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不要!她不要待在这里,在这里面对着喜欢到无以复加的男人,不但无法说出心里真实的感受,还得让他误以为她喜欢他的朋友,甚至拿她未婚怀孕的事在攻击她!她觉得受伤,真的很受伤。
  齐靖衡知道自己说错话,懊恼的追上她。“该死的!”他不是这个意思!一个未婚怀孕的女人,她要承受多少异样的眼光,能少一个人知道当然就不要多一个。如果想说,怀焄称得上是他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当初他就会说了。
  他只是……只是不想他们走得太近,那令他担心、嫉妒。
  齐靖衡在尹劭洁的手构到门把时追上她,下一秒由身后环住她。
  激动不已的大口喘气,她冷着声音,“放手!”
  “……不。”
  见他不但不放手,还环得更紧。尹劭洁突然拉高他一条手臂用力一咬──
  她咬得很激动、愤怒、哀伤,还有更多说不出口的委屈。在咬他的同时,她的泪水也夺眶而出。
  他忍着痛说:“我很抱歉!如果惹得你不高兴,我道歉。”
  她虽然气愤,可对于齐靖衡的环抱她一样不知所措,只能怔在原地。
  “我……无意伤害你,可能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令人沮丧的事,我有点失控。”
  尹劭洁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他这样,她突然有些担心他。
  他将她环得更紧。“你可不可以就这样安慰我十分钟?”
  “……”
  “不!五分钟就好了。”
  齐靖衡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气轻轻拂过尹劭洁的耳际,却落在她心中成为最沉重的担心。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yqxs. 
  又喝完了一罐啤酒,齐靖衡身边已经躺了六、七罐空啤酒罐。看他又开一罐,尹劭洁想阻止他,可从没见过他心情这么低落,一时不知从何安慰起。
  离开公司后,齐靖衡就开车载她过来这里。约莫四十坪大的高级公寓,这里家具很少,像是不常有人来,可又不像完全没人住的样子。
  她看了眼还没装铁窗的阳台,虽说这里管理好,有二十四小时轮班制保全,但感觉上阳台上还是装铁窗才好。
  “尹秘书……你知道的吧?其实我虽然是齐家人,可是血统不够纯正。”
  “……耳闻过,可我觉得那是总经理的,知道的并不多。”
  见尹劭洁小心翼翼的掩饰神情,齐靖衡反而觉得好笑。“我说尹秘书你啊,真的太保护我了。怕我受伤、怕我在意……我在想,即使我身边再出现一个能力一等一,甚至超越你的秘书,也没人会放这样的心思在我身上了。”
  她是他带出来的秘书,照理说,她的处事作风也会有几分像他,可他总觉得很多事情上她还是女人,太留余地。
  可后来他才发觉,她连这一点都像他,只是用在不同的地方。
  “我是外遇对象生的孩子,因为元配儿子死了,所以一手带大我的是大老婆,也就是你见过的老夫人,我口中的老妈。”他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是老妈生的,可她真的对我很好,小老婆儿子认祖归宗而被元配虐待的事不曾出现在我身上,她甚至比亲生母亲待我还好上百倍。”一想起他曾经的“以为”,那样的心情还是温暖了他。
  “你真幸运。”
  齐靖衡苦笑,对于尹劭洁的话不予置评,又开了一罐啤酒。“我爸在我大学时去世,在他走之前的前几天,曾单独把我叫到房间,要我答应他,即使能力再好、野心再大,他要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下赫宇的龙头位置,除非……有一天我大妈死了!他列了几个名单,要我把这些人推上上位。”现在想想,父亲是全然的相信他吧,要不这等大事怎会告诉当时还在念大二的他。
  “前任总裁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父亲是前任总裁,现任则是他的叔叔。
  “我也曾经疑惑过。当时的我甚至为此不满,可因为是父亲生前对我的请求,再不愿意,我还是答应了。后来从叔叔告诉我的一些事,我才知道,老妈和我父亲当初是企业联姻,使得两企业合并。后来老妈娘家投资失利,强势的向赫宇索回了当初的投资,一度使得赫宇差点周转不灵。
  “之后两家关系一度恶化,要不是那时我妈怀了身孕,只怕连婚姻都不保。待孩子出生,两家关系才又慢慢修复,但老妈娘家的投资在挹注大量资金的情况下还是回天乏术,终至宣告破产。相较于他们,赫宇却神速茁壮。老妈娘家的人就是在那时候到赫宇的,刚开始还收敛些,到后来自成一派,行为嚣张。
  “我妈亲生的儿子在国小一年级时和我父亲去游冰溺毙了。我父亲一直自责是他的错,因此原本想整顿那些人的计划便缓了下来,而那些人也清楚我父亲的愧疚心态,行为更加的目中无人。一直到我父亲以健康为由辞去总裁一职,并致力把和那些人不和,且过招多回的小叔推上总裁位置,让他可以大肆整顿那些人。”
  尹劭洁有些懂了。“前任总裁怕你一旦登上总裁的位置,那些人又会故态复萌。”人的贪念是很可怕的,尤其是曾经横行霸道的人,一旦尝过那种滋味,即使有朝一日时不我予,还是会不断的怀念当初恣意妄为的痛快。“可是……老夫人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你不也说了,她待你很好吗?”
