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大概是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是,医生说没问题……好,我知道了。”齐靖衡结束通话后,转身跟佣人交代一些琐事。一抹纤细身影正好缓缓下楼。
  “靖衡……”
  他抬头往温柔的声音方向看去。这个曾是他喜欢也恨过的女人,一时间,他也理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他只知道,对于高培兰,无论是爱是恨,从前那种总能左右他心绪的浓情蜜意已不复见。
  当然,当初那么难堪的感情结束方式,或多或少的不悦和恼怒是一定有的,可他放得下。
  “不是还不太舒服?你该多休息。”见她身子虚,犹豫了下,他向前扶住她。
  “我没事了。方才你在和谁讲电话?”
  “伯父、伯母打来的电话。他们很担心你的状况,原本打算提前回来,得知我在这里,要我好好照顾你。”高家二老目前在日本旅行,五天后才会返国。
  他原想早早处理完公事好赶去陪尹劭洁,哪知早上十一点左右,高培兰突然出现在公司,之后身体不适他赶紧将她送医。医生也诊断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怀疑可能是吃坏肚子。倒是她坚持做一堆的检查。感觉上与其说她就医,不如说她去做了健康检查。
  这一折腾,现在都晚上十点了!
  这之间他曾打了几通电话给尹劭洁,可也不知道她没注意或故意不接,他一直没能连络上她。
  “那怎么好意思。”高培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爸妈也真是的,自己的女儿不自己照顾,倒是很依赖你。之前我生病了,有我哥在家,他们还不放心的从美国赶回来呢!”
  齐靖衡淡淡的说:“说照顾是太过了,等一下我会找信任的管家过来帮忙,有空我会过来看看你。”他看了下表。“时间不早,我得走了。”
  他才站起身,高培兰立即拉住他的手。“靖衡,陪陪我,好不好?家人都不在身边,我又身体不舒服,现在的我很怕孤单。”
  “你若要人陪,我要管家等一下就过来。”
  “我不要管家,只要你陪我!”她不依的改揽住他。“靖衡,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我,而我也一直是爱着你的,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心里有她吗?对于一个她曾经这样遗弃的男人,她怎能期待他会等她,还喜欢着她,她哪来这样的自信?
  “我当初真的没有和人私奔,我纯粹只是……只是婚前恐惧!就是……就是不想结婚。”
  “这不是理由!不想结婚或不想这么早结婚都是可以沟通的,你当初为什么不说?”她一出现在他面前就以病人的弱势姿态,原本他也不打算这么早问这问题,既然她提了,他当然得问清楚!“你逃婚一走了之倒好,留下的烂摊子和令人无法忍受的同情眼光都是我在承受,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那种在背地里被人指指点点,像是自己有什么重大残疾,逼得女方不得不以逃婚方式来切割的耻辱吗?!”
  高培兰压低眼睑,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我……很抱歉。”
  齐靖衡舒了口气,现在说这些都于事无补,纯属发泄而已。“你逃婚的理由就只是这样?”婚前恐惧?呵,太可笑了!“如果没有其他理由,很抱歉,我无法接受!”连道歉他都无法接受,更甭说“重新来过”。
  他拉开高培兰打算离开,她焦急的开口,“其实……其实是我爸妈反对!”
  齐靖衡怔住。“他们反对?”
  看来,不得不说实话了。“我们家……很在乎血统。结婚前,我爸爸得知一件事,听说你其实……其实不是赫宇前任总裁和夫人的儿子,你只是前总裁一夜情不小心有的小孩……你母亲是个私生活极为靡烂的女人,她后来甚至染上毒瘾死了。在知道这件事后,我父亲还求证齐伯母,之后他就一直反对。”
  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齐靖衡内心的冲击无法言语,好一会儿开口,“既然反对,为什么不是退婚,而是逃婚?”
  “因为我的坚持。”她是真的很喜欢他呀!
  “你坚持?”他忽然笑了。“那最后为什么还是逃婚了?”
