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范岱的情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十八章范岱的情史
  “这个……”范岱准备打哈哈。
  “我不要听故事,我要听老实话。”范小鱼拉过凳子,好整以暇地摆开了准备长期听故事的架势。
  她是个讲道理的人,昨天那件事确实是个意外,范岱也不是故意害得他们没有丰盛的喜宴吃,不过事情的来由经过她得问个明白,因为眼下的事情明摆着不简单,范岱虽说是个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负责,但他作为范家的一份子,她又是这个家的当家人,却不能不问了。
  何况,她确实也十分好奇啊,想一想,孤男寡女,深更半夜,一夜未归,这个八卦是多么地令人热血沸腾啊……咳咳……
  “我……我不知道从何说起。”范岱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坐到桌子的另一边。
  “那你先告诉我你们昨天后来怎么了?”范小鱼想了想,道。
  范岱怔了一会,叹了口气道:“我当时一见到她就跑后,没想到她马上就追了上来,还威胁我说要是我再跑,她就拿簪子刺进自己的喉咙,我只好停下来了。”
  “可是爹马上就追去了啊,他怎么没见到你们?”
  范岱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红晕:“我们躲到一旁了,你爹没看见,径直地往前追去了。”
  “哦!那后来呢?”
  范小鱼暧昧地拖长了音,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幕画面:在某个小树林的树后,范岱正站在美人儿的身后,一手捂着她的小嘴,一手则搂住她的腰身,正满脸惶急和警戒地看着林外范通闪过,而他怀里的美人儿,确实一脸羞涩和春情,只恨不得能永远这样地依靠在她的怀中……
  “咳……后来我怕附近人多,要是被人瞧见了,对人家姑娘家的声誉不太好,就带她离开了上官府。”
  “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你们后来去哪里了?又做了些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范岱立时敏感地跳了起来。
  “亲爱的叔叔,你们可是相处了整整一晚,足足过了……我算算……足足六个多时辰,我就不信你们什么都没做。”范小鱼邪恶地笑道,“而且昨晚还下雨了,你们又是上哪里躲雨的呀?”
  范岱的身上虽有些湿,但却不是湿透,可见是之前一会才被小雨淋到的。
  “小孩子家的,想什么呢?”范岱红着脸敲了一下范小鱼的头,粗声道,“我们除了聊天,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好吧,那就算你们只是一直聊天好了。”范小鱼嘻嘻一笑,大量地没和他计较敲头的事,好奇地又问,“那后来呢?你快说啊,不要卖关子了。”
  “我一直想劝她回去,可她……”回想起昙儿的那些誓言,范岱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迷惑和动容,“可她就是怎么说都不肯回去,也不让我离开,还说要是我恨得下心看着她死,那我就尽管走好了。我想点了她的道偷偷地把她送回去,可她却好像知道我要这么做似的,冷笑着说一个人如果真的想死,有的是法子,今天死不成可以明天死,明天被人救了可以后天死,老天爷可以决定一个人生在什么样的人家,但是却无法决定一个大活人想要死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那个美女的性格竟是如此刚烈,范小鱼顿时对她肃然起敬,毕竟现在可不比前世的世界,女孩子就算再疯地倒追男孩子都很正常,这可是个封建时代,虽说北宋的女人们地位并不像后来朱熹所提倡的破思想那么低,可当时那个美女毕竟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追范岱,且不说别的,光是这一点勇气还是值得佩服的。
  “后来呢?”
  “后来我就直接说,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让她不要放心放在我身上。”范岱笑了笑,神情难得的有些正经,“她却说我们这次能遇见,就是老天爷给的缘分,她求我,最起码给她一个相处的机会,去好好认识她、现她,真正地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至少,也要听她说一说这几年来她是怎么过的。”
  “你们认识好几年了吗?”
  范岱点头:“四年了。”
  范小鱼更是敬佩:“哇,好长时间,她居然一直都没有放弃?难道这四年她一直在找你吗?”
  范岱摇头:“也不是,四年前,也就是我们认识一个月后,她爹去世了,她在家守孝守了三年,半年之前,她的孝期已满,才出来找我。”
  “那也不错了,”范小鱼点头道,“她守孝三年后还没忘记你,并找了你半年,这份情也够深的了。”
  “小姑娘家家的,你们哪里知道什么叫做情?”
  范岱又mō了一下她的头,范小鱼连忙躲开,眼神里满是狡黠:“你不要扯开话题,我就不信你当时听到这些的时候会没感觉。”
  “小鱼,你知道叔叔今年几岁了吗?”范岱忽然认真地问道。
  “二十八呀!”范小鱼翻白眼,既然是穿越过来的,这就是基本常识好不好,当然得早早地就打听清楚啦!
  “她才十九。”范岱苦笑。
  “呃……我还以为她已经二十出头了呢!”范小鱼讶然。
  范岱眼中闪过一丝怜惜:“所以我才一时之间才没有注意到她,也许……她这段日子过的并不好吧!”
  “当然好不了了。人家好好的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却非要为了你这个大老粗在外奔波,风吹日晒的,皮肤好才怪呢!”范小鱼心中对那个昙儿更是同情。
  昨日虽只是匆匆一瞥,不过瞧她的衣裳显然是好料子,而且她既然是小新郎官的表姐,大官府的贵客,肯定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家,却为了寻找意中人而不惜抛头露面、舍弃养尊处优的千金生活,实在难得。不过,没想到范岱和那个昙儿之间居然相差了九岁,唔,这可是个不小的年龄差距啊,真不明白那个美人为什么会喜欢她这个整天只知道练武打架的二叔。
  “二叔,那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要说起来,这个爱情既然都可以没有国度界限,人种界限,当然更不该有年龄界限了。
  “对了,差点忘了,小鱼,你赶紧收拾行李,等你爹回来我们马上就走。”范岱也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还是故意扯开话题,猛地站了起来,打开床头当枕头的包裹就开始收拾起来。
  “走,为什么要走?去哪儿?”范小鱼被他的举动弄得一愣。
  “梅家弯离这里并不远,要是那个小伙子劝不动她,她找到这里来就麻烦了。”
  “不对,你刚才不是说,那个昙儿说了如果你走掉的话她就自杀,那你现在怎么又能回来了?如果要是你现在逃走了,她找不到你,她又自杀怎么办?”
  再说了,现在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日子也开始渐渐好起来了,难能说搬就搬的。
  范岱的手一顿:“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她不会再自杀的。”
  “如果真说清楚了,你就不用再逃了。”范小鱼走上去拉开他的手,认真地看着他,“二叔,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这位昙儿姐姐?”
  “喜欢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反正是不可能的。”
  范岱又想去收拾,范小鱼却一地跳上木板床,坐了上去,不依地道:“为什么?”
  范岱愣了一会,和她并肩而坐,低头用脚拨弄着地上一棵刚刚冒出头的小草:“你知道她姓什么吗?”
  “什么?”
  范岱转过身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姓赵。”
  ………………
  PS:被丢弃的美人儿含泪在背后大吼:“范岱,难道你就这么走了吗?”
  范岱酷酷地不回头:“我早已说过,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美人儿不甘心地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就算你要走,你也得留下几张粉红票再走吧?”
  嘻嘻……求粉红票啊!亲亲们看着给点吧!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