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心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拜师?”诧异地叫出声的是范岱,他本来一直懒懒地靠着,在专心地想着剑法,先前几乎没听那罗广说什么,但范通的最后一句却让他睁开了眼睛。
  拜师?范小鱼的眉头也一下子蹙了起来,这个罗广原来竟是想托孤,让她爹来帮他带孩子?
  “江湖之上,谁不知道范大侠不仅武功高强,更是德深品厚,天下高手虽多,可是真正值得罗某从心眼里敬佩的,却只有范大侠一个。能让罗某一面都未见,就敢将身家性命依然托付的,也只有范大侠一个。实不相瞒,我今日正是听说了范大侠也在此处,因此才特意请英山兄弟代为寻访跟踪而来的,不敬之处,还望范大侠多多宽恕!”罗广诚恳地道,他咳嗽虽凶,说话断断续续,可却仍坚持要自己亲述,不让yù插嘴的络腮胡代劳。
  原来真的是跟踪来的,范小鱼暗中冷笑,他们是吃定了范通什么都不会计较的性子才会这么“坦诚”吧?对老实人来讲,有时候坦诚更是一种比隐瞒还要厉害的武器,更何况他这个“只有范大侠”一个的大帽子一扣,某个傻瓜只怕非但不会介意,反而还会傻兮兮地为此感动了。
  果不其然,范小鱼的念头才刚动,范通就真的开口表示根本就不介意,并且谦虚之极。
  笨蛋!蠢蛋!白痴!范小鱼忍不住一下子坐了起来,小脸板的冷冷的,众人的话音顿止。
  “二叔,我渴了。”范小鱼无视洞内的所有人,只对范岱道。
  “啊,给。”范通忙拿过自己的葫芦,拔了塞子,递了过来,“慢点喝,小心别滴呛到了。”
  范小鱼却看都不看他一眼。
  “小鱼……”范通面色有些红,低叫了她一声,络腮胡和罗广对视了一眼,知趣地不再做声,那个?儿的嘴巴则抿的更紧。
  “大哥,你怎么忘了小鱼的习惯,小鱼和冬冬一向只用自己的葫芦,说是这样干净。”范岱适时地找了范小鱼的专属葫芦,过来解围,“给,小鱼,这是你自己的葫芦。”
  他无意中提到干净两字,对面那个罗广却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身子,虽乱覆脸不见神情,却似有愧意。
  “谢谢二叔。”范小鱼不慌不忙地接过喝了几口,然后放在一边,却不再躺下,探头看了看洞外开始泛白的天色,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抱过一旁的小狐狸,自顾自地轻轻抚mō起来。
  被她这么一打岔,众人顿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的好。
  “小鱼,现在还早,你要不要再睡一会?”范通看了看对面,陪起笑脸讨好地道。
  “睡不着!”范小鱼不冷不热地回了他一句,还是连眼角都不瞟他一眼,她之所以撕破假睡的伪装,为的就是要看看范通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拜师,说好听点是希望能得蒙教化,学习如何为人处世,将来行济天下百姓,说难听点,就是让她这个笨老爹养儿子,而且这一养,起码要养个十年左右,然后将来还要为这个“儿子”的未来负责。他那里只是动动嘴皮子,他们家却就要为此付出一生,要是这个?儿的品行好那还罢了,要是不好,那不是要倒一辈子霉了?再说了,他们家已经很穷了,拿什么再来多养一口人?
  范通有些无措地看了看范岱,范岱却微微地耸了一下肩,表示爱莫能助,你自己看着办?其实对于收徒一事,范岱并不热衷,在他看来,自己家已经有一个小鱼这样天赋惊人的武学奇才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对方求师的是范通又不是他范岱,他管个屁。
  “咳咳……范大侠……咳咳……”还是那个罗开先打破了僵局,透过乱凝视着范通,叹息道,“你我萍水相逢,某罗自知这个要求实在过分,只是罗某囚身狱中多年,今日纵得自由,只怕也是来日无多了。我这个?儿,自幼便与我分离,可怜他小小年纪就饱受流离之苦,若非我英山兄弟,只怕他早已被人贩子卖去,我们父子也许一生都难再见一面……范大侠,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罗某惭愧,此生怕已无法尽一个爹的责任,您若是愿意,以后就当他是您的儿子吧!”
