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夜半来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月色很明亮,从半敞的窗户中透进来,清清楚楚地映出了房中的摆设,隔壁有冬冬微微的呼吸声,衬着外面低低的虫鸣,一如这三年来的每个夜晚般宁静。
  只是这样的宁静却只是表面而已,范小鱼睁着眼睛环顾着自己这个小房间,想起他们刚搬来这里的时候,那种能拥有自己一个院落的喜悦至今她还记得,而明天一早,他们却要离开了这个花了无数的心血布置的家,即便这个家只是租来的,心底依然有着无法割舍的感情。
  范小鱼的目光落到柜子上,那里头有一个包袱。
  该收拾的也都收拾好了,比起三年前他们卷被扛粮,带着全部身家的流làng,这一次的行李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只是一些换洗衣物和必要的东西而已,免得行李太多而引起别人的怀疑。
  叹了口气,范小鱼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已经半夜了,明日一早就要赶路,而且这一走又是无法预计的远路,还是早点休息吧,也许接下来的几天又无法好好睡觉了。
  定下神,强迫自己沉入冥想,睡意很快就随着清空的思绪而泛了上来,犹如温暖的潮水般覆盖住了倦怠的心神,小院更寂静了。
  “汪汪……”远远地,似乎隔壁村有狗在叫,这是每日都听惯了的声音,并没有惊动迷迷糊糊的范小鱼。可是很快地,就有一个不惯常的声音响了起来,或者说是两个混合的声音。
  “范施主,范施主……”有人在急促地拍着院门。可又怕惊动别人,动作和声音都压得很低。^^?君?子??堂?^^
  范小鱼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翻身下床,为了以防万一,今天一家人都是和衣而睡的,随时准备对付前来探夜地那批绿林客。可是,为什么来人却是口口声声的“施主”?而且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是你?”范小鱼才出了房门,就听到范岱的声音。范通则就站在范白菜和罗房间内的窗前,随时警戒着免得人家用调虎离山计。
  “施主,救我,救我!”院门外的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空色小师父,怎么会是你?”范小鱼讶然地看着那个光头。月光下,只见空色手上拿了个小包袱,神色异常慌张,且充满惊惧之色。
  “是小僧,范施主,哦,不。是范大侠,是住持让我来找你们的,求范大侠大慈悲,救我一命。”空色的脸上早已没有当初从悬崖下死里逃生的镇定。一边恳求,还一边不住地往四下看。
  “先进来吧!到屋里再说。”看着被他拜地稀里糊涂的范岱,范小鱼蹙了一下眉,“二叔。你出去看一下。范岱应了声,一下子闪出了门外,空色忙爬了起来,匆匆地跨进院子,门槛明明不高,他却慌乱地差点摔跤,幸得范小鱼在旁边扶了他一下。他一站稳。就立刻赦然地缩了一下,避开范小鱼的手。
  进了屋子。范小鱼想要点灯,空色忙阻止道:“不,不要点灯。”
  “好吧,”范小鱼放下火折子,就着月光给空色倒了杯冷茶,坐在他对面,“生什么事了?住持为什么会让你来我家?”
  “我……”空色显然一路跑的急了,一口气将冷茶都喝了下去,才注意到屋中只有他和范小鱼两个人,忙又站了起来惶恐地退到了门口处,合掌稽道,“请问女施主,范大侠在吗?”
  “你都半夜三更地跑到我家来了,还顾虑什么男女之别?”范小鱼不悦地道,“住持大师让你来我家,就没跟你说这个家是我当家作主的么?你有话,就坐下来好好说。”
  现在是非常时期,在范岱没有检查回来之前,她是不会冒险让范通离开冬冬和罗地。
  “可是……”空色还是顾虑重重地看着她,既不肯走进来也不肯说明来意。
  “你好是不肯说,那我可就要送你出去了。我家虽然乐善好施,可也没有半夜留和尚过夜的习惯。”范小鱼故意拉下脸道,心中却着实地抱了几分戒备。
  即便此刻月光照耀在这个小和尚身上,越显得他丰神如玉、犹如金童转世一般不带一丝凡间之气,可毕竟这个空色是不久前才来风寺挂单的,她也没有确认过他的真实来历,万一他其实是和那山洞里的人是一伙的呢?那么他突然半夜三更地来这里,就不得不防了。
  “空色师父,你就直说吧,我就在隔壁,只是不便走过来。”空色正自为难,隔壁的范通适时地声给他解了围。
  听到范通地声音,空色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着声音的方向礼貌地打了个稽,便yù开腔。
  “你一直站在门口,要是被人看见了我可不管。”范小鱼翻了个白眼,她最讨厌和迂腐的人打交道了,这个和尚美则美已,可是一旦和迂腐两字沾了边,瞧起来就难免有一点不顺眼了。
  “是,是。”知道范通就在隔壁,空色心中大定,又见范小鱼不悦,忙走了进来,端端正正地坐下。
  可他坐下虽坐下了,嘴巴也张开了,可开开合合了好几下,却似乎还是难以对方范小鱼启齿。
  “真是受不了你了。”范小鱼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了隔壁,对范通道,“你去问。”
  范通看了看已经醒觉的罗,和还在沉睡地范白菜,点了点头,低声的说了一句:“小心。”然后,就走到隔壁去了。
  以自己女儿和徒弟的身手,就算有人突然闯入房间,也能暂时拦一拦,他从隔壁马上过来还是来得及的。
  “师姐,怎么了?”罗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事,我们先听听。”范小鱼对他做了个禁声地手势,凝耳注意隔壁,她的听力一向过人,习武三年后,更是灵敏,虽然空色怕人听见说的十分轻,中间还含含糊糊、别别扭扭地吞吐了一段,可她还是把那一头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并立刻将事情分析了出来。
  这一听之下,顿时感觉大。
  晕啊,这个空色小和尚半夜三更跑到他家里来,竟然是因为这副皮囊惹的祸。谁说红颜祸水来着,依她看来,这男色的祸水也着实不小嘛,就连当了和尚,人家居然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要把他给敬献回去。阿弥陀佛,佛祖若有知,现自己地弟子居然要被人家强行地纳为男宠,恐怕也要气死吧?
  她就说呢,她白天地时候就瞧着这和尚漂亮的不像是当和尚地,原来居然是从高官府里头逃出来的。
  只是……一个林大人就已经让那个县丞像条哈巴狗似的前后献死殷勤了,那个要念念不忘小和尚的夏竦……汗,不会是眼下正在朝中当大官的夏竦吧?
  这下可好,他们不仅惹了黑道,连白道恐怕也要得罪了!听到范通义愤填膺地低骂那个道貌岸然的夏竦,极力安慰空色,表示一定会保护他免遭毒手的时候,范小鱼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要是她记得没错,这个夏竦在历史上可是大大的有名啊,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目前好像正真正的身居高位,是堂堂的枢密副使、参政知事啊!这个官品是什么概念,那是身兼行政和军政、几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宰相啊!
  他们家要是把这事给揽下来,可就等于揽下天大的麻烦了,这情况,可比几个绿林豪客什么帮派危险多了。
  唉,粉红票真少啊!
  呜呜!亲亲们打个商量,大家多支持一下粉红票,偶呢,月票满百就加更如何?南方已经下了一个月的冷雨了,每天都湿冷湿冷了,感冒总是好不了,让人很难有动力的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