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狐狸,我们都没有妈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原谅偶的迷糊,居然把好女的章节到美男里去了。
  ―――――捂脸―――――
  “啊?是小狐狸!”范小鱼愣了一下,伸出手指轻轻地抚mō了一下两只小狐狸,明知范岱这里心怀“不轨”,可还是抑制不住对两只可爱小动物的怜爱,连带的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是啊,这是红狐,我现它们的时候,狐狸窝也不知道被什么野兽给端了,洞里面都是血。”范岱见范小鱼动作轻柔,顿时裂开了嘴,趁着她没注意偷笑了一下。
  “可怜的小家伙,你没有妈妈了吗?”范小鱼忍不住抱起了一只,那小狐狸先是颤抖了几下,但很快就感觉出范小鱼的善意,又嗷嗷地叫了两声,在她的胳膊弯里蹭了蹭。
  “乖侄女,我们把它们养起来好不好?”范岱抱起另一只小狐狸,英俊的脸上满是谄媚之色,看起来十分滑稽。
  “养狐狸?请问叔叔,我们还欠了巨额的债务呢,拿什么养他们?”范小鱼抬起头看他,似笑非笑,他以为带两只小狐狸回来,她就会放过他了吗,她正想和他好好聊聊什么叫做责任呢?
  一家子老小就住在离镇十里的地方,却以为砸了人家的酒楼一逃就能了之,这个叔叔的智商十分有待开啊!
  呃……范岱高大的身体顿时矮了好几分,果然没这么容易过关。
  “所以,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个张德宣说的那么回事,叔叔就是再不懂人情世故,也知道不能砸了人家的东西也一点责任都不负是不是?他们根本就是找不到真正的罪魁祸才赖到我头上的。”
  茅屋内,范岱在叙述了另一个版本后,很委屈地用了一句控诉做为结束语。
  范小鱼一边轻轻地抚mō着怀中的小狐狸柔软的绒毛,一边看着范岱琢磨着他的话语里有几分真实性,不过在她紧盯了范岱一分钟后,心里很快就有了答案。
  范岱很聪明,尤其是在练武这方面悟性十分的高,一有空就会研究新招式,可实际上性子却很简单,喜欢直来直去地办事,并不擅长撒谎。一个人若是平时不经常撒谎,那么就很容易从对方的眼睛里分辨出真和假。
  而现在,范岱的眼神中,里里外外地都透着不平和委屈,情况估计有分是属实的。
  “你的意思死,你顶多就掀翻了一张桌子摔了几个盘子而已?”
  “千真万确,如果叔叔说谎骗人,让我……”范岱抓了抓头,一时想不起来该怎么誓。
  “让你怎么样?”范小鱼嘴角勾起。
  “就让我失去武功。”范岱雄赳赳气昂昂地拍着xiōng口,大声道。
  “那证据呢?”范岱既然敢这个毒誓,就证明一切都所言非虚了,看来她的叔叔还没有她所以为的那么不负责任,范小鱼心中一安,笑意就泛了上来,脸上却仍是一副不敢轻易相信的神色。
  “我的朋友可以作证。”范岱理直气壮地道,话一出口人又扁了下去,郁闷不已。
  若是他那个朋友当时没有逃,他还会背黑锅吗?*,那小子太不够仗义了,下次要是让他见到,一定要他双倍奉还这个损失。足足两贯钱啊,他要打多少天的猎才能还给人家?打猎卖钱也就算了,问题是他这下哪还有时间再讲究那套最适合小鱼练习的剑法呢?
  这套剑法,他可是从小鱼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琢磨,打算送给她当十岁的生日礼物的,眼下离小鱼的生日已经很近了,怎么算时间都不够啊!