  齐靖衡在心中一叹。“不但她对我好,连她娘家的人也都对我很好,好到像一家人!他们对我越好,我越和他们亲近,就和我父亲这边的叔叔伯伯越疏远。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我无意间发现老妈的日记……我才恍然大悟,她连宠我、疼我都必须每天在日记里一遍一遍的对自己催眠,就怕自己不小心对我露出小杂种的嫌恶表情。”他苦笑,不在乎的说:“我原来是一颗棋子,奇货可居!”
  他越是表现出不在乎,那越表示他受伤越重。尹劭洁心疼他所承受的一切,一直以为疼爱他的大妈和舅舅到头来原来只是在利用他,连疼爱都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一种手段……
  她终于明白老夫人为什么要她劝他了。距离总裁任满改选只剩半年,一旦齐靖衡“外放”三年……就如同放弃大位。
  “你不是决定外派,人事命令也下来了,不是?”
  “我妈和舅舅那些人,最近动作频频,企图想改变董事会的决定。听说有某位重量级的董事似乎也认同他们的说法,再由那位董事去说服其他人,目前我外派的事已被缓下,和欧美区总裁交接的,改由总公司派出的代理人。”
  “你可以拒绝这样安排的,不是吗?”
  “是啊,我是可以……”
  他可以,可他还是顾及老夫人的想法。即使她疼他、对他好只是虚情假意,但他还是无法忘记她给他的温暖。一思及此,尹劭洁也沉默了。
  她幽幽一叹,“现在的我只是个无能的秘书,无法替你分劳解忧。”看着他,她很想大大方方的去拥抱他,给他安慰,可她没有这样的权利。
  “尹秘书……不要走,好不好?”齐靖衡突然说,低低的磁性嗓音带着些许乞求。“起码在我还没外派的这段时间,留在我身边。”
  “……”
  他急急的道:“如果你不喜欢到公司,就在这里工作。”
  齐靖衡考虑到她肚子会一天天大起来,引来蜚短流长的困扰吧?可他没有道理留下她,对于他目前发生的事,她一点也帮不上忙。
  “总经理……”那样做很奇怪,也不合理。
  “你让我偶尔可以看到你,想说心里话的时候找得到人倾诉,就这段时间,这样还是不行吗?”
  只是这样的要求,她做得到吧?也许真是这段时间遇到了太多事,他希望有个他信得过的人留在身边吧。
  “……我知道了。”她拿起放在一旁的牛奶,吸管才插下,有只手就从她手中拿走了它。
  齐靖衡mō着纸盒。“还太冰了,再等一下。看来这房子需要的东西还不少。”微波炉、烤箱……这些都会需要吧?他在心中打量着。
  尹劭洁摇着头道:“不用破费了,只是短暂的。”
  不爱听这样的话,他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将阳台前的落地窗推开一个缝。
  “这房子……你很少来?”
  “是很少。”
  “为什么想买下这里?”虽然是高级公寓,可这里有点位处郊区,离公司其实有点距离。齐靖衡有这栋房子,她完全不知道。
  “这里啊……”他笑了。“是我在看到老妈的日记,心情低落到极点的那个时候买的。因为这阳台的方向看得到日出东方,我常在深夜的时候来这里,然后等着日出,看着令人窒息的黑慢慢消失,心里的低落也像透出了一抹曙光……”
  他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心情的低落吗?这是一个外界认为大器的人所必须承受的孤独吗?他是她最喜欢的人,实际上她却什么也帮不上他吧?!
  “我的肩膀不宽,但我想……还够温暖。”她突然脱口而出,可话一出口,她显然也吓了一跳。“那个……”她面红耳赤的想不出什么好说词时,齐靖衡一个箭步将她纳入怀中。
  “尹秘书,虽然你的肩不够宽,却是我最温暖的暖暖包。”这是他想得到最舒服温暖,又适合搂在怀里的东西了。
  “咦?”尹劭洁抬起头看他。
  她的表情像在质问,你也用这种东西噢?“怎样,暖暖包这么可爱的东西,不适合我这种jiān商形象吗?”他是比较不怕冷,不表示完全不怕冷。
  尹劭洁一怔,随即笑了出来,口鼻间满是齐靖衡身上淡雅的薄荷香气和若有似无的酒味……
  和他这么近的接触,以前的她想都不敢想。这是她遥不可及的梦,如今美梦成真,却还是觉得不真实。那是因为……她无法界定这样的拥抱吧?这是恋人才会有的拥抱,可他们明明不是这样的关系……
  算了,有些事真弄清楚,只是徒增伤心而已。
  这段时间有机会和齐靖衡常见面、相处,就当是上天给宝宝的亲子时间,有父亲陪在身边的日子,相信宝宝会很开心吧?
  齐靖衡说她是他的暖暖包,他可知,暖暖包不可能一直留在主人怀中,当它的温暖不能满足主人时,随时会被丢弃的。
  而她早预知这样的结局,不是?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