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凌风集团总裁霍郢辰于日前正式接掌明宙集团总裁之位。
  凌风集团正式归到明宙集团旗下。
  明宙集团现任总裁霍郢辰与美国蓝盾集团的千金艾丽丝·罗伯茨一起出现在凯旋酒店……
  明宙集团总裁……
  胡霏霏将手中的报纸揉成一团,“啪”的一声,丢进垃圾桶中。
  每天都有报导大肆宣传着关于霍郢辰的一切。
  有没有搞?那家伙又不是偶像明星,那些记者有必要把他的事迹炒作得这么夸张吗?
  最可恶的就是那些明明都是些财经记者,可报导出来的内容却比娱乐版的新闻还要八卦。
  胡霏霏心底十分不爽,明明都带着儿子落跑了,可这些小道消息却无孔不入的闯入她的视线。
  她就知道那家伙现在一定过得如鱼得水,没了她和儿子照样快活。
  徐泽铭是个混蛋,霍郢辰也一样。
  幸好她够聪明,趁夜抱着儿子逃亡。
  否则一旦那男人翻脸,将她给赶出霍家大门,她岂不是要跟小杰从此天各一方。
  只不过让她不解的是,霍郢辰与他爷爷不是势如水火吗?如今他怎么会答应继承明宙集团?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胡霏霏向来不适合思考,太复杂的东西到了她的脑袋里就会变成一团浆糊。
  “小杰,你把拔肯定已经把我们母子两人给忘掉了……”
  看着怀中的宝贝儿子,现在这个小家伙已经开始会讲话了,会口齿不清的喊着妈妈。
  回想起一个月前的那晚,她和霍郢辰因为儿子而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以互不理睬对方而告终。
  当她哭着回到卧室时,心底越想越不是滋味,霍正东的话也在那时冒出头。
  如果霍郢辰当初让她生下小杰的目的,真的是想以此来换取自由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和齐若薇复合,将小杰双手奉送到霍正东的面前。
  不!她才不要儿子沦为工具,在没有爱的环境中长大。
  于是她连夜收拾好行李,带着儿子跑路。
  母子两人一路南下,没有回去南部投靠父母,而是来到高雄,因为这里曾是外婆的家乡,小时候她和外婆来过几次,对这里的环境还算熟悉。
  幸好之前霍郢辰在她的户头里存了不少钱,让她能够租一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公寓过活。
  如今母子两人已经在高雄住了一个多月。
  只身带着儿子的胡霏霏初来乍到,自然会招来左邻右舍好奇的目光。
  不过她性格好,人又单纯,再加上十分热心,经常帮左邻右舍照顾小孩,时间长了,也就和这个社区的婆婆妈妈打成一片。
  善良的婆婆妈妈们不敢直接问关于小杰父亲的事,只能旁敲侧击,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可怜的小女人被台北的坏男人给骗了。
  活了整整二十年,胡霏霏还是第一次与人相亲。
  虽然很感谢邻居的好心,见她一个人带着儿子辛苦,一边同情她年纪轻轻所遇非人,一边又四处替她寻找好对象,可问题是,她没那个意思啊!
  只是她的拒绝听在婆婆妈妈的耳中却变成了害羞,依然故我的继续替她安排相亲。
  例如此时此刻——
  宝贝儿子被邻居梅婆拐去陪她家的小孙女乐乐,而她则被梅婆给拐进这家西餐厅。
  胡霏霏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头,梅婆在把她引见给眼前的男人后就自动闪人,把她独自丢在这尴尬的场合中。
  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呃……应该算是中年了吧,毕竟头上秃秃脸上有纹的男人都被她归类为大叔级。
  张大富短肥的十指上戴了至少八只金戒指,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
  一身奢华的名牌服饰,穿在他的身上却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当胡霏霏仔细打量对方时,张大富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也在打量着她。
  “听说你被人玩玩后被抛弃了……”才一开口,他便给人一种极度粗俗的感觉。
  胡霏霏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些都已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提。”
  “我还听说……你身边带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孩。”说到这里,他轻佻的瞟了她一眼,“本来我是不喜欢别人穿过的破鞋,何况还带一个拖油瓶……”
  胡霏霏愕然。失礼的人她见多了,但像他这么超过的还真不多见。
  “张先生,今天这场相亲,并非是我的本意,所以我想……”
  她还要再说下去,却见对方突然将一颗大头凑了过来。
  “胡小姐我告诉你哦,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刚开始梅姨说要介绍个有小孩的女人给我时,我还很介意,可看到胡小姐之后……”他一双色眼在胡霏霏的俏脸和身上瞄来瞄去。“我才发现胡小姐你虽然身材瘦巴巴,脸上还长了几颗上不了台面的小雀斑,而且身材也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完美,不过我对胡小姐的嘴唇很感兴趣……”
  “张先生!”
