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诡异的深夜游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景道山,我以前还敬你是个君子,没想到你也只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气量儿凭小,我不就是无意中看了你们一眼么?老子已经很自动地退避三舍了,你还想怎么样?大哥,你保护他们,这些人让我来收拾,老虎不威,当我们是病猫好欺负啊?真是岂有此理!”
  看见自己的弟弟回来,当大哥的范通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范岱已经又噼里啪啦地骂开了,手上握着一把钢刀,应该是从方才的交手过程中夺来的。
  “范二侠真的误会了,我等之所以半夜来此,真的只是不想引起外人注意而已,更不是前来寻事的。”岳不群牌的景道山一副谦谦君子般的好脾气,纵被范岱如此恶骂,脸上依然不见丝毫怒容。
  可是屋里的范小鱼对这个人就是半点都起不了好感,反而厌恶更深,就算他外表再君子,可是真正的君子是绝对不会半夜三更行这种威吓恐吓之事的。如果说是以恶制恶还说的通,但他们一家明明就是与世无争的老实户,还带兵器前来,实在是可笑。
  “不是为了那事,那你带这么多人围住我家干嘛?”范岱毫不客气地指着周边的火把道。
  “前辈,我们兄弟二人退隐已久,这些年来从不插手江湖纷争,这些你们应该很清楚。如今我已有儿有女,更是只想过平平静静的生活,只要前辈信得过我们在下的人品,今日之事,我们会当作什么也没生,也会约束我的家人,绝对不会告诉官府或第三者,不知道前辈意下如何?”范通摆手止住范岱的嗤笑,仍是客气地拱手道。
  “只怕现在屋中已经有了第三者了吧?”景道山旁边的一个黑衣人突然冷笑着开口,虽然立刻就被景道山的目光制止,但言下之意。=君?子?堂??=已很明显。
  房间内的空色闻听,原本酥软的双脚再也支持不住,扑地一下滑到在地,惊恐地看看门外,又看看范小鱼等人。范小鱼却没空理会他,不用说这些人也一定是早在空色来临之前就已经潜伏在村中了,空色不过是个不想放过他们家的借口罢了。
  而且空色若不是头光光。而是乌文巾,就凭他地言谈举止,谁都能看出他不过是个文弱的俊美书生而已,应当不是和这些黑衣人是一伙的。不过应当归应当,范小鱼还是半斜了身子,连带地也注意着空色,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里面这位小师父前来找在下是另有要事帮忙,并不知情,请前辈尽管放心。”范通诚恳地道。
  “你说放心就放心,你以为你一句空话我们就会相信你吗?”四个黑衣人中又有人冷冷地道。靠。那你们还想怎么样?来来来,我们索性废话少说,要打就打。”范岱上前一步,刀尖一挑。
  “二弟,”范通拉了一下范岱,挡在他身前,拱手道,“景前辈难道真的信不过我们兄弟二人吗?”
  “这……”景道山状似为难地沉吟道。“也不是景某信不过范兄弟,只是范兄弟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而且昔年……范兄弟你应知道,景某虽然是深信当年之事。范兄弟绝对不曾向官府泄密,不过我的这些兄弟却大部分是后来新募进来的,加之范兄弟隐居已久,难免有些人不知道范兄弟的侠名。”
  “那你爽快说一句,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们懒得管你们那点破事?”范岱埋藏多年地血性早已被这些人激起。\\\\\\此刻哪里还能平静下来。若不是考虑到屋里头还有几个小辈需要保护,以他的性子,早就先冲上前去痛痛快快地厮杀一场了。
  “除非你加入我们……”又一个人及时地“心直口快”道。
  这话一出,范氏兄弟和范小鱼心中同时一凛,原来这些人的目的果然还是想拉他们入伙。
  “青坛主,不许对两位范大侠无礼!”景道山似是被左右再三的插口激怒了,面色终于拉了下来。冷冷地扫了一眼左右。“你们若是再要插口,就自行先回去。”
  那个黑衣人轻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
  景道山深吸了一口气,又换上了笑脸面对范通等人:“范兄弟,让你见笑了,还望你不要介意,其实景某今日是诚心诚意前来邀请范兄弟与我等共谋大事的,至于四下这些兄弟,只是我教中的新规矩而已。为表诚意,景某愿意就此誓,如果范兄弟听完景某的诉说之后,还是不相信景某,景某也绝不强求,更不会伤害范兄弟的家人。”
  说着,还真就双指并拢,指天盟誓,朗朗有声。
  这个人的葫芦里到底卖地是什么?范小鱼顿时糊涂了。
  所谓行走江湖,最注重的就是一个信誉,就算是黑道,为了维护自己的实力,凝聚人心,也是有自己的规矩,要说到做到,不能出尔反尔的,否则谁还愿意受其领导支配。现在景道山公然誓,不得不说,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但如果他之前就不带这么人来,而是独自前来先探探路,不是根本就不需要誓吗?
