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先“礼”后兵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一场眼见一触即的祸事转眼消于无形,而且连空色的存在也没再多问一句就这么突然退却了,所有的人都蒙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今儿个真是活见鬼了!这些人怎么会突然冒出来的?大哥,我们今天下午可是一直在留意着,没见到村里有什么异常啊?如果是夜里才来的,就凭那些人的身手,我们也不可能一点都没觉吧?”昏昏暗暗的灯光下,范岱抓了抓头,感觉一肚子的闷气加疑惑,偏偏又百思不得其解。
  范小鱼揽着冬冬坐在他左边秀眉紧蹙,罗和好不容易才恍过神来的空色坐在右边,一个沉思一个还沉浸在余悸之中,坐在范小鱼对面的范通则盯着桌子中间的油灯,也在苦苦思索。
  “我也觉得奇怪,按理说他们确实不可能突然之间出现在村子里的。可当时我在屋顶上时明明清清楚楚地看到突然之间,四处都有火把亮起,东南西北的都有。”范通点头附和自己弟弟的话。
  对于武学一道,他们兄弟俩确实有值得自信的本钱,更何况从得知范岱无意中看见了绿林据点开始,他们就开始警备村中的情况了,到了晚上更是打起加倍的精神,以免被偷袭。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人的突然冒出来才显得越的不可思议。
  他们两个高手都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来的,才正正经经学了三年的范小鱼就更加不知道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只因谁也给不出可能的答案。
  “二叔,你详细点说说,刚才空色师父来了以后,你是怎么现他们的?”好一会后,范小鱼才想起应该分析每一个细节。
  “好吧,”范岱道,“我先是在院子周围转了一圈。然后跑到树上四下观察了一下,都不曾现什么人,正准备去村子里瞧瞧,突然身后的庄稼地里似乎有什么动静,我就跑了过去,现了一个人影站起来就跑,我还以为这个就是跟踪空色师父的人。就追了上去,没想到那个人的轻功很不错,我一直追到山里头才追上了他。可还没等我抓到他,林子里突然多了好几个人,将我围了起来,我感觉不对,正想给你们示警,那些人突然撒出一团什么东西,我怕是迷药或毒药,就屏住了呼吸。结果他娘的,那些兔崽子居然一面缠着我,一面一把接一把地拿着一只口袋一直洒,更气人的是,洒了半天我才现他们用地只是草灰,气得我狠狠地揍了他们一顿,后来我就回来了。”
  大家这才注意到他的衣服上真的沾了不少草灰,顿时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对方显然是要故意拖延他的时间,而且在无法蒙上范岱嘴巴的时候,用草灰当毒粉确实是个很聪明的办法。
  “对了,那些乡亲们……”范通突然变色地站了起来。“老二,你守在家里,我去瞧瞧他们怎么样了。”
  说着急匆匆地出门而去。
  范小鱼也心中一跳,那个景道山嘴巴上是说没把村里地人怎么样,可事实上谁知道。确实还是去看看比较好。想起那个景道山,范小鱼又觉得满脑子都是浆糊,愣是无法理解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干嘛!
  范通没过多久就回来了,说是除了他们一家,全村的人不是中了迷香就是被点了睡,不过都无生命危险,应该真的是睡一觉就会醒来。
  景道山加害乡民的可能似乎也被排除了。可他的意图还是猜不出来。反而更神秘了。
  “算了,先不要想了。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小鱼,你们先睡一会,有爹和二叔守着,不会有事的。”沉默了一会后,范通起身道,“至于空色师父,你就和冬冬、儿挤一挤吧!”
  “多谢范大侠,小僧没有睡意,坐坐就好。”空色忙站起来行礼。
  “既然小师父不想睡,那我们就去院子里聊聊吧。”范小鱼不冷不热地道,今晚的事情太诡秘,他们虽猜不到对方的意图,却也不能排除任何的可能,就比如空色这个美和尚,来的实在巧了点。如果他真地另有所图,总会露出一点破绽。
  然而,范小鱼却是失望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在她隐含的威逼之下,空色除了自己的身世外,几乎把祖宗十八代都说出来了,可还是没有半丝可疑之处。无奈之下,范小鱼只能暂时放弃询问,此时,天色也渐渐地透出一种极浅的青色来。
  “把冬冬和儿叫起来吧!”范通的声音从柴房中传了出来,范小鱼问话期间,他一直独自在柴房中,不住地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范小鱼走进屋中,罗已坐起来在轻唤冬冬,想必也是一直没睡,范小鱼给他们打了水醒了醒神,这一次他们索性一直亮着油灯等待。
  “来了,还是刚才那批人。”没等一小会,屋顶的范岱就道。
  “二弟,下来吧!”范通沉稳地走了出去打开院门,然后后退几步站在院中。
  “我还是不相信就凭他们,居然能避开我们地耳目。”范岱跳下来走进屋里,咕哝道,脸上却现出一丝兴奋之色。
  “二叔,别忘了你的责任是保护我们,而不是打架!”看到他的神态,范小鱼不禁了一下,下意识地抓进了手中的弓箭。放心,二叔绝对不会让那些兔崽子欺负你们地。”何了?”景道山十分准时地出现,这一次却不走进来,而是就站在门外微笑道。
  “感谢前辈的垂青,不过在下这一生只想好好地抚养儿女长大承认,当一个普通的百姓。”范通淡淡地道。
  “范兄弟难道就不肯再考虑考虑?”
  “十几年前我们不曾加入,现在更加不可能。”范岱在屋中扬声接了一句。这个景道山如果是个算不垃圾的书生秀才,那穿着儒衫也就算了,问题是明明是个野心勃勃地武林中人,却还要装这种样子,他就是看不惯。
  “范大侠可曾想过你若是拒绝会有什么后果么?”景道山仿佛没听见范岱的话似的,只是直视着范通,“范兄弟你应该知道,十几年前,那场永州之役,还有许多兄弟耿心于怀……”
  他话说了半截,就停了下来,却带着浓浓的威胁。
  他不说这话,范通脸上还带着一丝客气,这一威胁,范通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在下素来敬重景前辈的品德,没想到景前辈竟然会说出这等话来,实在让晚辈心寒。”
  “唉,既然如此,那景某也无能为力了。”景道山长叹了一声,随着他话音的降落,小院两边齐刷刷地探出十几个头颅,以及,十几把火箭。
  “果然是个卑鄙无耻地伪君子,居然使用这么下流地招数,有本事进来跟爷爷过过招,不要在墙外当个缩头乌龟。”几乎同一时间,没有院墙的后窗这边也出现了数支火箭,范岱顿时气地跳脚,门口的景道山却已转过了身向前走去,仿佛再也不干他的事。
  “射!”随着一声粗噶的命令,几十支火箭顿时破空而来。
  今日第二更啊,求粉红票,求粉红票,求粉红票哎!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痛哭流涕in!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