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像风一样奔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姐姐,姐姐,我饿了,我们能不能先进去吃啊?”
  不愧是亲姐弟,范小鱼才感觉五脏开始抗议,范白菜的小肚子里也传来咕噜噜的叫声,各类的美味佳肴的诱人香气越过高墙,不住地散在空气之中,钻入他们的鼻子,更令他们饥饿难耐。
  “冬冬乖,再等等好吗?”范小鱼mō了mō冬冬的头,因为这户庄园的前任主人喜静,占地面积又大,最近的农家也在两三里之外,她现在就是怀里有钱也买不到吃食。
  “嗯。”范白菜乖巧地点头,又弯腰去寻找小鞭炮。
  范小鱼探头看看上官府的大门,又看了看那两只由于天色渐暗而越显得红彤彤的大灯笼,再望望四周,觉得以范通那种脱线的脑子,两个人恐怕再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倘若天色再继续暗下去,等会就连回家的路都看不清了。
  想起自己那一下子走十里路也轻轻松松的体质,范小鱼决定回一趟小镇。
  “冬冬,你乖乖的在这里等着,姐姐去一趟镇上,要是爹回来了,你们就来镇上找我,不然的话,你就哪里也不要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范白菜不解地看着小鱼,却仍点了点头。
  “乖,姐姐一定尽快回来。”范小鱼嘱咐他一看见人就藏起来后,立刻迈开了小腿向镇的方向跑去。
  犹自带着冷意的春风呼呼地吹拂着范小鱼宽大的衣裳,一时间,皮肤上寒栗尽起,但奔跑了一会后,身体就慢慢地开始热起来,范小鱼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的身体似乎突然间地变得轻盈了起来,每一步跑动,每一次摆手,都奇异地拥有了自我意识,脚尖只要轻轻点地就好像能弹跳起来,连本该气喘的呼吸仿佛也融合到了扑面的疾风中,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就像……就像是她是一只原本就生活在空中的飞鸟,只需要自如地扇动着双翅就可以自如地飞翔。
  这种感觉,实在是说不出的惊奇,更是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惬意和欢快,仿佛不管心底有多少不开心和烦恼,都可以抛到度中,让风带走。
  轻功……范小鱼的脑海里自动地浮现出这一个词语,眼前仿佛出现了前世在电视电影上曾经看过的那些飘然若仙的动作,一时间,心中充满了惊喜,顿时连肚子里的空虚也不记得了,只顾全心地感受着、奔跑着,好像她就是风,风就是她!
  就在范小鱼好像觉得自己才刚刚领略到一点真谛的时候,一大片点缀着点点灯光的房舍映入了眼帘。
  范小鱼愕然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看暮色四沉的来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快地就跑到了小镇,而且居然只有微微地气不匀!
  啊啊啊啊!她爱死了这种感觉了!
  范小鱼站在原地,正想高声的呼喊一声,忍不住漾起开心地笑容奔向吕大妈家。
  ……
  回程的时候,虽然怀里抱着小狐狸贝贝,塞着几个馒头,手上还拎着一只灯笼,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刚刚才体会出轻功妙处的范小鱼。
  现在天色虽暗,但大概还是能看得清脚下的路,范小鱼并没有点起灯笼,免得在奔跑的途中不小心把灯笼给烧了,待到跑到前后无人处,因现身体还有这一项绝妙特长的范小鱼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清脆的带着童音的啸声在寂静的山路上回荡着,远山处隐隐地有回声传来,好像在说她并不孤单。
  “小鱼?”范小鱼刚刚忍不住兴奋之情呼喊了一声,前方就传来范通熟悉的叫声,几乎是眨眼的功夫,背着范白菜的范通就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人还没奔近就又惊又喜地道,“你居然有内力了?”
  内力?范小鱼一怔,他说的内力是她所理解的内力吗?
  “姐姐。”范白菜在范通的背上摇着小手招呼。
  “冬冬,姐姐给你带了馒头。”见到宝贝弟弟,范小鱼第一时就想起他还饿着肚子,忙先放下灯笼,将馒头递了过去。
  范通却迫不及待地放下了范白菜,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手指准确地搭在她的脉搏之上,凝神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范小鱼挣脱了手,接过范白菜反递过来的馒头用力地咬了一口,假装不懂地道,心里头已经明亮亮外加喜滋滋了。
  刚才范通按住她脉搏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到有一股细细的热气钻入了她的血脉之中,而且神奇的是,她的身体里似乎也有这一种令人暖洋洋的感觉在涌动。
  “内力啊,宝贝女儿,是内力啊!”范通激动地一把将范小鱼搂入怀里。
  “唔……”猝不及防的范小鱼差点没被一口馒头给噎住,忙本能地抗拒。
  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她这个身体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女儿,可是她心理上还是一个陌生的成熟女性好不好?当时她清醒时,被两个狂喜的大男人以检查的名义上下其手地乱mō了一通已经很让人?了,现在才不要被他们再――非――礼!
  “喂,你不要――动手――动脚的――”范小鱼使劲了吃奶的力气才推开了像情似的范通,警戒地退了两步,狠狠地瞪着他,“说话就说话,抱什么抱?”
  “嘻嘻……”旁边的范白菜一边咬着馒头,一边忍不住好玩地看着自己的爹和姐姐,不明白为什么爹爹只是抱一下姐姐,姐姐的反应就这么大。
  “嘿嘿……”根本就不知道范小鱼差点把自己这个爹归纳为色狼一族的范通,毫不介意地mō了mō头,这才憨笑着解释道,“宝贝女儿,你不知道,我和你二叔盼着这一天都已经盼了好多年了。”
  “我才九岁。”范小鱼翻了个白眼,顺便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
  “我知道,爹的意思是说,宝贝女儿你以前练武,练的一直只是外功,因为……因为那个……”范通有些口吃地道。
  “因为我以前傻。”范小鱼又白了一眼。
  “嘿嘿,不是,宝贝女儿,你不是傻,你只是有些东西不能理解罢了。”范通慌忙解释。
  “废话少说,那现在呢?我以前既然没法理解什么内功心法的,按理说我应该没练过,怎么突然就有了什么内力了?”
  “这个内力并不是你自己练出来的,而应该是那次我和你二叔为你打通任督二脉时无意中所留下来的,来,我们先回家,爹慢慢解释给你听。”提起武学上的理论,范通顿时一改往日的憨痴,讲的条条是道。
  范小鱼耸了耸肩,好吧,武学理论第一课,开始了。
  至于那个遇事只会逃的饭袋,懒得管他,哼!
  ……………………
  元宵快乐!元宵快乐!元宵快乐!元宵快乐!
  PS:呵呵,按传统风俗,今天过了之后,我们的春节就算结束啦,趁今天这个月圆人团圆的好日子,浮尘偕同小鱼和白菜,再一次给所有的、五湖四海、国内国外的亲亲们鞠躬拜年!
  希望,这一天,我们能千里共婵娟,共同祈祷彼此的未来能多一些开心,多一份幸运,少一堆烦恼,少一点霉运!
  当今晚的明月升起时,请合起你的双手,微笑着许个愿吧!相信,这个在牛年的第一次圆月下许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
  亲亲,么么!我爱你们!响亮的MUA!!!!!
  O(∩_∩)o…\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