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码头有不平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又是一日夕阳西下时分,河岸边一丛丛的青芦苇随着暖暖的晚风,徐徐地摇曳着,天边的大片云彩染着余晖,炫目地犹如仙女的彩衣,别有一种仙境似的梦幻美,而仿佛为了越烘托这片美丽的晚霞,东南北三面的苍穹更是湛蓝地另人心醉,凝望着这一幕大自然的恩赐,相信有不少人会恨不得时光就此停留,永远定格。
  坐在船头追随着晚霞的人儿,此刻就陶醉在这一副画面之中,却不知在某些人的眼里,她那妍丽的面庞上和浅浅的微笑,尤胜过千百年来历代文人sǎo客所赞叹的晚霞,就连她那垂在船外的赤足所挑起的一串串的水花,也闪动着比珍珠还要晶莹剔透的光芒。^^?君?子??堂?^^
  小舟缓缓地在河流中行进,天和地似乎都被注入了一种叫做“悠然”的元素,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那么安宁,令人恍惚之中不觉生出一种一生都能如此祥和惬意的错觉,一如船夫那撑船的动作,先将长长的竹篙探进水中,一尺尺地放长,再一节节地抽出,然后再次如鱼儿般钻进水面,再放再收,仿佛永远都不会改变。
  “姑娘,前面就是码头了,你还是赶紧把脚收起来吧,要是擦到人家的船可就不好了。”当夕阳完全坠下后,年长的艄公笑呵呵地提醒道。
  “谢谢大爷。^^?君?子??堂?^^”范小鱼回过神来,这才现前头不远处停了不少船只。岸边人来人往。竟是不知不觉中已到了今晚地泊舟处,忙对艄公回以甜甜地一笑,双足却顽皮地最后一次拍打了一下水面,才缩了回来。
  “姐姐,给你。”还是一身小女孩打扮的范白菜笑嘻嘻地跑了过来,递给她一块擦脚布。
  “谢谢!”范小鱼笑着松手放开贝贝,坦然地擦干了双足再套上鞋袜,随意四下一瞥。却见坐在舱口的罗和因为晕船而病怏怏地依在船壁上的岳瑜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她的视线,反而比她还尴尬,不由抿嘴一笑。
  相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大庭广众地脱鞋嬉水,似乎是开放了一点,不过她可不是那种打算遵从三从四德的古代女子,才不自讨苦吃地用古代的封建思想来束缚自己呢!
  小船很快就靠近了两侧都是芦苇丛的码头,像这种小码头虽然隔个几里水路就有一个,却也停了三条船。加上他们这一条,就是四条了,不过因为码头狭小。此刻被两条大船一挤,已再无他们地立足之地,他们只能停在旁侧。
  “老爷,夫人,这里就是何家村了。”艄公显然已经很习惯占不到正式的码头,很自然地就把船撑到旁边,熟练地找了块平缓的河岸,把绳子系在一根木桩之上。\\\\\\然后才笑着问范通和岳瑜,“这村里头有一家小店,茶饭虽然粗糙些,价格却还公道,不知老爷夫人是上岸吃呢?还是让我家竿子去买些来?”
  范通看了一眼范小鱼,范小鱼一笑,对范白菜和罗招手道:“冬儿…………当当。你们跟我一起去买吧!”
  走出山区之后。由于要改走水路,而且要整日和陌生的船夫朝夕相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在称呼上自相矛盾,而且范岱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只在暗处行走,全家的身份便有必要重新适当地调整。\\\\\\
  商议之下,范小鱼决定让范岱扮成了一个独行的陌生人,只是碰巧也要去京城,然后包下小船的范通出于善心允许了顺带捎上他。自己和冬冬也从丫环和千金的关系变成一对“鱼儿、冬儿”的姐妹,罗则自动地要求扮演仆人地角色,毕竟范通和岳瑜好歹是“老爷夫人”,总不可能一个仆人都没有,这样一来,对他的称呼就势必也得重新改了,于是在范小鱼的调皮权威下,罗就变成了当当。
  “嗯!”范白菜伸出手握上范小鱼地,三人跳下船跟着艄公的儿子找到了那家小店,小店的物价果然相当公道,可是范小鱼考虑到拮据的经济状况,还是只买了一些杂面馒头和咸菜。^^?君?子??堂?^^那小艄公看他们一家穿着还可以,吃东西却这么节省,有些惊讶,不过知趣的没有插嘴。
  “放手,你放手……你竟敢对本公子无礼,放手!”
