为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是我亲手栽种的,它们就像是我的老朋友,每当我心烦意乱时就会来这里走一走。”
  她轻颤,知道这片树林之于他的意义,她的心更痛了。
  他的私人禁地,早就被另一个女人率先涉足了。
  如果不是她今天晚上偷偷跟着他来,那么这个地方会不会成为她一辈子的禁地了。
  心底泛起微微的酸意,那女孩幸福的笑容已经刺痛她的眼睛。
  而他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这里?
  是不是每一次都会想起那个女孩美丽的脸庞?
  “霏霏……”
  黑暗中,传来他略带嘶哑的轻唤,揽在她背上的力道渐渐加重。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在你和小杰身边,一辈子都不离不弃,我希望……你也能和我拥有相同的信念,你……做得到吗?”
  一辈子都不离不弃,一辈子都守在他和小杰的身边……胡霏霏当然想,这是自从她遇到霍郢辰,并在爱上他之后最大的愿望。
  她可以假装不在乎他的心底深处仍旧保留着对另一个女孩的思念。也可以欺骗自己只有她爱他也没关系,只要他是喜欢她和小杰的就够了。
  她甚至做好准备,就算他一辈子都不向她求婚,那么她就当他一辈子的情妇。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可当霍正东把一份DNA亲子鉴定报告摆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的信念开始逐步崩毁。
  “丫头,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以及我和你儿子的爸爸,也就是霍郢辰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系。”霍正东不疾不徐的开口。
  胡霏霏还没从突然被请到这栋豪华别墅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被另一颗震撼弹给震得心乱如麻。
  “你把这个东西拿给我看,究竟是什么意思?”小杰是郢辰的孩子,难道她还会不知道吗?霍郢辰的爷爷做这个DNA鉴定究竟有何打算?
  霍正东露出一抹深沉的微笑,“看来你这傻丫头果然被我那精明的孙子给骗得团团转,到了现在,他都还没有告诉你真相。”他哼了一声,“不过这也符合那浑小子的作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算双手奉上亲生儿子也无所谓……”
  “喂!”胡霏霏不客气的打断他,“就算你这死老头是郢辰的亲爷爷,我也不准你这样毁谤他,上次更过分,居然还坏心眼的趁我不注意,派人把我儿子抱走……”
  新仇加上旧恨,她气得牙痒痒的。
  “死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学那个浑小子叫我死老头!”被踩到痛处的霍正东再也沉不住气,骂骂咧咧的怒道。
  “你本来就是个死老头,仗着自己是长辈就胡作非为,这次又问也不问我一声,就派那些牛头马面把我硬带到这里……”她不肯示弱的瞪着他,“你说,你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实话告诉你。”霍正东也瞪圆了眼睛,“还有七天的时间,你那个宝贝儿子就要被我带走,从此以后,你和他之间的母子关系将被斩断。”
  “凭什么……”
  “就凭这张DNA鉴定报告,你知道这是谁给我的吗?就是霍郢辰,我的那个混蛋孙子。”霍正东声如洪钟的大吼,“当初他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跟我反目成仇,还对外宣布要放弃明宙集团的继承权,见鬼!你知道我当初花费了多少心血才把他训练成材的,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竟然因为一个下贱的女人,说翻脸就翻脸。”
  回想起往事,霍正东眉头紧锁,气得失去往日的平静。
  “那小子想跟我斗,好啊!我给他机会,既然他不想要我一手创下的基业,我不勉强他,他想和我撇清祖孙关系,我成全他,不过……”
  话至此,他脸色突然一凛,缓缓地恢复了原有的沉着和冷静,老脸上还流露出一抹算计的笑容。
  “我和他之间签好一份协议,只要他给我生下一个继承人,我就和他断绝关系,而你……”他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眸直逼向胡霏霏的小脸,“就是他和我之间交易的棋子,至于你们所生下的那个小东西,就是用来换取他自由的筹码。”
  阴沉的笑容布满整张面孔,霍正东微微弯身,将脸凑到她的面前,“怎么样,小丫头,现在你该看清自己所处的地位了吧!”
  “你、你胡说八道。”胡霏霏抖动着双唇驳斥。
  霍正东却冷哼了一声,“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想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那个混蛋当初既然为了个女人跟我决裂,就不要怪我今天对他冷酷无情,在霍成杰出生的第二天,我就已经和他签署了正式的文件,我给他一年的时间抚养你的宝贝儿子,之后,将由我来担任那小鬼的监护人,而身为他亲生父母的你们,对他将不再有任何义务或权利……”
  “不!”胡霏霏尖锐的怒吼,“小杰他是我的儿子,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我警告你,我是不会让你动我儿子一根寒毛的。”
  见她如此激动,仿佛正中霍正东下怀,“我当然不会动那小东西的一根寒毛,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他会被当成明宙集团的继承人来抚养,我怎么可能会对我的曾孙不利,是吧,胡霏霏小姐?”
