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阴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老二……”无声的行进中,范小鱼突然耳尖地听到了一声低唤。
  “爹!”范小鱼立刻撒手让贝贝跳了下去,抢先一步赶到范岱的身边。
  “爹!”
  “师父!”范白菜和罗也一起围了上来。
  众人找了块平坦处,小心翼翼地把范通放了下来,让他躺在范岱的腿上。
  “你们都没事吧?”范通虚弱的喘气,目光逐一转过范小鱼、范白菜、罗和范岱,然后看向空色,正微笑着想说什么,可嘴巴才一张,一股鲜红的颜色就染红了他原本苍白的嘴唇。
  “爹?”范小鱼的心顿时像被人猛抓了一把,又像是一脚踏空摔向悬崖般浑身紧绷了起来。
  “爹?”
  “师父?”
  “大哥?”
  “范大侠?”
  看见范通呕血,众人再度异口同声地惊呼。
  “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内伤……”范通抬手想掩饰,却被范小鱼握住了手。
  “爹,你别说话,我们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范小鱼说一句就咬一下唇,一边拿出手帕擦去范通唇边的血迹,一边示意范岱再背起范通,“二叔?”
  “不……不能去找大夫……”范通挣扎了一下,“小鱼……你们先听我说……”
  “好好好,我们听你说,你不要乱动。”范小鱼被范通的动作吓得连忙点头,第一次展露出原本身为女儿所应有的乖巧一面,唯恐他再动一动就会加剧伤势,拼命点头。
  “大哥,先喝口水。”范岱沉着脸递过葫芦,范小鱼忙小心地喂范通喝了两口。
  “小师父……”范通咽下冰凉的水,平了平气。看的却是站在圈外的空色,众人的目光顿时也诧异地随向。
  “范大侠!”空色忙打了个稽,脸上一副茫然之色,不明白为什么范通先来和他说话。
  “你昨晚说。想要抓你回去的是一个从京里来的林大人是吧?”范通靠在范岱地身上,脸色苍白地仿佛随时都会再次呕血,可神情却很肃然。
  “正是,他是副相夏竦的妾舅。”空色疑惑地点头。
  “他死了。”范通叹气道。
  “死……死了?”空色又是震惊又是懵懂。
  “大哥,那个什么林大人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范岱皱眉道。
  范小鱼却已白了脸,感觉心头的那片混沌似乎霎时清明了很多:“爹,是不是和昨晚的那些人有关?”
  “嗯。”这么多年来,范通早已习惯了范小鱼所不同与常人地智力和反应,说出了原因,“他们想逼我加入他们,就去杀了林大人,却嫁祸于我们和空色小师父,现在官府只怕已经在通缉我们。”
  “什么?”要不是因为范通还靠在自己身上,范岱老早就蹦跳了起来了,“靠,明明是他们烧了我们的房子。还想追杀我们,却说我们杀了人?”
  “具体的一下子也解释不清楚,总之我们是落入人家的陷阱了。”范通叹了口气,先是看了小心地托着自己手臂的罗一眼,但随即又转开看向面如金纸的空色,“所以,小师父,你恐怕一时之间也不能再回风寺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安全点的去处?”
  “安全点地去处?”空色自昨晚起,就连遭打击,神经就像一根被拉到极限的牛皮筋一般,被人拨了又拨,颤了又颤。此刻终于无法承受,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眼神中一片茫然麻木,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笑道,“我为了保护自己的尊严和骄傲,不惜舍弃大好前程削为僧,可为什么就连这样也躲不了?如今又惹上这一身杀身之祸。安全去处?安全去处?呵呵……你们说。民无王法,国有龌龊。天下之大,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看着空色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范小鱼的心头不由泛起一股悲哀的同情和无奈,现在她明白景道山为什么不当时动手反而要等到天明左右了,他们是想利用这段时间去刺杀那个林大人,然后故意布置假线索到引官兵到他们家,这是他们自知对付不了她的老爹和二叔,所以早就准备好“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借刀杀人计啊!
  想一想,等这件案子传到了朝廷,今后他们一家将永无宁日,追杀他们地将是整个朝廷的力量!
  这个景道山,真的好毒啊!
