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赴双全镇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PS:今天年初三了,不知道看书的人有没有多起来,求收藏和推荐票ing,请你们吃糖糖啊……呵呵……
  ……………牛年扭扭,快乐GOGO……………
  “谢谢张大叔,可是只要有爹在身边保护我,小鱼就不怕,而且我爹算数不好,我怕他会算错。”范小鱼的目光中流露出感激的神采,却是表软实硬。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瞧这大鼻子眼珠子乱转的模样就猜得出来他一定是想欺负爹爹好说话以便多讹点钱,*,这个为富不仁的死鱼眼胖子,家里都那么有钱了,居然还要来敲穷老百姓的竹竿。更可气的是,那个饭袋虽不好惹,偏偏要去惹这个张扒皮?
  “没事,你爹不会算,可张大叔我会啊。”张德宣忙道,“你放心,张大叔绝对不会多算你们一文钱的。”
  “可是刚才张大叔您好像就算错了,”范小鱼心中鄙视,表面上却皱起小小的眉头,一本正经地曲起手指,边一根根地扳着,边用稚嫩和清脆的童音娓娓地算道,“刚才您说,我二叔和他朋友吃喝花了一百零二文,其他客人吃了六百九十二文,家具损坏七百七十文,碗碟六十文,加起来不是应该是两贯二十四文吗?怎么会变成两贯五十四文了呢?”
  刚才张德宣故意把算盘打的乒乓响的时候她就知道对方耍了滑头,之所以没揭穿他,是因为虽然是算错了,可好歹也算减了二十四文。不过,这个赔偿金额只是他单方面的计算,她还没实地考察,就连是不是真损失了两贯钱都还没确认呢?如今这句话正好作为一个把柄的缺口。
  “呃,是吗?我再算算,”
  张德宣怔了一下,感觉背后突然有点冷汗冒了出来,忙拿出了算盘重新拨打了起来。他确实是故意多算了三十文,好让范通感恩的,而且当时还特意说的很快,没想到范小鱼竟全记下来了,还算出了正确的数字。
  看来,他再也不能小觑这范家的“傻女儿”了。
  “呵呵,小鱼真厉害,大叔刚才果然算错了,不过,大叔零头一减,算起来还是你们占便宜了。”张德宣强笑了一下,马上又用一副施舍的口气道。
  “谢谢大叔,我听人家说吃亏就是福,大叔果然是好人品啊!”范小鱼笑眯眯地顺手拍了一个马匹过去,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家穷归穷,可是从来也没有占人家便宜的习惯,这样好了,我们暂时还是先按两贯二十四文算,等修好一些桌椅重新清点再减去好了。”
  说着,范小鱼也不等张德宣表态,就站了起来,十分客气地道:“张大叔,您先稍等一下,我和弟弟说一声就同我爹一起和你回镇上。”
  “不用……”张德宣才张口,范小鱼已经风一样地跑向厨房,有些事情,她必须通过冬冬交代那个等他们离开后必定会偷偷滚回来的混蛋二叔,否则明天一家子就真的全要喝西北风了。
  ……
  拿了四个馒头的其中一个后,范小鱼和范通一起拿了根火把,跟着张德宣一起在渐渐黑的夜色中下了山。
  剩余的三个馒头她已经嘱咐过冬冬,让他晚上和明天早上中午各吃一个,免得又饿肚子,至于那个逃犯二叔,她已再三叮嘱善良的冬冬,坚决半个也不给他,活该他饿肚子。
  下了山,作为富的张德宣自然不用亲自走路。可是就坐在轿子里他还有一堆牢sǎo,一会埋怨轿子晃动的太厉害让他头晕不舒服,要慢一点,一会又是絮絮叨叨、东拉西扯地想跟范小鱼套关系,总是一直想法设法地拖延着脚步,并偷偷地试图暗示一个伙计偷偷地离开队伍,先抄小路赶回小镇。
  可范小鱼心中早有警戒,几乎时刻都在关注着他,又岂肯让他得逞,每一次都笑眯眯地堵了个他有口难言。
  十里的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这个时候,范小鱼那从小就被父叔锻炼的身体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再加上终于有个热馒头填肚,尽管张德宣一路上磨磨蹭蹭,反复提醒天太黑要轿夫们注意脚底下,可他们来时就已准备了火把,加之范通又对这条路又是十分的熟悉,还是一个时辰不到就赶到了灯火点点的小镇。
  走上小镇上唯一的主街道,远远地就看见座落在街道中心的张家酒楼二楼角处,挑出了一串火红的灯笼,正在晚风中微微地摇荡,并将楼上楼下映得清清楚楚。不用走进去看,也瞧得出挂着竹帘的二楼里有多热闹。
  范小鱼微微一扯嘴角,正要出言讥讽撒谎说生意都已经没法做的张德宣,突听街道的另一头有一阵响亮的马蹄声和车轱辘声传来,众人的注意力不约而同地顿时都被转移。
  借着街上人家的灯光望去,只见当先四匹高头大马,中间护着一辆宽大华丽的大车,后面似乎还有好几名服饰统一的护卫,显得十分地气派,十足地吸人眼球。
  怕车马通过时会不小心碰到人,范通忙拉着范小鱼闪到路边,却见那些人到了酒楼门前,就停了下来。
  “啊呀,贵客们远道而来,辛苦了辛苦了!”张德宣一见有客人,而且显然是位极尊贵的贵客,精神一下振奋了起来,顾不得算计范家父女,忙小跑着迎了上去,迅地挂上职业性的笑容热情地自我介绍,同时对两个伙计喝道,“还不快去给贵客准备上好的厢房。”
  两个伙计愣了一下,随即忙点了点头,一溜烟地跑了进去,剩下的几个连忙恭敬地伺候来人。
  张德宣致了一连串的欢迎词,那车中的贵客却并不急着下来。而是由领头的一个身材高大的护卫先跟张德宣进去瞧了瞧环境,似乎要先看看这里安全不安全、干净不干净,那张德宣自然不敢怠慢地陪同在左右。
  这队陌生人的到来显然吸引了不少从家中走出来的百姓,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范小鱼也和大家一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穿越后见到的第一辆大马车,尤其是那几匹昂头喷气的骏马。
  以前读书时,由于历史老师讲课十分生动,并偏爱宋朝这一段经历尤其达的时期,让她也对宋朝起了不少的兴趣,因此多少知道一些这个时代的情况。宋朝由于疆域所限,国内并没有很合适的养马场,朝廷一直缺马,因此这个时代的马车并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而是大多使用度奇慢的牛车、驴车等,一般来说,只有在军事上,或者是朝廷官员才有资格使用马车,当然,民间有些富豪也会配备马车作为身份的象征,而能像这样匹马都使用骏马而且车身华丽的,其主人的地位一定更不低了。
  所以今天应该可以算是她穿越以来所见的第一次世面。
  马车停了一会后,张德宣又点头哈腰地陪着方才那名侍卫走了出来,那侍卫走到车窗边低语了几句,车门便被推了开来,先出来了一个梳着双髻、婢女打扮的少女,然后少女返身小心翼翼地扶出已经伸出一只手来的主人!
  范小鱼理所当然地本来以为车中肯定是个富家千金,没想到那只手的大小竟然和自己的差不多,再一瞧,居然是个粉面朱唇,颈挂一个金项圈,长的漂亮得不得了的小正太。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