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rǔ臭未干的新郎官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回家的路上,范小鱼还沉浸在刚刚掘出这具身体一大优点的喜悦中,而且由于每次脚尖点地时间都很短,山路的崎岖程度无形中就减轻了许多,一路上跑的飞快。
  范通一直含着笑,背着范白菜始终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边,并提着灯笼为她照明,他成为高手已久,就算飞奔之中也能让灯笼里的烛火保持平衡,自然不用担心灯笼被烧的问题,十几里的山路,一下子好像缩短了一半。
  回到家中,屋中一片漆黑,两间小屋子里的情景一览无遗,范岱并没有如他们所以为的已经回来了。
  范小鱼这才询问范通今天的情况,范通却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范岱什么时候认识了那位姑娘,更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当时也没有追上范岱,后来四处找不到他就先回去找姐弟俩了。不过,瞧范通的神情却并不担心范岱,好像范岱以前也少不了闯什么祸似的。
  既然范通不在意,范小鱼自然也懒得管,反正急也没有用,再说就凭范岱那身本事,那个昙儿姑娘估计也奈何不了她,确实没必要担心,如果他们俩真的是对小冤家,那就更无需多管了。
  父女俩没心没肺地烧了热水梳洗了一下准备睡觉,倒只有七岁的范白菜为叔叔担忧了好一会,但他人小腿短,又没有半点武功,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好跟着睡觉。
  这一睡就到了大天亮,起来一看,天色阴沉沉的,山谷中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雨,濡湿了屋前的一片泥地。
  范小鱼起床烧了面疙瘩,可等到早饭都吃完了,范岱还是不见踪影。
  范通沉吟了一下,把家中唯一的一张桌子移到一旁,道:“我先送冬冬去上学,然后去找找你二叔,你就在家里重新开始练基本功夫吧。”
  说着,跟范小鱼摆了几个蹲马步出拳之类的姿势,让范小鱼练习。
  父子俩下山后,范小鱼就开始认认真真地练开了。
  在心理上来说,她早已是个成熟的成年人,当然知道yù建高楼先打基础的道理,而且自从昨天掘出轻功之后,再回想起那天耳尖地都能听到小正太和他那丫环的悄悄话,她更是对这具身体充满了兴趣,现在正好借此更加深入地了解一下。其实,若不是因为下雨,她还真想出去好好地跑一圈,看看自己到底能一口气跑多长的路呢!
  就在范小鱼老老实实、稳稳当当地蹲着马步,两秒中数一次,已经数到了第一千五百五十七只小绵羊的时候,好像突然听到屋外有什么动静。
  是范岱回来了吗?
  范小鱼忙直起身向门外望去,却见果然有一个人影冲到屋前,但只一看,就惊讶地怔住了。
  来人的居然是上官家那个昨日刚刚成亲的酷酷的新郎官大名,而且还是单独一个人。
  “表姐!”
  只见这个少年新郎官脚步不停地长驱直入,还没等范小鱼反应过来,已经像风一样冲进屋子,左右没瞧见人,又一阵风似的转冲到厨房,这种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霸道作风顿时让范小鱼生出了强烈的反感。可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少年新郎官已经站立在她的面前,瞪着眼睛问:“我表姐呢?”
  表姐?一上来就搜屋子,又莫名其妙地问她表姐呢,奇怪了,她应该知道他表姐是谁吗?
  范小鱼气的不怒反笑,真是个神经病,才新婚第一天,放着老婆被窝不理,硬要到她这个穷家寒舍来乱搅一番找什么表姐,如果对这个婚姻不满的话,他索性逃婚啊,一双腿跑的这么快,有谁能看得住他?却非要拜了堂成了亲,又在第二日就将新娘子抛下,这算是什么男人啊?
  哦,不,这丫的根本就不算男人,顶多是个rǔ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已,听说有些大户人家的子女很大了还有喝人家母奶的习惯,说不定这小子还真是没断奶呢!范小鱼恶劣地猜想着,她现在要是有老爹或二叔的一半年纪或能力,现在就一脚把这个家伙踹出去了。
  “原来是个傻子。”少年新郎官哪里知道范小鱼已经是满肚子的腹诽,见她不答却笑,两条染上了细细水雾的剑眉顿时一拧,自言自语地道,“奇怪,那个范岱的家明明就在这里,表姐一夜未归,还会去哪里呢?”
  傻子?她不过是还没对这个疯子作出什么反应,就给她冠以傻子的称号,很好,很好!她倒要看看这个疯子想对傻子做什么?
  范小鱼索性沉默不语地站在窗前,看着那长华服都已半湿的少年冒着细雨又在屋前屋后乱转了几下,心中很快已对眼前的情况理了个大概。
  看来自从昨天那个昙儿美女去追她的二叔后,也是一直未归,所以这个明显爱慕自家表姐的毛头小子才会心急火燎地出来寻找。不过,看他这连个随从都没带的样子,不用说也一定是瞒着那个上官老爷偷偷独自溜出来的。
  现在她倒真有点好奇,那个美女追了一夜,到底是追上了范岱了,还是没追上?要是追上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唔……这个情况貌似有点暧昧,要是没追上……想到这里,范小鱼不由地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不觉有点同情。
  “喂,小丫头,你叔叔呢?”少年新郎官转了半天还是没现任何线索,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范小鱼身上。
  喂?还小丫头?怎么他们这些公子哥都是这么一副高高在上,好像她就比他们低好几等的自大小样?范小鱼心中厌恶顿时更深,脸上却学起了他的表情,也瞪眼道:“喂,小丫头,你叔叔呢?”
  一上来就叫她傻子,估计这个毛头小子不是不知道她现在的智商,就是个极度擅长胡乱臆断的家伙,她现在是个小孩子,小孩不吃眼前亏,不能明着和这个疯子作对,索性戏弄戏弄他先出出气,回头再想法子找回场子来。
  她范家的茅屋虽然简陋破旧,但好歹也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窜来窜去的。
  呃,少年新郎官呆了一下,眉头拧的更深:“原来真的是个傻子。”
  范小鱼也学着皱眉:“原来真的是个傻子。”其实她真的好想好想把傻字改成疯字。
  ………………
  PS:今日还有第二更。
  现在的PK竞争实在太激烈了,昨天浮尘差点就被追上了,想到还有恐怖的18天战斗才能结束,实在是很胆颤,希望亲亲们能多多的支持我,多给我两张粉红票和推荐票支持。只要有大家的鼓励,浮尘会在隔日两更的基础上,即兴地加更以回报大家。
  泪汪汪!亲亲们,偶能不能保住目前的位置,就全靠大家了啊!
  以下广告:月关新书架空历史《大争之世》,书号1143277,这一次月关写的是他所擅长的历史文,敬请大家欣赏。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