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好好的一件喜事怎么会变成闹剧收场?
  原本今天是齐靖衡和高培兰结婚的日子,可新郎到高家迎娶时却扑了个空,准新娘留书出走,说自己做了蠢事,也使得高、齐两家蒙羞,可为了可以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她决定离家出走。
  娶亲现场充斥着喧哗和咆哮声,只见齐靖衡铁青着脸,不发一语的扯掉xiōng前的新郎喜花转身就走。一群死党怕他出事,紧跟在侧,陪他喝了一整天的酒。
  齐靖衡酒量不差,要灌醉他很难,一群男人喝得吐了又醒,醒了又吐,还轮番上阵,直到他最要好的麻吉殳怀焄栅栅来迟,好不容易才把他撂倒,要送他到某个“洞天福地”去享用他们几个送他的疗伤礼物,齐靖衡却在这种时候杀风景的狂叩他的秘书,要她来接他。
  没办法,只得由他口中得意的女秘书尹劭洁开车,送他到瀚洋大饭店去喽。
  “总、总经理小心!”尹劭洁搅扶着上司走出饭店电梯、刷卡入房。喝醉了的齐靖衡几乎把所有的重量全压到她身上,累得她气喘吁吁,以为自己到不了房间,在抵达目的之前就会阵亡。
  看似高瘦身上没几两肉的男人,没想到这样重。
  把齐靖衡扶到床上休息,她自己也瘫在床上,好一会儿动弹不得。
  待气顺了之后,尹劭洁才想到,这里是他死党口中的洞天福地,那他们送他的疗伤礼物呢?
  方才看他们几个暧昧的表情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所谓的礼物,应该是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可来到这里,四处看了下,哪来的女人?
  难道是她误会了?
  尹劭洁坐了起来。人她已经送到,却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回家?她是想留下来照顾他,可是这样好吗?
  正当她犹豫不决之际,一旁的齐靖衡也突然坐起身,烦躁的扯着领结,皱着眉低声嚷嚷,“水……给我一杯水。”
  她忙下床去帮他倒了杯过来。“水来了,慢慢喝。”
  他伸手来接,手一松,原本他手中卷成筒状的东西掉落,她捡起来一看──
  是份新郎已签下名字的结婚证书。
  新娘都和别的男人跑掉了,他为什么还要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真的很希望高培兰成为他的妻吧?连他喝得烂醉的情况下都不忘了它,他在等待奇迹出现吗?希望高培兰能悬崖勒马回头嫁他吗?
  她盯着结婚证书暗付,没发觉齐靖衡正直瞅着她看。
  “你……你是培兰……”眼前的影像很模糊,看那纤细的骨架,一头长发……是了,一定是培兰!她有一头美丽的长发。
  “不,我不是!”
  齐靖衡一把抱住她。“培兰……你终于回来了吗?”
  “我不是高培兰,我是尹劭洁!”她用力的想挣脱他,怎奈男女天生的力气实在相差悬殊。
  齐靖衡对她的话充耳未闻,他mō索着床上,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东……东西呢?”
  “你在找什么?”
  “证书……结婚证书,我签了名,你还没签……”在床缘他看到了那张纸,伸手要抓,一个重心不稳反倒滚下床。
  尹劭洁吓了一跳,“你有没有怎样?还好吗?”
  他固执的将证书拿到她面前。“签名!”
  要她签结婚证书?尹劭洁怔住了。
  “我……”她又不是高培兰,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签下名字,我要你成为我的,不再离开我。”此时的齐靖衡像个小孩似的任性执拗。“我要你是我的,只属于我的!”
  如果这些话是他对着尹劭洁说的,该有多好?只可惜,这辈子对他而言,她永远只是他的下属,一个工作上的得力助手而已。
  尹劭洁看着递到她面前来的结婚证书,接了下来,从皮包里拿出笔,在证书上写下了别人的名字,每签一个字就多一份罪恶感,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冒领属于别人的东西。
  属于高培兰的温柔,属于高培兰的幸福,属于高培兰的承诺,属于高培兰的齐靖衡……
  “培兰……不要再离开我。我知道我这样的工作狂一定会让你寂寞,可我答应你,我会多抽出时间陪你!我保证,婚后我会减少加班,尽快回家……你喜欢看电影,只要有好片……不,只要有你喜欢看的片子,我们就去看……这样好不好?你说好不好?”
  第一次看到齐靖衡这么痛苦的模样,尹劭洁不禁叹了口气。“……好。”
  他凑近她,吻上了她的唇,他的吻热情而温柔,她曾试着推开他,可随着他的吻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急切,她最后仅存的一点理智崩塌了,兵败如山倒……
  偷多偷少,已改变不了她行窃的事实,她沉沦了。
  这一夜尹劭洁成了“窃贼”,偷了属于别的女人的齐靖衡。可这样的事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也不容许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因此她要记住这一切──齐靖衡吻着她时温柔的表情、挑逗她时邪肆的眼神、进入她时的满足叹息……
  这一夜的月光,竟温柔得让人想哭。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yqxs. 
