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出了诊疗室,齐靖衡看到尹劭洁已坐在通廊的位置等他。四目交接,彼此默然无语,他扶着她上车。
  这下,对于尹秘书为什么要休息一年,他想,他得到再清楚不过的答案了。怀孕十个月、生孩子坐月子,然后稍微让体态恢复以掩人耳目才能上班,是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在赫宇,她未婚生子的事很多人会知道,这个社会在某些事情上还是很保守。虽然人们对于很多事比以前开放许多,可对于女人有了孩子,身边却没有个叫丈夫的男人仍免不了指指点点,蜚短流长,此刻的他好像可以理解尹秘书为什么要离职了。
  他想起两人在车子里的对话──
  “为什么不说话?总经理该有些话想问我才对。”尹劭洁主动开口。
  “我可以吗?”现在他的心情还是很混乱。
  她浅浅一扬唇。“最大的秘密你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不能问的?”
  “我可以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不行!”她悍然拒绝。
  “也就是,孩子的爸是个更大的秘密?”到底是谁?他真的很想知道!“你那么坚持把孩子生下来,是因为你爱孩子的爸吗?”一般而言是这样没错,可现在这个时代,也不是没听过只要孩子不要爸的情况。
  “……对。”
  一想起尹劭洁说这话时坚定的眼神,齐靖衡心头就很闷,把侍者端来的酒又喝了泰半,才放下杯子,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喂,这样喝,很快倒的。”和他有着同样魅力等级的帅气男人绕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我正想找你呢,你倒是早一步拨了电话给我,找我有事?”殳怀焄和他较之其他几个朋友,算是比较少见面,却是最常单独见面的人。
  齐靖衡招来了侍者。“闷、烦、不爽、不痛快……”
  殳怀焄一笑。“看来大少爷恼了!”向侍者点了一杯和他一样的酒。“我原本以为,你这时候应该为外派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才是,没想到还有心情烦别的事?可见你还不够忙,是你的万能尹秘书让你太闲了吗?”他常听到靖衡提到尹秘书,也见过几次面,感觉上是个不错的女人。他最近遇到了些麻烦,正想借将呢!
  “甭提了。”
  “怎么,她还是不打算跟你到美国吗?”
  “外派是多少人的希望,我还释出了不少利诱,可她却坚持拒绝。”即使知道了她拒绝的原因,但一想起这事,他还是老大不高兴。
  “这么有个性啊!”
  “什么有个性?根本是不识好歹、目光浅短!因为她……”齐靖衡犹豫了下,为了保护她,不得不对自己的好友有所保留。“尹秘书她想要找人安定下来。”事实上是她想把孩子生下来!
  至于什么把握住好男人,尹秘书也招了,那只是为了要辞职胡诌的。
  “很正常啊,男人和女人天生不一样!女人渴望家庭,即使是女强人也一样。不过话说回来,尹秘书推掉了这样大好的机会,别人可是虎视耽耽,自有懂得把握机会的人。”殳怀焄有些玩味的端详着一向无所不利的好友。
  靖衡精明能干,睿智又加上有点小腹黑,通常只有他教人栽跟头的份,什么时候见他吃瘪了?
  前一次是他未婚妻和男人跑了,但感情的事本来就很难论输赢对错,输了就输了,也没什么。可这一回……尹秘书对他来说,真的只是女秘书吗?
  齐靖衡想都没想,直觉反驳,“我要那些人做什么?”
  “也就是,你非要尹秘书不可喽?”殳怀焄眼里闪过一抹异采。
  “……”齐靖衡心里真的很闷。为什么他就是找不到一个懂得他的人,能在谈话中解了他心中的结?好友这席话,反而令他更呕了。
  他当然欣赏懂得捉住机会往上爬的人,可是……可是那人为什么不是尹劭洁?
  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不!根本就是连知道都不知道她爱他的男人的种,她宝贝得要死,还一副不畏艰难准备好当个未婚妈妈的模样,她真的以为未婚妈妈这么好当吗?
  比起选一条想都不必想就知道绝对是崎岖难行的路,她为什么不懂得紧抓住他这条飞黄腾达的康庄大道呢?
