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坏脾气的小正太(求收藏啊!)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PS:今天第二更!
  ………………
  汗,排场搞这么大,她还以为是什么达官显贵呢,原来竟只是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小孩子!
  本着一直都十分喜欢正太、平时见着了总忍不住要上前调戏一下的宅女精神,看见这么一个标致人物,范小鱼几乎条件反射地想吹个口哨,幸好小嘴才翘起,就及时地想起如今可不是调戏小正太无罪的二十一世纪,而是等级分明的封建社会,忙捂住了小嘴。
  一个小孩子而已,却有这么多人保护,可想而知这个漂亮的小正太一定来头不小,恐怕不要说mō一下他的头,捏一下他的小脸蛋,就光是靠近点,估计那些高大的侍卫就要把她像小鸡一样地远远扔开了。
  唉,连还没变成美男子的小孩子都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可见古代实在很缺乏娱乐啊!
  范小鱼十分遗憾地看着那个尊贵的小正太踩着脚踏走下马车。这个小正太看起来虽然秀色可餐,不过她家的小白菜也不逊色,端看一对双胞胎的优良基因就知道,只要冬冬营养跟上了,再换身衣服,也绝对是个小帅哥!
  “喂,你贼眼溜溜的,看什么看?”小正太下了车正yù上台阶,突然侧过头来向这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语声虽怒,声音却是相当的悦耳动听。
  范小鱼下意识地转过看看身后,还以为有比她更邪恶的人正对小正太行龌龊注目礼,却现身后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人贼眼溜溜的。
  那小正太见范小鱼不但没理她,反而转头看,而且转回来后还摆出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越恼怒地跺了一下脚,用炒脆豆般的声音怒道:“黄毛丫头,说你呢?”
  “说我?”范小鱼这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地愕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再看小正太的亮晶晶的眼睛,可不正瞪着自己吗?不会吧?
  “你说谁是黄毛丫头呢?”
  穿越后就一直极度郁闷自己头颜色的范小鱼脸顿时一沉,方才的满腔欣赏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死小孩,刚才还在夸他长的漂亮,没想到这么没礼貌,居然还说她是贼眼溜溜的黄毛丫头?这简直岂有此理。
  “说的就是你。”小正太高傲地抬起下巴,还伸出一只白嫩细致的手无礼地指着范小鱼随意扎着马尾的头,讥笑道,“一头黄毛如稻草,两只贼眼乱瞟瞟,连头都梳不来,亏你还是个女孩子呢?”
  “你……”范小鱼气的就要反唇相讥。
  KAO,她活了二十多年前,从来都只有别人被她欺负的份,到了这北宋居然沦落到被一个小屁孩人参公鸡的地步,这还了得?
  “小鱼,算了,他还是个小孩子。”
  看见女儿危险地眯了一下眼睛,眼中闪着自己所熟悉的怒火,范通连忙做和事老,及时拉了她一下,不是他胆小,而是瞧对方的架势就知道一定是官宦人家,所谓民不和官斗,这是江湖一向的规矩,更何况不过只是小孩子的随口乱语而已,没必要真的计较。
  范小鱼一怔,是啊,这个欠扁的死小孩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她怎么竟和一个小孩子动气了呢?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什么?怎么不说了?”小正太神气地看着她,两只眼睛明名漂亮的像黑宝石似的,却偏偏闪着鄙夷的光芒,而且用的还是十分标准地欠扁的斜视。
  倒霉!还以为天下掉下个小潘安,没想到是只没教养的小霸王,真是糟蹋了那副“花容月貌”,范小鱼在心中邪恶地想着,却不打算再理他,眼波儿一转,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拉着范通的衣服道:“爹,我们走吧!”
  大人有大量,她还不屑真的和一个小鬼头计较,还是先避一下,等小鬼进门了再回来找酒楼老板谈正事。
  “喂,不准走!”那小正太也不知道是存心找茬的,还是真的讨厌刚才范小鱼的“欣赏”,居然还就不依不饶地挥了一下手,那四个侍卫立刻哗啦啦地冲过来把父女俩围在中间,“你给我说清楚来,你刚才要说我什么?”
  “公子,奔波了一路,你一定也累了,我们还是早点进去休息吧,你是千金之躯,犯不着和一个乡下小丫头计较!”那个梳着双髻的少女见状,忙轻轻地揽了一下小正太的手,想把他哄进店去,却斜眼都没瞧范小鱼一眼。
  “对对,公子爷,她只是个乡下小丫头,不值得您为她生气!”张德宣好不容易抢到一个空当,忙赔笑着拍马屁。
  “不行,我非要她给我说清楚不可。”小正太甩了一下手,十足的一个别扭小孩!