  反常即为妖,这句话虽然不绝对,但是眼前这个景道山一定有问题。
  不过不管景道山有没有问题,他这个誓还真博取了范氏兄弟起码是范通的信任,表示了愿意洗耳恭听。
  “范兄弟隐居此地已三年,想必对外头之事知之甚少吧?”景道山长叹了一声,开始了他的长篇演说,语声时而愤慨激昂,时而欷感伤,时而痛心疾,诉述地着实声情并茂。
  他地演讲虽然华丽,也痛诉时下官员、百姓受尽剥削、灾情没有得以及时控制、民膏尽被贪官殆刮的陈弊,几乎字字句句都是为国为民,可听在范小鱼的耳中却总觉得这不过是一篇华美的煽动演说,并没有感觉到他那所谓自肺腑地忧国忧民之
  接着,景道山又赞扬了一通范氏兄弟十数载如一日处处助人为乐的侠义,同时又巧妙地指出他们虽然所做的都是好事,可对于百姓来说,却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事,若是真想让天下百姓都得以安乐,就该从大处着手,彻底地消除时下的弊端,还政治一个清明,还百姓一个公平,给天下一片公正……
  了,他不会是想造反吧?
  范小鱼几次涌起想要打断那滔滔不绝地冲动,可还是忍了下来。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她可以以当家人的身份出面,但是眼前这些却是地地道道的江湖人,她就是再精明也只是个雏儿,而范通虽然性情绵软,但却也有他自己的见解和坚持,事关重大的时候,不会被别人几句话就打动的,何况旁边还有个范岱呢。
  果然,等到景道山的洗脑终于告一段落地时候,范岱果然就率先拒绝,范通地语气虽然比范岱客气了许多倍,不过意思却也很明显,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他很感谢景道山的赏识,但同时也谦逊地表示了自己xiōng无大志,只要能继续像现在这样生活为百姓尽一份绵薄之力就满足了。
  “你……”两兄弟地拒绝顿时再度引起了那四个黑衣人的怒气,不约而同地上前了一步,逼迫之意十分明显。
  “景某刚刚才了誓,几位难道不曾听见么?”就在范小鱼以为景道山最终要翻脸的时候,出乎意料地,景道山竟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及时地摊手拦住了四人。
  四人均蒙着脸,看不见神情,但从黑巾之上所露出的四双目光看来,显然是对景道山的阻拦十分不满。
  景道山却视而不见地对范通抱了抱拳,长叹了一声,苦笑道:“唉,范大侠的拒绝实在让景某伤心,不过景某等人一开始就失礼在先,范大侠心有不悦也是常理,这样吧,此事事关天下苍生,还望范大侠再仔细考虑考虑,景某天明再来问候,告辞!”
  说着,苦笑了一下,挥了一下手,转身向院门走去,语声无限失望:“我们走吧!”
  四个黑衣人互望了一眼,都俱返身跟在他身后,打开院门鱼贯而出,不到片刻,周围的那些火把也都逐渐远去。这一下,轮到范家人面面相觑了,这些人深夜率众、来的如此气势汹汹,除了范岱冲进包围时稍稍动了一下刀剑外,竟可以说是一丝干戈也不曾动,就这么轻易地回去了,诡异,不得不令人深感诡异!
  今日第一更,求票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