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确定方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一般来的急的暴雨去的也快,下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天色像是被陡然揭去一层暗涩的旧皮肤般,露出真正澄澈清亮的蔚蓝,阳光下,一颗颗露珠悬在一张张的叶子尖处,折射出美丽的光彩,衬托的被彻底清洗后的树林和田野也格外的生机盎然。
  “啊,姐姐快看啊,彩虹!”小山包上,范白菜兴奋地拉着范小鱼的袖子,惊叹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边那一道美丽的弧形。
  “嗯,看见了,好漂亮的彩虹。”
  范小鱼怀抱小狐狸贝贝,含笑凝望着,深深地呼吸了一大口清新的空气,心头突然不期然地浮现出一已经很久违了的歌曲: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风风雨雨都接受,我一直会在你的左右……
  此刻,站在眼光下,站在彩虹前,那一夜的惊魂和不安仿佛都已如同之前的暴雨一边,都已融入了脚下的泥土之中,深深地渗入了地底。而他们的未来,虽然暂时还会像这些泥泞的道路般有些难行,可是再泥泞的路总有干燥的一天,再艰难的日子也会慢慢过去,只要一家人还在一起,那么,希望就永远都会如同这道彩虹般美丽。
  “真的是彩虹啊,我好像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了。”范通走上前,同时揽住姐弟俩的肩头,感慨地道,“这一次大家都能顺利的掏出来,真不容易啊,只是可惜了那房子……对了,小鱼!”
  “嗯。”范小鱼出了一声鼻音。
  “我们……还有多少钱?”范通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什么意思?范小鱼一时不解,回头看他。
  “我们连累了人家房子被烧,总不好就这样一走了之吧?”范通叹了口气,道。^^君??子??堂??^^
  小鱼这才醒悟过来。愕然道:“老爹,你不会到这个时候还想着要陪人家钱吧?”
  没错,他们家连累了房东的房子被烧毁,按理说,也确实应该赔偿。可是,生这种事是谁也没料到的啊,他们现在逃亡都还来不及。又怎么能冒险再回去陪人家钱?况且……
  看到范通有些尴尬却又分明心意已决的眼神。其实在问出口的时候就知道以范通的性子绝对不会这么一走了之的范小鱼叹了口气,当着他的面,取出随身携带地荷包交给范通让自己掂量:“先不说我们接下来处处都要用钱。就是不吃不喝,把这里所有的铜钱都拿去陪给人家也是不够的。”
  这三年来,全家人基本只靠两兄弟打猎为生,期间要养家要给彬彬交学费,房租、伙食、添衣、日常开销,节省下来也不过几十贯钱,这次匆忙逃亡,为了顺利避人耳目假扮有钱人。少不得又要装点门面,所剩更是无几了。
  范通看着手中的荷包,怔了怔,有些犹豫地看着范小鱼,吞吞吐吐地道:“小鱼,爹记得……三年前……那个上官公子……好像……”
  听他提到上官家,范小鱼立时明白他的意思是指她手里还有一块值钱地玉佩。面色顿时一沉。
  她当然知道自己还有块能当个几十贯钱的佩。可问题是她总不能不为一家人留条后路吧?一家五口人每日都要吃喝,为了避免留下痕迹。在还没远离汝州之前又不能用老办法谋生。接下来的一路上注定了只有出没有进,这种日子本来就已拮据,现在又多添了个空色和尚,范通还受着伤,往后更还不知道要逃多久呢,难道他们找到地方定居下来地时候就不要住?不要吃?不要穿吗?那玉佩不到万不得已又怎么卖掉?而且就算要当,以他们现在地身份,也无法在附近典当啊?
  看见女儿脸色不悦,熟悉她性子的范通一时不敢再多言,可是想起那无辜的房东,不由地又是喟然长叹,面色黯然地皱紧了眉头再想法子,他范通一生从不愿亏欠别人,何况人家一个普通百姓造房子也实在不容易,若是就此撒手离去他实在与心难安。^^君??子??堂??^^
  看到范通地愧疚,自己也很无奈的范小鱼不禁心中一软,随即又恨起那个景道山来。
  该死的伪君子,都是他害得,要不是他,他们一家虽然也会离开村子,可却是可以堂堂正正地走,更不会变成通缉犯。可是不管罪在何人,房子因他们家而被毁终究是事实,就这么走了,不单是范通就是她,良心上也是过不去的,而且这三年来那个房东对他们一家也一直很照顾。
  “这样吧,爹,这钱我们赔,”范小鱼思忖了一下,道,“不过不是现在,我们眼下的情况特殊,就算有钱也不可能再回去送钱给人家,不如先缓一缓,等风声过后,我们再设法寄钱回来?”