  “还本公子,你要是公子,老子早就是大爷了,小兔崽子,要我们不扒你衣服也可以,船钱拿来!”
  众人回到船上,刚围坐下来准备开吃,就听到不远处的货船上传来一阵喧哗,其中第一个声音虽然充满了愤怒,却十分清亮,听起来应该还是个少年。大伙顿时一怔,都下意识地向那边望去,却被搁在中间的一条船的船篷挡住了视线,只看到两个大汉地头肩不住上下起伏。=君?子?堂??=
  “我虽然没有钱,可我也给你们干了这么多天的活了,难道还地抵不得这区区几十文吗?”那少年怒道。
  “就你这小丫子的身板,你干的活能值几个钱?”一个大汉呸了一声,弯下腰去,似乎是去抓那少年,“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衣服脱下来,否则我们捏死你这只小狐狸!”
  “放开我……你们这些无耻之徒……”那少年怒吼道,甲板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想必挣扎地正激烈。^^君??子??堂??^^
  “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范通焦急地道,他只听了两句就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要不是他正坐在船舱里头,舱口正好被范小鱼和范白菜挡住,他早就冲过去了。
  “爹!”范小鱼本来也有些好奇那边的争执,可是范通这么一蠢蠢yù动,她反而顿时理智了起来,忙伸手按住想要起身的范通,暗示性地看着他,“人家坐船没给钱,拿衣服抵债也是正常地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换成平时,遇到这种事,她可能还不会阻止范通行善,可问题是他们现在还在逃亡,尽力低调犹恐不及,哪里还能惹事呢?何况各人各有各人命,这世上不平事多着呢,她相信那两个船夫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真敢行凶杀人。
  “可是……”范通却哪里坐得住,“鱼儿……”
  “啊……你这只畜生,居然敢咬我……”范通刚说了四个字,那船上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个大汉腾地跳了起来,气急败坏地一边甩着手,一边大喊,“拿棍子来,给我敲死它,敲死它……”
  什么,居然还真敢杀人?这一下,范小鱼也怔住了,思想还没考虑下一步地行动,身子已自动地跳了起来,两三步就走到了船头,想去看个究竟。^^君??子??堂??^^毕竟人命关天,对方要是真要杀人可不能坐视不理。
  “乐乐,跑!快跑!”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范小鱼刚绕过被船篷,清楚地看到大船甲板上情景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地少年突然从甲板上跳了起来,猛地推开正揪着他衣领的另一个大汉,拼命地冲向船板,同时大声喊道。随着他的呼喊声,一条红影也倏地从那个受伤的大汉身上窜下,一溜烟地跑过甲板,窜到了码头上,跟上了少年,而且很快就跑在他面前,冲进了芦苇丛。
  呃……狐狸?居然是只赤狐?
  绕是范小鱼再冷静,此刻也不禁又是一愣。那条红影虽然跑的疾快,可她本来眼力过人,再加上天天和贝贝相处,早已习惯它奔跑的度,又怎么会认不出那是一只火红色的狐狸呢?而且,刚才那少年分明清清楚楚地喊了一声乐乐。
  乐乐?赤狐?难道真的是当年那一只小狐狸吗?可是乐乐又怎么会在这里呢,她明明把它卖给那个有钱的漂亮小正太了啊!
  “嗷!”不等范小鱼弄明白这一切,只听一声嘹亮的狐狸叫声,又是一道红影冲向了河岸,瞬间也钻入了茂密的芦苇丛中,这一回,这红影却是从范小鱼的脚边过去的。
  “贝贝!”这一下,范小鱼再也顾不得多想,忙一腾身跳上岸,也追了过去。
  “姐姐!”
  “小鱼?”这一变故顿时惊呆了所有人,范通甚至一时失口,忘记应该叫小鱼为鱼儿,而直接呼出了本名,幸好貌似没有人留意,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另一条船上了。
  “不用担心,你们先吃,我就回来。”范小鱼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芦苇丛中。
  “我也去。”罗立刻起身,可才站起就被人拉住。
  “不用了。”阻止他的居然是范通,只见他暗示性地向船尾瞟了一眼。罗顺着转目,却见原本躺在船尾睡觉的范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ps:当当当,另一只小狐狸出场了,那个落魄的连几十文船钱都付不起的少年到底是谁呢?亲们猜猜看?
  求粉红票,求推荐票哎!有更多的动力偶才能更好地恢复精神,恢复正常更新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