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世界因为白痴而美丽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少年新郎官无语地张了张嘴,气得掉头就走。
  范小鱼正准备以白眼相送,少年新郎官突然又转过身来,嘴角略向上弯,面容却僵硬之极,好像有只无形的手正在强扯着他脸上的肌肉,硬要组合出一个叫做“笑容”的表情来。
  “小妹妹,你瞧知道这是什么吗?”少年新郎官mō了mōxiōng口又mō了mō袖子,最后从腰间扯下一块莹润的白玉来,在范小鱼面前摇晃,自以为口气很和悦地道。
  看着那垂着红色流苏的玉佩,范小鱼突然觉得此情此情是何等的相似。
  好吧,既然你们有钱人都喜欢动不动就拿钱啊玉啊来勾引她这个穷人,那就拿这块玉佩来当作这家伙乱闯私宅的赔礼吧!
  范小鱼眨了眨眼,藏着眼眸深处的一点狡黠,盯住了那块玉佩,顺其自然地当起了傻子,乖乖地回答:“白色的石头。”
  呃……少年新郎官表情顿时更僵。
  范小鱼心中暗笑,接着又补上一句:“很漂亮的石头。”
  “对,是快很漂亮的石头。”少年新郎官明显地忍着气,诱惑道,“你喜欢吗?”
  范小鱼歪着头想了想:“喜欢,可以玩。”
  “那你想不想要?”
  “想。”这一句倒是真心话,上官府那么有钱,这个少年新郎官又是上官家的独子,身上所佩戴的不是好东西才怪,要是能把这块玉佩拿到手,少说也得值个几十两甚至几百两的银子吧?
  “那好,如果你能乖乖地回答大哥哥几个问题,大哥哥就把这块漂亮的石头送给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范小鱼咬了一下手指头,装作考虑,然后出乎少年新郎官意料地摇了摇头:“我不要了。”
  少年新郎官大急:“你怎么又不要了呢?”
  范小鱼憨憨地道:“我爹爹说,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
  少年新郎官讶然了一下,道:“你不要怕,这是大哥哥自愿给你的,你爹不会骂你的。”
  范小鱼退了一步,害怕地摇了摇头:“上次李伯伯给了小鱼好吃的,爹爹说小鱼是偷的,打的小鱼屁屁好痛。”
  上官家和那个纯属路过的小正太可不一样,人家那么一座大庄园就摆在那里,要是知道她设计赖了上官家小公子的珍贵玉佩,那麻烦可就大了。她贪财贵贪财,但先后路要先给自己安排好,虽说这样老是算计很累,但世上之便宜哪有可能那么容易就捡得到的,就算是掉在地上的钱,也是要先弯腰去拾才能到手呢!
  少年新郎官想必很不擅长和小孩子打交道,更不擅长和这样一个虽“傻”却又“傻”得一根筋的范小鱼打交道,脸上明显地表现出不耐,嘴巴里却还要口是心非地做着各类保证,可范小鱼就是摇头,逼得他一会就耐性尽失,终于凶巴巴地怒道:“那你要怎么才肯相信呢?”
  范小鱼适时地让自己表现出害怕的神情,只是由于她的演技还不到家,这水汪汪的眼泪却不是想来就来,只好假装害怕地连连倒退了好几步,然后故意不小心地碰倒了前天才为冬冬新买的笔墨和一小叠宣纸,名正言顺地遮住眼睛哇哇地大哭了起来,并感激偷偷地往眼睛上抹口水。
  少年新郎官原本是想拿玉佩引诱范小鱼说出范岱的去向,好去找自己的表姐心上人,可没想到费了半天力气,还在范小鱼同意不同意交换的程度,一个问题都没问,心情简直烦闷的要死,哪里注意到范小鱼是真哭还是假哭。
  俊眉紧皱下,三两下地就从地上捡起笔墨纸砚,从桌上的茶壶中倒了一点茶水进去,唰唰唰地就磨了起来,然后在范小鱼“好奇”的目光下大笔一挥地写了几句话,又掏出荷包中的一个印章,呵了口气砰地盖上。
  相比起表姐的下落,一块小小的玉佩他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哪,这个是大哥哥保证绝对不骗你的保证书,你爹回家看了就不会打你了。”少年新郎官指着桌子道,“现在你可以回答问题了吧?”
  “保证书?”范小鱼眼中满是疑惑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心底早已乐开了花,这个傻子,居然还真的写了一份保证书,承诺将玉佩送给范小鱼,还说永不后悔。
  “对,有了这个东西,你爹爹绝对不会打你,还会夸你能干呢?”
  “嗯!”范小鱼眉开眼笑地用力点头。
  “好了,现在你告诉大哥哥,你知不知道你叔叔在哪里?”少年新郎官总算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却粗心地忽略了其实后来范小鱼的说话虽幼稚却早已话语流畅了。
  “我叔叔……”范小鱼这一回倒是真的在考虑该怎么回答好。
  “说你知道。”正当范小鱼准备随便忽悠个地方让少年新郎官去找的时候,一个极细的声音突然钻入她的耳中。
  范岱?范小鱼心中惊讶,但面上却迅决断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他在哪里?”少年新郎官惊喜地提高了声音。
  “说我在梅家弯,再告诉他那个女人也在哪里。”
  范小鱼不急着回答,故意上前了一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中的玉佩,并技巧地挡在了少年新郎官和写了保证书的桌子之间,然后怯怯地伸出了小手。
  少年新郎官连考虑也没考虑地就把玉佩放进她的小手中。
  “早上的时候,叔叔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说要去一个有好多好多梅花的地方。”范小鱼满意地缩回了手,十分乖巧地道,顺便胡诌,“小鱼也要去,可是叔叔他不让我去。”
  “很多很多梅花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少年新郎官急道,听说范岱是带着表姐一起走的,脸上的醋意明显地泛滥。
  “就是有好多好多梅花的地方,”范小鱼装傻,不过还是好心地给他指点了一条明路,“村里的叔叔伯伯都知道。”
  话音未落,那少年新郎官已转身猛地跑向门外,冲进了细雨之中。
  他一离开,范小鱼立刻收起了那张签有落款盖有私章的保证书,再看着手中的玉佩,鼻子眼睛全笑的像是一朵花。
  其实,她用的真的是拙劣地不能再拙劣的小伎俩了,不过事实证明,世界上就是有一种所谓白痴的人,就喜欢拱着手求着别人收下原本很垂涎的财物,那天那个小正太如是,今天这个小新郎官也是。不过,她的世界却正是因为这些白痴才美丽了起来,五两银子算什么,这块玉佩才是真正的巨款啊!
  “嘿嘿,小鱼,今天这一笔大收入叔叔也该算一份吧?”范小鱼只觉刘海被一阵风拂起,范岱已经嘻笑着从前门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满头满脸都是湿??的雨水。
  “那个什么昙儿呢?”范小鱼将玉佩放入怀中,直入主题,“她到底是你的什么人?为什么一见你就追?你又为什么一见她就跑?她现在人又在哪里?”
  PS:今日二更敬上!求亲亲们多多支持!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