  高培兰叹息,“我坚持不退婚是因为喜欢你,但不可否认,我还是在意你的出身,也许是因为喜欢得不够深吧!”她当时也很犹豫很挣扎,才会到了最后一刻才放弃。
  齐靖衡抿着唇没说话。虽然长大后,血统的问题已经不再常困扰着他,但只要有人提及,童年不愉快、受侮辱的不堪回忆还是会被唤起──小杂种、野女人生的孩子、他那张脸也太漂亮了,和老爷一点也不像,不会是和哪个小白脸生的,赖给老爷的吧……
  一想到他喜欢的女人原来也会因为他的出身而困扰,他的血统纯不纯正原来占了那么重要的位置,就因为他血统不纯正,而动摇了她对他的喜欢?!
  呵!这理由多么义正词严、多么光明正大呀!
  “在这种情况下,我又十分在意你的秘书。”
  一提到尹劭洁,齐靖衡的神情变得严峻。“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不要扯到无辜的人。”
  高培兰看着他。“靖衡,你一直都没有发觉吗?对我们的感情发展而言,尹秘书一直是个可怕的存在。”其实,早上她去赫宇找他,原本是要约他一块吃饭的,可后来知道他和尹秘书有约,她这才故意装病强留住他。
  齐伯母不是说他一直没交女友吗?而且他办公室的秘书也换人了,尹秘书不待在赫宇的话,为什么他还会和她有所往来?听他和尹秘书讲电话的语气,不像不常联络的样子。
  “……”他不懂她的说法。
  “打从我们第一次相亲见面,餐后她来接你,你们的互动……说真的,就是很一般的上司和下属的互动,没有什么奇怪可疑的暧昧,可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我就是很在意她!这种在意在我们交往期间不断的在加深,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有个她!”
  “她是我信任的部属。”在和高培兰交往时,他就只有和她一人交往,他不是那种会左拥右抱的男人!
  “那是因为你只是把她当成工作上的伙伴,工作时的你很专注,只会注意到部属的能力,而忘了你的得力助手其实也是个异性,一个对男人而言,绝对有吸引力的异性。难保有一天,有个什么机会,你突然发现身边一直有一株宜人百合。
  “靖衡,你知道吗?这种发现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之前完全没注意到,而今有个什么机会发现了;另一种情况,则是你潜意识里早就被吸引,只是秉持着不吃窝边草习惯的你,束缚在自我的要求里而漠视了。前者起步得晚,要拔除这样的情感不会太难,后者却是……一旦你发现了,那种情感的浓烈程度,绝对不是我所能介入的。我怎么想都觉得你是后者而非前者。
  “结婚前夕,在父母的游说和在意尹秘书的两股压力下,我才远走美国,为了让你死心,也让自己回不了头,我才会编造我和别人私奔的事。”
  “那现在你又为什么回来?”
  “其实……到美国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可我告诉自己要好好的沉淀心情,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我想清楚了,所以回来了。”
  他冷声质问:“你的父母不再反对?我的出身不会因为这几个月就变得高贵,也不会因为你想清楚了,就会有所不同。”
  “他们最疼我了,只要我真的喜欢,他们不会坚持的。”高培兰看着他。“齐伯母和你舅舅也很赞成我们复合,有他们的支持,我觉得勇气倍增!”
  老妈和舅舅都支持他们复合?说真的,这是这整件事情中最吊诡的地方!之前他们反对他娶高培兰,他们把高培兰想成叔叔那方的人马,因为她是叔叔介绍的。而今呢?他们会赞成,而且还积极凑合!
  他合理的怀疑,今天高培兰会到公司找他,只怕也是“网民”通报的吧?当初她逃婚,在婚礼会场骂得最义愤填膺的两个人,如今竟大力赞成?没道理。
  “我有可能几个月后就外派到美国了,你应该不知道这件事吧?”他在设陷阱套话。
  她直接回答,“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放弃外派。”
  “为什么?”
  “一方面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这里,外派要好几年,不是吗?而且,这也是你妈妈和舅舅的希望。”
  齐靖衡顿时豁然开朗。原来如此,老妈他们会这么积极的凑合他们,原来是想利用她来牵绊住他。
  高培兰将脸靠近他怀里,柔声的说:“靖衡,你觉得我们复合好不好?”