  才开口打断对方长篇大论的胡霏霏,突然发现自己被人给扯住了手臂。
  “妈妈……”
  稚嫩的一声轻唤,令她心头一跳,垂眸就见一个大约五岁的小男孩正仰着巴掌大的小脸看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内还闪着期盼的光芒。
  “妈妈,你不要和这位伯伯相亲好不好?我们回家吧,爸爸还在等我们,还有哥哥姊姊弟弟妹妹他们……”
  “胡小姐,你到底生了几个小孩?”
  张大富已经管不得小男孩叫他什么,听他一口气道出那么多孩子,他吓都吓死了,他可不想祖产都拿去替别人养小孩。
  胡霏霏一脸茫然的摇头,“他、他不是我的小孩……我只生过一个儿子……”
  “妈咪,求求你不要不理我们,我们都知道你带我们很辛苦,最多我们以后不调皮捣蛋,而且还会很听话很听话……”
  “喂……你是谁家的小孩呀?不要乱认妈妈啦,我不是你妈妈,你认错人了。”
  “妈妈,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小孩太多,没有时间出去玩就把我们兄弟姊妹给抛弃……”
  “妈妈,如果你嫌每天给弟弟喂母奶会影响身材,大不了我们给弟弟喝牛奶嘛……”
  “妈妈……”
  正说话间,从餐厅门外又跑进来几个小鬼,扯着胡霏霏的手努力的叫妈咪。
  她被眼前的状况给搞糊涂了,谁来好心的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的世界中突然出现这么多小萝卜头争着抢着叫她妈?
  “胡小姐,没想到你明明都生了这么多小孩,居然还骗我你只生过一个。”
  “事情不是这样子的。”她慌乱的想要解释,却看到餐厅其他的宾客也都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她。
  “这女人看上去年纪轻轻,没想到这么能生养。”
  “是啊,只不过做人就有问题了,居然会为了出去玩和保养身材,连亲生小孩也要抛弃……”
  一群人小声议论着。
  胡霏霏被这种状况搞得几乎要发狂了。
  就在这时,餐厅的门口,蓦然出现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
  霍、霍郢辰?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胡霏霏吓了好大一跳,心底也没来由的狠狠狂跳了几拍。
  霍郢辰缓步走了进来,刚刚还把胡霏霏围个水泄不通的小朋友立刻迎了过去。
  “爸爸,妈妈她不但不肯跟我们回家,而且还不肯承认我们就是她的小孩,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一群小朋友叽叽喳喳,开始拚命数落胡霏霏的残忍。
  只见霍郢辰一向骄傲的俊容,在看到胡霏霏时,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委屈。
  “老婆,我不过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在家里陪你,你也不用狠心的将我和孩子们抛弃吧……我拼命上班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买漂亮的衣服,让你们母子过更好的生活,可你说走就走,现在还来和别的男人相亲,你知不知道……这对我的伤害很大。”为了增加戏剧性,他还假意挤出一脸悲伤。
  “天哪!这女人的脑子有问题吗?放着这么英俊、爱家的老公不要,居然找那种没品的男人相亲?”