  “这口气,我咽不下。”范岱咬牙切齿地道,“老子之前还念在武林同道的份上,想替他们隐瞒,现在他们居然这么阴人,老子今天就把洞里的秘密给捅出去。”
  “二弟,你以为他们既然敢嫁祸给我们,就没想到这一点吗?”范通喘了两口气,苦笑道,“当时在永州,我们和景道山私交还甚好,他甚至还跟我说过,他也不赞成以武犯禁,没想到十几年后,他竟……咳咳……”
  “爹,我们先不要说这些了,你伤的不轻,我们得先找个地方养好伤再说。”见范通唇边又有血迹渗出,正自咬牙切齿,第一次有杀人冲动的范小鱼顿时一个机灵,理智地想到眼下最重要的问题。
  “我地伤不碍事……”说了这么一会话,范通的精神明显地又差了许多,却还是硬撑地特地叮嘱道,“千万不要下山去找大夫,这方圆几十里内他们一定会有埋伏的……”
  “可是大哥……”范岱急道,但才说了四个字就被范小鱼打断:“爹,你放心,我们听你的。”
  “小鱼……”
  范岱不可思议地瞪着范小鱼,范小鱼清丽的面容上却是一片如冰霜般地冷静:“爹说地对,我们现在要是下山就是自投罗网,爹现在受了伤,二叔你没办法同时保护我们这多人。”
  “可是……”
  “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下,避过这一阵风头再说。”范小鱼几乎是冷酷无情地道,“二叔,你想一下这附近有什么地方比较安全?”
  “小鱼说的对……”范通咳道,“不管你们当中谁有个好歹,我都不会心安的,老二,我们先避一避,我有你帮忙运功疗伤,不会有事的。”
  说着,目光再次扫过旁边一直插不进话、却红着眼眶的罗,微微地扯了一下嘴角安慰他,却不知这个眼神再次落入了范小鱼的眼中。
  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特别地注意罗?如果是担心小辈,他不是更应该担心冬冬吗?
  尽管心中塞满了苦涩、担忧、以及被强行压抑的恐惧和不安,范小鱼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丝异样,不过她还没来地思考,就被范岱明显不悦地声音打断。
  “好,我们先找个地方。”范岱寒着脸扶起范通,重新背起他,也不招呼范小鱼,就大步地向一个方向走去,罗忙跟上,好随时扶着范通。
  “姐姐……”
  范白菜的脸上满是愁容和担忧,想要劝说范小鱼不要介意二叔地态度,又害怕不去找大夫的话,爹的伤势一定会恶化。这一刻,他真前所未有地痛恨自己为什么还不长大,家里生这么大的事,他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走吧!”范小鱼挺直了腰,整了整面色,背好包袱拉起他的手,招呼着贝贝一起跟上。
  虽然相处三年多来,她和范岱之间还是第一次出现嫌隙,但她不会介意,因为过不了多久他就能明白她的计划,范小鱼走了十几步,回头望向犹自怔在原地呆的空色,冷声道,“你还不走?等着他们来抓吗?”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懂得医术的和尚她是不得不,也是必须要带走的了。
  “走和不走,有什么区别?抓和不抓,又有什么区别?”空色痴痴地看着眼前绵延的山林,一动不动,仿佛已彻底地心灰意冷。
  “这么说,你已经无所谓当不当男宠了?”范小鱼放开范白菜的手,让他等在原地,自己也冷着脸走到空色的面前,毫不客气地道。
  “不……”听到男宠两个字,空色空洞的眼睛里泛起了一抹厌恶和恐惧,忍不住退了一步。
  “如果你不跟我们走,那就等着被那个夏大人蹂躏吧,你这么细皮嫩肉的,那个夏大人一定会爱死你的身子的。”范小鱼的语声清脆而又冷酷,像是粉刷一般将空色的面色再度唰的雪白。
  “你……你怎么能……”空色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竟然会说出如此露骨邪恶的话来,原本苍白的面容一下子羞怒地带上了绯红的颜色。
  “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范小鱼转身,抛下最后一句话,“跟着我们走,治好我爹,我誓,总有一日我会让你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重新当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不是一辈子都躲在和尚庙里。”
  “你不过是个小姑娘,你凭什么誓?”空色震动了一下,追着她的背影道。
  范小鱼顿住脚,背脊挺得笔直:“就凭我相信我自己!”
  ps:呵呵,本章三千多字,大家随便给张粉红票支持一下吧!
  另附求每日推荐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