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风穴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特别提示:
  亲亲们,今天是27号了,也是本月倒数第二天,亲亲们手里如果还有粉红票没投,又或者是看了一个月的书手中已重新积蓄了粉红票的,可千万不要làng费掉哦,因为本月的粉红票过了28日的中午十二点就要作废了。
  ……………请投粉红票给偶,请投粉红票给偶,神经质地碎碎念念中…………………
  众人下了山峰,又翻过下面一点的一个山坡,一眼便瞧见了底下那座被掩映在参天大树之中,依山就势而建,虽古朴简洁却不失严肃然的庙宇,这便是闻名遐迩的风寺了。
  对于这座风寺,范小鱼早已不陌生。
  多年来,也曾从不同的角度或俯视或仰望过这座建于北魏时期的古寺,有时她也和方才那些游人般从山口进入,一路欣赏着翠柏流溪,规规矩矩地从登阶而上,以虔诚之心仰望佛舍,但更多的时候,她则更喜欢先一口气地奔上寺周的山头,先众览群山大地,看云雾吞吐,听山风呼啸,然后再重回人世般,沿着林间山路缓缓而下。
  转出一丛密林,拐个小弯,便清晰地可见正殿之前那只飘着缕缕香烟的大香炉,当然,更为引人注目的就要数那一座巍然而立的七祖古宝塔了。此刻山风徐徐,高耸的塔身之上,每层宝塔四角所悬的铃铎也随之出了悦耳的叮当声,汇合着四处的百鸟鸣叫,犹如仙乐。
  大家边走边问空色怎么会掉下悬崖,空色指了指范白菜身上的竹篓,说是采药,他是从悬崖底下上来的,没想到采好药后却现踏脚的石头承受不了体重掉下去了,结果就这么悬在半空,下不去也上不去,已有一个时辰了。
  说起经过,空色突然想起自己采药的药锄还没捡回来,问清了药锄就掉在那丛乱石堆里,范小鱼随口便让范岱去找回来。四人继续沿着山路走了一段,从寺庙的侧门而入,空色便带了他们去见自己的师父,同时向主持告罪今日未能参加早课之事。
  主持无界大师是个极和善的高僧,得知他几乎命丧悬崖,自然不会因此而怪罪他,只是和颜悦色地嘱咐空色需得先去净身换衣然后才能再来佛前补做早课。空色遵命,礼貌地向众人打了招呼便去了。
  范小鱼原本以为能有空色这么一个出色的徒弟,师父也一定有点特别,但见了后却是个年过花甲眉毛花白的老和尚,容貌谈吐都没什么奇处,便让范白菜和罗?各忙各的去,自己则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个最简陋的偏殿中盘坐了下来,例行静心。
  若是在往日,她这一坐便能坐个一个时辰左右,但今天却才冥想了片刻,就感觉有人踏进了偏院,中间还伴随着谈笑之声,显然是有香客或游人进来了。
  范小鱼起身自窗棂中望出去,却见来的都是锦衣华服的男人,不是看起来骄昂不可一世的,就是肥肠满脑之类,心中顿生厌恶,略一思索,便快地窜到佛像后隐蔽了起来。这寺是和尚寺,她一个豆蔻少女既不礼佛也不参拜地盘坐在一旁蒲垫之上,感觉总有些奇怪,何况这些人一看就讨厌,还是避一避好了。
  “林大人,此处景致还算不错吧?”一个声音谄媚地道。
  “嗯,还算可以,”随即响起的是一个官架子十足的声音,“只是这庙宇也未免太简陋了,这菩萨也太小了,远不如我道家门第。”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原来那个声音忙附和道,“这样的小庙哪里能容得下尊贵如大人您呢?大人,不如我们前去游一游那宝塔如何?”
  “嗯。”
  来人寥寥数语就重新还给了范小鱼一个清净,确定他们离去之后,范小鱼又重新盘腿坐了下来,这些人虽然有些讨厌不过和她却没有关系,就像看到几只老鼠跑过,她总不能一定要追上去打个半死吧!
  撇了撇嘴,范小鱼很快就把此事跑在脑后,再次静坐了起来。可今日似乎注定不要让安稳似的,没过一会,外头又有脚步声响起,这一次大概来了三个人。范小鱼翻了个白眼,只得再度起身。
  “真扫兴,怎么什么地方都会碰到这种人?”一个年轻的声音愤愤地道。
  “此地离州府不过三十余里,风景绝佳,今日又是休沐,遇见也是难免,我们小心些,不要与他们正面也就是了,博宁兄,你就不要懊恼了。”一个宽厚的声音淡笑着劝道,又似乎对另一人道,“贤弟,你是第一次来此,觉着如何?”
  “径从幽处来,寺在深山藏,若yù寻佳处,清流可作引,此地庄庙肃然,柏青松翠,奇峰环绕,宝塔长立,实在是个好地方。若非小弟不日即要往学院就读,还真想在此处小住一番。”第三个声音清朗之中还透着一丝儿稚气,诗句佳词信手拈来,倒让范小鱼起了一点儿兴趣,不由悄悄地掀起佛衣,向外望去。
  唔,这三个书生果然就顺眼多了,范小鱼快地扫视了一下两个大约二十左右,衣着也算中上的青年,便把目光投在第三个看起来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却见这少年中等个子,模样十分普通,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寻常的布衣,只是一双眼睛湛然有神,正凝注在另一边的柱联之上。
  “贤弟若真喜欢这里,我等今夜不妨就在此借宿一宿,虽算不得小住,却也可晨昏听钟,漫步山林,岂非也可尽兴?”宽厚的声音笑道。
  “这……只怕会误了行程。”那个模样普通的少年犹豫了一下。
  “嗳,这有何难,待回到城中,让大哥派人送你一程就是了,保准误不了你的日子。”那第一个说话,双眉浓厚,眼睛圆大的青年不以为然地插嘴道。
  “正是,贤弟尽管放心,愚兄绝不会让你错过约期。”三人之中体型最胖,年龄最长,但气质也最为沉静的青年微笑道。
  他们两个轮番劝说,那衣着最为寒酸的少年便应了下来,那年长的青年就提议拜一拜菩萨,为汝州一方百姓求个平安。可还没下拜,第一个大眼青年却又嘀咕着说汝州有了姓林的,这百姓只怕越安乐不了了。年长的青年轻声叱责了他,提醒他那林大人还在寺中,让他小心说话。
  三人在佛前跪下,各自拜了拜,又各自许了愿,便离开了偏殿。
  这下可不会有人来了吧?范小鱼再次从佛像后走了出来,郁闷地看了看外头,yù待再坐下,想了想还是作罢。算了,谁知道等下还会不会被打扰呢,索性出去转转吧,刚才那三个人居然都了要造福社稷的宏愿,而且语意极诚,反正左右无事,不妨再去瞧瞧,看看都是些什么人。
  ……………………
  PS:第二更,呜呜,貌似晚了一点点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