  “可不是吗?看她老公就是一副很有担当的样子,而且又顾家爱小孩,这女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了……”
  “停!”实在忍无可忍的胡霏霏大吼一声,“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我和这男人之间没有关系,他才不是我老公……”
  “霏霏,你不要再说这种伤人的话了,我知道你带走了小杰,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做爸爸的,已经有好多天都没看到宝贝儿子了……”
  “我不准你来跟我抢小杰……”
  “我不会跟你抢小杰的,我们是他的爸妈,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我怎么会跟你抢呢?”
  “虽然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但是我儿子他还是我儿子……”
  “好好好,你儿子就是你儿子,可他也是我的儿子啊。”
  霍郢辰说得乱委屈一把,可眼底却含着恶作剧的光芒。
  胡霏霏这个单纯的小女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被他几句话一激,顿时乱了手脚。
  “这女人也太过分了,刚刚还不肯承认那些孩子是她的小孩,现在居然又跟丈夫抢孩子……”
  “该不会是脑袋真的有问题吧?”
  四周再次传来议论声。
  “胡小姐,这么说来,你真的生过很多个小孩了?”
  胡霏霏被搞得神经衰竭,偏偏张大富又要上前轧一脚。
  她凶巴巴的瞪他,“我生过几个小孩跟你无关,还有你……”她转身瞪向霍郢辰,一手扯住他的手臂,“你给我出来!”
  不理会一群小毛头的起哄,也不理会餐厅众人诧异的眼光,她粗鲁的将霍郢辰扯到餐厅外。
  “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就见刚刚还一脸委屈的霍郢辰顿时换了一张面孔,他优雅的从皮夹里拿出一叠钞票,分给那群小萝卜头。
  小鬼们得到了报酬,个个都高高兴兴的离去。
  “你、你花钱雇他们来耍我?”
  “怎么样,知道被人耍的滋味很难受了吧?”他恢复一脸冷漠,牙关咬得紧紧的,“居然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带走我儿子,胡霏霏,你想不想知道我那个时候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抬起她的小下巴,眼神深邃幽暗,“就是把你这个欠扁的家伙吊起来打一顿。”
  “你凭什么打我?”她不客气的挥开他的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居然找来那么多小孩叫我妈妈,毁坏我的名声,还……还让别人以为我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坏女人。”
  只要想到刚刚在餐厅里面的情景,她便气个半死。
  “这么说来,你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相亲还有理了是不是?”
  如果不是他雇请的征信社及时找到她的下落,搞不好这小女人就被别的男人给抢走了。
  自从她带着儿子离家出走之后,整个霍家一片大乱。
  佣人和忠伯显然以为是他赶走他们母子,对他不无埋怨。
  最可恶的就是,那只老狐狸居然趁着这个时候要他交出儿子,履行当年所签署的协议。
  其实早在老狐狸第一次对小杰下手时,他就已经做好由自己继承明宙集团的准备。
  为了霏霏,为了宝贝儿子,为了他们一家三口能幸福快乐的一起生活,已经与老狐狸决裂多年的他妥协了。
  那段日子,为了尽快将凌风集团内部重整并入明宙旗下,他忙得日夜不休。
  胡霏霏却选在那种时候给他搞失踪,害他一时之间措手不及,完全没了方向。
  从那之后,他一边达成和老狐狸之间的交涉,一边雇请征信社寻找这对母子的下落。
  结果这女人竟敢给他躲到高雄,还不要命的跟个老色鬼相亲。
  “你都已经跟旧情人重温旧梦了,我为什么不能和别的男人相亲?”她小脸一沉,“这样一来,你身边少了个碍事的女人,更少了个小拖油瓶,你霍大少恢复自由之身,还怕那位美若天仙的齐小姐不乖乖回到你身边,和你双宿双飞?”
  霍郢辰目不转晴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小脸,“我为什么要和齐若薇双宿双飞?”
