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买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众人渐行渐远后,空色最终还是追了上去。
  小半个时辰后,范岱带着大家来到一条顶多只有三尺宽的峡缝之中,搬开一块乱石,一个一米多高的洞露了出来。
  “儿,冬冬,你们俩好好照顾爹,我和二叔、空色师父去采药。”待到被范岱输了真气的范通睡下后,范小鱼mō了mō范白菜的头,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师姐,还是我去吧,你留在洞里照顾师父。”罗看着她憔悴的神情,心里一阵疼。
  “不,你照顾好我爹和冬冬就行。”范小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流露出其它的神色,收回抚mō范白菜的手,返身就走。
  三人出了洞,掩饰好洞口,彼此都无言地走了一段路,范小鱼才突然地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空色:“空色师父,如果我能买到所有的药,你是不是有把握一定能把我爹治好?”
  “小鱼……”范岱原本一直赌气没跟她说话,此刻一听她提到买药,顿时睁大了眼睛。
  “空色师父,请你明确地回答我。”范小鱼无暇理会他,目光紧紧地盯着自从听了她的誓后,定起来的空色。
  “如果有足够的药材,就算我不能马上治好范大侠,可至少我能保住他的性命。”短短半个时辰,空色的脸上仿佛就有了一种全新的蜕变,那偏向柔美的漂亮面庞上第一次现出了坚定和自信,仿佛大雨过后的清晨一般。
  “那好,你把具体的方子告诉我,我现在就去买。^^君??子??堂??^^”范小鱼毅然地道。
  “要去也是我去。”范岱终于明白了范小鱼为什么答应范通不下山了,心里顿时万分内疚。
  “不行,现在爹伤势严重,绝对不能离开你,要是有人来了。你还得保护大家,”范小鱼断然否决,“何况现在他们重点要抓的肯定是你和爹,我是个女孩子,他们一时之间也许还不会注意到我。”
  “可大家都知道你是范通的女儿,要是有人告密就麻烦了。”范岱急道。
  “我会小心的,而且我记忆力强。绝对不会记错药名和份量,脚程也快,是最适合去的一个,”范小鱼冷静地道,同时伸手扯下自己地髻,把头弄乱,半遮住脸,又抓了两把泥土抹脏了脸,再随手用树枝在衣服上勾划出两道口子,“现在你还能一下子就认出我来吗?”
  空色望着她。眼中不由地浮现敬佩之色。
  范岱却还是顿足道:“你去买药,总会引起别人注意的,万
  “二叔,你的侄女儿不是个笨蛋,现在离我们家起码已经有二十几里,小镇上不一定有人能认识我。”范小鱼不想再和范岱解释,转向空色,“说吧,要抓哪些药?”
  默念着空色所给的方子,范小鱼一路急奔向离的最近的一个小镇。为了谨慎起见,入镇前她还特地在地上滚了滚,把自己弄的更脏。还捡了根小竹竿当成打狗棒,这才堂而皇之地走进小镇,
  像这种镇子,一般都只有一条主街,范小鱼很快就找到了药堂,可同时她也看到了对面地小茶馆里有两个不时望向药堂的男人。\\\\\\
  果然有盯梢。范小鱼心中一凛,怎么办?如果她现在直接走到店里去买药,那两个人一定会注意的,更何况她要买的都是伤药而且分量不小,太容易引起怀疑了。
  而且景道山既然早就派人守在这里,那么一定就不可能只有两个人,因为就两个人是拦不住最有可能来买药的二叔的。要是她不幸被认出来了。那她也许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那怎么才能避开他们的耳目进入药堂呢?
  范小鱼一边假装可怜兮兮地伸手乞讨着,一边慢慢地从药堂和茶馆中间走过。故意随手拉住一个行人,缠着人家讨钱,暗地里却快地打量了一下药堂内的情形已经那两个男人能够看到的药堂地视角范围。
  再被两个行人甩开,也假戏真做地讨到一个铜板后,范小鱼这才继续往前走,很快地她就拐入了药堂旁边的一条小巷,绕到了药堂后面,确定无人后立刻迅地攀上墙头,偷偷地看向里头。
  院子里晾满了药材,一个口中嘀咕不绝的伙计正在翻晒一筛筛的药材,此外别无其他人的动静。
  听了一会他的牢sǎo,范小鱼心中立时有了计议,又悄然地滑了下来,绕着偏巷转了一圈,很快地她就套了一身老妇的衣裳回来,头则依然披散着遮住面孔,然后再度翻进院中,悄悄地走到那伙计后头,在他还没意识到背后有人时,已把一支削的尖尖的木箭抵在他的喉咙上。
  “不许叫,不许回头,否则我杀了你。”范小鱼故意压低了嗓音,那伙计骇得想要点头又怕喉咙被刺穿,只好出呜呜地含糊声。
  “看见这个没有,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这一百文钱就都是你的。”范小鱼微微松开木箭,并掏出一串钱在他眼前晃动,同时从侧面直盯着他的眼睛。
  那伙计地眼神中果然显出贪婪之色,但随即又面露惧色道:“你……你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只要你支开前面那个打瞌睡的人,然后帮我抓几副药就行了。”范小鱼道。
  “你要抓药为什么不从前面进?”伙计害怕地道。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你只要知道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么我就会刺穿你的喉咙。”范小鱼冷冷地道,适当地加重了力道。
  “好好好……我不问,我不问……”伙计吓得半色,却又不敢点头。
  “你也别太害怕,只要你乖乖听话,除了这一百赏钱,药钱我也会如实付的。”范小鱼再度警告道,尽量地让自己地声音听起来阴测恐怖,“别跟我耍滑头,我辣手毒娘纵横江湖三十几年,手下人命无数,不在乎再加你一个。”
  “是是是……”
  “好,现在你像个法子把前面那个人支开,然后我让你抓什么药你就抓什么药。”范小鱼推着那伙计向药堂走去。
  那伙计强自镇定地走到柜台,推醒了那个打瞌睡的掌柜,陪着笑讨好地请掌柜去睡一会,他来看柜台。那掌柜的瞌睡正浓,倒也没想那么多,顺手锁了装钱的抽屉,带着钥匙打着呵欠真的就回后院睡觉去了。
  见事情进行的顺利,范小鱼心中不由地叫了声阿弥陀佛,一边留神着对面茶馆的动静,一边借着高大地药柜遮掩着自己地身形不让伙计现自己的真面目,低声地念出所要地药名和所需的份量。
  那伙计战战兢兢地一边同样低声地重复着药名,一面小心地抓药称重分包,不敢稍有差池。对面茶馆里的两个男人虽然还是不时地向这边望来,也看见了伙计在抓药,不过平时药店也经常有打包好的平常中药卖,只要没人进店买药他们也没在乎,依然喝着茶聊着天。
  伙计的动作还算伶俐,不多时,已经将范小鱼所需要的药包好,并借着柜台的遮掩递给了范小鱼。
  范小鱼用布把所有的药包,连带院内的一个药罐也一起装了,然后如实地付了药钱,并给了赏钱,同时又恩威并施地了一番,告诉他如果能保密的话,那么下次再来抓药的时候还有重赏,要是不能保密那他就提早给自己办好后事。
  搞定了伙计之后,范小鱼这才又翻墙离开院子,并迅地脱掉衣服还了回去,同时先在隐蔽处藏好药包,再用最快的度买了一些干粮杂物,然后一路谨慎地离开了小镇。
  小鱼需要支持,冬冬需要支持,贝贝也需要支持,求月票哎!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