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神秘的小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PS:之前对小狐狸的描写有些潦草了,今天又查了一些资料,前面稍有修改以使得更合理,但不影响故事情节,亲们要是不在意也可以不用回头看。
  ………今日第二更,有粉红票的亲亲们支持一两张吧………
  忙活了半天,身体终于恢复了温度,可看着怀里一个劲颤抖的小狐狸贝贝,范小鱼却愁了,
  今天出来的匆忙,贝贝还没喝过一口狗妈妈的奶水就跟着奔波了,一路上虽然给它喂了一些水,也找了一点软体菜虫吃,可是毕竟没有它最需要的奶水填肚子,只饿得可怜的贝贝像小狗一样不住地呜咽。
  “忍一忍吧,让它先喝点水,等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去找虫子。”范通也很无奈,这家的主人明白地要求不能打扰,能给他们这些当人的一点吃的已经很善意了,哪能为了一只小狐狸再去麻烦人家?
  “小狐狸,我们早点睡觉吧,睡着了就不会觉得饿了。”范白菜mō了mō贝贝尖尖的耳朵,很有经验地道,引得大家一阵莞尔。
  大家轮流着,分别用两个盆子洗了脸泡了脚,然后范通把姐弟俩相继地抱到唯一的床铺上让他们休息,自己则和范岱就着火盆开始烤起衣服和鞋子来。
  范小鱼看着范通手里的那双湿漉漉的小鞋子,想起明日出门难免还要被浸湿,不由很是郁闷。虽说用轻功走路身体会特别的轻盈,可是由于她自己本身没有修炼过内力,跑一小会就会力竭,根本就无法长期支撑,所以只要雨不停,地面不干,这鞋子就算今天烤了,明早还是会湿的。
  唉,衣服可以薄一点,肚子可以扁一点,但是双脚都浸在冷冰冰的水里面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范小鱼无声地叹气,身体虽然累得狠,可想到明日还要继续这样奔波就沮丧地没有睡意,便借着昏暗的油灯打量着这件柴房兼杂物房的屋子,忽然无意中看到那些木柴之中有几根有粗粗的带分叉的木柴,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立时兴奋地坐了起来,要求范通把那几根木柴拿过来。
  范通不解地依言拿了过来,范小鱼让范通劈去小枝丫,只留了底部的一两个分叉,然后粗粗地修成自己身高相仿的棍子,一边一个赤着脚踩了上去,歪歪斜斜地走了起来。
  “姐姐你想玩踩高跷吗?”范白菜也感兴趣地爬了起来。
  “不,姐姐是想让它来代替姐姐的脚。”试了几步后,范小鱼返回到铺盖旁,跳了下来,指着火盆旁的鞋子道,“如果我能踩在高跷上走路,就不用担心鞋子会湿掉了。”
  “啊,小鱼你真聪明。”范岱先惊喜地叫了起来,但随即又怀疑地道,“不过就这么两根树枝,你也踩不了多久啊!山路不像平地,你踩着这东西,一不小心就会摔跤的,到时候不是更惨?”
  “所以要改良啊。”范小鱼坐下来比划着分叉处的高度,“我这个高跷和人家耍杂戏的不一样,不需要太高,只要高个几寸不要踩到泥地就好了,这样一来,鞋子不会湿,就算失去平衡也可以及时地跳下来。而且要是能想办法在这个分叉点再多搞个分叉的话,就能走的更稳了。再说我们不是还有爹和二叔在旁边吗,不怕摔跤。”
  “好哎好哎,这样冬冬就不要爹背,自己也可以走路了。”范白菜开心地拍手道。
  范通忙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高叫免得惊动了主人,范白菜立时捂住了嘴巴,调皮地和范小鱼对视一笑。
  “小鱼的这个主意确实很好,那剩下的事就交给爹来琢磨吧,”范通接过粗树枝,让他们姐弟俩躺下,给他们塞好被角,柔声道,“早点睡吧,等你们醒来,爹爹保证已经把高跷做出来了。”
  “爹,我也要。”范白菜轻声叫道。
  “好,冬冬也有,你们两个都有。”范通温柔地mō了mō范白菜的头,看着姐弟俩闭上眼睛,又瞧了瞧蜷缩在范小鱼旁边的小狐狸,笑了笑走回到火盆旁。
  ……
  最大的问题得到解决,范小鱼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身下的地儿随时陌生的,但好在旁边的人却是熟悉的,被子也是自家的破被子,因此倒没有失眠。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范小鱼忽然被一股内急憋醒,刚想起身,突然听到门吱呀一声轻响,紧跟着一道冷风扑了进来,吹得油灯的小火苗晃了晃,随即就响起了范通的责备声,下意识地又顿住不动。
  “老二,你上哪儿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嘿嘿,我也没上哪里去,就是跟着那来盯梢的老头去溜了一圈,别说,还真让我现了一个秘密。”
  秘密?范小鱼不由地升起了一丝好奇。
  “我不想听,你也不用跟我说。”范通一点都不感兴趣地打断了他的话,义正言辞低声道,“不管人家是什么来路,有什么样的秘密,好歹他们今日给我们提供了一处遮风挡雨的栖身之处,还给我们热水和吃食,又分文不收,我们不思如何报答人家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去偷偷地探听人家的秘密?”
  “可是,大哥……”范岱急道。
  “好了,不用说了,你若是累了早点休息吧,不要吵到他们俩。”范通低声叱道,范小鱼微微诧异地睁开一丝缝隙,原来她这个老爹竟然也有点威严儿的时候嘛!
  “好吧!”范岱无所谓地摆了一下头,拿过衣服烤了起来。
  范小鱼本待装睡,可小腹处的尿意却急促了起来,索性起身,但动作却尽量地放轻,免得吵醒冬冬。
  “小鱼?你起来坐什么?”范通立时转过头来。
  “我要方便。”范小鱼有些赦然地道。
  “哦,好。”范通忙把手里的鞋子拿了过来,蹲下来很自然地给她套上,“这火小,鞋子还没全干,你先穿一下,等会爹爹继续烘,茅房再哪里你知道吗?要不要爹陪你去?”
  “不用不用,我知道茅房在哪。”范小鱼忙摇头道,当时那老头指点的时候她已经记下了,就在离这间厢房不到几十米的地方。
  “好,那把灯拿去,小心别被风吹灭了。”
  范小鱼又应了一身,披好衣服,接过油灯走了出去。
  雨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因为地面上都铺了细小的石头,倒也不是很湿,范小鱼迅地解决了内急,小心地拢着火苗往回走。
  一阵夜风呼地刮过,小小的火焰又是一阵摇晃,范小鱼忙护住了,然后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这个院子,由于她刚才已经把唯一一盏灯拿出来了,因此偏房里几乎一片漆黑,只有火盆透出隐隐地透着一点儿薄薄的光晕。
  院子里很静,抬头看天空中,黑蒙蒙的一片,既没有半点星光,更没有半点儿月色,隔着高高的厢房正厅,也瞧不见里头的院子里有没有什么灯光,拥有一股山里头特有的静谧。
  范小鱼早在山上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倒也没有害怕,只是随便看了两眼就要往屋里回走,可就在她刚要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眼尖地瞥见内院和外院之间的厢房屋顶似有人影出没,但对方显然也没料到外院的地上还有个拿着油灯的人,立时警戒地往屋顶一伏。
  “啊……”范小鱼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故意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看到油灯被风吹动,又慌忙护着,眼睛斜也不斜一眼地走向门口。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