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家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夜色黑浓,镇上的灯火渐少。
  怀揣着十个顺手敲来的馒头,范通举着火把,和范小鱼一起走出了酒楼,心中感慨万分,有心想慈爱地抚mō一下这个机敏的女儿的头,可想起小鱼对自己的排斥,又缩了回去。
  “爹?”将他细微的动作瞧在眼里的范小鱼,突然喊了一声。
  “啊,宝贝女儿,什么事?”范通忙带起笑脸。
  “我困了,你背我回去。”范小鱼揉了揉眼睛,霸道地命令道。
  今天先是饿了一天,然后好不容易吃了个馒头又赶了十里山路,还要和那个老狐狸周旋,现在肚子一填饱,那疲惫的困意就一个劲地泛了上来,再想到还要走十里路回去,实在没力气了。反正她这个爹爹年轻力壮的,正好是个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好,爹爹背宝贝儿回家去。”范通巴不得地点头道,同时脱下身上的长裳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咧着嘴开心地蹲下了身子。
  让他背人还这么开心,有毛病!
  范小鱼心中一软,面上却不以为然地撇了一下嘴,伏在他背上,搂住他的脖子,打了个呵欠:“爹爹,你听好了,回家后可不准告诉二叔债都解决了,他给咱们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就这么饶了他太便宜了!”
  “好,不能就这么饶了他。”背部又传来了感觉已十分久违的压力,范岱只觉心里又装满了满足,忙宠溺地道。
  “要让他自己想办法挣钱还债。”
  “对,让他想自己办法!”
  “等钱赚来了,我们先给冬冬付学费。”
  “好,付学费。”
  “不光是二叔,你也要去。”
  “好,爹也去,爹一定努力挣钱。”
  “这还差不多,还有哦,现在我当家了,以后……”困意一阵阵地涌上来,范小鱼闭着沉重地眼睛,不忘嘱咐,范通则不住嗯嗯地应声,范小鱼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
  也许是这夜太黑了,也许是这一步步的颠簸太想诱人的摇篮,此刻她的xiōng中虽然还憋着怒火,可却突然不想再生气,也不想再计较了,她只想伏在这温暖的宽背上,好好地睡一觉,把自己真正当成一个才九岁的、也需要有人疼有人爱的孩子。
  就做个一晚上的孩子,也没关系的,不是吗?就好像,在她前世很小的时候,每当她不舒服,爸爸总是这么背着她去医院的,那时候就算烧烧得意识都模糊,可还是能清清楚楚地记得是在爸爸的背上,能感觉到那么有人疼爱照顾的安心。
  “好,爹爹都记住了,爹和二叔以后一定努力赚钱养家,让你们姐弟俩都有饭吃,有衣服穿,还要让白菜有书念……”
  “不是白菜,是冬冬!”范小鱼迷迷糊糊地中还不忘挣扎着反驳。
  “对,是冬冬是冬冬,等爹攒了钱,一定去衙门里把冬冬的大名给改了。”
  “你说话算话,不准再骗人了。”这句话平时总是说的有些不屑,今儿却因困意而犹如低喃。
  “爹爹说话算话,以后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范通柔声道。
  “唔,虽然你的保证没什么效用,不过我还是再决定相信你一次。”咕哝完了这一句,范小鱼的声音终于不再响起,而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这么大了,还要爹爹背,真不羞!”
  待到父女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灯火渐少的街道上,直至融入夜色之中,只剩下一点火光在闪耀,二楼的临窗处突然探出一张俊美的小脸,十分鄙夷地道。
  然而,挑在外头迎风摇晃的红灯笼,却分明映出他背对着众人的眼里那股失落和羡慕。
  ……
  清晨的鸟鸣声是世界上最悦耳的闹钟。
  范小鱼懒懒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简陋的屋顶微微地一笑,真是奇怪,昨天生了那么多让她差点气死的事,却反而是她穿越以来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是因为自己终于解决掉了一大笔祸从天降的债务所以分外感到轻松,还是因为那个温暖宽厚的背?抑或是,代表了自己又进一步接受了这个身体所血脉相连的亲情?
  “姐姐,你醒啦?”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范白菜一见她睁着眼便开心地跑了进来,一把扑在她的身上,无比崇拜地道,“姐姐,昨晚我听爹爹说……”
  “嘘!”范小鱼忙捂住他的小嘴,低声问道,“二叔呢?”
  范白菜笑嘻嘻地拉掉她的手:“二叔打猎还没回来呢?昨天晚上我听到爹爹骗二叔说我们欠张大叔两贯钱,要拼命地打猎才能还掉,二叔听了很愧疚呢,一整夜都在林子里。”
  “这还差不多,嘻嘻。”范小鱼也开心地笑了起来,用额头对顶了一下范白菜的额,“那爹爹呢?”
  怪了,为什么今天这声爹爹叫起来特别的顺口?
  “爹也去打猎啦,爹说,为了我们,他一定要好好养家。”范白菜的小脸上洒满了希望的光辉,“对了,姐姐你饿不饿,我已经把馒头热好啦!”
  “冬冬真乖,好,姐姐起床我们一起吃。”幸亏昨晚还顺手顺了张德宣几个馒头,今天大家都不用饿肚子了,等到他们回来把野味拿去卖掉,以后就可以吃米面,有盐巴了。
  ……
  吃完一顿饱饱的早饭,目送着范白菜下山去念书后,范小鱼就在屋中收拾了开来。虽说这破屋子再收拾也还是烂,可是烂归烂,干净归干净,能尽量地住的舒服些总归是好的。
  “乖侄女,你看叔叔给你带回来了什么?”范小鱼刚拿起扫帚准备扫院子,就听到院门外传来一阵开心的大笑声。
  这个没心没肺的饭袋,闯了那么大的祸居然还笑得出来?想起昨晚的事,范小鱼愉悦的心情顿时消失,扫帚一横眉目一冷,倒要瞧瞧范岱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小鱼,你看你看。”
  范岱一进院就一抖肩膀,任棍子两头的野味摔到地上,迫不及待地用迎上来,讨好地拉开了下摆。只见他的衣襟上正蜷缩着两只小狗般、毛红褐色的粗尾动物,感觉到外界的光线后,两只小动物都怯怯地睁开了眼睛,嗷嗷地叫了两声,互相缩了缩小身体,明显还是两只幼仔。
  PS:求收藏啊!多多收藏吧!泪汪汪
  再PS:本书后天就要参加PK了,能否预定几张粉红票票啊!偶保证,一定会努力码字,尽量把故事写精彩,而且绝对不会像以前那么虐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