  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已是哽咽。
  “爹……”那个?儿原本眼睛就已通红,听到自己的父亲像是在临死托孤一般,再也忍不住地滚下一滴泪来,却马上又抬手擦去,假装不曾流泪。
  “?儿……”
  罗广也心酸地想去安慰他,可一才一动,手上的镣铐就出叮当的声响,而且看他的力气,竟是连镣铐也举不起来。那?儿见状越难过,想要扑上去抱住父亲,可又怕触动罗广身上那遍布的伤口,父子之间那种骨肉亲情,洋溢于表,着实赚人眼泪。旁边的络腮胡和其他几个人早已黯然地侧头到一边,不忍看视。
  唉,自己是不是把人心想的太坏了?
  范小鱼望着那悲伤的父子俩,心底不由一软,虽然他们是用了心计,可是这个罗广身受重伤却是事实,这个?儿年龄这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多痛苦的人生经历也是事实。她刚才只想着自己一家会因他们而受拖累,却没有想过,其实对这个?儿来说,离开亲生父亲,从此要寄居到一户完全陌生的人家篱下是多么的残酷!
  古代人向来重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将自己的亲生儿子送给别人呢?他们用心计,为的也不过是保护自己的孩子罢了,孩子总是无辜的。
  想到自己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感觉,范小鱼不禁轻叹了一声,移开了视线,望向怀中的小狐狸,心神不由地又是一动,她连一只小动物都愿意给与很多时间和爱心去照顾,难道人反而还比不得动物吗?她家虽穷,却不缺劳动力,只要范通范岱愿意,家里再多一张嘴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不是?
  “罗大侠您这是哪里话,?儿是你的儿子,便一生都是你的儿子,千万莫说以后当我儿子之类的话,至于拜师一事……”范通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鱼,见她望着父子俩的眼神里虽有一丝怜悯,但小脸却还板着,mō不清她到底怎么想的,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其实在下的资质也不过是普通而已,不敢轻易为人之师,误人子弟,这样吧,既然罗大侠如今不方便,又如此信任范某,范某愿意暂时代为照顾?儿,教他些强身健体之术,待到罗大侠康复,再将?儿接回去,你看如何?”
  “范大侠大恩,罗某感激不尽!”罗广顿时激动地推开?儿,挣扎着就yù向范通行礼,“来,?儿,快给恩师磕头!”
  范通这话虽然看似没有答应收徒,但事实上却已经相当与收下了那个?儿,而且还好心地推掉了了白得一个儿子的便宜,这怎么能不叫罗广大喜。
  “罗大侠……”范通慌忙起身越过篝火去扶他,那个?儿已拜倒在地,清清楚楚地叫了一声“恩师”,并重重地磕起头来。
  恩师?唉,好大的一顶帽子啊!看来,范通这恩是施定了。
  看着火光下的那三个人,yù动终究未动,yù言又终究未言的范小鱼,终究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自己这一时心软,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呢?
  ………………
  PS:对乎?错乎?抑或着,其实并不是什么事都是可以用对或错来定论的。
  范通虽未答应收徒,实际上却还是收徒了,以后这个比范小鱼大的?儿是该当大师兄好呢?还是当小师弟?嘻嘻,欢迎大家讨论。
  对了,提醒一下,那个年度评选不像以前只能包月用户参加,现在只要是在注册的,就算是普通用户也有权利投票哦!
  最后,继续吆喝偶最最重要最最宝贝的粉红票哎!^__^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