  “看在你誓的份上,这次我就暂时先相信你。”丝毫不知道范岱计划的范小鱼慢悠悠地道,恶劣地在看到范岱毫不掩饰地松气的同时,又笑眯眯地补上一句:“可是,你既然找不到你的朋友,那那两贯钱就只能由你自己一个人想办法赔了。”
  范岱张大了嘴,又沮丧地闭上:“好吧,我赔。”
  他扭头看看身后那些辛苦了整整一个晚上,估计也才卖个一百多文钱的野味,再算算要还债的日期和小鱼的生日,顿时愁眉苦脸了起来。
  范小鱼心里偷笑着,也不理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小狐狸犯起了愁,这么小的狐狸,肯定还不能吃肉,那应该喂给它吃什么呢?
  ……
  “这两只小狐狸应该才出生不久,我记得镇上卖豆浆的吕大妈家有只刚生了小崽的狗妈妈,要不,今天我们就把它们带到镇上去,先讨点母rǔ来再说?”
  不久后也带着猎物回家来的范通,捉mō了一会后,提出了这个方法,于是范小鱼便抱了两只小狐狸一同上路。
  ……
  到了镇上,三人先去了吕大妈的铺子。
  事情很顺利,没少受范通帮忙的吕大妈很爽快地就同意了让两只小狐狸进狗窝,范小鱼担心狗妈妈会排斥或者攻击小狐狸,特地让已经和狗妈妈相当熟悉的爹爹守在狗窝旁,准备情况一不对就抱出来。
  幸运的是,这只土黄色的狗妈妈显然十分的有母爱,对两只颜色相近的小狐狸不但并没什么敌意,反而相当慈爱地让两只小狐狸饱食了一餐。
  等范小鱼和范通从柴房出来,范岱忙讨好地凑了上来:“乖侄女,叔叔已经帮大妈挑好水了。”
  “来来来,喝碗热豆浆吧!哎呀,这几个月,我们家可多亏了你们帮忙了。”吕大妈瞧见他们,忙热情地道。
  范通连忙谢绝:“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不渴。”
  “怎么着,你们还和大妈我客气啊!快坐下,一碗豆浆又值不了什么钱,你们要不喝,那就太见外了。”吕大妈亲热地拉着范小鱼走到桌边,非要她喝一碗。
  “谢谢大妈!”范小鱼乖巧地坐下,这个吕大妈是镇上出了名的爽气人,再要跟她客气她反而要生气,不如就领了她这个情。反正这所谓的人情世故,都是你来我往的,也不算是占便宜。
  “还是小鱼乖。”吕大妈满意地端豆浆过来,看着范小鱼犹如大家闺秀般斯斯文文地喝着豆浆,心中大起怜意,疼爱地mō了mō范小鱼的马尾辫子,叹气道,“可怜的孩子,没有亲娘在身边,头都没人梳,等会喝完了大妈给你好好梳一下。”
  坐在对面的范通身体一僵,喝豆浆的动作不由地也慢了好几分,头更是垂的低低的。而旁边的范岱却扭头看街外,假装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亲娘?对啊,她不是还应该有个娘吗?
  范小鱼豁然想起自从苏醒后,范家人居然从来没有人跟她提过这两个字,此刻乍然听到,不由一怔,下意识地望向范通,却感觉他的情绪陡然间低落了许多。
  看来那个亲娘可能早已去世了,范小鱼心中闪过一丝遗憾,面上却露出一个懂事的笑容:“谢谢大妈。”
  既然以后都要在这个世界里生活,多学点这世界的技能总是好的,就比如梳头,虽说她觉得马尾辫很方便,但对于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却只有一个丑字可以形容。
  ――――――
  PS:明天中午十二点本书就要参加PK了,看到这个月PK的惨烈情景,偶的小心肝已经开始颤悠颤悠了,不知道自己PK后,会有什么样的成绩,求PK开始后,走过路过的大大们都给张粉红票票ing!
  握拳,泪汪汪地期盼着!
  最后,乞求:收藏!推荐!收藏!推荐!收藏!推荐……持续地碎碎念念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