  他漂亮的眼微眯,心中思绪千回百转,有些腹黑的下了决定。
  药是下得重了些,可能够一石二鸟,也算够本了!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yqxs. 
  齐靖衡铁青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早在七点多,刘妈把晚餐煮好后,因为不想面对暴走中的雇主而先行离去。
  他又等了一下,原本打算再拨通电话的,突然想起尹劭洁的手机根本没带出去而作罢。
  昨天晚上他虽然找来了在齐家帮佣近二十几年的管家照顾高培兰,但在她的硬拗下,也为了进行他一石二鸟的计划,他在高家过了一夜。一直到早上才匆忙回到这里洗澡更衣,然后上班。由于那时时间尚早,尹劭洁还在睡,他没叫醒她,直到十点左右才由公司打电话给她,可刘妈说她出门了,没说要去哪里。
  之后他连续打了近十通电话都没人接,他一整天的心情都在焦虑不安中度过,不断的在想,她会到哪里去?
  熬不到下班他就提前走人,回到家时,尹劭洁尚未回来,这一等又是两三个钟头。要不是她的衣服和一些东西都还在,他真要怀疑,她是不是搬离这里了。
  快八点,大门终于有了动静,不久尹劭洁出现在玄关处。她一看到坐在沙发上一脸快发飙的齐靖衡,显然有些讶异。
  “你来了?”她以为……以为可能好一阵子也许再也不会看到他了。
  毕竟他真心喜欢的女人已经回来,而她这个无法界定关系的女人,也是该认真考虑去留了。
  似暖暖包的女人不再被主人需要,抛弃是迟早的问题吧?她不要等到那天的到来!她希望离去是她的选择,不是他的决定。
  早上钟秘书在齐靖衡进会议室时,曾打电话问一些公事,顺道也八卦了一下高培兰出现在赫宇的事,还说,看得出两人的羁绊很深,再传喜讯是迟早的事。
  是啊,他们真的爱得很深,深到……即使高培兰这样伤害过他,可她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能尽释前嫌的接受她。
  “什么意思?我不能来吗?”
  齐靖衡的出现令尹劭洁心情好些,她笑了。“房子是你的,我只是过客,你才是归人。”
  他不喜欢她这个说法,感觉上她像随时准备离开。“我没赶你,你高兴住多久就住多久。”冷哼一声。“只是别真像个过客一样,让我老是找不到人。你今天一整天到底去哪里?”
  “到处走走、逛逛街。”
  “你没想过我会打电话给你?”
  “忘了带手机。”
  “……”俊脸上还是覆了层寒冰。前几个小时因联络不上她,他在心惊胆跳中度过。如今她平安无事的出现了,他心中大石落地的同时,怒火也同时熊熊冒上。
  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很想好好的发飙,可又怕吓到了尹劭洁。心中怒火无处发泄,只得铁青着脸转身回卧室,他怕自己看着尹劭洁悠悠哉哉的模样,会忍不住的“火山爆发”。
  尹劭洁跟着他进了卧室,见齐靖衡以臂为枕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脸上的线条还是很紧绷,显然现在的他仍极度不悦中。
  “齐靖衡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很生气。”
  “找了某个大肚婆一天都找不到人,我会不生气?”他的声音极冷。
  还是不张开眼,这男人真的生气了。尹劭洁在靠近他的床缘坐了下来。“要怎么样你才不生气?”她放柔了声音哄着他,不希望连最后的相处时间两人都在冷战中度过。
  “不用管我!”
  “不成!真的不管你,你会气得更严重。”她太了解他了!“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不这么生气吗?”
  “没有!”
  欸,还拒绝输诚言和呢!尹劭洁俯身向前,在他抿直的唇上印下一吻。“这样也不行?”
  他霍地睁开眼,瞪着她半天。“你当我是小孩子?给支棒棒糖就天下太平?”
  “那不是棒棒糖,是吻!”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是软硬不吃的狠角色,因此和他共事得拿出实力。
  可对于她,私底下他没有这么难搞,他吃软不吃硬。
  齐靖衡突然将她拉了过来压在身下,俯下身来就是一阵火辣辣、令人迷眩的法式热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