  “我是说,这位小公子,你长得真俊……”范小鱼硬生生地吞下后面一个“俏”字,笑盈盈地道,“我们乡下人,可从来都没见过像小公子这么俊的人呢?”
  哼,你想惹事,我偏不让你如愿,跟你一个没教养的死小孩斗嘴,还低了我的格调呢!瞧你这幅美人痞子的模样,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人妖!
  “呃……废话,本公子长得当然俊。”小正太语塞了一下,明明觉得范小鱼原来要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就硬是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好用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公子,刚才你不是还说饿了吗?我们去问问店家有什么好吃的,不要让不相干的人影响了你的胃口,你说好不好?”这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女说话句句体贴温柔,可是神态之中却不自觉地也流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味道,让范小鱼一下子就想起以前电视里那些得势的大丫环们。
  “哼!”小正太瞪了一眼装了一脸老实相的范小鱼,大声地道,“让他们把所有好吃的都拿上来。”
  “是是是,小店马上为小公子准备。”张德宣忙点头哈腰地应道。
  小正太走了两步,又不甘心地回头再瞪了一眼范小鱼,然后才在众人的簇拥下小xiōng膛挺得直直地走了进去。那些侍卫见主人罢手,倒也没有再为难他们,只是叱喝着让他们走远一点,不要再让他们家小公子看见生气。
  “这个臭小孩,真是欠扁,有机会非得蹂躏死他那骄傲的小脸蛋不可。”
  众人一进去,心里憋着气的范小鱼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可想到他大声地炫耀自己有钱的孩子气神态,又不禁扑哧一笑。算了,人家再娇惯任性,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呢,难不成自己还真和他记仇不成?不会才当了半个月的小孩,连心智都返老还童了吧?
  “宝贝女儿,别气了,你说,现在张掌柜的进去了,那我们怎么办?”范通mō了一下她的头,并没有把小孩子之间的口角放在心上,看这光景,张德宣一时半会是没时间来和他们清算什么损失了,可他们总不能一直站在外面等吧?
  范小鱼顺手排掉范通的爪子,抬眼瞧了瞧照常营业的二楼,道:“当然要进去啦,我们是来修桌子,可不是来干等的。”
  切,难道她还真的因为对方威胁几句就胆怯地躲在外面吹冷风啊,这世界上有个门叫做后门好不好?而且一般从后面调查的真相才能更接近现实。
  ……
  片刻后,柴房内。
  范小鱼笑眯眯地指着眼前两张断腿的桌子和七条凳子甜甜地问道:“蒋家哥哥,我叔叔他们打烂的桌椅是不是全在这里了?”
  “是啊,没错,都在这里了,下午的时候是我亲自搬到柴房来的。”自从来到这里打工后,一直都被主家呼来喝去、严重没有人权的粗使伙计哪里经得起范小鱼这个清丽可爱的小姑娘一个一个蒋家哥哥地叫,更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原本是想借机讹诈人家,一下子就把底都交了出来。
  “蒋家哥哥真辛苦啊!”范小鱼露出同情之色,又好奇地问道,“那是不是摔破的那些碗啊盘啊也是蒋家哥哥您收拾的呢?”
  “是啊,都是我收拾的。”姓蒋的伙计忿忿地道,原本这事不该他一个人做,可是正好张德宣带了几个伙计要去范小鱼家,他的活就更重了。
  “那蒋家哥哥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那些碎片都扔哪里了啊?张大叔说要我们清点清楚好赔钱呢!”范小鱼十分礼貌地道。
  “就在院子角,我本来想扔出去的,可掌柜娘子说那些碎片正好可以插在墙角下防止小偷来偷东西,我活儿忙,还没去插呢,你自己去看吧!我还有事儿要忙呢!”姓蒋的伙计虽然舍不得甜嘴的范小鱼,可是想起苛刻的张德宣,忙又打了个机灵,指点完就赶紧干活去了。
  “宝贝女儿,你真厉害!”看着那堆顶多只值二三十文的破碗,范通忍不住喜滋滋地夸道,他原本小鱼真的只是来陪他来修家具而已,没想到她早就猜到张德宣可能会夸大损失了。
  “那当然”
  看着天真的范通,范小鱼忍不住哼了一声,她敢打赌,要是她不来,范通肯定会被张德宣忽悠地把全部损失都认下来了。话说起来,今天也算是多亏了那个欠扁的小正太,让张德宣没空临时来做手脚呢!瞧在这点份上,她就彻底不和那个小屁孩计较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