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开始流làng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事实证明下雨天行路确实是件痛苦的事,尤其是在没有水泥路,并且还要避开稍微平坦一点的官路的时候。
  范小鱼抱着小狐狸贝贝,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泥泞的地里,布质的鞋面终于满是湿泥,脚步沉重不说,脚底也因渗进了水而变得湿滑滑的十分难行。
  *,这两个家伙最好有一个不得不在这种坏天气里抛家别舍的好理由,否则她可饶不了他们,她现在鞋子早全湿了,衣服也半湿,被风一吹更是冷飕飕的,简直是浑身都难受的要命。
  “爹,冬冬可以自己走,爹爹背一会姐姐吧。”范通背上的范白菜见范小鱼又差点滑倒,忍不住再次乖巧地道。
  “没事没事,”范小鱼忙扬起笑脸,随手抹去脸上的湿意,“这点路对姐姐来说还不成问题。”
  要不是所有的行李都由范岱一个人扛了,她早就窜到范岱的背上把他当牛马骑了,谁让他是罪魁祸,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看范岱那神情,明显的也是对人家有点意思,所以那个郡主才会死缠烂打地非要嫁给他不可。否则的话,只要定力真,管它是粗铁棒还是细绣花针,都奈何不了铁石心肠,那个郡主也就自然而然会打消傻念头了,毕竟人家当时才不过十五岁,初恋固然可以很美好,但不一定非要一恋就是终身嘛!
  再说了凭人家郡主的身份,难道还愁嫁不出去吗?
  “小鱼,你再试一试那天奔跑的感觉,只要调整好呼吸,放松身体,这路自然就会好走很多。”
  范通轻松地走在她的旁边,同样是走在泥地里,而且还背着一个人,他的脚底却比范小鱼干净了很多。再看范岱,同样也是,四个人之中,除了背上的范白菜不算,就只要范小鱼一个人最为狼狈了。
  “对啊,再试试,说不定这一次你就跑起来了。”范岱也撺掇着。
  “哼,你说的简单,我看你是存心想看我出丑是吧?”范小鱼没好生气地白了范岱一眼。
  她不是没有试过像那样好像脚尖点地就可以跑起来的惬意感觉,只是不知怎么的,那种潜藏在她体内的力量却飘忽不定地十分难捉mō,就好像是小说中那个大理王子蹩脚的六脉神剑般,时灵时不灵,而且还差点摔倒,把怀里的贝贝吓的呜呜叫。
  “姐姐,你就再试一次吧。”范白菜也使劲地给她鼓励,伸出了手,“我来帮你抱贝贝。”
  “好吧,看在冬冬的面子上,我再试试。”冬冬一出面,范小鱼立时放软了声音,把小狐狸递给了她,然后走到一旁的草丛边,扯了一把青草用力地擦着鞋子的侧面和底部,好让步子尽量地轻松些。
  这一甩,差不多甩掉了半斤左右的泥泞,范小鱼又走了两步在新的草丛里抹了抹脚底,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放松心神,告诉自己这风其实是春风,这细雨就是那无声地润泽万物的甘露,而脚下,则是一如昨晚那结实僵硬而且平坦的土地。
  吸气,吐气,昂,挺xiōng,睁开双眼,跑……
  迎面而来的风突然猛烈了起来,雨丝也更细密地打在了范小鱼的身上,以一种外表柔弱实则强悍的姿态渗透她的衣服和躯体,可她不在乎,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只因那种飞奔的感觉又重新盈满了她的xiōng腔,她跑起来了,她又跑起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范通和范岱也跟着跑了起来,两个高大的身影一左一右地陪伴着她在风雨中驰骋,如三匹野马般自由自在,逗得冬冬不住开怀大笑……此时此刻,若是有人无意中看见了这一幕,定然会十分吃惊他们这一家如此和谐的度和气氛。
  风摧不了,雨打不湿,快乐就那样简简单单地飘飞在这个崎岖的山道上。
  ……
  不过兴奋归兴奋,湿透的衣服还是要烘干,人也是需要休息吃饭的。
  当范小鱼看到眼前终于出现一座小院的时候,实在是感动的要命,làng迹天涯,以前她总觉得这四个字làng漫的不得了,努力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希望自己能有闲钱去各地旅游,不过那都是建立在交通便捷的前提下,像现在这样需要用双脚走路的……唉,还是能省就省吧!
  或者,她的下一步目标应该是先买辆驴车?虽然慢一点,但至少可以让她的小脚丫少受点儿罪。
  范小鱼这边在心里嘀咕着,范通已上前礼貌地敲开了那座小院的门。
  “你们找谁?”随着院门的打开,一个头花白的头颅谨慎地探了出来。
  范通忙道:“老伯,我们是行路之人,这是我的弟弟和一双儿女,只因我们赶了一天的路,身上都湿了,所以想借贵处歇个脚,烘个衣服,还请老伯行个方便。”
  那老头看了看范小鱼和范白菜,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声“我先问问主人”,然后立刻把门给关了。
  四人等在门外,不一会那门又打开了,还是那个老头:“我家主人说了,看在你带了两个孩子的份上,可以把偏房借给你们用一晚,不过我家主人的脾气有点儿怪,十分不喜欢陌生人,你们若是答应不会乱走,而且等到天一亮就离开的话,就让你们呆一个晚上。”
  范通连连点头,表示只要有一个栖身之处,其他的概不敢奢求,更不敢打扰主人休息,一家人才终于如愿地进了院门。
  这座院舍外面看起来并不大,房舍也低矮,但一进来却现也不算小,应该是座两进的院子,前院四间偏房拱着一间正厅,厅后应该是主人居住的正宅,看规模也该是户中等人家。只是奇怪的是,除了老头外,竟瞧不见第二个仆人,前院里也冷冷清清的。
  那老头带着他们来到最边角的一间堆放着杂物和柴火的房间,又给他们找来一把扫帚和一块抹布,让他们自行打扫,再次告诫他们绝对不能随意离开这间屋子。
  范通都一一答应了,并掏出铜钱说是当借宿的费用,那老头却摆了摆手:“不过是借个空房罢了,没什么所谓,我现在去给你们烧些热水,再拿点吃的,你们早点休息。”
  人家坚持不肯收钱,范通只好千谢万谢,忙表示自己等人去烧就可以了,那老头却不放心,还是亲自陪在一旁,直到范通拿着吃食热水炭火等回到房里,并且又叮嘱了一番才不放心地离去。
  “这个老头真怪。”老头一走,范岱就嘀咕开了,“这座院子也怪,明明看起来像是常住人的,也一个人影都瞧不见,好像都躲起来似的……”
  “老二,不要胡说,人家肯收留我们已经够恩德了,不要背后议论主人家的是非。”范通正色道,顺手找了根杆子遮挡起来先让范小鱼换衣服,并倒了一盆热水给她,接着又去忙着铺床给姐弟俩睡。
  范岱不以为然地闭上了嘴,也找了几根树枝交叉着架了起来,随手把湿衣挂了上去。
  范小鱼却不管这么多,迅地擦了一下身就换上干燥的衣服,好出去泡脚,不用说,走了一天的路,她现在的脚一定已经被泡的白了。
  ………………
  PS:亲亲们,对不起啊,昨天本来是两更的,可是因为人有点不舒服不知觉地就睡着了,今日补上,晚上还有一更,明日依然是两更。
  求亲亲们粉红票、推荐票支持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