  范通怔了怔,叹道:“可我们这一走,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回来了,还是等你二叔他们换好衣服,我们再商量一下吧!”
  “我觉得小鱼说的对,大哥,现在就算有钱我们也没法给人家,我要保护大家,你有伤在身,更加不可能偷偷地回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已换好衣服的范岱大步地走了过来,身后跟着手上抱着一堆湿衣服的罗,“我们现在还没不能算安全,从那天晚上开始到现在,景道山地那些王八蛋只在半夜里出现过一次,谁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阴谋诡计,我们还是得尽快先离开汝州才行。”
  “爹,房子虽说烧了,可幸好大叔他们自己还有其他的房子,不急着住人,我们总算没有太连累人家,你要是觉得愧疚,等我们安定下来,再让二叔回来一趟,到时候,我们多赔些银子也就是了。”范小鱼点头道,“眼下当务之急应该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往哪里走才是。”
  “好吧,也只有如此了,”考虑到实际情况,范通也只得妥协,随即又振作起精神,“既然空色师父已经决定要和我们一起走,那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往南走吧!俗话说天高皇帝远,我们离朝廷越远,也就越安全,等过了长江,我们再重新找个偏僻的山明水秀之处隐居,大家以后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你们觉得怎么样?”
  还要往山里头钻啊?范小鱼本能地觉得不妥,可还没反对,范岱却已先开了口。
  “大哥,你不要老想着山里头最安全,依我看,只要有景道山那帮兔崽子在,恐怕你觉得越隐蔽的地方反而就越危险,要是上次我们是住在镇里头的,他们敢这么放肆杀人烧房子吗?”范岱不以为然地道,“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可他们还没死心,那些深山老林里,还不知道藏了他们多少窝点呢,不好,不好!”
  “我也觉得不好。”范小鱼一边思忖一边慢慢地道,“二叔说的对,山里头确实不一定安全,俗话说,小隐于野大隐于市,我倒觉得越是热闹的大城市反而越安全。”
  “大城市?”范通瞠目结舌,“可是小鱼,我们现在是官府地通缉犯啊?”
  “就是因为我们是通缉犯,所以不管是官府还是景道山,才更想不到我们会去城里。”范小鱼越说,越觉得思路明晰,“画像地问题我们不用太担心,官府通缉的是两个一模一样地男人带着两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和一个和尚,可现在二叔隐藏在暗处,我们又乔装打扮,只要我们低调谨慎些,他们就很难认出我们。”
  “可是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乔装吧?”范通皱着眉看了一眼马车,那里头还坐着一位“夫人”呢!
  “这当然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不是说我们就要一辈子都这么扮演,”范小鱼笑道,“等我们到了大城市,我们再另想办法掩饰,城里人口众多,官府总不可能天天搜查吧?别忘了,他们为了防止人家争功劳,现在还不敢把事情捅开,这等于就给我们提供了机会。”
  “话虽如此,可我们除了打猎也不会别的营生,而且城里不必乡下,什么都贵,开销一定很大,我们怎么生活啊?”范通又是沮丧又是无奈。
  “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范小鱼却一身轻松,根本就不考虑这个问题,宋代的经济如此达,一定遍地都是就业机会,还怕找不到工作吗?就算没有合适的工作,她也可以设法做点小生意啊!
  来到这个时代三年多,她还没真正利用过前世的资本呢!
  唔,这一路上正好可以想一想。
  ps:捂脸,这两天卡文,在电脑前呆数小时仍只有数百字,所以我昨天可耻的食言了,为了弥补大家,这一章依然过三千,然后尽量争取十二点前再更一章。
  呜呜,我也不想这样的,可素有写作经验的人都知道那种卡文的压力和痛苦,请亲亲们谅解啊!
  最后,弱弱地呼唤粉红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