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温饱不用愁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银子落手的那一刹那,范小鱼心中立刻有了大概的数字:半斤不到,估mō着就是所谓的五两银,不过这银子并不是人们通常想象的元宝形状,也就是一块平平常常的长方形金属,边角也不那么平整,上面还题着一些繁体字。
  果然是伍两重,范小鱼低头看着银锭,心中迅地盘算开了。
  她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了解身世,当然也必须要先了解这个时代的货币换算。
  如果那个幽默的历史老实所讲的趣闻是真实历史,那么单纯地以蓄银的价值这一点来说,她绝对是来对年代的,因为现在真宗末年只值五百文一两的银子,在不久的以后,很快就会因为全国缺银而上涨到一千五六百文左右,差不多足足是三倍。如果有条件,她能趁那个仁宗小皇帝没登基之前储存上一些银子的话,等仁宗当了皇帝,她的身家也就可以翻三翻左右了。
  因此,小正太的这块眼下如今值三贯多、将来也许就是十贯的银子一入手里,范小鱼心里实在是乐开了花。
  不过,本着白宰白不宰的精神,既然这个小正太这么làng费,那就多宰点好了!
  “啊,公子,这锭银子起码可以买几十只狐狸了,你怎么给她这么多啊?”一旁的小大丫环见小正太如此乱花钱,不由地有些肉痛。
  “我爱给就给,你管的着吗?”小正太白了她一眼,笨手笨脚地抱着小狐狸,表情有些不知所措,显然小狐狸那太过柔软的小躯体让他有些不适应。
  “爹,这是什么啊?”他们这一对话,已趁机迅转过念来的范小鱼,举起了银锭疑惑地问范通。
  后世的人,通常对银子的价值有诸多误解,动不动就以金银来流通买卖,以为一两银子并没什么了不起,事实上,在南北宋时期,银子并不是主要的流通物,主要还是用于出口贸易和赏赐,以及作为岁贡,就是官员的俸禄也不是用银子来放的,更不用说普通百姓了,以她的身份来说,就该是没见过银子的。
  “笨蛋,这是银子!”小正太骂道。
  “银子是做什么用的,我不用银子,我要乐乐。”
  范小鱼拿着银子就要走上前去还给小正太,小正太机警地后退了一步,好像范小鱼要反过来抢她的东西一般:“笨蛋,银子可比铜钱值钱多了,你爹既然会抓小狐狸,你让你爹再去抓几只不就行了?古玉,把你手里的钱也给她。来人,快备车。”
  门口一个护卫立刻应身下去。
  “还要给她钱?”古玉讶然地睁大了眼睛,姣好的面容已经压不住一肚子的怨气,看着范小鱼的眼神中已有一丝怨恨,都是因为这个小丫头,小公子才会对她叱来喝去的,哼。
  “你是公子,还是我是公子?”小正太的脾气实在不是很好,两三句话就能撩拨地他跳脚。
  古玉委屈地咬了一下嘴唇,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端的是风情万种、惹人怜爱,只可惜才十岁左右的小正太哪里懂得欣赏她那少女的风情,她越迟疑反而越瞪眼,古玉只好恨恨地把铜钱摔向范小鱼的脸。
  范小鱼好像吓呆了似的躲也不躲,可是一旁的范通又怎么会容许这两百多个铜钱砸在自己女儿的身上,修长的手臂只一伸,已轻轻巧巧地夹住了两串钱,征询地看着范小鱼:“小鱼,你看?”
  “算了,卖就卖吧!”范小鱼撇了撇嘴,“不过,我有个条件。”
  好吧,看在这个小正太训斥这个假矜持的丫环份上,就不跟他计较刚才的刁蛮了,不过她刚才既然已经给小狐狸取了名,又说是自己朋友,有些话得先让小正太保证。
  “什么条件?”小正太瞪着她。
  范小鱼把银子交给范通,从他手上接过另一只小狐狸,两只大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小正太:“你是真心地喜欢乐乐吗?”
  小正太也撇了一下嘴,明显地言不由衷:“当然。”
  “那你能保证一直喜欢它,照顾它,不让它受任何人的欺负吗?”范小鱼假装没看出他的敷衍。
  “我……我保证。”小正太随口道。
  “你是男子汉吗?”
  “当然。”这一回小正太回答的最是爽利和骄傲。
  “那好,那我们拉钩。”范小鱼伸出一根小手指,看着他那漂亮清澈的眼睛,“我爹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都是一言九鼎的,还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今天保证了要一辈子保护乐乐,那你就要说到做到,否则,我会鄙视你的。”
  小正太本来根本就没想过要一直带着小狐狸,可眼下被范小鱼这么一套,又不好当面反悔,再看她那根细细的小手指,心里莫名其妙地反而更气堵了,腾出一只手,一把拍掉范小鱼的手指,张开了巴掌,哼道:“男子汉大丈夫,当然说到做到,我才不要和你玩拉钩这么幼稚的东西,我们击掌为誓!”
  “好。”范小鱼也爽快地张开了手掌,两人都十分用力地拍了一下,震得彼此的手掌隐隐辣疼,却都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走了!”小正太哼了一声,绕过范小鱼走出包厢。
  丫环古玉忙紧步跟上,却不忘趁小正太没看见狠狠地瞪了范小鱼一眼。
  “大姐姐,别忘了好好照顾乐乐啊,乐乐现在还小,只能喝奶,不能给它吃别的东西的。”范小鱼心情愉快地高声嘱咐,那古玉听了差点一个踉跄,又匆匆地跟上走的飞快的小正太。
  酒楼掌柜张德宣见小正太下楼,顾不得讽刺范小鱼,连忙陪了下去。
  “小二哥,麻烦你把这些打包。”范小鱼一边笑吟吟地指着没吃过的糕点和小包子,一边探出窗外去看小正太一行人匆匆地上了马车,心情那个舒畅啊!
  “范通,你的女儿可真了不起啊!”出门时,张德宣皮笑肉不笑地道。
  “大叔过奖了,大叔再见。”范小鱼抱着点心,嘻嘻笑着招呼站在一旁躲躲闪闪的范岱,“二叔,我们走了。”
  “好,走。”范岱扛起米袋,一溜烟地跑到前面去了,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居然都不问问刚才酒楼之中都生了什么。
  奇怪,他跑这么快干嘛?范小鱼疑惑地看着范岱的背影,恍然大悟,哦,原来他是怕张德宣要债啊,哈哈哈!
  嘿嘿,虽然今天是额外地赚了一笔,不过,那笔“巨债”还是得让范岱自己慢慢还的,省的让他继续游手好闲下去。
  “爹,我们也走吧!”范小鱼突然很有一种想蹦跳着走路的幼稚冲动,事实上她的身体也已经身随意动了,多开心啊,才不过一日一夜的光景,她不但无债一身轻,而且从此也不用担心随时都会断粮了,哈,她和冬冬的两个小身板也该长长个了。
  看着女儿难得地显示出小孩子的快乐一面,范通不禁又是骄傲又是感慨,忙跟了上去。
  父女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远,谁也不知道就在刚才片刻之前,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才骑马从酒楼门前路过,而原本站在街边的范岱,那高大的身躯是缩在一个小贩后面的。
  …………………………
  嘻嘻,貌似只有一个“ballack的某3”亲亲猜对了哦,早早,十张推荐票拿来,哈哈哈!
  继续快乐地求粉红票,求收藏,求推荐票哎!
  现写轻松文自己也开心多了,也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如果大家有那些北宋前期(公元1010-1040年间)的历史野史资料,欢迎提供,偶可以作为参考写到故事里面哦!
  笑眯眯!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