  那不是真的!
  不是的!
  胡霏霏在心底无数次的告诉自己,霍正东所说的一切,无非是想打击她而已。
  他因为和孙子发生冲突,所以把怒气发泄到她的身上,他对付不了精明厉害的霍郢辰,就欺负她这个老实人。
  死老头、坏老头!
  我诅咒你吃饭消化不良,喝水就拉肚子,最好每天晚上失眠,就算睡着也会不停的作恶梦。
  哼!她踩着愤怒的步伐,离开了霍正东可比皇宫的豪华别墅。
  真是见鬼!明宙集团的老板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钱到这种地步?
  家仆几十个,守在门口的保全阵仗更是可以媲美军事总部。
  看来霍郢辰的爷爷的确比霍郢辰更厉害,她要不要打电话给他,向他证实那死老头话中的真实性?
  胡霏霏陷入犹豫之中,有些担心,又有些茫然。
  那晚,他温柔的将她拥在怀中,告诉她这辈子都会对他们母子不离不弃。
  她应该相信他的,他虽然有时候嘴巴很坏,但从来也不曾欺骗过她,所以一旦说了,那就是一辈子的誓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 ***
  时间在不经意之间缓缓流走,转眼间又过去三天。
  这三天来霍家一家三口依旧和乐融融。
  转眼,迎来了西洋的情人节,正在家中陪着儿子玩的胡霏霏接到霍郢辰打来的电话,要她好好的打扮一番,晚上要带着她和儿子去餐厅吃饭。
  虽然霍郢辰对她和儿子极疼爱,但两人却极少在这种有象征意义的日子约会。
  放下电话后,她兴高采烈的抱着儿子去洗澎澎,将小不点打扮得漂漂亮亮,就像一个小天使。
  母子两人兴致勃勃的坐上霍郢辰派来接他们的座车,来到一家豪华餐厅。
  二月十四号,是专属于情侣的日子,但是一家三口同时出现的场面却成了二人世界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英气逼人的年轻父亲,清纯可爱的年轻母亲,再加上一个圆滚滚的可爱小天使。
  在这家餐厅里顿时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霍郢辰穿了一身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装,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贵族般的气息。
  他的怀中抱着可爱满点的小杰,小家伙在父亲和母亲的逗弄下呵呵直笑。他短嫩的四肢在父亲的怀中爬来爬去,一会扯他的领带,一会又抓他的皮带。
  被儿子折磨的霍郢辰真是苦不堪言,偏偏他又极其的纵容着儿子,直到小家伙踢翻摆在桌面上的酒。
  “哗”的一声,红色的酒液顺着桌沿流到霍郢辰的西装裤上。
  胡霏霏不禁皱眉,轻轻掐着儿子的两颊,“小杰,你就不能安静点吗?总是欺负你爸爸。”
  霍郢辰皱着眉头瞪住惹祸的儿子,修长的大掌在儿子白嫩嫩的小屁股上轻拍两下。
  “这笔帐先记着,等你长大懂事后,看我不把你的小屁股打烂。”口中虽然说着威胁的话,但眼中那宠爱的目光却完全没有半点暴戾之气。
  他起身将儿子放到胡霏霏的怀中,“我去一下洗手间,记得拿面纸给他擦擦脸,你看他现在都脏死了。”
  她好笑的接过儿子,嗔怒的瞪他一眼,“还说小杰,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脏死了。”
  目送着心爱的男人去了洗手间,胡霏霏手忙脚乱的为儿子清理善后。
  不过小家伙显然并不受教,而且健忘,他扬着肥嫩的手臂挥来挥去,趁母亲一个不注意,小手便抓向餐巾。
  眼看着所有的东西都要被小家伙给扯下来,胡霏霏还没来得及阻止,已经有一双修长白皙的手阻止了这一切。
  胡霏霏充满感激的抬头道谢,只见一个拥有一副可以媲美模特儿身材的美女,一头长发随意挽在脑后,精致的五官美得令人屏息,身上还飘出一股淡淡的、极好闻的香水味。
  “你的儿子好可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如黄莺般美妙动听。
  胡霏霏略感惊讶,直勾勾盯着眼前的女子,她总觉得那熟悉的五官仿佛在哪里曾经见过?
  就在她暗自琢磨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漂亮女人也站直身,微微转头,当她的目光与刚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霍郢辰交接时,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郢辰……好久不见!”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