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打架最在行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一百贯?怎么可能?”那掌柜地斜着眼睛阴阳怪气地嗤笑,“就这么一块破玉佩还想值一百贯,告诉你,别说十贯,就是两贯我还嫌多了,顶多给你一贯。”
  “一贯?”范岱先是震愕,而后勃然大怒,挤到高高的窗口前,伸出长臂,一把躲过掌柜手中的玉佩,怒声道,“你*放屁,胡说八道。你干嘛不直接说一文钱,啊?你这眼珠子是全黑了还是全白了,啊?如此好的一块美玉你居然说是破玉,我瞧你这当铺也别开了。居然敢以为我们没见识好欺负,告诉你,爷爷我不当了。”
  “算了二弟,既然人家出价不得体,我们不当便是了,何必和他争吵?”范通接过玉佩转身走向范小鱼,见范岱犹自气愤不已,又提醒道,“二弟,走吧!”
  “不当?陈记典当是你们想进来就进来,想不当就不当的吗?哼!”出人意料的,那掌柜的非但没有任何的心虚,反而还重重地拍了一下柜台站了起来,冷哼了一声着拉了一下旁边绳子,只听里头唏哩哗啦一阵声响,居然一下子冲出了三个大汉,全是同一色的制服,腰配长刀,居然都是些官兵。
  “你们给我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他们是谁?告诉你们,这当铺就是县尉大人的亲侄子开的,不要说是你们这等刁民,就是县令大人亲自来了,也要给几分面子。”那掌柜的命令三个官兵抢先堵住门口,公然叫嚣道,“告诉你们,你们这块破玉本老爷还真看上了,你们要是识趣,就乖乖地把玉交出来,老老实实地签字画押个死当,老爷还赏你们一百个铜板儿买馒头吃,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哼哼,等会皮肉受苦可就来不及了。”
  哈,就算是电视上演的霸王当铺也顶多只有几个圈养的打手家奴,没见过居然还用官兵来镇守铺子,强抓客人的,这家当铺也强势的太离谱了吧?这样的当铺还会有客人上门吗?
  范小鱼惊讶地看着四周,一时倒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或者说身边有两个高手在,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危险。只是难怪昨天她询问客栈老板的时候,那老板有些古怪,看来是想提醒她又怕这家当铺报复啊。她就说呢,这个小县城虽小,可也不该只有一家当铺,原来还是垄断的霸王店啊!
  瞧这架势,估计这城里头的百姓们不到万不得已是谁都不愿意踏进这高门槛的,所以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几只大肥羊,他们又怎么肯放过呢?
  现在她知道了为啥这家当铺的招牌虽然挂在门口,但当当的大厅却是在院子里头,原来好关门收拾不“老实”的当客啊。
  “怎么着?想打架呀?不知道爷爷打架最在行吗?”范岱一看,顿时转怒为喜,求之不得的嬉笑了起来。
  “老二,”范通的神色却是相当的凝肃,轻喝了兴奋的范岱一眼,对那掌柜正色道,“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掌柜的既然开门做生意,就该是愿买愿卖方能兴隆,岂可做这等豪夺之事?”
  “又来了,”范岱翻白眼,“你明知道跟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何必多费口舌,照我说,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说你们呢,还愣着干什么?要打架就得趁早,婆婆妈妈地打算绣花呢?”
  “大胆刁民,居然敢和官爷们作对!”那三个官兵本来就是一身戾气,被范岱这么一撩拨,哪里还忍得住,长刀一挥就扑了上来。
  范通想要劝阻,可见有一个官兵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不由面色一沉,只一晃身已闪到他的旁边,一错手就将对方的刀给夺了下来,并顺手一推,那官兵压根就没料到对方居然是个高手,顿时一头撞到了结实的柜台壁,晃着腰带翻着眼珠子转了半天,扑通一下倒下去了。
  而另一边的范岱却不急着收拾两个官兵,而是哈哈大笑着这个身上拍一下,那把刀面上弹一下,顺便再踩只脚板,给上一个耳光子,玩的不亦乐乎,只急的两个官兵又气又惊又怒,却怎么也砍不到他半片衣襟,简直犹如猫戏老鼠,逗得范小鱼和范白菜偷笑不已。
  唔,范岱今天又教了她一堂课,有时候教训人不一定非得把对方打的头破血流不可,有事没事这样耍耍坏蛋的感觉貌似也不错啊!既有娱乐效果又有教育精神,很好,很好!
  这一切生的度实在太快,站在高高柜台后的那掌柜,得意的神情还没放下来,就已经僵在了面上,皱巴巴的面皮一阵阵地抽搐着,露出半边的黄牙,丑陋恶心之极。
  “好了,老二,别玩了!”范通斜身一插,就要来拉范岱。
  “好吧!真没意思。”范岱避开他的手,从两个人中间跳了出来,却还不忘顺带的在两个人的腰部动个手脚。
  那两个官兵正怒气冲冲地打算追上来,却突然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地大笑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怎么也忍不住,可怜的两个人,还不如一开始就装昏的那个舒服呢!
  范小鱼却是眼睛顿时一亮:点。
  哇塞,这门技术好!她决定了,要学这个。
  “老二,你……算了,走吧!”范通无奈地摇了摇头,正yù一边一个揽着姐弟俩向院子走去,外头忽然心急火燎地又冲进来一个官兵模样的人,只是服饰和另外三个官兵略有不同。
  他一进来看见店内的情景,顿时吃惊地张大了嘴,不过他更倒霉,什么都还没做什么都还没说,突然只见迎面一个黑影,然后鼻子一阵剧痛,华丽丽地就倒了下去,连谁揍的他都没看清。
  见范岱不由分说地就将来人打倒,范通不由蹙了一下眉,但人已昏倒,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叹息着往外走。
  范岱嘻嘻一笑,也跟着踏出了门槛,突然又返身咻的一下冲到了高高的柜台前,瞪眼珠子道:“今日算是便宜了你这厮,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横行霸道地欺压客人,我让你……”
  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威胁了一句,那掌柜的原本似乎是坐在高凳上,被他一吓,顿时噗通一声往后倒去,不用说,也一定少不了多个大包。
  范小鱼刚在往下迈台阶,差点也摔了一跤,拜她特别灵敏的耳朵所赐,刚才范岱的低声威胁一字不差地同时也落入了她的耳中。
  “我让你上插个锥子!”
  天哪,她这个二叔不会是有BL的倾向吧?不然威胁人都这么有创意?她以为范岱顶多说要阉了人家的……默……
  且不说范小鱼?的无语,他们这一动,外头虽然还站着几个奴仆,却无不例外地躲的远远的,只敢偷偷地看着这么久以来第一位是笑眯眯而不是哭丧着脸走出当铺的客人,哦,不是第一位,而是第一家人!
  众人等到范氏一家人走远了,才敢跑出来去救那两位昏倒的官爷,一面请大夫一面报信。
  范家人都不知道,当最后一个进门的官兵幽幽地醒来时,第一句话竟是:“快……快……有刁民劫牢,县尉大人让你们回去救援。”
  当铺的伙计们看了一眼那还在大笑不已的两个官兵,以及另一个还瘫在椅子上显然还没晃过神来的,不由面面相觑:这样的兵,能去救援吗?
  ……………………猜对黑当铺价格的亲亲们都么么……………………
  PS:嘻嘻,范老二又闯祸了,敢打官兵,貌似罪名不小哦!
  快乐的求粉红票哎!还有收藏……推荐……(*^__^*)……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