  “哼!霍郢辰,情人节那天你为了她赶我们母子回家,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你要耍人也该有个限度。”
  她是不够聪明,但也不是一个笨蛋,所以她宁愿选择逃避,也不要亲自去面对被他抛弃的痛楚。
  “所以你就推论出,我会为了那个姓齐的女人,将你们母子赶出霍家,从此对你们不闻不问?”
  “我有理由这么怀疑。”她执拗的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而且我外婆还说,男人一旦变了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必须为自己和小杰想好后路。”
  霍郢辰怒极反笑。“所谓的后路就是带着孩子偷跑,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胡霏霏……”他突然一把掳住她柔嫩的下巴。
  她被迫看着他好看的俊脸,“这是你逼我的,如果不是你答应把小杰送给你爷爷当继承人换取自由,去跟齐若薇双宿双栖,我会一个人自己默默离开,就如同我当初答应你的那样。”
  “看来老头曾经把你请去作客了,不过你的想像力还真是丰富得让人佩服。”霍郢辰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没错,当年,我的确曾跟齐若薇有过一段感情。她是个漂亮的女孩,性格又温顺可爱,我也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希望能和她共度一生,可没想到爷爷会跳出来反对。”
  “那只老狐狸总是吝于给我温情,却要我什么都听他的,因此当他命令地反对我和齐若薇交往,说她之所以接近我是想利用我,我根本就听不进去。”
  说到这里,霍郢辰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我执拗的跟他作对,就是想证明他的判断是错误的,我以为我的人生不会出现任何错误,直到……”
  他的话一顿,目光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直到明宙集团的商业机密被竞争对手拿到,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是她做的,我才幡然醒悟,我的确是被她给利用了,那时有别的富商包养她,她为那人接近利用我。”
  胡霏霏张大了小嘴,万万没想到真相居然会是这样。
  霍郢辰不理会她的惊讶又继续道:“因为我的固执,害得明宙集团损失了整整三亿美元,我无法容忍这种错误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因此而建立了凌风集团。”
  这段往事,对他来说是极其羞辱的回忆。
  所以他刻意遗忘,选择逃避,并在将赚来的三亿美金如数还给爷爷时表示,从此以后,他将放弃明宙集团继承人的身分。
  “……对,一开始没想太多的我是答应了将小杰送给死老头做继承人,可是当小杰一天天的成长,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不愿放弃你们母子,哪怕得在爷爷面前丢脸,被他刁难也无所谓。”
  胡霏霏受震撼的听着他一声重似一声的解释。
  “是、是真的吗?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我和小杰?”
  她误会了吗……
  噢,天哪!她居然……搞错了一切!
  霍郢辰没好气的瞪她,“我承认情人节那天为了齐若薇放你和小杰的鸽子是我不对,可当我和她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之后,两人就没再联系过了。”
  “后来一个国外客户突然来台,为了尽早将几个大生意搞定,我天天忙到凌晨才回家,而且那段日子爷爷又一边向我施压,逼着我交出儿子,我太过心烦,所以才对你和儿子乱发脾气……”
  一丝愧疚油然而生。
  “霏霏,跟我回台北吧,我好想念你和小杰,岳父、岳母也都在台北等你回去团聚。”
  “什么岳父、岳母?”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傻瓜,当然是你爸妈,都怪你临时落跑,害我答应岳父、岳母在小杰周岁时办婚礼的诺言没有做到,两位长辈差点没拿菜刀上台北谋杀准女婿。”
  “羞羞脸,自称是准女婿,你又没向我求过婚……”她委屈兮兮的嘟嘴。
  “你可以向我未婚啊。”他眼中闪着促狭的笑意,恨不能一把将眼前嘟着红唇的小女人扯进怀中好好疼爱一番,以报这么多天以来的相思之苦。
  “我、我是女生耶,外婆说未婚是男人才做的事……”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走喽……”
  “喂!等一下啦!”她一路小跑追过去,八爪章鱼似的抱住他的手臂,一双盈盈水眸羞怯的看着他的俊容。“霍、霍郢辰先生,你……你能不能嫁给我,做我胡霏霏的老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