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喜酒喝不成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今日第二更!求收藏推荐,求大大们给张粉红票票啊!
  ……………………
  “昙儿!”看到粉裳女子突然扑向人群,用力挤开观礼的乡亲们去追一个男人,上官夫人顿时傻了眼。
  “表姐!”
  紧接着第二个大声的呼唤居然是马上的少年新郎官,只见他呆了一下后,竟然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立刻翻身掉转马头,竟似乎打算丢下还没下马车的新娘子,想从围观人的边缘处绕过去追那个粉裳女子。
  众人顿时暗自哗然,乐手们也惊讶地不禁顿了一下,转回头正好看见这一幕的范小鱼更是吃惊地张开了嘴,差点掉了下巴。
  不会吧!这算是怎么回事?
  范岱一见这个叫做昙儿的成熟美女就见像了老鼠见了猫般唯恐逃之不及,而此时本该陪着新娘一起进大门的新郎官却反而想要去追一个表姐?
  汗啊,莫非这年头已经不流行“表哥表妹”,而是流行“表弟表姐”?
  “轩儿!”
  外表文质彬彬、厉喝起来却极有威势的上官老爷虽然也被这意外惊的变色,却当机立断地及时喝住了自己的儿子,同时立刻向左右使以眼色,原本跟在新郎官旁边的两个家丁连忙拉住了马脖子上的套绳,不约而同地恭声道:“请公子下马!”
  新郎官用力勒了一下缰绳,可那马被两个人同时拉住,却没法听他的指挥,急得一个劲地向范岱和粉裳女子追跑的方向望去。
  “有请新人下车,奏吉乐!”一旁的上官管家见情况不对,机智地高喊了一声,幸好鞭炮声一直在轰响着维持气氛,否则这场面可就越尴尬了。
  那领队的乐手一哆嗦,才现自己竟然停了下来,忙举起唢呐,后面打锣敲鼓的也跟着醒悟,却是乱了两三拍才又重新和上。
  上官管家高喊一声后,人也随之紧步跑到了新郎官面前,状似殷勤地去接缰绳,实则却接抬手的动作以袖子遮住了自己的嘴,另一只手顾不得尊卑之别暗扯了一下新郎官的大腿,压低声音疾道:“公子,难道你要让老爷在这么多人面前颜面尽失吗?”
  新郎官紧抿着嘴唇僵了两三秒,猛然地翻身下马,对着上官老爷和众人团团地行了一礼,然后接过旁边家丁送上来的一杆系了红绳的称,挑开了车门上的一块红布,就站到了一旁。
  两个喜娘忙戴上笑脸摆上了喜凳,一左一右地把红布撩起,高喝着吉祥的话语,请新娘下车。
  范小鱼看了看站在台阶之上那个脸色还是稍稍缓和的上官老爷,以及旁边明显担忧却不知所措的上官夫人,再看看像木偶般杵在一边的新郎官,最后落在刚刚装出马车正准备下车的新娘子身上。
  却见那新娘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的关系,还是坐车坐久了,抑或因为刚才外面的动静而有些心慌,下车的时候竟然差点踩了个空,窈窕如细柳般弱不禁风的身子几乎当众摔倒,幸好旁边的丫环和喜娘及时地扶住,才伸出红色的鞋尖轻轻地踩在了门前的红地毯之上。
  “小鱼,你们先进去,我去看看你二叔,等会再回来找你们。”范小鱼正带着古怪的心情看着那个犹如赶赴刑场的新郎官,范通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她身后,焦急地道。
  “等一下,我们也去找二叔。”范小鱼忙拉了范白菜钻出人群。
  “你们去干什么?乖,你们先去喝喜酒,爹爹等会就回来。”范通说完,也不等范小鱼回答,迈开了长腿,飞快地向范岱消失的方向追去了。
  “……”范小鱼张了张嘴,又摇了摇头,她这个爹怎么就这么笨啊!
  刚才这件事,虽然严格地说来,不该怪到她家二叔头上,可是如果不是那叫什么昙儿的美女看见了他,并且追了上去,那小新郎官可能也不会失态,小新郎官如果不失态,那大上官老爷就不会变脸,上官府也不会在娶亲之日上演出这一场“好戏”,失了面子。
  现在不用说,人家上官府肯定心里已十分不悦地把他们划为不受欢迎的客人了,身为范岱的侄女,她哪里还好意思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进去观礼呢,更不用说还能厚着脸皮蹭吃蹭喝了,还是赶紧识趣地先离开吧!
  “冬冬,来!”趁着大家都围着新人涌向大门,范小鱼忙拉了范白菜偷偷地躲到了石狮子后面,心里郁闷地要死。
  没想到前一刻她还欢天喜地地想要好好见见这古代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而且为了准备多吃点好吃的,还特地空了小肚子来,没想到新人还没进门就闹出这么一出,害得看不成拜堂,见不了洞房,更是半点东西也吃不到。
  “姐姐,为什么我们不跟着大家一起进去啊?”单纯的范白菜羡慕地看着人们一个个一边说着贺喜的话,一边迫不及待地跨进大门,小脸上满是不理解。
  范小鱼语塞,这个问题……对一个七岁的孩子可怎么解释啊!
  “这个……我们等一等,等爹来了再一起进去。”
  “哦。”范白菜老实地应了一声,也不吵闹,低下头看着满地的碎纸片,用脚拨弄着,想要从中找出哪个幸运的还没有爆炸的小鞭炮。
  方才热闹的门庭很快就变得清清静静,当最后一个客人也迈进高高地门槛后,四个提着灯笼的家丁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也跑向了两兄弟和粉裳女子离开的方向,想必是上官府派人寻找去了。
  那个叫昙儿的美女到底跟范岱什么关系呢?范岱为啥又一见人家就要跑呢?她瞧这个昙儿长的还是挺漂亮的嘛!不过,她虽然还梳着未婚姑娘的式,这实际年龄看着却似乎也不小了。
  难道她和范岱一直有婚约,却一直没有成亲,所以今天见了范岱才如此激动吗?要不,就是范岱做了什么招惹人家美女的事,难不成是偷看了人家洗澡?
  范小鱼在心里头转着一个又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借以打时间,可是在没找到范岱之前,任何猜想都只能是可能而已,而且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比如:现在她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