  她明明看起来精明能干,原来也有胡涂的时候。
  不,也许她一点也不胡涂,而是她太爱那男人了!一思及此,他的心更……闷了。
  殳怀焄好笑的暗付,也就是说,人家都已摆明了拒绝,他还是不想放弃。呵呵:这倒鲜了!他有趣的看了好友一眼。“有件事我怀疑很久了。”
  “嗯?”
  “就我所知道的,近来最让你受伤的事件该是高培兰逃婚一事……”
  一听到高培兰三个字,齐靖衡的脸色变了。“是朋友就不要再提那件事。”
  “不,我只是想说,未婚妻和男人跑了的事,该比女秘书辞职不干严重得多,可为什么我老觉得你的反应刚好相反呢?
  “高培兰的事你在大醉一晚、自我沉淀一段时日后,我瞧你恢复得满快的;可尹秘书……你不觉得你的坚持很莫名?像赫宇这样的大企业,要找到像尹秘书这样能干的人不会是难事,依你以往的性子,给脸不要脸,对方就等着后悔。可这回的事,你表现得像个不成熟的小鬼面对最心爱的玩具要被抢走时一样,不可理喻。”
  “你到底想说什么?”齐靖衡紧皱眉头,拿起酒杯。
  “尹秘书会不会就是你的死穴?”
  “胡说八道!她是我倚重的左右手,就只是这样而已。”
  殳怀焄但笑不语。“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齐靖衡将杯子搁回桌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后头的那句话……话中有话。“方才你说有事找我,什么事?”
  先说明自己的状况博取同情,之后的事才好商量。“你知道的,我半年后要职业移民,可能是担心我去娶个洋妞回来,最近被我妈逼着相亲,一个月相了三回,还不包含婚友社的活动,我的私人假期几乎都被拿去和不相干的人吃饭,再继续相亲下去,我不是去当和尚,就是‘屈打成招’!说真的,这两种状况都不理想!”
  虽说他个性随和,可对于将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他可是很挑剔的!
  齐靖衡苦闷的心情明显被转移了,有些幸灾乐祸。“情况比起我来好不到哪里去。”要是之前,他一定会告诉他,相亲也没什么不好,可打从他相来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跑了之后,如今的他会以受害者身份登高一呼──相亲不仅瘦了荷包、làng费时间,而且有害身心!“只不过,你不是认识了不少女人,没有认真交往的吗?”
  “那些都只是朋友而已,不会让我想娶回家,我妈也不会喜欢。”
  “伯母喜欢?那你铁定不会喜欢。”殳伯母喜欢文静、甜美乖巧的女孩,而怀焄喜欢有个性、独立而且性感的女人。
  “以前是这样,不过最近有了转机。”
  “是谁让步?”
  “谁也没让步,而是让我们母子俩都可以接受的女人出现了。”
  “有这样的女人?”齐靖衡一扬眉,好奇的道:“那我非得看看不可。”
  “对于你几乎每天都在看的女人,不必如此特意吧?”殳怀焄回了一句。
  “咦?每天都在看?”有这样的人吗?难不成他们母子看上他家老妈?不,不对,他早就不住家里了。
  “你的尹秘书。”殳怀焄揭晓谜底。
  “尹秘书?!”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
  “是啊,我对尹小姐的印象一直很好,上一次我妈在一个慈喜晚会上也见过她一次,一直问我,站在你身边的那个女孩是谁,对她很有好感。”
  “所以,你今天想找我的原因是……”
  “跟你‘借将’。”殳怀焄直言,“我想请尹秘书充当我女友,等到我出国,我妈没办法再逼我去相亲为止。”
  齐靖衡啜了口酒。“像这样挡箭牌的临时女友,只要花点钱,你要几个就有几个,不是吗?”
  “我妈那一关不好过。”
  “你这一关同样不好过。”就他所知,难得听到怀焄赞美女人。
  “总之,我想尹秘书是个很适合的人选。”
  他们母子都喜欢,也就是说,届时假戏真做也不会遇到什么阻碍喽?一想到这哩,齐靖衡压低眼睑,将眸子里的不悦掩去,筑高心墙的一笑。“这种事怎么问我呢?该问尹秘书才是吧。”
  “她是你的下属,总得先知会你一声。”
  “我没意见。”简单四个字,但他的思绪却转了好几折。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