  齐靖衡在事后的一个月才正常上班,倒不是真的受伤到连工作都没心情,原本他也打算第二天就上班,可那样做太逞强,他一向不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这三十天的时间他去旅行,到日本、到英国、德国……他在沉淀、在思考,或许也在累积往前走的气力和智慧。当他觉OK了,便会回到工作岗位。
  这段期间他不和任何人连络,只是每到一个国度落脚,就寄一张明信片给尹劭洁,没有署名,只有平安两字。
  为什么只寄给她?因为她是唯一会担心他的人吧。
  一早到公司还来不及进自己的办公室,他就直接进总裁室,一直到接近中午时才离开,回到睽违了一阵子的工作场所。
  他一进办公室,尹劭洁便抱着一大迭的卷宗跟在他后头进门。他才坐定,她就说:“欢迎回来,总经理。”
  “没有更好的欢迎词吗?”
  “你看起来精神很不错。”
  齐靖衡失笑。他的尹秘书真的很不会阿谀奉承那一套,算了,她若变成那样,他也不会留她在身边了。“精神不错,所以很适合工作是吧?今天的行事历有什么事?”
  “总经理,您请假期间有些文件待批,这些是比较急的部份,还有一些可稍缓再批。接下来是要向您报告今天下午的行程,下午两点主管会报,四点……”
  待尹劭洁报告完毕,齐靖衡突然说:“尹秘书,有件事我想请问你。”
  “是。”是要问外派的事吧?早上他进总裁室,可能也是针对外派事宜做最后确定。上个星期人事命令下来了,他将任命为赫宇集团欧美区总裁。
  而她已有了决定,此刻决定就在他桌上,他还没发觉吗?
  “我听一些朋友说,我喝得烂醉那晚……是你开车接我到饭店?”
  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问题,她心跳顿时失速,但仍强作镇定的回答,“是。”
  “你送我过去的时候,房间里有人吗?”听怀焄说,那晚他醉到连走路都走不稳,尹秘书送他到饭店,一定会陪他上楼。
  齐靖衡的眼神犀利得宛如在做探寻,他在怀疑她吗?怀疑那一夜和他上床的女人是她?
  只见他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当他知道那一夜的女人是她时,会如何看待她、处置她呢?
  他是否会一脸懊恼沮丧?会不会鄙视她?甚至认为她打算以此做要挟,妄想麻雀变凤凰……老天,这些其中任何一样都足以让她痛不yù生!她不想冒这个险!
  更何况在明知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女人时,她居然允许自己对他投怀送抱,对于这样的自己,她一样无法原谅。那一晚齐靖衡是强势,可并不蛮横,只要她坚持,不至于让事情发生。
  “没有。”尹劭洁深吸了口气答复,然后说:“把你安置好我就离开了,怎么了吗?”
  “你很快就离开了?”
  “……是。”
  也就是,那一夜和他一夜癫狂的女人并不是尹秘书。不自觉的,他松了口气。
  幸好不是,在她心里有人的情况下,如果他们真的上床了,想必是他喝醉了强要她,发生了这样的事不但他愧疚万分,还有可能失去一个好秘书。
  只是,那一夜究竟是谁?不是那些损友安排的女人,听说那女人出了车祸,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目前听来似乎也不是尹秘书,更不可能是落跑新娘高培兰。
  那会是谁?
  他依稀记得那女人纤细如柳的体态,依稀记得他突破女子初经人事时的那道屏障,身下娇躯的微微轻颤和呜咽低泣声,他甚至隐约记得那女人不断的在他耳边说着她爱他……
  难不成他作了春梦?不,绝对不是!
  他又不是十几岁的小伙子对那种事似懂非懂,更何况,床单上还有癫狂后的证据。
  他确定,那一夜他怀里确确实实有个女人,可恶的是,他对那女人的长相完完全全没有印象!
  那家饭店的小开和怀焄熟悉,他也曾拜托他调通廊的监视录像带出来看,可奇怪的是,那卷带子怎么也找不到。
  “我想……那个女人是在你离开后才来的吧。”
  “谁?”她不八卦,但此刻不得不表现出该有的好奇。若表现得太不在乎,或一点也不感兴趣,怕会引起他的疑惑。
  齐靖衡在说这些话时,仔细看着尹劭洁的反应。“一个在我结婚证书上签了名的女人。”
  “可能只是好玩吧!”她直视着他的眼说话,心中暗付,面对这男人,还真是半点大意不得!
  等不到他的响应,她恢复公事公办的模样道:“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先回座位了。”
  “等等,尹秘书,外派的事你该给我答复了吧?”那晚的事暂且搁下,现下最重要的,反而是外派的事。他给她最后的五天期限早过了。
  齐靖衡有些自嘲的想,被女人背叛也不全无好事,起码外派一事就进行得很顺利。
  “你考虑得怎么样?”方才他和集团总裁讨论这件事,总裁对他所提出的,给尹秘书一个主管头衔,同他外派一事并没有意见。
  尹劭洁看着他。“我的决定在你的桌上了。”
  “桌上?”他心尖打了个突,蓦地有股不祥的预兆。
  一欠身后,她回到仅隔着一扇门的办公室。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