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烂好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o(∩_∩)o亲亲们新年好,快快收藏本书吧!
  ………………………………
  噗嗤……
  听着范小鱼用软绵绵、脆生生的童音,笑盈盈地表示“支持”和“骄傲”,再看范通脸上那丰富的表情,范岱一时忘了自己应该当个无声的“旁观者”,忍不住失笑,可声音才出,又立刻后悔。
  “我亲爱的叔叔,请问我说的话很好笑吗?”果然,范小鱼的眼睛马上就像是火药桶被点燃了引信般,???地直冒火光。
  “不,不好笑,坚决不好笑!”范岱立刻正襟危站,贴着门板一动不动,眼睛直盯着挂在墙上的蓑衣。
  范小鱼轻哼了一声,目光流转,重回转眼间额头上又全是冷汗的范通,将油纸包推到范通面前,又笑吟吟地问道:“还有啊,爹爹,请问我们今天吃完了这四个馒头,明天又吃什么呢?再还有啊,咱们家拖欠给先生的学费什么时候交啊?好像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跟冬冬说过,明天一定会让他带去的哦?咦,你感觉很热吗?怎么额头上都是汗?我和冬冬每天晚上睡觉还觉得冷呢?”
  难受难受是吧?就是要你这个烂好人开窍开窍!哼,她不相信了,如果世上那么多自命大侠的人都会像他爹爹一样,真的xiōng怀大仁大义,随时把别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个世界早就和谐地不得了了,哪还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
  哦,不对,她怎么反过来夸这个烂好人了?她应该坚决地鄙视这个烂好人才对!
  “这个……这个……”范通这一回连汗都不敢去擦,谄笑了半天,突然眼前一亮,讨好地道,“宝贝女儿,对不起,爹爹知道自己错了,爹以后一定会改正,努力打猎养家,供冬冬读书,再也不乱花钱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爹爹明天一定多打几只野味回来,肯定让你和白菜都吃的饱饱的,好不好?”
  “你叫冬冬什么,白菜?嗯?”提起这个名字,范小鱼的小脸顿时沉下了脸。
  他还有脸提这个名字?试问世界上有哪一个爹会因为生儿子的时候,家里穷的只剩几颗大白菜,然后就给一个男孩子取名叫白菜的?亏他长得堂堂七尺,就没想过这个名字会让她那个才七岁就已经懂事的不得了的乖弟弟留下多大的阴影吗?以后长大了又让他如何面对外人和朋友?
  “哦,不是不是,是冬冬,冬冬。”范通忙自动更正,顺带附送上一个十分知错就改的笑容。
  “冬冬的事先搁在一边,现在我也懒得再跟你废话。我问你,如果你明天还是屡教不改,带不回吃的和冬冬的学费,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办?”范小鱼再没有心思跟他玩游戏,板着脸切入重点。
  “不会的,爹爹明天这次一定会说到做到。”范通连忙诚恳地保证道。
  “这种保证我们已经听过无数次了。”范小鱼不屑地道。
  呃……范通一愣,谄笑了一下,为难地转了转眼珠,突然站了起来,郑重地举手誓道:“要是明天爹爹再买不回米和盐,还让你们饿肚子,爹爹我就是不是英雄是狗熊!”
  “英雄,英雄值几个钱?在我眼中,狗熊可比英雄好多了。”范小鱼讽刺道,“起码狗熊还能知道要找食物把自己的孩子喂饱呢?”
  谁也别怪她说的这么尖刻,她这个爹实在是太让人忍无可忍了。是,她是不记得所谓的“过往”,可她有耳朵有眼睛,她能听得到看得出,更别提她既然入乡随俗,自然要打听一下这个家的具体情况,冬冬打早就跟她详细地说了这个老爹硕果累累的“丰功伟绩”了。
  先前这些日子,她之所以并不追究,纵然日子再艰苦也安安分分地学认识野菜,学用那个老土的不能再土的土灶烧菜,而不是抓着他们所做的错事不放,只不过是因为她还想给范通机会,希望范通经过她的几次敲打之后,能有所醒悟,认识到自己的家人才应该是他所最重要的人,不要再老是滥用同情心而已,并不代表她就认同他们的作为。
  是,助人为乐是种好品德,也确实值得尊敬并提倡,可问题是帮助人也是要有前提的,先得有自知之明,看清自己是什么条件。如果今天他范通只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和她,和冬冬都八辈子打不着关系,她绝对半点都不会来干涉,但现在呢,难道他白长了一双眼珠子,连家里的实际情况都看不到吗?
  她毫不怀疑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说不定哪一天她和冬冬突然地就饿死了,就算不饿死,凭她们姐弟俩这豆芽似的小身板,估计一点点的小病就能夺走他们的生命,到时候就不相信他这个当爹的还无动于衷。说句不客气的话,这就是人的生死存亡的关头,人要是都到了没法生存的地步了,什么面子里子统统都是放P!
  “……”没想到范小鱼这么不客气,范通的脸顿时僵住,半天才又是无奈又是小心地道,“那这样好不好?爹爹想办法先去借一点钱来,先让冬冬带一点去学堂,给家里买点米,然后爹爹努力打猎还债。”
  “当然可以啊,如果你借的来的话。”提起借钱,范小鱼忍不住嗤笑一声。
  她之所以如此看不起范通的烂好人性格,坚决反对他行侠仗义,除了这个傻瓜爹常常会“伟大无私”地置外人与他们姐弟之上外,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一直如此无偿地帮助别人,可那些被他帮助过的人呢?有多少人能像孙大叔一样知恩图报的?又有多少人明明受了她爹的恩惠,背地去还反过来讥笑他傻、讥笑他好利用的?
  就好像给冬冬取绰号的那个小吉,他爹去年赶车时不小心翻到山下去了,被车子摔住了腿,如果不是范通及时地找到他又背着他去镇上找大夫,他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吗?但凡他还有一丝感激之心,他就应该好好地管教好自己那个骄纵的儿子,不要老是欺负冬冬瘦弱。还有镇西的那户黄家,前几个月他家失火,也是范通冒着危险帮他们抢出最重要的财物,可他们是怎么回报的?再有那自诩书香门第的廖家、隔壁村的李家、刘家……
  她敢打赌,这附近方圆十几里内,就找不出几户不曾受过范通帮助的人家,可又有几个能惦记着来也反过来救济一下她们姐弟?如果说她在苏醒后还曾庆幸自己拥有了一个大侠的爹,那么如今这个大侠的称呼对她简直就是一种luǒ的讽刺。
  范小鱼越想越气,再看到范通那一副喏喏无能、半天想不出办法的样子,更是觉得xiōng口膨胀,那一团火终于蓬地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